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章 真正目的
    再来一更,这两天都有两更起啊!低声拜求下推荐票、点击、收藏!拜求激情、拜求动力!接下去会更努力!!!

    *******

    “嗯?”

    秦始皇眉头大皱,两位孽子怎么能跟他相提并论。随即明显头疼摇头道:“傻孩子!你这是让朕为难啊……”

    话落,眼神犀利慑人看向桓王……

    以秦始皇的通天智慧,自然明白华庭公主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桓王也明摆着拒绝了。

    感情的事,就算他是千古一帝秦始皇,身份地位再高,修为实力再强,也是勉强不来。偏偏华庭公主就是那么傻,就是秦始皇想强来,只会让华庭公主更不开心。

    到底怎么做?!

    这点不只是秦始皇头疼,就是华庭公主也是十分痛苦。

    秦始皇假死驾崩后,华庭公主因为父女之情而一直留在大秦帝国,不忍心离开。

    如今秦始皇重生复出,却明摆着与桓王水火不相容,再加上两人的身份、地位、性格等等因素,也不可能相容。华庭公主又不可能放弃任何一个人而对另一人死心……

    或许,两人注定了没有结局。从一开始,两人就不该认识,更不该生情吧!

    想到这,华庭公主不由得悲从心来,满怀苦涩、悲怜,原本硬忍着的双目,晶莹泪珠再次汩汩而出……

    “嗯?”

    看华庭公主如此,剑殇心中一痛,迟疑着硬着头皮与秦始皇对视说道:“如果华庭愿意,孤正式向始皇陛下提亲,没夹杂任何因素,没有任何交易在内!”

    “哼!桓王这是……”

    秦始皇恼怒冷哼一声。啐道。

    剑殇知道秦始皇想说什么,便迅速打断话语说道:“孤与华庭,只是阵营不同,立场不同。抛弃其他,我们或许会相处得更好,始皇陛下想多了!”

    “也好!”

    秦始皇沉思着看了看桓王,又看了看华庭公主,暗叹一声应道。顿了下,问道:“那桓王就当是答应朕的要……朕的建议咯?只是不要关中为嫁妆是吧?”

    “……”

    剑殇浓眉大皱。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凭心而论,剑殇心中最好的东宫人选,就是戚姬。

    一直以来,桓国上下也是这么认为,而且不管从哪方面说。戚姬都是名符其实,凡事更处理得极为妥当,剑殇要么不立后,立后肯定是戚姬!

    经过最近的众多事情,剑殇相信自己对华庭公主也有感情,并且添加了一点点感恩、怜惜,却依旧比不上戚姬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难道桓王打算娶华庭……朕最宠爱的女儿。为妃子?”

    看桓王皱眉沉默,秦始皇哪里还不清楚,顿时勃然大怒沉声质问道。

    “轰隆隆……”

    一时间,天地变幻。风云变色,更有肆虐雷电齐聚半空,雷光耀空。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王者一怒。伏尸千里;帝王一怒,赤地万里。天地变色!

    由此可见,秦始皇之前的愤怒,只是做做样子,实则另有图谋。

    此时,确实真正的动怒了!

    “呃……”

    一看到秦始皇动怒,天地生出异象,在场无数人惊骇秦始皇的实力之时,又有脑子转不过弯来。

    之前势力间的对话,都没这么大反应。如今仅仅是为了桓王和华庭公主的私人感情,秦始皇竟然雷霆震怒,引动天地异象!

    这到底算什么事啊?!

    难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你们问过本宫没有?!”

    感觉到形势不妙,华庭公主双眼一闭,睁眼,语气恼怒,插言冷声说道。

    “呼、呼、呼……”

    停顿了下,华庭公主呼吸加促,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脸色一正高声说道:

    “本宫再次重申,与桓王只有兄妹之情,绝无其他。之前拒绝桓王的……邀请,现在依旧不会答应,以后也不会!”

    “华庭?!”

    秦始皇神情一僵,看向华庭公主喊道。

    半空乌云齐聚,雷光大作,风起云涌的异象,猛然一顿,而后天地更暗,雷光更亮,风云更浓……

    如此天地异象变化,恰恰说明了秦始皇已经愤怒到一个极点,如果爆发的话,很可能就是惊天怒火!

    “华庭?!”

    与此同时,剑殇心中一痛,看向华庭公主喊道。

    华庭公主的心意,剑殇早就知道,如今这么说,明显的自欺欺人。

    顿了下,剑殇迅速补充道:“我不是那意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你知道的……”

    剑殇本就不是能言善辩的人,对感情又颇为迟钝,也不擅长解释,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连“孤”也没自称了!

    很大可能,就是华庭公主被自己刺激了自尊心,所以干脆如此表态,逼自己、逼秦始皇、逼桓王,三者都别再有任何想法了!

    “我知道!”

    华庭公主双眼迷离,绽颜一笑却满脸苦涩,声音嘶哑说道:“你们两个,我都知根知底,也颇为了解!如今说得好听,难道你们真的可能相容吗?一山不容二虎,一国不容二君。与其将来痛苦,如今又何必自找苦吃?!”

    顿了下,不待桓王和秦始皇“狡辩”,仰天呢喃道: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就如古籍《乐府诗集》所言……”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

    声音迷离飘渺,却是深深震撼着众人心灵。

    这首乐府诗集的曲辞,原本是用来形容恋人间的忠贞不二,此时却被华庭公主“断章取义”,用来形容秦始皇和桓王,也间接说明了华庭公主的绝望!

    “……”

    秦始皇和桓王对视一眼,齐齐沉默。再多的言辞,也无法反驳华庭公主的话啊。

    两人扪心自问,根本就不可能臣服另一人,包括任何人!

    如果硬要解释,那不是太虚伪了?两个人都说不出来啊!

    秦始皇苦笑了下,硬憋出一句话解释道:

    “无论如何,朕以关中为嫁妆的话,确实是发自真心……”

    可怜天下父母心,秦始皇做事。什么时候跟别人解释过?!

    剑殇不置可否摇了摇头,迅速解释道:“不管是否真心,始皇陛下之前就说过,王者寂寞,没有逆天之志就不可能成为大帝。孤怎么可能答应这样的协议?”

    “为什么不答……”秦始皇双眼一瞪问道。

    “别吵了!”

    华庭公主呼吸加促猛然喝道。

    “……”

    秦始皇和桓王齐齐哑火。向来性情温顺的华庭公主,也会发飙?!

    华庭公主玉鼻紧皱,满脸恼怒连声说道:

    “真为了我好,这么勾心斗角有意思吗?什么嫁妆,什么王者,真有那么重要吗?当着天下英雄之面,你们说这些有意思吗?”

    “呃……”

    剑殇错愕。这得多冤啊?!

    秦始皇所谓的嫁妆,肯定另有图谋。可自己的王者说法,好像不关乎华庭公主?!好像?!

    剑殇无语间,华庭公主泪眼迷蒙看着剑殇。声音哽咽道:

    “要不是为了你,此次我就不会跟父皇前来……”

    剑殇苦笑,这怎么说呢?

    华庭公主的好意、心意,完全可以理解。剑殇也接受。但是……

    女人啊!经常会好心做坏事。很多时候,女人自认为那么做对男人好。却很可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是认为父皇不会真的跟你彻底翻脸,不敢跟你真正起冲突是吧?”

    看剑殇苦笑,华庭公主更气,眼神喷火瞪着剑殇质问道。

    “咳、咳、咳……”

    得!华庭公主已经失态,而且似乎对自己有点怨气,好男不跟女斗!剑殇不由得干咳数声,看向秦始皇右侧的帝妃帝失调侃道:

    “怎么?孔雀帝国的孔雀王驾崩,帝妃看上华夏秦始皇了?想当大秦帝国的帝妃了?”

    “嗯?!”帝失大怒瞪眼。

    剑殇无视帝失的愤怒,微笑调侃道:“无需否认!如果是,你就认了吧,无事不可对人言!”

    “咯、咯、咯……”

    帝失媚意无限的双眸一眯,忽然怒意消散,笑靥如花娇笑应道:“是又如何?桓王怕了?”

    剑殇重重点头应道:“怕!当然怕!大秦帝国勾结外族已经引起众怒,若是彻底相合,那名声不是彻底臭了?堂堂千古一帝,如何面对天下人?!”

    “废话少说了!”

    秦始皇脸色一沉,警告瞪了帝失一眼,又看向剑殇说道:

    “看在桓王遵守当年约定,与及华庭的份上。给桓王两个选择,要么大家以实力说话,正面对决一场;要么文武二墓,桓王任选其一,另一个归我大秦帝国!”

    “嗯?”剑殇心中一凛,疑惑瞥了眼萧何。

    以秦始皇及眼前大秦帝国的阵容,想要文武二墓之一,还真一点都不过分。

    只是,秦始皇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这么大方了?!到底卖的什么药?!

    “呵呵……千古一帝不愧为千古一帝,之前那么多事,秦始皇就等着这句话吧?”

    桓王疑惑,萧何沉思了下,神情一震恍然大悟,忽然微笑着看向秦始皇朗声问道。

    顿了下,不待众人多想,语气自信迅速接道:

    “说白了!搞这么多事,秦始皇就是要武王墓,萧某没说错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