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一章 妖蝶萧蝶衣
    沉思片刻,剑殇率先拿出天级宝典《天蛊法典》,学习……

    洪流般的信息在脑际爆发,《周天星劫》驾驭的强大功法再添一种,达到十部。

    数个时辰后,剑殇粗略消化,大概了解蛊虫的相关常识、辛秘、奥义等等。

    情况还真如剑殇最担忧的那般,老挝国区的蛊虫文明,初、中期是蕴蛊、养蛊等,就像收了个宠物;中后期却是炼蛊、合蛊,玄妙如传说中的身外化身,终极境界却是……人蛊合一!

    当然,绝大多数蛊者,所使皆为普通蛊虫,蛊母凤毛麟角。

    七彩妖蝶蛊母沿自远古时代,是真腊巫王意外所得,成就了巫王之威,可能是老挝国区唯一一只蛊母,至少明面如此!

    “融合?不融合?!”

    剑殇左手拿着七彩妖蝶蛊母,右手拿着“天蛊之躯”晶体,迟疑了。

    “管那么多干嘛?!融兽文明都融合了,还怕多个蛊虫文明?!反正有《周天星劫》驾驭,还怕旁门小道的蛊虫文明出什么意外吗?”

    仔细沉思一番后,剑殇心中一狠,终究舍不得天级宝典,蛊母至宝和天蛊之躯。

    想想噬天赤龙王的天蛊之躯何等变态?!

    以剑殇本身的恐怖**,再加上天蛊之躯,还有什么存在杀得死?!

    ……

    根据《天蛊法典》,剑殇首先蕴蛊,滴上精血,以血刻印,认主;灌入真气,洗礼蛊母,蕴育……

    “轰……”

    甫一灌入先天真气,剑殇体内浑hou的先天真气,顿时如崩坝洪流,不受控制疯狂倾泻而出……

    那是被蛊母疯狂吸取,使得先天真气失控,超乎剑殇意料,《天蛊法典》也没提,不愧为远古产品且十大奇虫之一的王者!

    还是散仙五品的蛊虫,而且是蛊母!

    原本拇指大小的蛊母,猛然爆发出七彩霞光,绚丽夺目,充溢空间。

    体型更是以见风暴涨的速度,不停暴涨……

    剑殇大惊,翻手间数十颗先天精气丹入手,一股脑吞噬而入!

    一颗、十颗、百颗、三百颗……

    一柱香、半个时辰、一个时辰、半天……

    度秒如年,剑殇只知不停狂吞先天精气丹,依旧赶不上七彩妖蝶蛊母的吸收速度……

    先天真气不足,蛊母开始强制吞噬剑殇肉躯的精血气脉。

    不知道过了多久……

    “咔嚓、咔嚓……”

    绚丽夺目的七彩霞光中,终于响起在剑殇听来,宛若天籁之音,救命曙光的细微脆响。

    此时,剑殇已经脸色苍白,身躯摇晃,精神萎靡,体内先天真气更是彻底枯竭,如ji烈劳动无数日夜般,随时精疲力尽昏厥。

    可以说,坚持至今,剑殇依靠的就是丰富底蕴(先天精气丹)、坚韧意志,还有神秘浩瀚的祖人精血。换成其他人,很可能直接被吸成人干了。

    便是真腊巫王,当年其实是先修习《天蛊法典》,直到修出虫躯,蕴养无数蛊虫,而后以无数蛊虫的精血、生命为代价,方才蕴育出七彩妖蝶蛊母!

    “主人!”

    声若天籁,令精神萎靡的剑殇不由得心旌荡漾,百闻不厌。

    霞光弥漫的广阔密室中,出现一只通体如七彩水晶打造,展翼数米大小的七彩蝴蝶,周身缤纷霞光流转,美轮美奂如世间最具迷魅性的完美艺术品。

    特别是那比身躯大十数倍的蝶翼,七彩缤纷,霞光璀璨,又有玄妙纹路、飘飞纹须,更增添了无数美感……

    轻盈、精致、绚丽、浪漫、神秘,巧夺天工,苍天造物。

    精疲力乏直欲昏厥的剑殇不由精神一振,被深深迷住!

    “主人!”

    又是一声轻盈悦耳的娇呼,七彩蝶翼轻展,气流攒动惊醒痴迷中的剑殇。

    “你会说话?!”

    蓦然醒悟,心中骇异之余,剑殇疑惑脱口而出。

    剑殇如今的身份地位和生活阅历,什么美好的事物没见过?连越南国区顶级历史美女凤妃也亲手掐死,就算不是心如铁石,也算心平如镜,如何会被轻易迷住?!

    显然是七彩妖蝶初生之时,魅惑天赋自然而发。!

    可想而知七彩妖蝶的恐怖魅惑力!

    “奴婢并非凡物,又已近大妖之境,自然能说话!”

    天籁般轻盈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待剑殇回应,七彩水晶雕塑的七彩妖蝶,浑身霞光流转。

    完美俏脸,如玉娇躯,七彩蝶翼,过臀乌发,玲珑曲线……

    一个背展超大绝美的七彩蝶翼,容貌堪比虞姬、戚姬、凤妃等顶级历史美女,气质温婉贤淑又带着清逸脱俗的少女,出现。

    剑殇没真正看过传说中最美的天使,却可以肯定……单论外表,天使肯定不如七彩妖蝶!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七彩妖蝶本来就是老挝国区的顶级历史名士,沿自远古时代传说,只是身为蛊虫,又被真腊巫王融合,失去自主独立性而已。

    “你……”

    剑殇双眼一瞪,口干舌燥欲言又止,热血瞬间上涌头部,脸部通红,眼冒血丝。

    因为……

    眼前化为人形的七彩妖蝶,浑身不着寸缕,偏偏又悬浮半空,不做任何防范,让剑殇一饱眼福,一眼尽观。

    该看不该看的部位都看得清清楚楚……

    “主人心动了哦……奴婢是主人的奴婢……”

    芬芳扑鼻,七彩妖蝶毫不掩饰坦然悬空而至,裸躯紧贴,秀发飘洒,再加上那宛若情人抚摸的炫美蝶翼,轻轻触碰着剑殇,心弦涟漪……

    声音悦耳飘渺,言语不清不楚。但是,飘渺模糊的言语,就如衣衫不整的美女,其实比**更具诱惑力,让人遐想连篇。

    剑殇心旌荡漾,右手缓缓提起,欲想跋山涉水,猛然一顿,脸色颇为难看皱眉问道:“别玩了!你有名字吗?”

    说话间,剑殇大手一翻,从龙戒中拿出套越式女服,毕竟现在剑殇也拿不出其他女装,总不能让七彩妖蝶一直**吧?

    眼前异兽名字是什么?

    七彩妖蝶!

    可谓世间外表最美的生灵,连凤凰也可能稍逊(只是外表的美)。但外表和内在往往成反比,蝴蝶化蝶之前,可是颇为恶心的肉虫……

    天赋魅惑、幻术、毒术、吞噬,都是阴毒诡异之邪术,自然也多少会影响到心性。

    谁真当她是温婉贤淑,清逸端庄的女子,就被彻底给坑了!

    不过,因为《天蛊法典》的主仆制约,七彩妖蝶不会也不能对剑殇施展什么特别手段,对主人只能本能行事。而且两人有血脉关联,善恶彼此都能感受到。

    所以七彩妖蝶虽有故意魅惑的嫌疑,却只能算恶作剧或本性而为,或者说剑殇的抵抗力太差。

    “咯、咯、咯……”

    看主人“悬崖勒马。”七彩妖蝶顿时放声娇笑,赤luo娇躯花枝尽展,玄妙尽露,典型的诱死人不偿命,妖媚心性尽览无遗。

    “魅惑是你的天赋!不过,以后少做这些事,我不喜欢!”

    逐渐冷静下来,剑殇坦然上下打量着七彩妖蝶说道,眼神纯粹是欣赏、好奇,**已经消散。

    这就是心态的变化,以不同的心态看待某个事物,反应自然不同。

    因剑殇精血和先天真气,蕴育而出的七彩妖蝶,其实可算剑殇的分身、兄妹或女儿,潜意识的本性彼此颇为了解,却又各自完全独立。

    这就是天级《天蛊法典》的逆天之处,能让主人和蛊虫更好相处,更为默契,最容易晋级“人蛊合一”的终极境界。

    “主人是主人,自然要主人取名!”

    七彩妖蝶性感朱唇一撅,可怜兮兮脆声道,似乎受了多大委屈。

    “既然如此,那你就随我姓萧,名蝶衣吧!”

    不理会七彩妖蝶的绕口说法和故扮可怜,剑殇沉思了下,迅速应道,并好奇伸手摸了摸那炫美缤纷的蝶翼……

    萧蝶衣,不但指妖蝶之翼,也期望着能成为自己翱翔的飞翼!

    “嘤……”

    萧蝶衣忽然娇吟一声,如情人动情呻吟,霞飞双颊,玲珑身躯扭动,嗲声嗔道:“主人欺负人,明明知道人家的蝶翼最敏感……”

    “……”

    剑殇心旌一荡,颇为尴尬连忙收手,你不说我哪知道……

    《天蛊法典》又不是百科全书,什么都包含在内,如之前的蕴蛊,那是蛊虫文明的常识,自然不会累赘。

    即便如此,萧蝶衣还是腮晕潮红,眸含清水,还没从敏感**中缓过气来,毕竟最亲近的人和普通接触,意义不同!

    气氛瞬间沉寂,旖旎又尴尬的气息缓缓弥漫……

    “咳!咳!穿好衣服。收起你的蝶翼,如无必要,尽量不要展出蝶翼和真身,人前人后,你就是我的妹妹萧蝶衣!”

    剑殇干咳数声,脸色郑重,语气严肃吩咐道。顿了下,语气缓和接道:

    “记住!你是独立自主的智慧生灵,不是蛊虫,也不是任何人的奴仆。而是我……桓王剑殇,真名萧影的妹妹……萧蝶衣!”

    “嗯!”

    妖异娇俏的萧蝶衣,蓦然脸色一正,直视剑殇,格外认真、郑重,温顺应道。

    这巨大的转变,让剑殇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特别是那感ji莫名的眼神,更让人受不了。

    “好了!你先消化初生感悟,深研天赋吧,我先融合‘天蛊之躯’!”

    看向手中的另一晶体,剑殇迅速转移话题吩咐道。顿了下,意味深长说道:

    “根据《天蛊法典》,七彩妖蝶属于远古十大奇虫之一,渊源能追溯到天地初开之时。七彩妖蝶一族能掌握极为强大的七种天地法则,你现在就领悟了四种天赋,每种距离天地法则还差得远了!”

    哭天抢地求月票、推荐票!最近点击、收藏、订阅等持续增长,月票和推荐票却降了不少,为什么啊!有的支持下吧,谢谢,谢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