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二章 萧何之春
    “会!一定会!”

    萧何嬉笑神情一正,语气肯定应道。顿了下,分析道:“无论何种寻幽探宝,最大的危险不只是遗迹本身,来自同类的威胁更大,想必入墓者都有这心理准备!另一方面,他们会赌周武王秘藏会有别的出路,而且可能性还不小!”

    说到这,萧何绽颜一笑,反问道:“若是桓王没有邀请我方,就算微臣解释桓王心意,主上会放弃吗?”

    “不会!来之前,本座早就料到不会顺利,岂会轻易退缩!”李园毫不犹豫应道。

    说起来,李园一直认为自己是怀才不遇,生不逢时的绝世奇才。好不容易扳倒春申君黄歇,霸占了泗水王城,有了极好的跟基地,雄霸一方。而后又得到神谋鬼算,威震天下的千古名相、安国之才,被称之为“文相”的萧何。

    谁知道,先是张楚势力疯狂膨胀,压得泗水王城喘不过气,更别说展露手脚,李园费尽心机才得以幸存,没被吞并。张楚势力覆灭,又有西楚冒出,随后便是各方起义军、异族强敌等等,一直让李园焦头烂额,应接不暇。

    李园自认才华、人品、实力等综合素质,甚至是相貌,都不会比刘邦、项羽、陈胜、桓王等威震天下的势力之主差,可他们各个混得风生水起,就他始终窝在泗水王城难以动弹,让李园一直叹息生不逢时,上天不公!

    “那就成了?各方势力前来时,哪个没心理准备?”萧何微笑应道。

    李园点了点头,颇为担忧问道:“先生!桓王会不会骗我们同行,而后趁机暗算,谋取泗水王城?”

    “那倒不会!泗水王城是军事重地。古今以来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其实本就不适合做跟基地。主上不是一直想换地方发展吗?桓王想要,让给他便是!”

    萧何诡异微笑着语气肯定说道,顿了下,瞥了眼李嫣嫣接道:“何况,大小姐与桓国四妃之首,很可能会成为将来大桓之母的花妃是闺中好友。光是这关系,桓王就不会下杀手,顶多……嘿嘿……”

    说到最后。萧何神秘“奸笑”着,语气颇为猥琐,是男人都懂!

    李嫣嫣没好气翻了个白眼,随后自己纠结起来了……

    玉娘狠狠在萧何腰际掐了一把,低声恶狠狠警告道:“胡说什么!陛……桓王不是这样的人。管好你这张嘴!惹恼桓王,没你好果子吃!”

    “哎呀……”

    萧何顾作痛苦爱呼一声,引得众人一阵疑惑,萧何却不理会,低声传音道:

    “放心吧!虽然我没你冰雪聪明,但是,论起把握人性。你就远远不如我了!我是谁?威震古今的千古文相,若非独立特行,岂不是对不起这称号?!更不会得到足够重视。桓王能开创桓国,自然不会在意口角得失。只会更为看重,这就是王者之心!合格的王者,就是这么贱……”

    玉娘一怔,没想到萧何还有这七拐十八弯的想法。想想好像也有道理。却被萧何最后一句呛得半死,不由恼怒啐道:

    “不吃你这套就不是合格的王者吗?!得意死你。就你这德行?!还千古文相……”

    顿了下,颇为忧虑提醒道:“你悠着点啊!桓王虽然不是小肚鸡肠之人,对自己人颇为宽容大方。但是,王者之威不可犯,桓王是个极重实事的人,要是你光说不做,没表现出相应的能力,那就糟糕了!”

    ……

    周文王,姓姬,名昌,季历之子,轩辕黄帝嫡系后裔,大周帝国奠基者。商纣时为西伯(伯爵,意为西方诸侯之长),建国于岐山之下,积善行仁,政化大行,因崇侯虎向纣王进谗言,而被囚于羑里,后得释归。益行仁政,天下诸侯多归从,其子武王姬发有天下后,追尊他为文王。

    相传,荒古时代后,圣人伏羲氏创造了先天易(也叫先天八卦),神农氏创造成了连山易(也叫连山八卦),轩辕氏创造了归藏易(也叫归藏八卦)。从伏羲到神农,再到轩辕,就是一种文化和渊源的神秘承传,身为轩辕黄帝嫡系后裔,深得轩辕传承的姬昌,取长补短,创造出了威震古今,千古流传的易法……文王八卦,随后衍伸为“文王六十四卦”,这也是姬昌被尊为文王的主要原因之一!

    桓国阵营分为两步,分别由桓王和定南王率领,定南王一路主要是四**王和龙且、季布等为主力;桓王阵营主要是仙妃虞姬、邪妃戚姬、蝶衣公主、李同、蒙恬等为主力,如今又加上了李园势力,只是大能者数量依旧,并无多大改观。

    走入“十二都天旗魔大阵”,阵法虽然维持着,却没对剑殇等人发起攻击。在剑殇等人看来

    ,却是如置身九幽地狱,天地昏暗,地面赤红如血,天空漆黑如墨,又有阴风阵阵,隐现鬼哭神嚎之声的浓溢魔云悬浮半空,并且偶尔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都天魔神咆哮而过,令人心悸。

    走过大阵,站立古墓入口,通道深邃而幽寒,山洞之风呼啸摄心,长度约为三百五十米左右。

    “奇怪!古墓是封闭式才对,里面怎么会有自然光芒?那光线,不像是烛火或某种宝物的光芒啊……”

    站立墓口,剑殇等人并未鲁莽进入,而是仔细打量起通道情况。蒙恬率先疑惑提出问题。

    “萧先生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可知此等异状?”剑殇看向萧何请教道。

    萧何沉思片刻,认真应道:“桓王过誉了!以萧某看来,原因不外乎两种。第一,便是墓内空间,其实是次元空间,自有其星光日月普照;第二,便是墓内充斥着萧某无法理解也并不知晓的力量!”

    “那是什么?”蒙恬皱眉追问道。

    “不知道!”萧何坦诚应道。

    蒙恬撇了撇嘴,那不是等于没说?!

    “第一小队听令,三人一排,走阵!”

    此次随桓王入阵的桓武禁卫副统领白统,率着十小队共百人,协助桓王,一行近两百人,清一色先天强者,包括李园势力的三十六名先天级别剑卫在内。

    所谓走阵,就是手持长兵器斜向前,缓缓前进,威逼敌军。眼前是用来探路,若有不对,则武器会率先遭难!

    “慢着!”

    剑殇皱眉阻止,右手一翻,十数只数尺大小的七彩妖蝶展翼飞起,沿着通道迅速入内。

    这些七彩妖蝶,认真说来其实是剑殇的精血和先天真气凝聚而成,介乎真实与虚幻之间,一次性凝聚十几只数尺大小的妖蝶,却也让剑殇元气大伤,脸色煞白许多。

    “陛下?!”白统担忧喊道,虞姬则迅速施法恢复。

    剑殇摆了摆手,脸色一沉郑重吩咐道:“无论何等情况,皆不许以禁卫军探路!”

    “是!”白统暗松了口气,与周围桓武禁卫感激且恭敬应诺。

    这一百桓武禁卫,是从五万桓武禁卫军中挑选而出的精锐,实力和忠诚自然无可挑剔。虽然被分派辅助之时,他们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却也没人感觉活腻了!

    “啪啦、啪啦……”

    气氛落针可闻,十数息时间,那十几只七彩妖蝶就已顺利通过了。

    众人大松了口气,五到八人为一排,小心翼翼踏入……

    “好冷!”

    刚踏入通道数步,玉娘打了个哆嗦,颤声嘀咕道。

    看向其他人,除传奇级别强者及以上,其他人同样冻得脸色发僵,身躯微颤。只是大楚剑卫和桓武禁卫训练有素,并未出声而已!

    “此墓深埋地下无数年,蕴含着浓溢地气、阴气、戾气等,更在外围形成了侵蚀万物的九幽阴煞。加上通道空间狭小,所以较为阴寒,通过后,情况应该就好转许多了!”

    萧何毫不避讳退到玉娘身边,直接拉起玉娘小手,渡气缓和并解释道。

    “嗯!”玉娘手臂一抽,低声应诺。

    “你们……”

    看到此状,剑殇颇为意外,不由浓眉大皱,眼神犀利看了看萧何,又看向玉娘。

    当初,剑殇密令玉娘潜入泗水王城,接近李园和萧何,密令可不是这样啊?!

    话未说完,剑殇忽然想到萧何之前的异状,如此说来,玉娘的身份很可能已经暴露了?!萧何不会以为自己是施展美人计吧?

    可别到时弄巧成拙,甚至偷鸡不成蚀把米!

    “呵呵……邵小姐是旧楚大司马邵滑之后,与萧先生一见钟情!如此郎才女貌,在泗水王城引为一时佳话!”

    李园心中一惊,轻轻推了下李嫣嫣,使之挡住玉娘,警惕看着剑殇连忙解释道。

    “一见钟情?!”

    剑殇脸色并未好转,而是心思剧转低吟道,使得在场气氛一阵凝重,才听剑殇缓缓接道:“孤更感兴趣的是,你们是否真的情同意和,没包括其他心思在内!”

    “呃……这个自然!”李同愣了下,迅速应道。

    桓王不会没看上李嫣嫣,而是看上邵玉娘了吧?一般来说,忽闻一对情侣配对,应该先恭喜才对,桓王怎么这反应?说的这什么话?!

    若真是如此,那就糟糕了!

    萧何是李园最倚重的人,邵玉娘又是旧楚故友,跟李园和李嫣嫣私下关系极好,这可如何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