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六章 再见华庭
    大秦帝都咸阳,禁宫真华殿。

    身为秦始皇最宠爱的公主,曾经的真华殿,奢华尊贵堪比太后赵姬的宫殿。

    如今,却是冷冷清清,没几个大秦御林军会巡视四周,有的只是监视华庭公主的密卫;没有曾经莺莺燕燕的众多女婢,有的只是两个陪同华庭公主一起长大的俏婢;没有珠环翠绕的华丽罗裳,有的只是朴素整洁。

    这里,似乎不是禁宫宫殿,而是一处被遗忘的空间,如果没有周围若隐若现的密卫身影的话。

    清冷花园,幽静亭榭。

    华庭公主与两位婢女百无聊赖地看着蝶戏花丛,白云变幻。华庭公主枕着玉臂,喃喃自语般说道:

    “小屏、小桃!本宫似乎感受到父皇的气息,你说会不会是父皇复生了?本宫相信,父皇肯定还会回来……”

    “公主又想念先帝了?”圆脸的小桃一手帮华庭公主扇着扇子,一边幽幽问道。

    想当初,秦始皇在世时,她这个小婢女也堪比三品官,如今呢?连月俸都经常拿不齐,一朝天子一朝臣啊!

    华庭公主朱唇一嘟,颇为不忿嗔道:“不是!此次本宫真感觉到父皇的气息了,不是你们想的幻觉!”

    “可是……公主!听那些御林军和宫女宦官私底下讨论,之前的天地异象,似乎是周武王墓现世呢!”面貌清秀精致的小屏,神情怯怯提醒道。

    华庭公主柳眉一皱,一时沉默不语。

    片刻后,幽幽说道:“或许,这是父皇搞出来的呢?父皇何等英名盖世,修为通天?况且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当年。父皇明知南巡之举九死一生而一意孤行举行,本宫相信父皇绝对有所图谋,更不是束手待毙的人,听天由命之人!”

    说到最后,华庭公主眼神坚定,神光熠熠。

    “嗯!”

    说到这个,小屏、小桃两位婢女,附和着重重点了点头。

    因为,她们都知道这是华庭公主坚定不移的信念。怎么可能会去否决?!

    “嗖……”

    就在此时,一阵细微破风声起,三道身影划空而至,就此停留在真华殿上空。

    两女一男,男的平平无奇。只是颇具王者气势;两女却都是国色天香的绝代佳人,宛若鬼斧天工的绝美艺术品,便是华庭公主也明显略逊一筹。

    “是这里吗?会不会记错了?”

    悬浮半空,俯瞰下方清冷且略带萧瑟荒芜气息的宫殿,剑殇皱眉看向花千黛问道。

    华庭公主啊!

    大秦帝国曾经最得宠的公主,即便秦始皇驾崩后失势了,也不该如此吧?

    偌大宫殿。剑殇居高俯瞰,就没看到一个人影,连个巡逻或打杂的都没,怎么可能是大秦公主的寝宫?!

    “是这里没错。真华殿!”花千黛仔细端详片刻,肯定说道。

    剑殇浓眉大皱,不由得一阵担忧。

    花千黛自然不可能会骗他,那就是华庭公主出事了?!

    “桓王?!那是桓王吗?”

    就在此时。一阵难以置信的娇呼声起,一个青丝垂落的头颅。从庭院亭榭边沿探出。

    “嗯?!”

    剑殇等三人何等修为,顿时感觉到,身影一晃迅速落往亭榭之前。

    “此处是真华殿吗?”

    甫一落下,深怕自己搞错的花千黛,便看向之前探头而出的婢女问道。

    因为,眼前三女,虽然是锦衣罗裳,却没什么标志,倒是有两女明显是婢女打扮,却没有公主装扮之人。

    大秦帝国虽然日落西山了,依旧是华夏神州最正统的官方势力,唯一的帝国级别势力,表现在外的排场,帝国势力该有的都有,何况是大秦公主?

    “华庭?!”

    与此同时,剑殇却脸色一暖,看向亭榭中,正满脸不敢置信看着他的女人,颤声问道。

    那女人正甩了甩头,揉了揉双眸,似乎以为眼前三人是幻觉……

    “剑……剑殇?!”

    听到剑殇呼喊,华庭公主蓦然站起,满脸的激动兴奋,紧随着是拉衣顺发的手足无措,俏脸晕红,似乎感觉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很丢脸!

    “你……憔悴了!”

    做了深呼吸,缓缓踏入亭榭,剑殇颇为心疼且嘘吁直视华庭公主,缓缓说道。

    曾经的意气风发,曾经的容光四射,曾经的青春洋溢……

    如今,变成了沉淀的成熟韵味,淡然的清逸气息,朴素的容貌装扮。

    依旧秀美,依旧青春,却多了抑郁、淡然、朴素……

    华庭公主的生活应该依旧不错,却不是剑殇想见的样子,差距甚大!

    “没有啊!可能是最近比较少出去吧?”

    华庭公主捋了捋刘海,满脸微笑顾作随意应道,只是那顺着刘海的白皙小手,明显的略微颤抖。

    “胡亥和秦武王,把你软禁了?!”

    剑殇猛然脸色一沉,冷声问道。声音虽然平静,虽然冰冷,却明显压抑着愤怒狂暴的躁动!

    “没有!只是本……本宫不想出去!”华庭公主神情一僵,眼神不自然看向花园某景应道。

    “呼……”

    做了深呼吸,剑殇消除阴郁神情,硬挤出个微笑,走到华庭公主面前,直视,语气诚挚说道:

    “对不起!一直没来看你!”

    “……”

    华庭公主朱唇一张,喉咙堵得厉害……

    泪眼迷蒙……

    蓦然间,一窜晶莹剔透的泪水,划过细腻白皙的脸颊……

    落下!

    划出一道炫丽刺眼的光华!

    “没有,是本……是妾身自己的缘故!你……你还能记得……记得妾身,妾身就很知足了!妾身当年没看错人!”

    不待泪水落下,华庭公主身躯一侧,迅速拂袖抹去泪水,笑靥如花应道。

    却颇有梨花带雨的凄然!

    或许。是这么多年来,华庭公主孤单太久,抑郁太久了吧!

    不过,当年剑殇确实明面上,暗地里,派了不少使者或高手,想接走华庭公主,只是华庭公主自己不走!

    “跟我走吧!”剑殇怅然一笑,柔声问道。

    华庭公主俏脸涌起阵潮红。却是重重摇了摇头,片刻后,梦呓般呢喃道:“当年没走,如今自然也不会走……”

    “……”

    剑殇张嘴无语,这女人……到底怎么想的?就这样的生活。还固执己见不走?为什么?!

    如今,大秦帝国还有什么值得华庭公主眷恋不去?

    “哼!当年你拒绝了先帝的赐婚,如今公主若跟你回去,那算什么?以什么身份?”

    就在此时,一阵恼怒清脆的冷哼声起,婢女小桃满脸怨气埋怨道。

    “呃……这个……”

    剑殇一时语塞,脸色颇为尴尬且明显带着悻悻之色和歉然。

    “胡说!”

    华庭公主又羞又怒又惊狠狠瞪了小桃一眼叱道。随即顾作坦然说道:“不是那个缘故!是妾身坚信父皇会归来,而且已经明显感受到父皇的气息,相信这个日子不会太久。再则,父皇在世时。对妾身极具宠溺,如今父皇离开,妾身又岂能弃之而走,不当人子?!”

    “咦?”

    华庭公主的话。剑殇倒是相信,心中不由一凛。却没去细想。而是硬着头皮说道:“若是……你愿意的话……”

    “不!”

    不待剑殇说完,华庭公主语气急促断然喊道,引得剑殇一怔,又听华庭公主神色坚定说道:

    “妾身不会走,至少如今不会走!妾身一定会等父皇归来,也坚信能等到那一天!”

    顿了下,神情一缓,语塞苦涩接道:“我们本就友情多于男女之情,真在一起,反而会失去那份情义!现在不是很好嘛?你若有空,还记得妾身就偶尔来看看妾身。若是将来父皇归来,妾身也可以去看看你嘛!”

    剑殇苦笑,华庭公主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大秦帝国禁宫啊!华夏神州第一强者秦武王,就坐镇在这里!

    当大秦禁卫军、御林军,与及大秦帝国客卿、供奉等,都是摆设吗?!可以随便来去的吗?

    如果不是如今桓国精锐和强者,聚集到了帝都咸阳,典客公孙龙正与大秦帝国交涉,又有十一位大能护驾。剑殇就算想来,桓国众臣也会誓死力谏!

    人力有时而穷,蚁多咬死象!

    别说剑殇,就是秦始皇被数万大秦禁卫军,数十万大秦御林军,结阵困住,基本也是死路一条!

    但是,剑殇又能说什么呢?

    认真说来,其实剑殇对华庭公主,还真没什么男女之情,反倒是相识相知的友情多些,再加上一点点感动、感恩。

    以华庭公主的冰雪聪慧,自然看得出来。

    “好久不见!我们好好聊聊吧,想当年,切身在中州韦山镇看到你,你还只是个带着数千兵马的小偏将,连将军也不是,却托着数万匹北原骠……”

    不待剑殇多想,华庭公主嫣然一笑,顾作兴致匆匆转移话题。

    “是啊!当年公主还女扮男装,我还以为是哪个龙阳君呢?哈哈……”

    深埋心中的苦涩,剑殇附和着华庭公主的话题,豪爽大笑着应道。

    “哼!哪里!那是你笨!本公主风华绝代,任何人一看就知道女扮男装啦……”

    “什么啊?你用秘法把女性特征都隐藏了,谁看得出来……”

    ……

    清冷禁宫,幽寂宫殿。

    那清脆悦耳的声音,和那粗犷洪亮的声音,宛若人生交响曲交织着……

    初始时的女尊男卑,而后的并肩逃亡,随后的意见相左,分道扬镳。

    命运的指引,人性的考验。使得两人再次聚集,却被异族大军逼得深入尧山,并肩浴血抵挡。

    中州的相识相知,中州的离别惆怅,帝都的再见知心,而后的南巡交心……

    悦耳和粗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宛若花园中翩翩起舞的蝴蝶……

    茧化蝴蝶,而蝴蝶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