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三章 无限恐怖
    萧何和玉娘并未众人所想那般迅速肯定回复,反倒是萧何脸色一沉,深邃精明的双眸死死盯着剑殇,沉声问道:

    “桓王此言何意?”

    看样子,似乎桓王若是看上玉娘,想抢他的红颜,萧何就跟桓王拼命,却又不怎么像,挺奇怪的反应,具体说不上来!

    “嗯?”

    这下论到剑殇疑惑了,难道萧何不知道玉娘的真正身份?误会自己看上玉娘了?

    当然,玉娘花容月貌,绝对是万里挑一的美女,又出身豪门望族,且经历过国破家亡的苦难,并做了多年管家,所以气质端庄中又带着稳重贤惠和兰质蕙心,绝佳的贤妻良母型。只是年纪稍大了点,却也另有番韵味,就是剑殇看上了,那也是人之常情。

    “没什么!问问而已,乱世亦会乱心。若是情同意和,孤自然恭贺;若有其他心思,那就分开的好!”

    心思剧转间,剑殇摇了摇头,大有深意说道。顿了下,不待萧何等人反应,迅速朝左右吩咐道:

    “走吧!”

    话落,便率先走在前头,众人连忙跟上。

    “哎呀……”萧何平复了下心绪,正要前行,却猛然痛呼一声。

    回头就看到玉娘气呼呼说道:“你想什么呢?桓王并非大家想象中那般,否则那么多年了,也不会等到现在!他只是行事作风较为坦荡,更不想令人误会而已!”

    “我也没说什么啊……”萧何满脸委屈喊冤。

    前头李园、李嫣嫣等人疑惑回头……

    “回去再找你算账!”玉娘恶狠狠瞪了眼,低声啐道,连忙快步追上李嫣嫣。

    萧何苦笑摇了摇头,连忙讨好追上!

    “啊……”

    就在此时,一阵凄厉的惨叫声。走在最前方的一位桓武禁卫忽然倒地,就此无声无息。

    “小心!”

    “停步!”

    “有情况!”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呼喊声起,一行近两百人齐齐脚步一顿,脸色大变。

    另一名桓武禁卫,眼疾手快立刻把那桓武禁卫拖了回来,却也能因此看出那桓武禁卫已经死亡了!

    “难道九幽阴煞还没散尽?那谁能入墓?”蒙恬脸色极为难看,率先出声道。

    “死了!不像中毒,也没任何伤痕。体内体外都毫无异样,倒像是猝死!”

    虞姬走到那桓武禁卫身边,一阵粉红光芒涌入。片刻后,疑惑看向剑殇汇报道。

    “我看看!”

    萧何加快脚步上前,说了声便蹲下搭脉。引得众人一阵紧张注目。

    片刻后,萧何抬头看向剑殇,脸色郑重接道:“绝对不是死于九幽阴煞!因为九幽阴煞具有侵蚀万物的特性,而这禁卫,明显是神魂俱灭。用异人的说法,叫脑死亡!”

    “脑死亡?”李园疑惑问道,其他人则是满头雾水。却明显带着点惊惧。

    一时间,气氛紧绷,讶异而紧张。

    死亡并不可怕,在场任何人都见惯生死了。可怕的是未知的死亡。死得不明不白!

    “佛光普照!”

    剑殇翻手间,摩柯佛珠入手,体内功法转为《摩柯婆罗经》,先天真气化为佛力关注……

    霎那间。佛珠金光大作,照耀近百米通道;又有佛吟绕耳。在通道中萦绕不绝……

    “奇怪!应该也不是阴邪作崇,否则此珠必有反应!”

    不待众人询问,剑殇凝眉看着前方通道,扬了扬手中佛珠,疑惑不解说道。

    天下千宗万法,但论起对负面力量的克制,绝对以佛力和光明之力为最。理论上,古墓中充斥着阴邪之力很正常,但是,偏偏没有!

    不是通道中真没有,那便是剑殇手中的地级宝器的佛珠,是赝品!

    “难道是幻阵?!”

    此时,邪妃花千黛忽然插言道,引得众人一阵侧目,花千黛又解释道:

    “根据古籍记载,远古时代的力量品级,远胜如今。当时,有一种阵法力量颇为盛行,极为强大。可虚空成阵,可无形无相,叫……禁制!”

    “啊、啊、啊……”

    众人还未消化花千黛的说法,又是一阵凄厉惨叫声起,又有九名桓武禁卫蓦然倒地。

    无声无息,没有任何异状,如果不是那声惨叫,就像是被突然打晕!

    如果说之前桓武禁卫的死亡,是走在最前方触发凶险,还勉强能接受。可这九名桓武禁卫,却是分布在前后左右等四方,竟然同时遭难,似乎霎那间又推翻了花千黛的“禁制”说法。

    毕竟如果真是禁制,没道理众人之前走过没事,如今突然发作啊!无数年前的禁制,难道还能生出灵性吗?

    “有古怪!”

    “什么人?!出来!”

    “既不是阴邪,又不是阵法,那到底是

    什么?”

    ……

    众人颇为恐慌惊呼着,连训练有素的桓武禁卫和大楚剑卫,也冷静不了了!

    “大家小心!聚集戒备!”剑殇脸色难看,连忙呼喝道。

    萧何疑惑看向剑殇,迟疑说道:“此墓,我方是第一批,应该没其他人。就算有人想混入,十二都天旗魔大阵肯定会有反应,最大的可能是阴邪之物!但是,桓王又说没有阴邪……”

    说到最后,萧何没继续说下去,但明显还是偏向是阴邪力量作祟的看法。

    “啊、啊、啊……”

    蓦然间,又是一阵凄厉惨叫声起,再次有八名桓武禁卫倒地,还有一名摇摇晃晃,五官狰狞扭曲……

    “大桓王印!出!”

    看第九位禁卫没立刻倒地,剑殇大手一挥,光彩璀璨的王印出现,立刻砸向那禁卫……

    “嗡、嗡、嗡……”

    砸到那禁卫头顶,猛然顿时,急剧盘旋着氤氲垂落。把那禁卫笼罩进去……

    “清心咒!”

    萧何紧随反应过来,双手闪电掐印,一道青色光芒绽放,紧随涌入那禁卫体内,紧张问道:“你看到什么了?经历了什么……”

    “鬼!有鬼!”

    “我们进入地狱了……”

    “好多恶鬼阴魂……好多尸骨鲜血……爸!妈!你们……”

    在大桓王印氤氲笼罩时,那禁卫猛然精神一振,已经清醒许多。萧何还未问完,那禁卫却是五官狰狞扭曲,眼神混沌迷离着狂声呼喊。

    最后双眼一突。难以置信举手一指……

    倒地!

    死不瞑目!

    “嘶……”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起,大半人惊得脸色发青,特别是李嫣嫣、虞姬、玉娘等女,更是娇躯微颤,呼吸加促。

    同时。又有许多古怪的眼神看向桓王,之前桓王还说没有阴邪之物呢?现在怎么说?!

    剑殇眉头大皱,不由得怀疑……所谓的印度国区天级法典《摩柯婆罗经》和摩柯佛珠,难道真是赝品?!

    “啪……”

    就在此时,萧蝶衣背后猛然蹿出两扇巨大七彩蝶翼,直接拍在通道侧壁,拍得沙砾飞溅。

    紧随着。一阵炫目的七彩霞光绽放,席卷整条通道:

    “蝶光化影!”

    炫目霞光中,无数七彩妖蝶起起伏伏,展翼纷飞……

    “魑魅魍魉……现形!”

    七彩霞光光华大作。转瞬把所有人笼罩进去,甚至贯穿通道……

    通道,还是通道,一点反应都没!

    众人精神大振。双眼圆睁观察,特别是角落之处。却一点异样情况都没,甚至连微风流动都看出来了,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更没什么漆黑之物。

    “蝶噬天下!”

    眼看施法无效,背展七彩蝶翼,国色天香的萧蝶衣,猛然化为双脚六足,昆首虫身的狰狞凶恶怪物……

    萧蝶衣的本体……七彩妖蝶,蛊母!

    潮水般无穷无尽的七彩妖蝶,从巨大的七彩妖蝶身上涌出,迅速遍布通道四壁、地面,涌向前往。

    霎那间,三四百米长的通道内,遍布七彩妖蝶,任何死角都没落过,连土壁、地面也铺满了七彩妖蝶,情景极度炫丽优美中,又有种渗人的狰狞!

    蝴蝶虽美,那是整体,如果直视蝶身,许多人估计会恶心得吃不下饭!

    再加上如此多七彩妖蝶充斥空间,连在场所有人周身,也布满了七彩妖蝶,顿时让小半人呆若泥塑,其他人浑身僵硬,一动不动。

    可以说,如果不是在场最差也是先天强者,而且是身经百战,见惯生死,心性过人的精兵。光是这情况,不被吓死也会被吓晕了!

    “蝶妖?!”

    心志较为坚韧的萧何,更是满脸错愕,难以置信盯着那七彩巨蝶,脱口而出。

    谁能想得到,威震天下的桓国公主,桓国唯一的公主,竟然是“蝶妖”,而不是什么桓王的妹妹!

    可惜,没人回应萧何。

    “嗖……”

    片刻后,布满每寸空间的海量七彩蝶翼,闪电涌入七彩巨蝶体内……

    转眼又是为之一空!

    “砰……”

    海量七彩蝶翼一消失,七彩巨蝶重新化为倾城倾国的蝶衣公主,蓦然跌落……

    “蝶衣!”

    剑殇心中一痛,如风掠过抱住萧蝶衣惊呼。

    萧蝶衣的本质,其实是剑殇的本命蛊。施展此招付出了多少代价,剑殇比在场任何人都清楚,甚至可能比萧蝶衣还清楚!

    “绝对……没有阴邪之物……”

    蝶衣俏脸黯淡,却是绽颜一笑嘶哑颤声道。

    就在此时,一股强大的波动,疯狂轰向剑殇……怀中的萧蝶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