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 孤注一掷
    为什么猫猫狗狗都敢欺负上门?!

    不足一郡之地,不到一州人口的越南国区,为什么也敢入侵神州?!

    不外乎统一与四分五裂的差距,不外乎毫无人性与中庸礼仪的差别!

    血色漫天,阴云盖顶!

    连绵不绝的桓**团,飞蛾扑火般冲入铺天盖地的敌军阵营中,爆发出生命最璀璨的光芒,与敌皆亡!

    十万、百万、三百万、五百万……

    潮水般不停汇聚而至的桓国大军,不停削减,连桓国其余七大传送阵威力全开,传送速度还是赶不上伤亡速度。

    “嗷、嗷、嗷……”

    万兽齐吼,声震沙场。

    随着桓国新军全军覆灭,刚刚赶到的新组建而成,还未正式投入战场的南越兽军,毅然接受“焚舟破釜”的洗礼,参与有死无生的战局。

    南越兽军,是真正的兽军,只是被岭南百越祭祀驾驭着,激发最疯狂的意识、最浓溢的暴戾、最凶悍的兽性……

    一往无前扑向人族化兽的敌军……

    凶兽与凶兽的对决,飞禽与飞禽的撕杀,兽性与兽性的碰撞,鲜血与鲜血的洗礼……

    真正的禽兽,完全疯狂起来,确实远胜越南兽军,却也覆灭在杀之不尽的敌军阵营中,至死方休。

    “哞、哞、哞……”

    桓国新兵全部阵亡,南越兽军全军覆灭,正当剑殇无兵可用,颇为绝望看着依旧铺天盖地的敌军时,一阵另类的牛哞声起……

    身披火甲。牛角如戟,牛眼血红的火牛狂骑。缓缓踱步而出,气势如山如海……

    “这是……”

    剑殇双眼一缩,讶异看向那气息不停暴涨的精锐群体……

    这批军队,明显是桓国丞相田单的部曲……火牛狂骑啊!

    这可是田氏一族的命根子,而且是田氏一族自己掏腰包组建而成,重要性不比田单的两个儿子田丰、田莽差。怎么会被推出来?

    “国之不存,民将焉附?!请陛下成全!”

    剑殇迟疑间,身后田莽虎拳紧握,语气坚定缓缓说道。

    “呼……”

    剑殇双眼一闭、一睁。一口长长的浊气吐出……

    “火牛狂骑特殊军团听令,火牛狂涛大阵!杀!”

    一个“杀”字,如晴天霹雳震响天地。

    一万火牛狂骑。化为一只数百米高,千米长的恐怖黑色魔牛,黑色的魔火、黑色的牛躯……

    浴火扬蹄。蹄踏大地。

    恐怖魔牛凶悍冲入敌军阵营,硬生生碾出一条百米宽。数千米长,魔火熊熊的血路……

    千米长、八百米、五百米、百米、十米……

    直至恐怖魔牛就此消失不见,至少三十万的飞禽走兽,包括真腊武士团、狂信天兵等精锐在内的敌军,死在魔牛的魔火、魔蹄之下!

    “信义虎骑!出列!”

    紧随着火牛狂骑全军覆灭,信虎侯季布做了个深呼吸,语气坚定运气高喝!

    “踏、踏、踏……”

    一万信义虎骑特殊兵种列阵而出。气势凌然傲立,锋芒直指磅礴敌军……

    “焚舟破釜!”

    丞相田单仅仅迟疑片刻。挥手间血雾弥漫,缓缓笼罩信义虎骑,使之气息迅速飙升,戾气狂飙……

    “信义虎骑特殊军团听令,群虎碎岳大阵!杀!”

    剑殇拳头紧握,神情寒冷如冰,高声下令。

    不同于火牛狂骑,信义虎骑最擅长的是“群虎碎岳大阵”,一万信义虎骑,宛若一万只无坚不摧的猛虎,气势凌天虎啸而出……

    后天九层、先天一层、先天三层、先天五层……

    随着万虎咆哮而出,气息不停暴涨,还未冲入敌军阵营,气息实力已经超过越南禁卫军、贪狼禁卫,破釜沉舟冲出……

    又是至少三十万的敌军陨落,其中有不少越南禁卫军、精锐军团、真腊武士团、狂信天兵等等精锐。

    楼烦精骑……

    金虎铁骑……

    飞鹄羽骑……

    连七大传送阵都无法供给番禹王城战场的死亡漩涡绞杀速度,一只只价值无量的桓国特殊军团,不停投入战场,进行着誓死一搏,根本不给敌军任何喘息时间!

    死,也要抱着敌军而死!

    败,也要拉着敌军陪葬!

    越南国区虽是小国,却是第一个,或者说目前唯一一个全国一统的国家。疆域虽小,却人口众多,穷兵黩武,耗也能硬生生耗死桓国了!

    天要亡你,非战之罪!

    或许,这是苍天对于内战不休,四分五裂的华夏神州的一个当头棒喝!

    华夏神州虽强,若不团结,光是人多贫瘠的越南国区,也能欺负上门!

    随着日落月起,月落日起,尸骸遍地,血染沧桑。

    逐渐成为主战场的精锐战场,宛若吞噬一切的死亡漩涡,不停吞噬着双方大军。

    又如席卷一切的死亡风暴,把番禹

    王城范围内所有生命,都吸引到精锐战场,绞杀殆尽!

    ……

    兽吼禽啸,声震天地。

    随着桓国一个个参与华越决战的特殊军团誓死而战,敌军数量急剧减少,到了后期,双方伤亡率更是高达一比三十至五十倍。

    但是,精锐战场周围,还是铺天盖地的敌军,不是敌军没减少,而是数量太多,不停汇聚而至,让人有种杀之不尽,斩之不绝的绝望感觉。

    “贪狼禁卫,出列!”

    眼看己方军卒丧尽,敌军依旧铺天盖地,剑殇心中一狠,运气高喝。

    “嗷……”

    似乎感受到主人语气中的疯狂,暗金狼王仰天咆哮一声,声扬天地。

    悲壮、疯狂、暴戾!

    “嗷、嗷、嗷……”

    万狼齐嗥,原本两万编制的贪狼禁卫。如今仅剩一万三千多,毅然踏出。一骑都没迟疑。

    身为桓国品级最高、身份最高的禁卫军,贪狼禁卫守护着桓王,眼睁睁看着一支支新兵、一团团桓军、一阵阵特殊军团,出列爆发,直至战死。

    贪狼禁卫,自然清楚桓王此令。代表着什么,却没有任何人迟疑……

    “孤若不在,桓**事由太尉韩信、御史大夫高虹、贪狼侯姜曜共同执掌,政务由三妃和丞相田单执掌。不得有误!”

    剑殇语气郑重吩咐一声,不待心中剧颤的周围众臣恢复,双腿一夹。驾驭暗金狼王奔出……

    “陛下?!”

    “不可!”

    ……

    李同、养凝等桓国重臣惊呼喊道。

    便是之前桓国特殊军团飞蛾扑火,也不过是特殊军团出动,各个重臣侯爷并未亲自出动。如今桓王竟然要亲自出手?!

    这代价……是不是太重了?!

    “举旗……”

    没有理会桓国重臣的惊呼苦谏,剑殇骑乘暗金狼王来到贪狼禁卫阵营之前。右手一挥,通体血色的“定天龙戟”出现,斜指苍天暴喝!

    “咧、咧、咧……”

    数丈高的天狼战旗举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荧光绽放的星光辐射而开……

    “贪狼噬天,赤地万里!”

    举戟暴喝。声震百里。

    “贪狼噬天,赤地万里!”

    一万三千多贪狼禁卫。紧随仰天咆哮,又有狼形呼应。

    本就是地级王级特殊兵种的贪狼禁卫,加上“焚舟破釜”的恐怖增幅,战斗力飙升到传奇境界并不难,甚至资质好的的晋级到散仙之境也不是不可能。

    剑殇就不相信,一万三千多贪狼禁卫拼死一搏,还灭不了百倍敌军。

    再加上激战各处的华夏散仙,贪狼禁卫奋死一搏,就此定鼎决战之局,有很大可能!

    “全军听令!月华天狼阵!起!”

    战旗悠扬,剑殇意识蔓延而开,迅速与贪狼禁卫阵势融合、联系。

    就剑殇如今掌握的特殊阵法中,不管是攻击、防御,还是机动、平衡等等,月华天狼阵都不算强,却是最适合的贪狼禁卫的阵法……

    “嗷、嗷、嗷……”

    万狼齐嗥,一万三千贪狼禁卫迅速移动、变阵,组成许久并未组建的特殊阵法。

    月华天狼阵,不但是贪狼禁卫的根本,也是桓国的建国之本。桓王剑殇纵横天下,南征北战打下桓国偌大基业,靠的就是贪狼禁卫,靠的就是“月华天狼阵”!

    临死之前,能重现狼骑之威、狼骑之本,此生无憾了!

    这是一万三千贪狼禁卫的共同想法!

    “田单?!”

    战旗高举,阵法组成!田单却没出手,剑殇眼神凌厉看向田单,愤怒暴喝!

    “……”

    田单脸色一变,神情迟疑不定。

    压上部曲“火牛狂骑”,深受陛下隆恩,身为三公之一的桓国丞相田单,可以毫不犹豫!

    但是,压上桓国禁卫军“贪狼禁卫”,甚至陛下亲自上阵,田单却迟疑了……

    不但迟疑,而且不敢!

    因为贪狼禁卫的意义不同,不只是代表着一国之主最亲近的护卫,而且代表着桓国精神支柱,桓**事体系的最高身份地位,桓国的立国之本!

    连贪狼禁卫和陛下也压上,丞相田单和桓国,都输不起啊……

    “优胜劣汰,未胜则亡!孤早已定义!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顾虑?你想陷孤于不义吗?”

    看田单迟迟不动手,剑殇浓眉大皱,恼怒呵斥道。

    不说如今桓国的新兵、正规军、特殊军团等,已经全部压上,而且全部阵亡,没什么筹码了!

    身为桓国唯一的地级王级特殊兵种,承受“焚舟破釜”能爆发出逆天之力,牺牲贪狼禁卫,绝对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比牺牲百万新兵、正规军还有效!

    身为丞相的田单,难道还看不破吗?

    ******

    菊花又被破了,拜求月票护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