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三章 流氓痴女
    眼看不停有异族大能退走,又有各个势力、各个国区的人赶来。

    但是,此处毕竟是华夏,眼看众多异族大能威慑无效,桓王及华夏异人貌似不吃这套。总的来说,异国势力阵营还是在不停削弱,而华夏阵营不停在增强。

    “我等不远万里,千辛万苦来到此地。就这么退走实在不甘心,我雅典娜三位黄金圣斗士向华夏散仙大能挑战。若是战败,我希腊国区愿意就此退出华夏,决不食言!”

    西欧阵营一阵对视后,希腊国区雅典娜阵营的金牛座奥勒斯黄金圣斗士,大步踏出,直视剑殇高声说道,声音粗犷而洪亮,响遍全场。

    原本紧绷的气氛不由得一阵躁动,不少异族大能跃跃欲试,颇为意动。

    虽然各个异族大能来到华夏,基本有借助友好国度的传送阵,但距离太远,依旧并不容易。就这么走了实在不甘心,见识下华夏散仙的手段也好,反正打赢了能混进去,打输了还能安然退走,而且输了最好别进周武王墓,因为力不如人,秘藏中有好东西也抢不到,而且危险性太高。

    最后一方面,看在场的华夏异人,战斗一爆发,除了异族大能还有希望幸存,其他异族追随者或护卫、仆从等,基本是十死无生,能让异族大能带在身边,带到华夏的随从、护卫等,修为实力、潜力悟性等自然无需怀疑,这么尽灭华夏还真有些肉疼,这也是之前不少异族大能退走的主要原因之一。

    “打得好算盘!你这金牛……若是你们三位黄金圣斗士战败,包括白银圣斗士及其余圣衣斗士在内,还有机会退出华夏吗?”

    剑殇双眼一眯,丝毫不掩饰杀意。直言讥嘲问道。

    “哈哈……想得美!”

    “果然是打得好算盘啊!”

    “貌似这样也不错,至少不会爆发全面混战,可以少许多伤亡……”

    “你傻啊!被欺负上门了还怕伤亡?!被上门打劫还比武定去留?这话你也说得出来?你是不是华夏人啊?”

    “就是!就是!异族大能多少人?车轮战下来,我国大能再多、再强,也扛不住啊!”

    “要我说,一拥而上,把他们全杀了,让他们看看我们华夏的力量,废话那么多干嘛?”

    ……

    一阵轰天爆笑声起。紧随着是华夏异人此起彼伏的争论声,各有看法,但总的还是不赞成接战,道理很明显。

    “难道桓王怯战了?!三位黄金圣斗士中,我奥勒斯实力最弱。要不就由我塞勒斯与桓王一战,一局定胜负如何?”

    身材魁梧健硕的塞勒斯一怔,似乎侧耳倾听机宜,而后雄躯一挺,高声问道。

    顿了下,又迟疑着缓缓说道:“华夏神州向来以礼仪之邦自居,能简单定输赢。何必血流成河?多造杀孽?”

    很明显,是有人在偷偷指使奥勒斯做事,这也是正常现象。比如兰斯王,很多异国真正主事者。就是隐藏在暗中操控局面,并未排在最前方或直接出面,免得被华夏大能或强者刺杀,使得己方阵营群龙无首。甚至还有不少异族大能赶到了并未出现。而是躲在一旁伺机而动!

    “礼仪之邦,是对友人而言。并非贼寇流匪!孤更是出了名蛮横之人,别与孤谈礼仪……”

    剑殇脸露寒意缓缓说道,顿了下,观察了下四周,桓军的“十二都天旗魔大阵”还未摆成,还需要一点时间,便冷笑道:

    “放心!孤会第一个对你们这些圣衣斗士动手,希望你们不会怯战逃跑才好!”

    说话间,手中赤霄剑一紧,似笑非笑看着塞勒斯等人……

    剑殇周围桓国大能齐齐气息一转,锁定希腊国区的圣衣斗士……

    “呃……”

    包括塞勒斯在内的圣斗士、海斗士、冥斗士等齐齐神情一僵,不少人脸色大变,极为难看。

    甚至西欧阵营不少异族大能,不着边际地悄悄与希腊国区阵营拉开了距离……

    双方大战若爆发,肯定是场惊天动地的惨烈激战!

    此处毕竟是华夏,在场任何单独的异族势力,都不是桓国的对手,更别说华夏阵营了!出头的椽子先烂,桓国主攻的方位肯定最倒霉,基本十死无生!

    “哈哈……华夏异人常说:民族兴亡,匹夫有责!我汉军虽然势微力薄,民族大义上却是义不容辞!本座誓死支持桓王!”

    就在此时,一阵威严清亮的大笑声起,华夏异人阵营自动闪开条通道。

    束发王袍,五官俊秀的刘邦,在三位带着散仙气息的一僧一道一儒拥簇下,缓缓走出,后面还跟着不少气息不弱的护卫。

    “这屎壳郎怎么来了?恶心!”

    武罗侯李同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低声嘀咕道。

    但是,刘邦甫一出场,就表明立场,甚至还顶着民族大义的

    帽子,明说“誓死支持桓王”,这让桓国众人颇为无语,也不知说什么好!

    “屎壳郎?”定南王蓝戈疑惑问道。

    李同毫不犹豫应道:“搅屎棍!”

    众人无语……

    “汉军?刘邦开国称王了吗?”剑殇没理会李同的嘀咕,而是疑惑看向左右问道。

    帝无双率先低声应道:“没有!只是开始在造势了!不过,异人联盟跟刘邦接触过,刘邦已经点头同意与我方共抗国敌,如无必要,那个……陛下……”

    说到最后,帝无双吞吞吐吐,但意思很明显,就是刘邦如今已经是盟友,在解决外患之前,最好别内讧!

    “哈哈……认识桓王已久!也算老相识了,此次是第一次并肩作战!不过,此战完全由桓王主导,桓王怎么说,小弟就怎么做。绝不含糊!”

    帝无双低语之时,刘邦却是率众直朝剑殇等人所在走来,隔着数十米远拱手作揖,态度热情谦逊高声说道。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来者是桓国臣属或桓王的私人好友呢!

    “……”

    伸手不打笑脸人!对于刘邦的忍耐力和厚脸皮,剑殇早就见识过,此时此景确实不宜内讧,而且刘邦把姿态放得很低,剑殇也不是没气度的人。心中苦笑了下,就要客气回应,忽然神情一僵,看向刘邦阵营后方,脸色难看脱口而出:“雉姬?!你们怎么来了?”

    随着刘邦阵营出现。紧随出现的不是以雉姬、蓉姬为首,浦长老、度长老、吕长老等剑殇认识的春秋商行众人,又是谁?

    让剑殇心中稍微好过的是,春秋商行与刘邦阵营明显隔了点距离,没混在一起,而且赵姬、应天龙、长孙羽等三人并未出现。

    “桓王真是霸道啊!连大秦帝国帝都,也成桓王的地盘了?本宫到来还得向桓王请示不成?”

    雉姬脸露冷笑。眼神犀利如剑盯视剑殇,语气嘲讽啐道。

    “……”那明显的怨气,剑殇自然听得出来,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桓王!民族兴亡。匹夫有责。适逢春秋商行遭遇大变,在下就邀请……”

    刘邦打了哈哈,笑容满脸语气柔和说道。

    “没跟你说话!”

    剑殇脸色一沉啐道,使得刘邦神情一僵。乖乖收口噤声,却依旧笑容满面。毫不在意,让剑殇颇为无语。

    顿了下,剑殇脸色郑重看向雉姬说道:“不管你信不信,当时我确实不知道,出关后就尽快、尽力,赶往救援了!此处的禁卫和禽军,便是从当时的援军,只是抵达大陈王城时,濮阳已经沦陷……”

    “哼!就如你们异人常说的,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在编故事!你当时的心声,我亲耳听到了,你还狡辩?既然是援军,为什么不去?反而出现在这,明显……”

    剑殇还未说完,吕蓉却是嘴角一嘟冷哼,节奏极快噼里啪啦说了一通,说得剑殇没法接下去。

    “闭嘴!”

    剑殇大怒,双眼直欲喷火瞪着吕蓉暴喝。

    吕不韦怎么养的这么极品的女儿?

    有个实力逆天,诠释通天,威震天下的父亲。又有个智慧如鬼的姐姐,也怪不得吕蓉能这么极品了!比现实中被惯坏的千金大小姐,还让剑殇厌恶、窝火!

    “呃……”

    周围气氛猛然一凝,便是那些异族大能,也有些摸不清情况,脸色各异。

    “哼!每次就知道欺负我,我又没得罪你!桓王了不起啊,你也不一定打得过本小姐……”

    吕蓉神情一僵,受了极大欺负般猛然退后数步,满脸委屈忿忿不平嘀咕着。

    “……”

    剑殇浓眉大皱,暗叹转头无视。

    仔细想来,似乎每次见到吕蓉,吕蓉都是被“逼”得落荒而逃,自认为剑殇要教训她,这得多冤?!

    “有什么火气,冲本宫来!干嘛欺负蓉姬?”雉姬心疼看了眼唯一的血亲妹妹,幽怨恼怒叱道。

    某种意义上说,吕蓉确实是雉姬如今唯一的亲人了!

    “你会读心术,是非曲直心中有数。”

    剑殇脸色不悦沉声道,话落转身不再理会。

    好男不跟女斗,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却不知,剑殇如此态度,让本来怨气稍缓的雉姬,又开始腾腾腾直往上蹿……

    当年是桓王劝她别对真心朋友,特别是身边的亲人使读心术,现在又怪她没用读心术了?

    “那个……”

    刘邦打了哈哈解围,看剑殇眼神冰冷,脸色难看看来,语气一转迅速说道:

    “西楚和大秦终于来了!我华夏阵营实力大增,看这些心存侥幸的异族是否还敢坚持不退!”

    ****

    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