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二章 雉姬求援
    一天、两天……

    随着剑殇体内的先天真气越来越浑hou,体内的热流也越来越冷却。

    “呼……。”

    睁眼,一口乳白色气流喷出,剑殇脸色难看至极。

    依旧是先天第十层,依旧是传奇之境!

    擎神破禁丹何等珍贵?也就是剑殇是桓国国主,多少异人倾家荡产也欲求不得。

    从没听说过抵达巅峰之境,吞服擎神破禁丹或渡厄破禁丹有失败的例子!剑殇偏偏就失败了!

    郁闷之余,剑殇掏出价值不菲的传送符,ji发,传讯给帝无双:

    “你晋级散仙之境,吞服了几颗擎神破禁丹?”

    大约一柱香时间,剑殇手中的传讯符光芒掠起,传出帝无双的声音:“几颗?一颗啊!只要境界到了,不是强制吞服的话,不管是擎神破禁丹,还是渡厄破禁丹,都只需要一颗!”

    “……”剑殇无语加郁闷了。

    片刻后,没得到剑殇回应的帝无双,又传来一道讯息:

    “陛下吞服擎神破禁丹,晋级失败吗?若是如此,应该与陛下的身份、气数有关,与吞服擎神破禁丹多少无关。因为陛下有‘九龙之主,的说法,天地大道可能与其他人不同,已经不算纯粹的异人了……。”

    “什么意思?!”

    剑殇一怔,迅速又回应了条讯息。

    什么叫不是纯粹的异人?“九无之主”等玄妙说法,那是沿自前辈散仙,那些散仙要么陨落,要么飞升了也能当真?!

    异人就是异人,难道是连系统都没承认的“九龙之主”就不是异人了?还不如紫级特殊称号“财神”、“战神”等实用呢。

    什么叫与吞服擎神破禁丹多少无关?意思是不要再吞服了,再多也是浪费吗?这是无双侯间接奉劝!

    当然,擎神破禁丹的珍贵,剑殇很清楚估计也只有剑殇能这么奢侈地打算用“硬破”的方法,晋级散仙之境吧?

    “还记得…,陛下开国大典时,修为实力大涨,那应该是修为突破了吧?这至少说明《铸圣庭》系统默认了陛下走的是帝王之道,才会给予突破,否则一般只是果位增幅等引起的战斗力大增,而不能直接当成突破较大的桎梏的方法。再联想到陛下的功法、手段、历程等,恐怕陛下想晋级散仙之境必须让桓国晋级,获得更多天地气数才行……。”

    片刻后,帝无双那悦耳而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只是在剑殇听来,就不那么悦耳了!

    别看桓国如今疆域、人口等翻了五六番依旧不到华夏国区疆域的四分之一,想要由王升皇,恐怕还有点难度。

    而且,当初能顺利称王,那是击杀南越武帝赵佗的缘故。所料不差,想称皇也可能需要某种天地认可的方式现在去哪里找个皇者击杀,剥夺皇者气数?!

    王者倒是不少,皇者身份的人,剑殇还真不知道!

    “算算日子!也闭关十七天了吧?”

    数个时辰后,剑殇消化了如今修为,巩固境界,并感悟完《碧浪宝典》《摩柯婆罗经》等新功法的奥义,便就此出关。

    “禀告陛下!春秋商行会长吕雉,求援!春秋商行二小姐蓉姬求见!”

    甫一出关,剑殇还未了解如今南郑王城和东海战局、华夏局势等情况,警戒密室之外的禁卫迅速拜倒汇报道。

    “嗯?春秋商行求援?什么时候的事?”

    正忧虑如今局势的剑殇,皱眉看向禁卫问道。

    上次,雒姬因为让剑殇覆灭公主府,而被剑殇拒绝的事,双方的关系一直不尴不尬直到现在,华越决战后方才有所好转。

    此次难得雒姬发信求援,如果剑殇再不支援,连自己的心理关卡都过不去啊!

    “禀告陛下!七天前,吕二小姐以三天前抵达南郑王臧!”禁卫迅速汇报道。

    “宣!”

    剑殇浓眉一皱,毫不犹豫吩咐道。顿了下,试探性看向禁卫问道:“你可知道春秋商行为何求援?”

    春秋商行是华夏三大商会之一,明面和暗地的势力和实力,绝对超乎众人想象,剑殇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困难,竟然会让好强且坚强的雒姬,亲自传讯求援。

    同时说明,既然雒姬亲自求援,那肯定不会是小事。

    “禀告陛下!似乎是俄斯联邦的联军,大举南下,数月来连破代郡、常山郡、巨鹿郡三郡,威逼黄河流域。春秋商行的大本营,就在黄河北岸的濮阳,因此……。”

    禁卫迟疑了下,终究硬着头皮应道。

    因为身为桓王贴身禁卫,他的职责只是守护、转达,一般不会多做评价等事,也不适合,这样有可能会扰乱桓王的思维。

    “俄斯联军竟然已经打到巨鹿郡?”剑殇有些难以置信。

    想想加国兰斯舰队,几乎吸引了华夏国区大半注意力,特别是华夏异人方面,会参与国战者十成聚集到了东海海畔。

    而俄斯联邦的势力和实力,其实并不比加国小,只是没兰斯舰队那么出名而已。数月时间,俄斯联军能深入华夏国区,打到巨鹿郡,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一来,俄斯联军能如此势如破竹,就不难解释了!

    禁卫重重点了点头……,

    “吕大小姐出事了?受伤或被困?”行走之间,剑殇颇为关切问道。

    “应该没有吧?据说是没有,以春秋商行和吕大小姐的能力,不至于吧……”一名禁卫不大肯定应道。

    “既然没有,撤退便可!还求援?天下之争,非个别人力所能左右,岂能因为私人之事而影响大局,擅自调动大军,破坏全局部署,就为了保住他们的商会大本营?”

    剑殇浓眉大皱,抱怨般嘀咕道。

    桓国距离濮阳,期间隔着大半个中原,怎么派遣大军救援?

    光是西楚势力和大秦帝国,就不可能让桓军堂而皇之借路啊!

    幸好春秋商行的大本营是在黄河流域北岸的濮阳,如果在代郡呢?难道让剑殇率领桓军长期驻扎在华夏国区边疆?简直是拿战争当玩笑嘛。

    “好哇!你个桓王,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早跟姐姐说了你个无情无义的无赖、混蛋、负心汉,姐姐就是不信。亏得当初听闻桓国大劫,姐姐还一意孤行,动用会长权限,带着商行储备物资和护卫支援你……你竟然……竟然,“…”

    剑殇话音一落,一道光芒划空而至,落地化为青春俏丽的吕蓉,掐着小蛮腰,双眼喷火瞪着剑殇连忙怒骂道。

    “这个……孤并非你想象中那意嗯...…。”

    剑殇神情一舟,一时颇为尴尬,想解释又感觉颇为无力。

    没想到无意中的嘀咕,竟会被听闻剑殇出关,迅速化光赶来的蓉姬给听到乒…

    想是那么想,剑殇还真不可能见死不救。

    “哼!就如你们异人所说,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想编故事……”

    吕蓉柳眉一竖,又怒又急连声啐道。顿了下,没好气连声说道:“姐姐说了!此次谁解了濮阳之围,她就嫁给谁,桓王自己看着办吧……”

    话落,不待剑殇回复,身形一晃,再次化光遁走,眨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

    剑殇心中一凛,看着踪影全无的空地,颇为无奈摇头啐道:“这小丫头,这么多年了,还是听风就是雨,性格咋一点不变呢!吕不韦怎么生养的……两个女儿的性格,差别这么大?!”

    “陛下?”贴身禁卫低声喊道。

    “没事!”

    剑殇摆了摆手应道,心中却颇为为难。

    以剑殇和雒姬的关系,加上雒姬一直以来对剑殇,乃至桓国的莫大帮助。就算是雒姬耍性子,剑殇为了她调动一次大军也未尝不可,何况此次事情应该不小。

    问题是现在剑殇已经应承异人联盟,会开始对付加国兰斯舰队,而且太尉韩信已经开始部署了,怎么能轻易改变?

    更重要的是,濮阳在黄河流域北岸,桓军怎么去?!当大秦帝国和西楚势力,乃至各个起义军势力,是透明的吗?

    “命……”

    浓眉紧锁前往宫殿书房,直到门前,剑殇脚步停顿,朝身边禁卫吩咐道:

    “传令邪妃、蝶衣公主,与及贪狼禁卫、铁羽禽军(铁羽魔雕兽军),聚集到传送台,准备传送往大陈王城!”

    “…。”禁卫一愣,若有所悟迅速应诺,离去。

    雒姬没说如何救援,而吕蓉又是风风火火的性格,没说清楚就跑了。

    于情于理,剑殇确实该救援,毕竟濮阳是逆天圣者吕不韦的故乡,做为春秋商行大本营倒也不奇怪,雒姬或许不想故乡生灵涂炭,想尽力保住也可以理解。

    不过,派遣大军北上求援一点也不现实,剑殇能做的,就是亲率五万贪狼禁卫和十万铁羽禽军,以高机动力横穿中原地区,跨越黄河流域救援了。

    片刻后……,

    田单、花千黛、张恪等大臣聚集到剑殇居住宫殿的书房。

    “禀告陛下!寿春王城的大军,与及花仙城的舰队,已经集结完毕!无双侯传讯,异人联盟已经答应一切行动协调我国部署,并与项氏、李园等势力首领达成协议,同意我国大军通行,并会承担部分后勤物资!而且西楚霸王项羽、泗水城李园等,似手有借势与我方结盟的意思,这需要陛下亲自前往商谈。”丞相田单率先汇报道。

    剑殇沉吟片刻,应道:“嗯!丞相先率本部大军前往花仙城。寿春王城诸事,则由太尉韩信全权负责!”

    反正异人联盟、项羽、李园等,也没说具体时间,应该来得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