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五章 越国国兽
    从西贡王城东城门到中心处城主府,距离数十里,桓王亲率的贪狼禁卫,却硬生生轰破无数道防线,杀出粘稠血路,约半个时辰就杀到城主府。

    与此同时,铺天盖地的飞禽走兽,不停聚集往贪狼禁卫所在。

    可惜,贪狼禁卫的突击速度实在太快,除了越国禽军,兽军根本就追不上,只能跟随不停转移,使得越来越混乱的西贡王城,更是乱成一团。

    “轰……”

    天风烈雨阵,狂风扫落叶般席卷王城主街道,抵达城主府,无视城主府护卫,无视堪比中城级别城墙的围墙,直接破墙而入。

    沙飞石走,烟雾弥漫。

    五万贪狼禁卫气势如天风,个体如烈雨,强势冲入城主府,疯狂肆虐。

    “魔猿变!”

    “嗷、嗷、嗷……”

    领袖“天风烈雨阵”的剑殇,蓦然擎天立地的撼天魔猿,仰天捶胸狂吼,震得漫天飞舞的巨禽,如下雨般直往下掉!

    “大神通之重力术!”

    “小神通之大地神通!”

    撼天魔猿的两大神通紧随施展,又是一大批巨禽坠落半空,紧随着大地震颤,坚实大地出现无数裂缝,不少建筑纷纷崩塌。

    十数息时间,曾经豪华奢侈建造的城主府,乱成一团,建筑坍塌,血染地面,沙石弥漫。

    此次直袭城主府,剑殇本就打算制造混乱,吸引王城越军注意力,让后方桓军顺利入城,自然是声势越大越好,吸引越军越多越好。

    “杀!”

    与此同时,一阵滔天骇浪般的猛烈喊杀声起……

    紧随贪狼禁卫之后,大桓骑兵率先赶到,如洪流般冲入王城,却不是如贪狼禁卫那般直袭城主府,而是扇形蔓延而开,四处肆虐。

    而大桓骑兵后方数百米处,桓国步军先锋,已经依稀可见,整体如乌云般黑压压蔓延而至……

    ……

    此时,桓王剑殇和五万贪狼禁卫,却陷入了泥淖般的苦战。

    铺天盖地的飞禽走兽,如潮水般连绵不绝涌至,便是清一色先天级别强者的贪狼禁卫,也逐渐抵挡不住,阵型开始混乱。

    “嗷……”

    “赤龙变!”

    “火舞长空!”

    眼看越军越聚越多,特别是禽军,如黑雾般弥漫四面八方,身躯庞大,力可撼天的撼天魔猿,也被打得浑身皮毛焦黑,遍体鳞伤。

    一阵划破长空的龙吟声起,伤痕累累的撼天魔猿,猛然化为翱翔半空,赤麟遍布的赤龙王……

    周围温度急剧飙升,无数火星滋生弥漫,迅速凝聚为一条条火龙,漫天狂舞,把漫天巨禽化为一撮撮火焰……

    龙,本是越国代表着至尊地位的存在,加上那火烧连云般的烈火,更使得越军伤亡大增。

    刺鼻腥臭的焦黑弥漫开来,连浓溢血腥味都被压制下去。又有簇簇火焰升起,烽火袅袅,使得豪华城主府逐渐被火海吞噬。

    “桓王!本宫与桓王,乃至桓国、华夏,皆无仇怨,更从未参与或涉及过华越之战。桓王若是知机就此退去尚可。否则的话……免不了两败俱伤的结局!”

    就在此时,一个清亮温婉而颇具威严的女性声音起,在混乱吵杂的战场上,依旧清晰传入众人耳畔。

    “并无仇怨?也没参与过华越之战?这是想说她很无辜吗?”

    正化为赤龙王,焚琴煮地的剑殇不由想道。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说自己无辜呢?

    国战,本就没有善恶对错,哪来的无辜?!华夏南部的过亿军民,是否无辜?!他们又该找谁说理去?!

    “火龙咆哮!”

    想到这,剑殇没回应那女声,直接转头一条数十米大小,纯粹由火焰组成的火龙,咆哮着扑向数百米外的声源,沿路焚死数百只飞禽,数十只凶兽,留下一窜火路。

    “砰……”

    火路尽头,一道蓝色水罩出现,与火龙对峙着,白雾浓溢弥漫。

    “哎……”

    一声重重的叹息声起,深深倾诉着沧桑无奈,引人心悸,在战场上不停回荡、回荡……

    与此同时,一股令人压抑的莫名气息出现,无形无相,却能让人发自灵魂地感觉到惊惧、颤抖。

    “龙威?真正的龙威?!”

    修炼《云龙九变》的剑殇,对于龙威颇为熟悉,不由心中一凛,迅速恢复人身落地,执掌贪狼禁卫,稳定军心、军势,警戒。

    便是铺天盖地的飞禽走兽,肆虐城主府的贪狼禁卫,也是气势一滞,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也感觉到一阵窒息般的压抑。

    突然……

    “轰隆隆……”

    天地颤动,风起云涌。

    大地颤抖,如海面波澜般剧烈涟漪起来。

    雄伟恢弘的西贡王城,宛若纸糊的城池般摇摇欲坠,似乎随时会崩塌瓦解。

    “嗯?!”

    惨烈疯狂的战局,蓦然一顿,无数军卒惊疑感受着宛若世界末日的天摇地动!

    令人震悚心悸的庞大威压,越来越重、越来越明显……

    光是气息就压得血腥混乱的战局逐渐平息,无数热血疯狂的军卒,逐渐冷静下来。

    地震?海崩?火山爆发?!

    以西贡王城和南海的距离,要是忽然发生深海构架崩溃而引起的超级地震,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每个人都能明显感觉到剧烈的天摇地动,西贡王城内的建筑、废墟等,却偏偏没有坍塌,又不像是真正的地震,似乎只是幻觉。

    “又一只大妖?而且可能是超越了噬天赤龙王的大妖?小小越国,能出九个兽王(散仙)就顶天了,怎么有这么多隐藏手段?”

    龙威越来越重,剑殇已经能清晰感应出,不由得眉头大皱。

    “嗷……”

    一阵惊响王城,回荡天地的龙吟声起……

    洪亮!浩瀚!威严!

    无数飞禽走兽落地,颤抖着匍匐在地,便是心性坚韧,修为惊人的贪狼禁卫,不少人也被龙吟声影响得脸色煞白,身软力疲!

    一时间,原本飞禽密布的天空,为之一清。

    无数蓝色小点莫名出现在半空,状若满天繁星。

    浸染地面的海量鲜血,具有灵性般如流水流动,随后升空,把漫天蓝色光点包裹起来……

    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势如百川归海。

    十数息时间后,半空出现一个庞大至极的长条状血色巨茧,状若血虹横空。

    “还是赤龙王吗?”

    看着那长条状血茧,剑殇疑惑想道。

    越国就是人多,又不是什么大国,能出一只龙王就不错了,还能出两只?!

    “难道是泾阳王?!泾阳王不是越国始祖吗?连始祖也能动用?”

    “噗通、噗通、噗通……”

    剑殇等无数人惊疑之际,一阵声若擂鼓的心脏跳动声起,威若天地心脏,在天地间不停回荡、回荡……

    无数人被那诡异的心脏跳动声起引得脸色煞白,身形摇摇欲坠,宛若做噩梦般难受至极,不少人五官扭曲,七孔溢血。

    如血色长虹横空的血茧,表面血茧如水收缩、融入……

    一条近三千米长,龙威凌天的巨大神龙出现在半天,却不是剑殇所想的赤龙王或泾阳王。

    只见,这巨大神龙与华夏神话中的神龙形象一般无二,却是通体蓝色,宛若蓝色水晶雕塑而成,美轮美奂如巧夺天工!

    完美!威严!强大!

    “叮!荡恨笑饮苍天泪,断刃傲刻夕阳红!越南国区始祖泾阳王直袭后裔,顶级历史美女‘龙后’崇师妾,悲愤血祭百万越军,聚拢战死沙场的无数越民、越军的生命和鲜血,召唤出越南国区融兽文明守护兽洞庭君龙王(简称洞庭王),咏唱国难悲歌,ji发国兽系统。西贡王城内所有非越南国区原住民和异人,都会被国兽洞庭王列为必杀目标,西贡王城内所有越南国区原住民、异人,修为实力临时增幅百分两百,战败则剥夺越南国区剩余气运,剥夺越南国区守护国兽,在场所有越南国区异人强制性进行‘等若死亡一次’的惩罚。望所有玩家再接再励,创造辉煌!”

    ……

    就在此时,一阵洪亮悦耳的系统提示音,在西贡王城范围内所有异人脑际响起。

    连续三遍,系统公告!

    众人哗然,特别是王城内无数越国异人,齐齐难以置信仰望强横威严的洞庭王……

    一股悲伤、悲壮的气息,迅速滋生,萦绕王城天地!

    血祭越军,抽取阵亡的无数平民军卒的生命、鲜血,召唤出等若“牺牲者综合力量”的洞庭王!

    胜,则一切还有希望挽回。

    败,不但气运尽失,而且失去国兽,等于失去信仰、失去图腾,国将不国!

    “不是吧?洞庭王不是华夏神话中的龙王吗?只不过把女儿嫁给泾阳王,就成越南国区守护国兽了?!况且,逼得越国不得不动用国兽的一方,才是主角吧?公告竟然全是说越国方面,怎么不提桓军的奖励和惩罚?!”

    不同于越国异人,剑殇反应过来后,却还有心思愤恨系统的不公平。

    百万越军和无数阵亡者的生命、鲜血,融合一体的综合力量,将会何等强大?!

    剑殇境界不够,看不出来,但大妖级别应该有。

    值得一提的是,没想到小小越国,竟然有紫级历史名士雒龙王和两大顶级历史美女,按照顶级历史美女等同紫级历史名士的设定,越国竟然有三个紫级历史名士?!(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