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六章 巫魂不灭
    “轰隆隆……”

    与此同时,一阵令人惊惧的猛烈天摇地动,苍天摇曳,大地颤抖。

    墓内众人完全可以想象,如果不是身在墓中,肯定能看到风云突变,天地皆变的情景。

    “秦始皇!?”

    异族大能者还有点疑惑,华夏众人却是齐齐心中一凛,骇异疑惑想道。

    这气息、这威严、这笑声,实在令人印象太深刻了!

    根本就是众人所知的秦始皇啊!

    “所谓武王墓,根本就是秦始皇布下的局?用以重生的局!!!”

    萧何来到剑殇身边,神情严肃,语气郑重连声解释道。顿了下,语气急促低声朝剑殇传音道:“所料不差,通天神舟的掌控枢纽,应该就是武王神像手中那不起眼的令旗……”

    与此同时,想到很可能是秦始皇复生,其他人反应各异,但也不是太大,倒是扛着封神台挡住攻击的秦武王,脸色却红白交加,情绪复杂之极……

    “抢!”

    剑殇会意,迅速轻喝一声,身形如电射出,无视众人密切关注的古剑、盔甲、武王之心、青铜碎片等等,直接抓向飞溅向外的不起眼破烂令旗。

    再加上速度极快的花千黛和帝无双左右护航,后面又有一堆桓国大能者跟随,根本没人敢冒险与剑殇抢夺,使得剑殇顺利得到。

    此时,因为武王神像被打碎,无数碎片激射四方,便是周围十几个江东霸王卫和桓国强者,也被波及而直接被碎片秒杀。

    但是,这根本挡不住在场强者对至宝的热切,至于秦始皇。威名虽重,却也不如眼前至宝实在。至少剑殇是迅速压下了秦始皇复出的惊惧疑惑,先把眼前至宝收入怀中再说!

    剑殇的想法并非独特,反应也不是最快。剑殇动手之时。刘邦反应更快。说话间,身形已经射出……

    包括其他势力的强者。也纷纷反应过来,毕竟无论秦始皇如何,那都是之后的事,天塌下来有大个子顶着。还是抢到眼前至宝更实际点。

    “走!”

    上次抢夺失败,反被项羽击伤,此次刘邦倒是学乖了许多,最快动手,一抢到“天子剑”,不贪心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当场划破长空遁走。话音未落,人已经跑得没影了,连张良、角里先生等刘邦势力重臣都不管了。

    “走!”

    项羽虽然反应较慢,却占据着距离最近的优势。一把抓住古铜色心形晶体,眼神怨毒看了剑殇一眼,毫不犹豫身形迅掠,闪电离去。

    与此同时,秦武王、神王战士、大先知、法老王等,也不管自己抢到的到底是什么,每个人抢到个事物,毫不犹豫果断遁走,毫不眷恋和多生贪婪!

    毕竟,随着桓王赶到,桓国强者越来越多,脑子不发热的人都知道如今已经是桓国说的算,还不走留着找抽吗?!反应慢点都可能走不了啊!

    “如果这不是通天神舟的掌控枢纽,那此次武王墓之行算是白跑了!”

    因为秦始皇的复出,抢到破烂令旗的剑殇,懒得追赶四散而逃的各方势力强者,便返回甲板看向萧何自嘲道。

    当然,虽然各个势力还有个别随从、护卫等停留,但是项羽、刘邦、秦武王等主要领袖,一眨眼已经跑得没影了,剑殇就算追也不一定追得上。

    其实,从剑殇出现,动手,被围攻,打破武王神像,直到众人一哄而散。

    时间只不过是数十个呼吸间而已,只是局势太乱,加上众人交手极快,诸事可谓电光火石间,所以时间上容易给人错觉而已!

    萧何自信一笑,毫不在意应道:“桓王放心!别忘了此旗是周武王唯一拿在手中之物,肯定非同小可。此旗就算不是通天神舟的掌控物,也会是大周禁卫的令旗,无论如何都不会比其他势力所得差!以桓王的角度和立场而言,这才是最有价值之物!”

    “呵呵……”

    剑殇笑了笑,直接查看起手中三尺破烂令旗的属性:

    永恒战旗,天级圣器。商纣王聚集天下大能,取通天神木之根部、枝叶为材织就旗面,以通天神木伴生的五大神木之七曜长青木为旗杆,混以首山之铜、天外星核、九天银晶、九幽冥铁等旷世珍宝,以莫**力铸造而成。内有次元空间,乃通天神木主干铸造而成的通天神舟之载体和枢纽。具有大小如意、牵引生机、驱魔怯邪、驾驭灵气、功法兼备等特性。

    附带技能:???

    “嗯?圣器?!!!”

    看到手中破烂令旗属性,剑殇双眼一瞪,情绪如波涛骇浪难以置信。

    圣器,已经是《铸圣庭》中品级最高的道具了,至少目前是这样。以剑殇的身份地位,所知品级最高的就是屈指可数的天级神器,就是“苍天的叹息”。而后便是国器,不过国器的威力主要看所牵引的力量多少,很难衡量。

    至于十大神剑,只能确定为天器,但具体未知。主要要看物主的气数、气运、修为等各种因素,可谓所向披靡,但也同样难以衡量。

    “轰隆隆……”

    剑殇震撼之际,天地间猛然一阵剧烈摇晃,风起云涌,雷电肆虐。

    一道肉眼可见的巨大裂缝出现在半空,似乎有个擎天巨人,硬生生把苍穹撕裂,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这是……”

    如此天地异象,使得剑殇来不及多揣摩,脸色郑重,皱眉看了眼躁动的天际,震骇莫名。

    连天空也被硬生生撕裂,这明显是不容于世的恐怖力量降临的缘故啊……

    怎么可能?!难道是真仙降世?!

    不只是剑殇,包括萧何、萧蝶衣,遁走各处的刘邦、项羽、秦武王、异族大能者,全被震撼得呼吸加促,心跳加速。

    “难道真要变天了?!”

    心思一转,剑殇强制压下好奇心,抓紧时间对“永恒战旗”进行认主,以防各种危机出现。

    现实的遭遇,《铸圣庭》的经历,让剑殇深深明白一个真理,不管在什么地方,实力才是永恒!

    尽量增强自己的实力才是王道!

    “谁?!”

    幽暗破碎的天空一阵剧烈涟漪,一道状若武王神像的虚影缓缓浮现而出,威慑天下,声若滚雷阵阵炸响,使得武王墓内所有人脑际嗡鸣不绝,更被宛若苍天的恐怖威压震慑得直欲窒息。

    便是正抓紧时间认主的剑殇,也感觉莫大压力从天而降,浑身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似乎背负重山。

    不管是精神还是**,都有种立刻跪倒膜拜的强烈冲动,更有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抖……

    一声质问,就像是苍天之怒,在众人灵魂深处不停回响、回响……

    “纣王无道,天降神罚。是谁沟通了商纣王的精神,唤醒了巫族的意志?!!!”

    相比剑殇之前所见的文王,武王虚影的话语清晰流畅许多,威压更比文王强大无数倍,让所有人都有种蝼蚁面对天威的感觉。

    周武王,这就是周武王,便是苍天之威,也不过如此!

    “顺天者悲,逆天者亡!然,上天有好生之德,杀人者人恒杀之,嗜杀者天诛,切记、切记……”

    不待众人多想,幽暗破碎的天空剧烈涟漪,使得武王虚影一阵恍惚模糊,随后如被漩涡吞噬般蓦然缩回空间裂缝,只留下意味深长,颇有苦口婆心韵味的话语,在天地间不停回荡、回荡……

    虚影消散,天地恢复,众人宛若做了一场梦,只有之前如天威压、警心之言,依旧萦绕不去。

    “陛下?!陛下?!!!”

    懵懵懂懂间,一阵忧虑关切的呼喊声起,剑殇晃过神来,甩了甩头看向周围众人问道:

    “武贯天下的周武王,名不虚传!大家是否感觉周武王关注自己?”

    “嗯?”

    包括萧何在内,剑殇周围众人脸露疑惑,没明白桓王到底在说什么。

    “武王虚影消散前,孤明切感受到他深深看了孤一眼……”

    剑殇迟疑了下,终究说出心中疑惑。顿了下,郑重补充道:“孤感觉,周武王真实存在,而非如周文王那般仅凭磅礴法力和强大能力遗留,谋算古今!”

    “萧某也有这感觉……”

    萧何眉毛一挑,沉吟着缓缓应道。随即又接道:“萧某也感觉周武王是真实存在,似乎是真的降临世间,倒是没感觉到周武王关注萧某。另外……”

    说到此处,萧何迟疑片刻,看了下左右,压低声音接道:“古籍记载,巫族以**力量无敌天下,桓王也是。或许……”

    或许什么,萧何没明说,但意思却不难猜,很可能周文王和周武王都察觉到了剑殇的存在。

    “不!”

    萧何话音一落,剑殇语气肯定摇头否定道。沉思了下,遥看天际缓缓接道:

    “若如周武王所说,孤绝无沟通商纣王的精神,唤醒巫族的意志。有且只一人……”

    “秦始皇!”

    因为剑殇的强悍**,其实是来自于祖人精血,也就是来自于秦始皇!

    真正的大商嫡系血脉传承者,其实是秦始皇,而非剑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