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八章 再见始皇
    “事情发生了!终究要面对!”

    众人沉默,气氛凝重之际。剑殇做了个深呼吸沉声说道,顿了下,看向身边禁卫问道:“是否找到掌控武王墓的枢纽?”

    禁卫应道:“暂时没有……”

    “走!”

    剑殇皱眉沉思了下,干净利落说道,直接转身就走。

    “……”

    众人沉默了下,目前的情况,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应付了。如桓王所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等剑殇等人来到通道口时,已经是人山人海,队伍足足排出了十数里之远,数量估算以十万计。

    如此情况,使得剑殇等人的情绪更为沉重。敢进武王墓而幸存者,实力都差不到哪去,却全部被堵在墓内,那大秦帝国的恐怖阵容,可想而知了!

    “桓王!”

    剑殇等人一到,密集人群顿时让出条通道,来到通道口,刘邦便笑容满面,带着角里先生、张良等人迎上来招呼道。

    不待剑殇回应,又迅速接道:“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始皇无道,本就不该重现。如此逆天而行之事,小弟绝对支持桓王!”

    “是吗?”

    剑殇冷笑看向刘邦问道。顿了下,似笑非笑接道:“传闻中,天子剑乃十大神剑之首的轩辕剑。孤很好奇,不知小弟可愿借孤一观?”

    “嗯?”

    刘邦神情一僵,脸露戒备不着痕迹退回少许,煞有其事苦笑应道:“桓王见谅!小弟有福无份啊,天子剑在之前混乱中丢失了……”

    “厉害!”

    剑殇朝刘邦竖起大拇指赞道。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刘邦也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而且是脸不红气不喘。煞有其事,明摆着光棍到底了!

    不服不行啊!

    看向项羽,项羽脸色数变,硬着头皮直接表态道:“宝物有灵,自动择主!况且本座已经融合,即便杀了本座。不一定拿得出来!”

    剑殇还未回应,萧何迅速传音道:“桓王!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而且他们实力不弱,此时实在没必要内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走吧!一起出去会会重生的秦始皇!”

    萧何所说,剑殇自然明白,暂时放下心思说道,不再纠缠直接举步前行。

    刘邦精神一振。高声招呼道:“走!有桓王做主,就不信重生的秦始皇,敢翻出多大浪花!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剑殇脚步一顿,一个踉跄差点转身对刘邦出手。

    这坑货!

    还能更无耻点吗?!

    好男不跟女斗,好人不跟痞争。无视吧!

    走出通道,桓国布置在文武二墓通道口的两个“十二都天旗魔大阵”依旧运行着,墓外聚集的人更多。却完全被围困在一个扇形圈子中。

    大秦帝国阵营,最前方是大秦禁卫军和大秦御林军。而后是大秦虎师,再后方则是汪洋般无边无际的兵马俑,无数兵马俑宛若超厚城墙困住众人,任何人都别想突围而出。

    阵营最前方,是个身穿黑色帝黄袍,头戴平天冠的年轻人。浓眉虎目,面容粗犷,却是剑殇等人许久未见的“大秦九皇子公子华”,只是如今公子华气质大变,帝皇之威甚浓。身高不高却宛若鹤立鸡群,令人第一眼就注意到他,更让人有种仰望的感觉。

    公子华左侧,是眼观鼻,鼻观心,温顺至极的华夏最强者……秦武王,而后是武猛君、华阳公主、章邯等大秦重臣;右侧是孔雀帝国帝妃帝失、善罗佛陀等主要人物。

    “孤该称呼你……大秦九皇子呢?还是始皇陛下?!”

    率众而至,面对似曾相识的秦始皇,剑殇坦然走在最前方,直视“公子华”率先招呼道。

    花千黛、帝无双、蓝戈等桓国大能者紧紧跟随,法力波动极为明显,显然在全力戒备。刘邦、项羽等人则是紧紧跟随,因为他们清楚,想要活着离开,就必须借助桓王,乃至桓国的力量,倒是没有在此时生事。

    “公子华”脸带微笑,状若跟许久不见的老朋友闲聊般欣慰说道:

    “许久不见,武桓王果然没让朕失望,朕心甚慰啊!”

    顿了下,暗叹一声缓缓接道:“沉寂多日,物是人非事事休啊!没想到当年的武桓王,也在朕面前称孤道寡了,实在让朕有点失望!”

    这语气,这声音,这神态,根本就是秦始皇嬴政!

    看来当年的猜测并没有错!

    甚至,萧何还低估了秦始皇,因为秦始皇不知是从死前算到死后,又从死后算到重生。而是从《铸圣庭》还未开始运行时,就开始布局,已经铺好后路了!

    谁也不知道,这盘棋,秦始皇布局多大,算计多远,会怎么走,走到什么时候!

    这就是千古一帝,这就是秦始皇!

    剑殇淡然一笑,朝秦始皇身边的华庭公主点了点头示意,才看向秦始皇应道: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大势所趋,环境所致罢了。始皇陛下不也已经换了个人?历史的车轮既然开动,就不会停止,更非人力所能阻止,这点相信始皇陛下深有体会!就是不知始皇陛下,对孤……到底是失望,还是没失望呢?”

    秦始皇不屑抬头指了指天,豪言应道:“是否失望,就要看武桓王如何做了?事在人为,人定胜天,朕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如果始皇陛下想招揽孤,那就多费力气了!”

    听秦始皇一口一个武桓王,剑殇浓眉大皱,也不想再虚伪客套,直接开门见山说道。

    顿了下,语气郑重接道:“异人本就桀骜不驯,何况……孤……乃……异人之王。绝不会屈居任何人之下。包括……”

    说到此处,学秦始皇指了指天,沉声道:

    “天!”

    “哗……”

    剑殇话音一起,周围顿时一阵哗然。

    异人群体何等之多,虽然许多人称呼桓王是第一异人,但桓王从未公开承认过。此时面对秦始皇,竟然自称“异人之王”?!

    好大的口气!

    但是,却没人出声反驳,因为桓王确实有资格这么说,从某种意义上看,桓王确实是“异人之王”!

    “嗯?”

    秦始皇深邃柔和的双眼,猛然绽放出骇人精芒,宛若烈日中升般令人不敢直视,更宛若看穿剑殇内外般犀利。

    随即。不待众人反应,秦始皇迅速冷笑道:

    “差点忘了,当年的武桓王,如今已经是桓王!但是,只不过去掉个‘武’字罢了,依旧只是个桓王。难道桓王打算与朕动手不成?”

    顿了下,似笑非笑看着剑殇接道:“别忘了!桓王最强的力量,甚至是最浓的气运。都继承以朕。与朕动手,桓王恐怕还修炼不到家!”

    “是吗?古语有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或许始皇陛下真该刮目相看了!”

    剑殇坦然与秦始皇对视,语气自信应道。随即又迅速接道:“始皇陛下所说,孤也不否认。不过,始皇陛下别忘了,孤的力量、气数等,并非始皇陛下不求回报的恩赐。而是某种意义上的交易。有恩情,却不纯粹,多年来,孤也一直恪守着当年的约定,足够偿还了。否则。孤能率桓国精锐霸占此地,就能在始皇陛下重生之前,扫平咸阳!”

    “哼!大言不惭!”

    一直低头沉默的秦武王,猛然抬头看向剑殇冷哼一声,啐道。

    “哈哈、哈哈……”

    秦始皇猛然仰天大笑,声若洪钟响亮,震耳嗡鸣,在天地间不停回荡、回荡……

    光是这气势、这笑声,就使得包括项羽、项节、花千黛、刘邦、角里先生等人,甚至是隐藏在各处的异族大能者,纷纷脸色大变。

    “父皇?!”

    华庭公主脸色煞白,声音急促,失态扯住秦始皇衣角哀求道。

    以华庭公主对秦始皇的了解,谈笑杀人若等闲。放声狂笑的话,不是有所图谋,就是想大开杀戒了!

    “……”

    听华庭公主哀求,长着九皇子“公子华”年轻面孔的秦始皇,猛然笑声一顿,脸露老年者的沧桑、溺爱,转头当着众人的面,拍了拍华庭公主头部柔声说道:

    “这么多年来,苦了你了!”

    “……”

    看帝皇归来,气势凌天的秦始皇,竟然还有如此一面,在场无数人双眼一瞪,气氛沉寂一片。

    萧何则是欣喜与桓王对视一眼,不是欣喜华庭公主的求情,而是秦始皇露出如此一面,就说明萧何猜对了!

    秦始皇还留在这个世界,就说明秦始皇依旧是人,是人就有弱点,人力有时而穷!

    “能等到父皇归来,儿臣知足了,一点也不苦!”

    华庭公主咬了咬朱唇,双眼迷蒙抬头与秦始皇对视,声音苦涩微颤应道。

    秦始皇绽颜一笑,露出和蔼溺爱的笑靥。

    却听华庭公主语气一转,声音嘶哑道:“这么多年来,桓王多次要接走儿臣,虽然儿臣没离开。但是,若无桓王震慑天下,为儿臣撑腰,儿臣恐怕等不到父皇归来了……”

    顿了下,白皙洁净的面庞蓦然流下两道晶莹泪珠……

    划落,掠起一道刺眼光芒,璀璨炫目!

    落地,宛若烟花绽放!

    “大秦帝国的羸弱,大争之世的危局。若无桓王,儿臣即便没被人迫害,也会被当成政治牺牲品,这点父皇是知道的……”

    “嗯?糟糕了……”

    看华庭公主真情流露,怜惜之余,萧何心中不由咯噔一声,暗呼不妙。(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