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九章 艰难抉择
    拜谢阿古那德的大力支持,夜星的心声。一大早起来先更一章,今天还会更!

    ******

    “朕,对不起你啊!”

    果然,看华庭公主,秦始皇神情一黯,自责愧疚叹息道。

    顿了下,满脸戾气怒声道:“两个孽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身为帝皇,竟然如此低劣,死不足惜!”

    “呃……”

    众人一怔,却是对秦始皇的评价不大赞同。

    毕竟秦始皇说胡亥还说得过去,但是说扶苏的话,就有点过了。若非大秦帝国内讧,胡亥窝里反,以扶苏之能,即便不是贤君,也能保得住大秦帝国!

    至于秦武王,原本对桓王意见颇大,一听秦始皇这么说,顿时哑火,低头沉默了……

    “华庭……”

    萧何暗呼不妙时,剑殇同样想到了,而且王者尊严,不容剑殇借助女人渡劫,不由郑重喊了声。

    顿了下,不待华庭公主回应,看向秦始皇说道:

    “始皇陛下对不起的人多了!”

    华庭公主神情一僵,脸色黯然低头。

    华庭公主认识桓王已久,甚至可以说最早认识桓王的红颜知己。可惜,世事难料,有缘无分,或许就是如此吧!

    秦始皇和桓王两人的性格,根本不可能相容,华庭公主只求两人不誓死相斗足矣!

    “是啊!朕确实对不起许多人……母后、赵高、丽妃……太多、太多……”

    令人意外的是,秦始皇并未因为桓王的言语而愤怒,而是满脸嘘吁叹息道。

    顿了下,不待众人反应,秦始皇脸色一正,恢复常态接道:

    “但是。王者寂寞,何况是帝皇。顺天者悲,逆天者亡!没有逆天之志者,根本不可能成为大帝……”

    “嗯?!”

    听到秦始皇如此说,剑殇心中一凛……

    王者如家,皇者如国,帝者如天!

    如无逆天之志,如何取代苍天而君临天下?!

    当然,剑殇与大帝的距离。还天差地远,说距离十万八千里都不足以形容。只是若有所悟罢了!

    “谢始皇陛下指点!”

    恍然大悟后,剑殇脸色一正,郑重拱手称谢。

    虽然王、皇、帝的说法,戚姬也向剑殇暗示过。但是。终究没秦始皇说得如此直白,如此中肯!

    “无需客气!”

    秦始皇摆了摆手哂道。顿了下,沉默片刻,眼神犀利直视剑殇问道:“桓王已经立有四妃?!还没立下东宫主母吧?!”

    “来了!”

    剑殇和萧何齐齐内心一沉,暗呼不妙。

    以秦始皇对华庭公主的溺爱,再加上隐匿秦始皇陵而对华庭公主的愧疚,秦始皇怎么可能让华庭公主受半点委屈?!

    别看剑殇颇为强势。一副与秦始皇撕破脸皮也在所不惜的架势。

    但是,跟秦始皇死磕有什么用?百害而无一益。理智点看,一点必要都没,而且败多胜少。只会是亲者痛,仇者快了!

    看剑殇脸露迟疑,秦始皇眼神犀利瞪视,语气郑重说道:

    “立华庭为后。关中就是你的……”

    “嗯?!”

    众人一怔,特别是刘邦和项羽。顿时脸色大变。

    一个桓王或一个秦始皇,他们都搞不定了,两个联手,还有他们什么事?哪凉快哪待着去了……

    “陛下?!”

    萧何心脏猛然一跳,眼神精光闪烁,迫不及待看向剑殇喊道。连身边的李园也顾不上,直呼“陛下”,而非桓王了!

    桓国众人更是脸色各异,特别是高龔、花千黛、萧蝶衣等人,一时间脸色数变,各有所思。

    华庭公主那泪痕明显的俏脸,猛然一震,难以置信看向秦始皇,看秦始皇不似作假,不由身躯微颤,颇为激动看向剑殇……

    一时间,在场无数人,齐齐看向桓王……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桓王只要一句话或点个头,绝对能影响天下大局,不只是华夏神州,而是整个天下!

    千古一帝秦始皇的恐怖就不用多说了,桓王也不是吃素的主。

    两者联合……

    用脚趾头也想得到了,想想就心悸,连反抗之心也提不起来了!

    “答应,或者不答应?!!!”

    别说其他人,就是剑殇也极为意外,心中进行着激烈斗争!

    剑殇是人,不是神,面对如此大的诱惑,说不动心,绝对是假的……

    回想博浪沙之战,回想华越决战,回想戚姬……

    剑殇心里矛盾却纠结,沉思片刻,做了个深呼吸看向秦始皇迟疑问道:

    “始皇陛下愿意屈居孤之帐下?孤实在无法相信……”

    这个确实,以嬴政千古一帝秦始皇的威名,要说秦始皇会臣服任何人,打死也没人相信啊!

    秦始皇双眼一闭,似乎下了极大决心般,睁眼,沉声盯视剑殇应道:

    “

    此点桓王无需理会!朕向来一言九鼎,从不虚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把关中当嫁妆有何不可?桓王只需回答愿意或不愿意便可!”

    “这个……”

    剑殇纠结了,仔细想来,秦始皇还真没说话不算话的事例,确实是金口玉言,说到做到。

    但是,剑殇依旧无法相信秦始皇会屈居自己帐下,估计另有图谋,只是自己想不到而已!

    剧烈矛盾,纠结万分……

    渡厄之眼!

    开!

    剑殇脑际,却没收到任何信息,浮现脑际的是一连窜的问号……

    “连系统也无法评定如今的秦始皇?!”

    连终极技能也失效,剑殇心中大骇。

    “或许,你们以为朕复出,便实力大减,不复当初……”

    看剑殇迟疑不定,秦始皇似乎看透剑殇心灵般缓缓说道。顿了下。冷笑接道:

    “《周天星劫》,乃十大宝典之首,纵观古今,同样傲绝天下,绝不逊色文武二王的传承。桓王的《周天星劫》,根本就修习不到家……”

    “……”

    剑殇疑惑看向秦始皇,一时不明白秦始皇到底想说什么。

    “桓王如今正为希腊文明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而头疼吧?甚至不惜派遣大能者坐镇,以大阵封锁通道,却也无法找出吧?”

    众人疑惑间。秦始皇眼神犀利环视全场,嘴角微撅缓缓说道。

    顿了下,不待剑殇回应,又迅速接道:“桓王看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周天星劫》!”

    “智慧女神的眷顾!”

    秦始皇话音刚落。剑殇周围密集人群中,猛然一道金光掠起,一道手持权杖的虚影浮现半空,挥舞着权杖,引得半空虚空涟漪,一道接引光柱射出。

    马克黄金圣斗士反应极快,一听秦始皇这么说。便知道事情不妙,果断施展最强力量遁走。

    “智慧女神?!笑话!朕没点头,谁走得了?何况是伪神!”

    不屑瞥了眼半空浮现的女神虚影,秦始皇冷笑啐道。顿了下。状若随意举掌,抓出……

    “掌御星辰!”

    天地猛然一黯,似乎被一只恐怖巨手笼罩掌中。

    在场无数人只感觉到天地迷失,无数星辰遍布视线之内。状若天地被秦始皇掌握在手中。

    “啵……”

    半空中的智慧女神虚影,如泡沫般霎那间消散。

    “啊……”

    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惊慌声音起。一道身影直接从人群中被摄到半空……

    “咯咯咯……咔嚓、咔嚓……”

    刺耳至极的金属呻吟声起,伴随着物品碎裂的声响。

    “砰……”

    秦始皇手中一翻,那悬浮半空的身形跌落地面,直接砸出个人形大坑!

    装甲华丽精巧,气息飘忽不定……

    人形大坑中,一个浑身纯金色盔甲如蜘蛛网般裂痕遍布的身形,躺在坑中生死不知……

    “啊?!”

    包括剑殇、萧何在内等人,齐齐神情一震,而后脸色微变。

    秦始皇此举,明显就是立威。

    不只是表现出个人实力,还表现出“无所不知”之能。不但知道桓王就在搜寻双子座黄金圣斗士,而且一直留到现在,随后一掌抓出……

    这需要何等恐怖的实力?!

    完全可以想象,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的实力无需置疑,连桓国十几位大能者,数万精锐,也找不出来,秦始皇却明了于心,随手就抓了出来。

    怪不得包括刘邦、项羽等人在内,甚至是异族大能,全被堵在此处,不敢突围了!

    这已经很难用修为实力来看待了!

    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并非走不了,而是感觉到极度危机,根本不敢遁走。

    别说桓王、花千黛等大能者,就是秦武王也霎那间脸白如纸……

    看蝼蚁般瞥了眼生死不知且被打回原形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秦始皇看向剑殇说道:

    “圣衣文明,确实颇有独到之处!虽然对桓王作用不大,但是,赐给属下倒也不错!就当久别重逢,朕送给桓王的见面礼吧!”

    “呼……”

    剑殇做了个深呼吸,对《周天星劫》有了更多的感悟,却苦笑着微微摇头。

    说是见面礼,这是威胁吗?!

    秦始皇如此作为,反而让剑殇明了选择,坦然傲视秦始皇说道: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何况是王者?王者之路没有捷径。当年博浪沙之战,白氏一族以全族辅佐换取杀神白起的性命;华越决战,赤龙王……”

    “父皇!儿臣与桓王只有兄妹之情,并无其他!”

    不待剑殇说完,华庭公主泪痕依旧的俏脸一白,抢先朝秦始皇迅速说道。

    顿了下,自觉说服力不够,低声补充道:“儿臣想象中的幸福并非如此,否则早就跟桓王离开帝都了。父皇此举,与打算利用儿臣联姻的皇兄有何区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