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六章 舌枪唇剑
    晚上回来,看到不少留言。看来很多人确实不关注评论区啊,叹息!

    影子今天过了个“儿童节。”累得头晕眼花,回家已经很晚,凌晨两点了才更新,实在很抱歉!先更一章补上,明天的继续……很抱歉!

    龙魂脸色一沉,语气明显不悦应道:“一码归一码,完全是两码事,岂能混为一谈?”

    “你的意思是……他们的承诺不是政治承诺咯?”剑殇恍然大悟般问道。

    “……”

    龙魂彻底无语,脸色颇为难看。桓王到底是势力之主,还是市井流氓?怎么这么会胡搅蛮缠?!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桓王终究是出自市井,总是脱不了市井气息、性格。

    “行了!孤今天心情好,所以陪你们多聊了几句,你们听进去也好,当没听到也好!”

    不待其他人多说,脸色多变的剑殇,忽然转为正经严肃的神情说道。引得众人齐齐一怔,各人神情精彩万分。

    又听剑殇环视在场众人说道:

    “你们的来意和苦衷、无奈等,孤心中有数,你们无需耍什么心机手段,孤认定的事,龙象之力也拉不回来!”

    顿了下,剑殇再次自顾自接道:

    “首先,你们这些异国使者团,就是怕华夏国区,特别是桓国,过于坐大,过于嚣张跋扈,直接或间接威胁到你们,所以要制止、打压、震慑。

    其次,你们既然拉上华夏异人联盟,最次的说法也是基于人道主义、和平主义等等,表示此例不可开,否则每个国区势力都照做的话,天下会变得如何如何。

    再则,你们这些异国国区,要么隔着十万八千里,要么自身难保,桓国不去攻打你们,就该偷笑了,还有脸来?真不知道你们哪来的底气?

    最后,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孤已经认定,你们也不用多解释,解释也没用!”

    话落,剑殇依旧看着在场众人……

    直接!犀利!尖锐!

    一语中的!

    “这什么跟什么……”

    在场上百个政治手段不同凡响的人,齐齐哑口无言,脸色古怪而愤懑。

    本来在场众人有无数话想反驳,剑殇最后一句话,直接全堵了回去……

    桓王明摆着的意思,就是“我的地盘我做主。”我心情好才陪你们聊天,其实你们说什么都没用。潜在意思,搞不好惹恼了桓王,绝对没好果子吃!

    赤luo裸的蛮横兼威胁!

    这让在场无数手段高明的整体,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憋闷!

    “桓王!说句实在话……”龙魂沉吟片刻,暗叹了声硬着头皮说道。

    “孤清楚龙魂团长所说都是实在话!对龙魂团长来说,确实实在,对于孤及桓国嘛……心照不宣!”

    不待龙魂说完,剑殇大手一摆直接打断,还反刺一剑,令龙魂又是尴尬又是忿怒。

    又听剑殇脸色郑重缓缓说道:

    “话,孤已经说得够白、够直接了!怎么想、怎么转达,甚至会怎么回应,与孤、与桓国,都没关系!反正孤的军事座右铭便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当然,此次是孤轻待了大家,所以欢迎大家来找孤,或者桓国复仇,如果能派遣大军前来猛攻,更欢迎!”

    “……”

    包括桓国众臣在内,全都脸色古怪,怀疑陛下是不是被什么冲昏头脑了!

    竟然还欢迎各个势力来找他复仇?!

    当然,理智想想,其实在场所有势力,包括华夏异人联盟在内,也就是打打嘴炮,真要找桓王和桓国复仇?可能吗?真能复仇,他们早就派出大军了。

    政客口中的冠冕堂皇的话,主要作用就是用来欺骗平民百姓。对各个势力高层来说,实在是没多大意义,顶多就是互相打嘴炮,起个拖延时间的作用。

    桓王已经说过,桓军没去攻打他们,就该偷笑了!

    “桓王啊……”龙魂脸色灰白黯然,发自内心真挚喊道。

    “首先,此次华夏国难,孤及桓军,肯定会出手介入,没人说、没事影响,同样会介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其次,别高看孤与桓军了,以目前国敌大军、华夏形势、疆域财富等,孤与桓军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也只能静待事情发展,尽力、尽快壮大自身,这才能为民族、为国区,做更大的贡献,而不是相信一群口灿莲花的政客在这‘闲聊之语’!

    再则,孤与桓国跟在座绝大多数势力,根本没任何恩怨,孤也不想毫无利益地做吸引仇恨的事,最好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孤也不是冷血无情之人,越国异人想重返《铸圣庭》可以,如今《铸圣庭》与现实关系纠缠不清,谁也分不清现实和虚拟,既然如此,只要现实中的越国向华夏臣服,孤倒是可以取消王令。当然,孤只是出自于人道和和平,孤并不会去接收现实中的越国疆域,更不会去管理。只要华夏zf接收,联合国通过,足够了。

    最后,孤好歹也是一国之主,别把国主的话当耳边风,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没理会和揣摩龙魂的“真挚呼喊。”剑殇眼神犀利环视在场众人,语气郑重说道。

    话落,猛然起身,引得在场各个势力使者一惊,却见剑殇脸色阴沉道:

    “此次看在孤今天心情好,与及华夏异人联盟的面子上,就当没见过诸位了!孤的意思,就是两个首先、两个其次、两个再则、两个最后,大家好好揣摩去吧!”

    顿了下,转头看向帝无双,语气严厉接道:“十二时辰后,孤不想在王城看到在场任何人!到时要么看到在场各位使者的尸骸,要么看到无双侯的辞官退隐,没有第三个选择!”

    说到这,剑殇话语一顿,语气不悦看向姜曜说道:“以后,除了投降和结盟,孤再也不想看到报有任何目的的异国使者团,任!何!如果有其他势力充当中介,不管是谁,无需请示一例株连,曝尸城头!”

    “是!”帝无双和姜曜齐齐低头忐忑应道。

    帝无双来说,此次作为,明显不符合身为大桓侯爷的身份。

    姜曜来说,显然无视或轻视了桓王的“金口玉言。”才会依旧款待各个异国势力使者团,并让他们等到剑殇出关处理。

    “……”

    剑殇离开半响,议事殿内气氛依旧压抑、凝重,众人心思各异。

    怪不得传说中,桓王剑殇是个军事天才了,不只是军事,便是日常生活习惯,也颇具铁血铿锵的军人作风……

    犀利!狂暴!直接!

    是匹夫?还是枭雄?!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桓王毕竟出身自市井低层,论政治能力等,特别是口才能力,肯定远远不如那些出色的政客。

    但是,华夏却有“象压狮、狮压虎、虎压豹……最后最底层的鼠吃象”的说法,也是最符合自然规则,天地之道的真理。

    政治,向来是最复杂、最顶级、最隐晦血腥的境界交锋。而桓王,则是运用最底层的市井无赖的作风,快刀斩乱麻!

    当然,这是桓王剑殇有资本,有地利和形势优势,加上强大的意念、心算、瞒天过海天赋等能力,进行无形反击,并不只是粗劣的无赖手段。

    ……

    几个时辰后,西贡王城城主府,后院书房。

    “微臣请罪!请陛下责罚!”帝无双和姜曜一起到来,率先便拜倒请罪。

    “下不为例!”

    正沉思着端详军事地图的剑殇,头也不回应了声。顿了下,抬头看向帝无双说道:“贪狼侯(姜曜)也就罢了!孤记得,无双侯顶多算一半的魏无双,而且是还不是主导思想和性格!难道邪王赵高或者是无双侯新性,还有如此悲天怜人,心怀天下之心?这是《莲花宝典》的莲花之道吗?”

    帝无双脸露苦笑,神情复杂低头,语气嘘吁叹应道:“陛下明鉴!此次微臣绝无半分危害桓国之心。只是……可能不管是魏无双,或者是邪王赵高,又或者是微臣,都不适合政治暗战吧!”

    其实,帝无双也是经过无数次揣摩、沉思,才决定答应华夏异人联盟的请求。

    本来帝无双感觉完全是为桓国好,却被桓王简单几句犀利直接的话点醒,才醒悟自己给桓王,乃至桓国,造成了多大的麻烦!

    “孤也不擅长政治,甚至可以说一知半解!但是,孤清楚一点就够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在其位,不染其职!”

    剑殇微微摇了摇头,坦诚说道。

    顿了下,不待帝无双多说,迅速看向丞相田单问道:“如今各方形势如何?”

    “禀告陛下!华夏异人联盟倒是没欺瞒陛下,如今华夏国区,确实形势堪忧,甚至可以说危急!”

    丞相田单沉思了下,措辞缓缓应道:

    “自从大秦帝国与孔雀帝国联手后,横扫四方,连战连捷。特别是定陶之战,武信君项梁战死,更使得势力庞大的西楚,影响了、国力等削减过半……”

    “定陶之战后,没多久,西楚霸王项羽便借着复仇之名,尽起江东大军返回中原复仇,却没直指大秦联军,而是前往西楚新都彭城,且与西楚上将军宋义相处得颇为不快,似乎武信君之战死,与宋义的陷害颇有关系!”

    “另外,定陶之战后,西楚武安侯刘邦,便率领原刘氏本部,退守黄河流域。虽无公告脱离西楚,独立自主,却是自顾自收买民心,收降各方起义军,其心已明!使得本就形势危急的西楚,更是雪上加霜!”(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