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八章 回归商议
    “但说无妨,孤知道你只是个传话之人。只要别添油加醋,拐弯抹角便可!”

    剑殇也知道自己之前的表现,让异人感觉自己很排斥异人群体,和异人联盟的关系更是时好时差,倒也没怪责龙魂的迟疑,反而淡然提醒道。

    龙魂沉吟了下,语气平稳缓缓说道:

    “上面的意思,既然越国是回归,就依照旧例遵循一国两制的原则,尊重桓王对越国的命名,更名为越州特别行政区,桓王任第一任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允许在一定范围自主任命官员,也希望桓王能接受zf派遣部分人参与各个行业,包括军事政治。同样,桓王能享有华夏特别行政区及相应职位的所有福利、特权等等!”

    话落,龙魂直视剑殇。剑殇看龙魂似乎没继续说的意思,依旧问道:“没了?”

    顿了下,看龙魂点了点头,剑殇看了眼龙魂周围华夏异人、越国众人等,简单直接说道:“想必你们也知道,孤想要的是《铸圣庭》中的越州,而非现实中的越国。虽然现实中的越国对孤的帮助不小,且非必要!再则,既然《铸圣庭》能影响到现实中了,那现实中的许多规矩,其实已经行不通,比如什么特别行政区、什么民主、什么社会主义等等,龙魂团长以为然后?!”

    “这个……”

    龙魂心中咯噔一声,一时不知如何应答,更不敢随意应答。

    龙魂不敢随意应答,剑殇也不在意,再次接道:“首先,孤只是个平民,什么特别行政区长官。什么相应职位的福利、特权等等,做不来也不清楚,更没时间精力去仔细了解。所以,孤虽然能感受到zf的诚意,却不想接受如此条件!”

    “桓王的意思是?”

    听桓王如此柔和的语气,加上桓王并未一口拒绝。龙魂暗松了口气。小心翼翼问道。

    剑殇揣摩了下,简单说道:“孤既然是桓王,那便是桓王,无需另外任命,也不需要什么特别行政区长官,那根本是多此一举,自找麻烦。再说,孤也没时间精力去管治现实中的越国!”

    龙魂大喜,迫不及待般迅速应道:“这个倒是可以商讨。上面也考虑到这一方面。原本是想桓王若想名誉,可以格外对待,任命桓王为越王,既然桓王坚持原号,想必没什么问题。再则,桓王既然没时间精力管治,却是可以指派人手前往,这点zf也体谅桓王的难处!”

    其实。桓王的各种表现,华夏zf专家组已经分析过。所以龙魂反应倒是不慢,而且无需另外请示,只需要按照计划中回复便可。

    “无需商讨,就这么定了!”

    谁知,剑殇直接大手一摆,强势决定道。随即接道:“华夏zf想派人参与越国管治、经济等事。孤也无所谓,反正最后的决策人,必须是孤指派之人。但是,如果zf想顺势插手《铸圣庭》桓国诸事,那就无需谋划了。省得伤了和气!最后,孤开创桓国时,坚持的便是封建君主制,那现实中的越州,也会坚持这种制度。zf可以选择答应或不答应,但孤的意思不会改变!”

    “啊?!封建君主制?这个……”

    龙魂眼珠一转,顾作讶异脱口而出,随即压低声音提醒道:“百年来,华夏一直是社会主义,桓王此举恐怕……有点难度,此例不可开啊!否则zf之后如何管治各个省市?此点希望桓王体谅!”

    “披着社会主义外衣的封建君主制?!只是一个群体和一个人的分别,一个人的管治同样会有小群体,如此一来,还有区别吗?”

    剑殇冷笑反问道,龙魂语塞。

    “华……贵国zf恐怕是误会了!我国先是尊桓王为王,而后才是回归,先后次序可别搞错了。如果桓王不想……”

    就在此时,阮氏阮丹脑子一转,迅速看向龙魂插言道。

    “咳!咳……”

    阮丹话未说完,阮少元脸色微变,连忙低声咳嗽。

    “呃……”阮丹神情一僵,迅速反应过来,连忙缩口低头……

    第一,他们是走投无路的群体,说难听点就是来求桓王给条生路,根本没资格影响桓王的决定,更没资格插手桓王和华夏zf之间的谈判。

    第二,不管桓王怎么想,想怎么做,桓王终究是华夏之人,想独立自主的意思绝对不能表现出来,更不能摆在台面上说!

    “孤听说过你,阮丹,灭华会会长?!”剑殇眼神犀利看向阮丹,淡淡问道。

    “陛下恕罪……”阮少元心中一沉,连忙拜倒请罪。

    不等阮少元开口,剑殇却是摆手阻止,依旧看着阮丹不语……

    阮丹也是个人精,心思剧转,迅速拜倒主动请罪:“微臣只是年少轻狂的井底之蛙,所行之事实在可笑,请陛下责罚!”

    “或许吧!”

    剑殇模棱两可应了声,便不再理会,而是看向龙魂问道:“龙魂团长感觉如何?孤已说过,zf可以选择答应或不答应,反正孤也不是很在意,并不会影响我等双方的关系!其他话,就不用多说了,孤没那么多时间和zf慢慢商讨!”

    看桓王不追究,阮丹不由暗松了口气,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姜还是老的辣啊!

    幸好阮少元开口打断,否则那句话说出来,肯定对桓王的声望影响不小,那后果就严重了!

    “呼……”

    龙魂顾作为难沉默片刻,做了个深呼吸艰难应道:“可以!只是,我个人很好奇,桓王想指派谁管治越州?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好奇,桓王可以不回答,只是希望能透露下,也方便zf与之沟通,能减少许多没必要的摩擦!另外,原住民虽然可以复活到现实中,但是,却会滋生许多没必要的麻烦,而且再回《铸圣庭》的话,会成为新的异人,各项能力会锐减许多,此事早有先例。这只是个人的善意提醒,一切自然还是桓王做主!”

    说到最后,龙魂越说越流利,不知道的还以为龙魂是桓国之人,而不是另一方的谈判使者。

    “我们华夏不是想来崇尚以夷制夷吗?”

    剑殇没在意众人的想法,坦然直言道。随即指向阮少元说道:“就他了!越州的一切,只要不出格,便会由他决策。孤会让无双侯尽量关注,多多辅佐!”

    “嗯?”

    在场众人齐齐神情一僵,明显的意外非常,越国众人更是猛然呼吸一滞,不少人顿时低头,只是眼中露出的狂喜丝毫无法掩饰……

    “谢主隆恩!但是,微臣只是个主管军队、军事的将军,政治方面恐怕……”

    阮少丹心思百转,连忙拜倒谢恩并谦逊提醒。

    剑殇看了眼阮少元,平淡说道:“孤金口玉言,同样的话不说第二遍!你做得好是本分,做不好……孤自然会降罪。若是出格,无双侯自会取你性命,孤有何可顾虑?当然,你可以选择拒绝……”

    “陛下英明!陛下有令,微臣自然肝脑涂地执行,以期不负圣恩!”

    阮少丹心中一沉,忐忑应道。

    之前还有点惊喜,如今看来,似乎不一定是好事?!

    做得好是应该的,做不好随时没命?!

    可惜,就如桓王所说,以他的处境,答应最好,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同样死路一条,至少上将之职肯定保不住了!

    剑殇轻笑应道:“你对华夏文化倒是了解不少,如此更好!”

    话落,不再纠缠,而是看向龙魂。

    龙魂脸色一正,郑重应道:“可以!”

    “无需请示?”剑殇有点小意外问道。

    “不用,上面已经全权授权!”龙魂认真应道。

    “那就这样吧!”剑殇随意应道,却不想多纠缠。

    其实,从龙魂的反应和回复,剑殇也能猜出华夏zf的影响力已经削弱许多,否则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怎么可能容许一个封建君主制存在?!当然,所谓的特别行政区,本就是另类的妥协,本质没多大差别,差的就是个“名”。

    龙魂恐怕不是被全权授权,而是zf早就研究过各种情况,猜到桓王可能这么做,所以已经率先讨论过!

    毕竟,越州终究不是华夏正常疆域之一,如阮丹所说,他们是尊桓王为王,并不是真的那么想回归,自然什么情况都可以理解,zf也好回应各个方面。

    另外,zf肯定也有借助和桓国的合作,提高震慑力,威慑蠢蠢欲动的各个地方势力的意思,也算是合则双赢了!

    “那此事到此为止吧!后续之事,龙魂团长直接找阮少丹商谈便可,接下来乃我桓国内部之事,除了阮上将,其余人退下吧!”

    剑殇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再则最重要的是桓国,现实中只是个辅助,需要却非必要,便直接吩咐道。

    龙魂、阮丹等人倒是没多大反应,干脆利落告辞离去。

    “陛……”

    等众人离去,剑殇一直沉默不语,精明的阮少元主动说道。

    难得糊涂,知道太多不是什么好事。桓王明说了接下去谈桓国内部之事,他的利用价值只是现实中,还是少知道些为妙!

    “孤对你只有一个要求,既然是回归,那就回归,从此就是华夏的一份子。但是,不忘宗族之余,你们效忠的对象,首先是孤,明白孤的意思吗?”(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