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七章 相遇是缘
    几个时辰后,百余万越人,便被萧蝶衣的恐怖毒术和十万禁卫军,斩杀殆尽或四散而逃。

    “留下一军收拾战场,其余继续前进!”

    骑乘狮狼狼王,踩过泥淖血路。剑殇硬忍着腹内翻滚,顾作毫无不在意淡淡说道。

    “呕、呕、呕……”

    连绵十数里,腥臭狰狞血肉铺路,薄者数尺,后者近米。不用桓军和异人参与不对等的考验人性的撕杀,光是他们走过这么一条路,那就是极为残忍的煎熬。

    随着桓军缓缓走过血路,无数桓军和异人疯狂呕吐,在浓溢血腥气味中,又增添了刺鼻的恶心味。

    战争,是铿锵铁血,是生死拼杀。

    如果怀着痛打落水狗,浑水摸鱼的侥幸心理而来,还是早点回家吧!

    战鼓震天响,热血中疯狂!

    没什么可以阻挡!!!

    ……

    走过泥淖血路,剑殇与桓国诸将、禁卫军便停留路边,威慑看着连绵不绝的桓军走过……

    此时的桓军,许多脸色苍白,身体发软,连走路都有点踉跄、蹒跚。

    这样的状态,怎么参与不远处的谅山巨城之战?!

    不过,有桓王及桓国重臣、禁卫军等虎视眈眈,倒是让无数桓军咬牙硬忍,不敢表现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本来人缘极好的萧蝶衣,经此一战过,桓国诸将不由得自动与萧蝶衣保持数米距离,竟然没人敢靠近,似乎一靠近,就会浑身发凉,毛骨悚然!

    没办法,之前萧蝶衣的心狠手辣和阴毒邪恶,给人的印象实在太深了,谁知道她的体香有没有毒?!

    想想那一坨坨五彩缤纷的烂肉……

    如果不是萧蝶衣就站在陛下旁边,他们恨不得离得越远越好,最好看不到。

    越美的事物越毒啊……

    “此次我国,共出动前所未有的四千万大军,如果他们能从越国生还,返回桓国。绝对能成为一支震惊天下的铁血之军!”

    看着那无数双腿发软打颤的军卒,一个个在剑殇犀利眼神注视下,硬忍着抬头挺胸,步伐整齐走过。帝无双不由嘘吁感叹道,顿了下,眼神怪异看向剑殇说道:

    “你的练兵效果,达到了!经此一战,效果堪比大军亲身经历数次战场吧!”

    剑殇淡淡一笑,沉默,暗自嘀咕:

    “不是我太残忍,而是为了你们的生命啊!”

    逼不得已啊!

    阵法、令法、军技等容易训练,但军卒心理素质等却很难。时间不等人,哪有那么多时间让新兵慢慢适应惨烈沙场,培养坚韧意志?!

    最好的练兵之法,就是残忍地拉上战场,多打几次,新兵就成老兵了!

    “剑……桓王!”

    随着桓军纷纷通过山岭峡谷,一阵高昂兴奋的高呼声起。

    剑殇讶异循声望去,却是一行数百异人正朝己方走来,却被禁卫拦在数十米之外,无法靠近!

    “截尘?!白晨?!任我行?!灰马浪子!风中神话!”

    剑殇一怔,讶异脱口而出,随后朝那些拦截的禁卫军挥了挥手,示意通行。

    这些人,便是剑殇初入《铸圣庭》时认识的老熟人,有朋友、有盟友、有大敌。

    其中的任我行,是当初中州城三大异人势力之“衡行帮”帮主,却被剑殇灭帮,不得不离开中州另谋出路,可谓仇深似海。

    “你们怎么来了?还走到一起?”众人靠近,剑殇亲切微笑点头,疑惑问道。

    虽然不算老乡见老乡,但作为当年较早认识的老熟人,让剑殇有点小激动。因为随着剑殇身份地位越来越高,越难认识什么随心所欲的朋友或敌人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幸好我当时眼光不错,否则可就惨了!”

    没想到剑殇还能如此对待他们,他们纷纷激动回礼。白晨会会长白晨更是眼神犀利上下打量着剑殇连声说道。顿了下,脸色一跨,满脸遗憾叹息道:

    “可惜,当初我就是脸皮太薄!要是当初能放下颜面,主动勾引你,以我的绝代风华肯定没问题!现在就不用这么辛苦,带着一帮兄弟姐妹上下乱窜混饭吃!哎……遗憾终生啊!”

    说话间,还挺了挺曼妙身躯,风华尽展,颇具魅惑。

    “哈哈……”

    众人大笑,都听得出白晨调侃的语气。

    当然,其中或许多多少少有点真实的感慨,但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现在也来得及啊!天下皆知,三十六计中,对陛下最有效的就是美人计,反正陛下还未立后呢,估计陛下心中最合适的立后人选是……异人!”

    邪妃花千黛异彩涟漪,上下打量着白晨,娇声蛊惑道。

    “呃……”

    众人一怔,气氛猛然一凝,白晨更是讪讪一笑,不敢接话。

    这话,还真不好接!

    这玩笑,还真有够冷!

    “当年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请桓王大人有大量,不……”

    气氛尴尬之际,任我行踏前一步,以江湖人士的礼仪,满脸诚恳恭敬拱手说道。

    “任帮主此言差矣!都是老朋友了,利益权势之争罢了,无论结局如何,无可厚非亦无怨无悔。当年些许小闹剧,何必在意?!很抱歉当年的年少轻狂,感谢任帮主的洗礼培养!华越决战时我就说过,以往一切恩怨情仇,全部揭过,有恩无仇……”

    不待任我行说完,剑殇豪爽又不失亲热摆了摆手,微笑看向任我行连声说道。

    “不愧为桓王!”任我行暗松了口气,嘘吁着讪笑应道。

    彼此之间,一笑泯恩仇!

    黑龙坠天、白晨、截尘、灰马浪子等异人,脸露回忆神色,心中却是感慨万千。

    想当年,初到中州的剑殇,愣头青一个,竟敢一到就触及他们利益,实在不入他们法眼。

    如今呢?不说桓国了,就是剑殇不还手站着任由他们攻击,估计他们也杀不死剑殇。而剑殇一根指头就能轻易碾死他们,差距实在太大了,还谈什么恩怨情仇?!

    对他们来说,关系到整个势力数万人生死兴衰的大事,如今剑殇却说成是小闹剧。

    当然,对如今的桓国来说,当年的中州三大异人势力,只能算小不点。说是小闹剧也无不可,主要是淡化仇恨,增添情义。

    “当年中州决战后,伊利堂、白晨会、衡行帮等名存实亡,没多久便解散。后来我们转战各地,结交天下英雄,学灰马浪子等当起了游侠和雇佣军。之前听说华越决战,此次贸然跟随而来,桓王不要介意啊!”截尘迅速收拾思绪,转移话题大概解释了下,并为剑殇解惑,毕竟桓国之前明说了伐越之战不与异人势力联盟。

    相遇是缘,不管是朋友还是仇人,都挡不住时光的侵蚀、冲刷。

    茫茫人海独自走,有缘才能聚聚首,人生知己故难求,哪怕缘起又缘灭。

    当年中州城三大帮会,手段尽出你死我亡,水火不容!如今,全都离开中州,成了携手闯天下的战友,当年谁又想得到呢?

    “言重了!要不是怕影响其他方面战局,成为华夏罪人。我还巴不得跟来的异人越多越好呢!当然,只想浑水摸鱼图好处,不思拼搏的败类,那就另当别论了!也希望大家体谅啊!”

    剑殇微笑瞪了截尘一眼,发自真心应道。

    “理解!理解!”众人纷纷应道,事实也是如此啊!

    如今天下皆知,桓王豪言灭国,但桓国就那么大,地广人稀,怎么灭掉人口基数比桓国多出百倍不止的越国?!

    要不是剑殇顾忌其他方向的国敌,只要以“华越决战”中的条件一号召,绝对从者云集,而不是公告天下,南征中不与异人势力联盟了!

    “沿着官道走到这里的异人,有多少?”剑殇忽然问道。

    “近四百人吧!”白晨看了下周围,大略应道。

    “这样吧!如果你们不介意,那我在军制中另设个异人营,隶属特殊军团如何?”

    剑殇看了眼聚集而至的异人,沉思着看向众人问道。

    四百人,实在少得可怜,却清一色先天强者,但很多人脉极广。如截尘、白晨、任我行等人,曾经是势力之主。灰马浪子、风中神话等,当了多年雇佣兵,也是威名远播的风云异人,自有其特殊的人脉资源。

    这是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不管是战斗力,还是影响力。就算不看老熟人的关系,合则两利,剑殇没必要平白无故去交恶。

    “嗯?”截尘、白晨、灰马浪子等人齐齐神情一僵,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当然,我只是想让你们更好与大军融合,配合大局行事。绝不会干涉分毫,你们完全自由,支持战局是情义,我铭记于心;不听军令也没任何义务,任何人无可厚非!若是建功,则依法补偿和奖励,如客卿那般……”

    看众人反应,剑殇自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连忙补充道。

    会成为雇佣军或游侠的异人,大多渴望自由,渴望快意思仇,渴望热血横空,不愿受人约束,行为处事完全自主,更没异人势力的复杂关系,这也是剑殇可以接受他们的主要原因。

    当然,剑殇并无建立异人势力的打算,只是因势行事,算是可有可无,当是缅怀过去、结交朋友的暂时合作!

    “桓王这么说,难道我们还能拒绝吗?还得感谢桓王庇护才是。”白晨微笑看向剑殇感激道。

    “举手之劳!哈哈……”

    剑殇心情愉悦大笑,随后看向身边禁卫吩咐道:

    “传令全军,在谅山巨城城外休整一夜!同时,通告谅山巨城,投降只诛首恶,若是明晨负隅顽抗……”

    “屠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