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三章 总结收获
    “呵呵……沉寂多年,朕想了很多!看在华庭和母后的份上,桓王无需违背意愿。逆天而行乃帝王必备之心,万万不可屈服!”

    看剑殇沉默,秦始皇神情一转,语气柔和说道。

    顿了下,不待其他人多说,迅速接道:“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帝王之路坎坷曲折,却也不能忽视感情。既然华庭喜欢你,朕也不想让华庭怨恨。如果桓王要武王墓,朕就让给桓王;如果桓王要文王墓,感觉自己吃亏了,想要什么补偿尽管说,只要朕拿得出来!”

    在场一片沉寂,大半人反应较慢,有点看不明白眼前到底怎么回事,更不相信秦始皇竟然如此重情随和。

    听秦始皇所说,雉姬悄悄撇了撇嘴,赵姬却是依旧面无表情,显然不会提醒剑殇,全靠剑殇自己选择……

    “……”

    得到雉姬提醒的剑殇,却有种破口大骂的冲动。

    千古一帝秦始皇,不去当演员太可惜了!

    太坑了!

    要不是雉姬提醒,自己还真可能被秦始皇给绕进去了,毕竟己方确实找不出武王墓控制之法,最后剑殇肯定会选择文王墓。

    力量,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真正的力量。

    掌控不了武王墓,剑殇自然不会傻得放弃文王墓而选择只能“暂时”留在大秦帝国帝都的武王墓。而没有赵姬暗示,剑殇也不会想到文王墓最强大的力量……通天神卫,竟然只有秦始皇才会掌控之法。

    秦始皇这坑货,就算给了文王墓,还想着以后阴回来?!

    完全可以想象,如今秦始皇是情非得已。不得不表现得仁善和平之态。

    等大秦帝国稳定,力量恢复,什么华庭、什么母后、什么四龙之约,什么关中为界,全是扯谈!桓国肯定第一个倒霉!

    暗骂之余,剑殇淡淡应道:“孤最敬重、信赖娰前辈,自然不会忤逆娰前辈之意,就照娰前辈的意思吧!”

    “确定?!”

    秦始皇是神情一僵,脱口问道。顿了下。善意提醒道:“不得不提醒桓王,通天神卫乃大商遗留之罪物,天地不容,受天地之力制约,并无桓王所见那般强大!比如可能无法走出文王墓范围。修为实力可能被压制数筹,甚至可能因为什么因素而无法完全发挥出真正力量等等!”

    顿了下,秦始皇苦口婆心接道:“既然达成攻守同盟,朕自然不想桓王心生芥蒂,所以丑话说在前头,别到时感觉亏大了而埋怨!”

    “还想继续挖坑……”

    剑殇呼吸加剧,面无表情冷声道:

    “不用了!就照娰前辈的意思!想必有娰前辈做中间人。始皇陛下不会违背‘母后’之意,阴奉阳违吧?”

    说话间,特意加重“母后”两字,算是对秦始皇的“无耻”的嘲讽。也在提醒秦始皇不要留后手,保留“通天神卫”的致命之处!

    “呃……”

    秦始皇无语,只是自制力极强,还真看不出来秦始皇心中怒火熊熊。

    看桓王如此坚持。赵姬恍然大悟,不由瞥了眼低头沉默的雉姬。苦笑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雉姬暗中传讯,赵姬还真不相信桓王会这么信赖自己,连秦始皇说在前头的“丑话”也无视了!

    女人啊女人!

    这就是女人的可悲之处,永远是感性的心软动物,即使有时候表现得很无情,那也是对人对事!

    虽然雉姬之前一直埋怨桓王没及时支援,念叨桓王的无耻、无情、无赖等等,但是,事到临头,却还是偏向桓王!

    “就这样吧!无需多说了!”

    明白之后,赵姬也不想多纠缠,语气平静说道。

    本来,赵姬还想着听天由命,所以故意不提醒桓王,只是进行暗示,暗合“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之理。

    如今看来,或许,这就是天意!

    “孤需要三天时间掌控文王墓,请始皇陛下交出通天神卫掌控之法吧!”

    剑殇点了点头,也不想跟秦始皇继续纠缠,免得秦始皇又下绊子,便直接说道。

    “三天?!”秦始皇讶异疑惑看向剑殇问道。

    剑殇明白秦始皇的讶异疑惑,便故作高深淡淡应道:“孤已说过,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始皇陛下沉寂多年,已经赶不上时代了。能让始皇陛下意外的事情还多得很!希望秦始皇尽快恢复,兵马俑并非万能……”

    “呵呵……”

    对于桓王的警告嘲讽,秦始皇微笑不以为意,顿了下,沉思片刻传音道:

    “至于通天神卫掌控之法,说白了其实很简单,只要桓王以自身精血激活,如宝物那般进行认主,便能掌控了,并非什么了不得的辛秘,只是具有大商嫡系血脉者才能驾驭罢了!”

    说到这,秦始皇故意一顿,善意警告道:“桓王可要小心了!朕也在西楚霸王项羽身上感受到了祖人精血的气息,而且比桓王还浓厚。再加上你们命格相冲,诸事都会对冲,此人将来肯定会成为桓王的平生强敌,一山不容二虎啊,除非其中一个选择退让,如朕这般!”

    “武王之心?!难道那武王神像,其实是纣王神像?”

    剑殇反应极快,霎那间就明白项羽身上的祖人气息的由来,不由眼神犀利看向项羽,看得项羽脸色微变又感觉莫名其妙。

    不过,秦始皇特意这么提醒,摆明了不怀好意,剑殇记在心里,却也不会傻得现在跟项羽起冲突。

    “桓王?!”看剑殇表现奇怪,赵姬看了眼,问道。

    剑殇会意,感激拱手应道:“谢娰前辈关照!始皇陛下已经相告,至于效果如何,那得尝试后才知道!”

    此次感激。剑殇却是真心实意,并非客套话!

    “那桓王就抓紧时间处理吧,迟则生变!”赵姬点了点头吩咐道。

    秦始皇沉思了下,朝赵姬见礼道:“母后!此次复出,朕有天大辛秘和机遇,想与母后分享,还请母后移驾,也顺便看看旧居。时隔多年,世尽沧桑啊!”

    “也好!至于这些人。让他们散了吧,既然约定达成,你们都是金口玉言之帝皇,强留这些人并无用处,只会生乱!”

    赵姬明显意外了下。因为秦始皇不会虚言蒙骗,沉思了下便应道。

    “这个自然!”

    秦始皇恭顺应了声,无边无际的大秦兵马俑,便如潮水般迅速退往帝都咸阳方向。

    可惜两个孽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都相续停止了秦始皇陵的建造,让秦始皇的谋划大打折扣。否则大秦兵马俑的作用岂会仅仅眼前这般?横扫天下足矣!

    兵马俑一去,加上“四龙之约”对于整个华夏来说,都是一件大好的盛事。对于整个天下来说,都是颇为隆重的大事。

    没过多久。聚集在文武二墓前的人山人海,便迅速消散,各奔前程,各行各事。

    ……

    “陛下!文王墓顶多是地级极品的洞天福地。只要通天神卫掌控之法,便宜秦始皇那家伙了!”

    人群散去。剑殇率桓国众人返回文王墓,高龔数次欲言又止,终究忍不住抱怨道。

    “得得失失,谁又说得清?!桓王获得文王墓,可谓完整的文王墓。而秦始皇获得武王墓,却只是个空壳,武王传承已经被瓜分一空,特别是价值最大的通天神舟和永恒战旗,已经落入桓王手中!”

    萧何摇了摇头解释道。顿了下,苦笑道:“最重要的是,我方不懂武王墓掌控之法,不给也不行!再则,秦始皇要武王墓肯定另有所图,但这图谋,对于我方来说,或许是件好事?!”

    “明白了!先生的意思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高龔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却顾作明白高声道。

    萧何怔了怔,笑道:“算是吧!”

    穿过通道,眼看继续走下去也没事。李园迟疑了下,顿住身形看向剑殇说道:

    “桓王!如今诸事已毕,众人业已散去,我方……也该返回了,免得势力被偷袭!”

    “也好!”

    剑殇沉思了下应道,随即整理起此次武王秘藏之行的收获。

    首先自然是地级极品的洞天福地……文王墓,名字肯定要改,而后挪移到九龙郡大别山山脉中的万花谷,由戚姬掌控,做为桓国最大的后勤基地和藏兵之所。

    其次是通天神卫,这点有待考证。不过,根据秦始皇所说,恐怕想利用通天神卫征伐天下不大现实,只能做为震慑和自保之用,类似守护兵种。

    得自武王墓的“通天神舟”和“永恒战旗”,这是目前最能增强国力、军力、实力的两大至宝,很快就能用得上。

    而后便是文王传承:

    特殊型帝王宝物“万皇天玺”,足够桓国晋升为大桓皇朝了。

    《大帝创世录》,这是真正能修炼到超凡脱俗,飞升仙界之旷世宝典,剑殇此行最初目的达到了。

    《周天万皇经》,剑殇怀疑秦始皇所谓的《周天星劫》,便是脱胎于此典。若是如此,那剑殇以前的修炼之法恐怕有误,真正的修炼之法,该是驾驭星辰,而非专注一身。如此一来,剑殇就不能继续把所有宝典都收归己有,而是该赐给臣属,而后凝聚气运,驾驭万皇。如秦始皇那般,一招“掌御星辰”就傲绝天下,根本不需要修炼那么多功法!

    《易天八卦典》,真正的文王传承,却是归文相萧何所有。

    最后,便是文王墓遗留和武王墓所得的各种古物、古籍、财富等,还有八个直接或间接被剑殇所杀的异族大能者,这就代表了至少八颗擎神破禁丹和八部顶级功法。

    总的来说,此次桓国不虚此行,收获极丰。

    ****

    再来一更,求月票、、推荐、收藏!!!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