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三章 蝶衣之戏
    “腾……”

    豪气干云挺身挑战桓王的项羽,猛然倒退一步,如巨人顿脚般使得大地一颤,脸色大变骇异盯着桓王脱口而出:

    “不可能!!!”

    不只是骇异,项羽脸上还有明显的不甘、无力、迷茫……

    “不可能!!!”

    正期待桓王和霸王决斗的刘邦,猛然脸色大变站起,失态脱口而出。

    “不可能!!!”

    角里先生、毒手金刚、东霸天项节、李园等修为境界较高者,齐齐脸色大变,明显失态。

    不是惊诧骇异桓王的只要生死战,不要比武的战斗。而是惊诧桓王睁眼的爆发,气势爆发引起的天地异象。

    什么样的力量才会引起天地异象?!

    只有为天地所不容,已经抵达世俗界极限,随时被苍天灭绝或者破碎虚空的力量,才会引起天地异象。

    普天之下,所拥有的力量能引起天地异象者,有且只一人,千古一帝……秦始皇!!!

    如今又多了一个人……桓王!!!

    怎么可能,短短十数天,桓王的力量竟然飙升至如此地步?!

    但是,回头一想,桓王的修为境界虽然只是传奇之境。但是,在先天中、后期,已经能匹敌散仙后期大能者,如今晋级传奇之境,又有文武二墓的传承,似乎抵达世俗界的极限也并不意外!

    “……”

    骇异之余,项羽忽然从被桓王的气势震退的情绪反应过来,不由得心中发狠,战意凌然就要应和。

    可惜,不等项羽开口,一只苍老大手忽然按在项羽肩部……

    “嗯?”项羽回头。见是范增,不由大怒沉声道:“本座乃霸王,岂能怯战?!”

    “问题是眼前已经不是战斗,而是生死抉择!天下英雄面前,桓王说是生死战,就肯定是生死战!无论桓王的修为实力如何。霸王战胜了,肯定会遭受桓国的疯狂报复,以我方如今的力量,根本无法抵挡,再加上桓国其实才是此次华加之战的主力,没有桓国,此战败多胜少;霸王战败了,天下英雄面前,难道霸王会求饶?不求饶便是死路一条。桓王绝不会手软!”

    范增面无异色,眼神平静直视项羽缓缓解释道。顿了下,苦笑接道:“霸王是想胜,还是想败?”

    “啊……”

    项羽神情一僵,火热情绪顿时消散大半。

    败了,项羽肯定死路一条;胜了,西楚势力就得陪葬,而且导致华加之战落败的话。项羽还会被千夫所指!

    这还怎么打?!偏偏这还是场没有平手的生死战!

    看项羽沉默,范增收回手掌。缓缓说道:“如果霸王是江湖中的霸王,老臣绝不阻拦!”

    “小籍!”

    东霸天项节低声喊道,引得项羽侧目,却见东霸天皱眉郑重摇了摇头!

    “哎……”

    项羽也不傻,自然清楚其中利害关系,不由长叹一声。悻悻坐下,连客气话和场面话也不说了!

    “怪不得桓王一直闭眼沉默,原来是控制不住力量啊?!大战在即,桓王可要小心了,大道之路没有捷径啊!”

    就在此时。刘邦恍然大悟,忧虑关怀看向剑殇连声说道。

    “嗯?!”

    正垂头丧气的项羽,猛然精神一振,眼神犀利抬头看向桓王。

    仔细回想,刘邦所说还真很有可能,否则如何解释桓王的异样?再加上从未有过的隆重排场,这明显是外强中干的掩饰行为啊!

    想到这,项羽心中一阵火热,冷却的战意开始涌动……

    “哼!跳梁小丑,只知挑拨暗算,你敢光明正大一战吗?”

    剑殇内心一沉,眼神犀利看向刘邦,连带着磅礴气势如山如海压向刘邦阵营,毫不留情啐道。

    顿了下,迅速接道:“孤独自一人,挑战你势力在场所有人,依旧是……”

    “生!死!战!”

    一字一顿,落地铿锵!

    “敢否?!!!”

    一声暴喝,如晴天霹雳震响全场,令人耳际嗡鸣。

    “……”

    在场气氛一颤,无数人齐齐看向刘邦、角里先生等人。

    一眼看去,刘邦势力光明面上的大能者就有四人,还没把深不可测的张良和拥有十大神剑之首的轩辕剑的刘邦,算在内。

    如此强大的阵容,刘邦势力虽然没巅峰大能者,却也足够傲视天下了!

    刘邦不由双眼精光闪烁,明显的颇为意动……

    或许,眼前正是击杀桓王,打击桓王之威的极佳机会啊!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咳!咳!”看刘邦意动,张良不由低头干咳数声。

    刘邦脸色迅速红白交接,沉默片刻,忽然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抬头挺胸大义凛然说道:

    “呵呵……桓王言重了!本座绝无恶意,只是出自真挚关怀罢了!值此国难当头,强敌环视,身为华夏民族一份子,我等正该齐心协力,一致对外。岂能内讧,令天下人耻笑?!”

    “呃……”

    本来战意滋生的项羽,被刘邦这么一番话,顿时全部打散。

    融合“武王之心”,得到周武王部分传承,实力狂飙的项羽,有勇气挑战桓王。但是,项羽自认独自一人还对付不了刘邦势力所有人。

    如此绝佳机会,刘邦却硬生生放弃了,是刘邦傻了,还是他项羽傻了?!

    谁也不傻!

    “小人!”

    剑殇毫不留情不屑冷哼叱道。

    “……”

    刘邦脸露疑惑左顾右盼,明显在看桓王是骂谁“小人”,反正不是他!

    “主上?!您不是要趁此次联盟,削弱桓国力量,打压桓王威势,并联合西楚压制桓国。示意剑霄宗拦路破坏桓王声誉吗?”

    就在此时,一直沉默着的毒手金刚,忽然高声说道。

    “啊?”

    包括刘邦、项羽、角里先生、铁口邪儒等所有人在内,齐齐呆滞错愕,难以置信看向“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毒手金刚。

    “主上别犹豫了!当着天下人之面,是桓王主动提出的以一挑群的生死战。正是主上梦寐欲求的斩杀桓王的最佳时机啊!”

    没理会刘邦等人的呆滞错愕,毒手金刚满脸亢奋,迫不及待连声催促道。

    “闭嘴!”

    刘邦脸色瞬间转青,难以置信又双目喷火瞪着毒手金刚叱道。

    毒手金刚大急,发自内心苦口婆心奉劝道:“不是……主上……这真的是极为难得的机会啊!错过此次,我方想对付桓王就难了!主上最想杀的不就是桓王吗?”

    “闭嘴!”

    与毒手金刚关系极好的天心道人和铁口邪儒齐齐暴喝一声,左右闪电出手制住毒手金刚。

    “荡魔清心咒!”

    张良双手闪电掐印,一道青色光芒凭空凝聚,朝毒手金刚当头罩下……

    全场呆滞。有点搞不清状况了!

    事情转变太快了,这是什么情况?!

    “吼……”

    青光落下,毒手金刚恍惚了下,瞬间反应过来,顿时怒吼一声,双眼喷火瞪视萧蝶衣怒斥:

    “你个贱……你暗算老夫?!!!”

    精神恢复的瞬间,虽然有点意识恍惚,但毒手金刚毕竟是大能者。瞬间就明白了一切,也想到了之前蝶衣公主的诡异行为。哪里还不明白!

    本来毒手金刚还想破口大骂,可是,一想到桓王的实力,再想到蝶衣公主的修为境界也比他高,终究不敢骂出口,而是及时更改!

    “咯、咯、咯……本宫只是让你这死老头说出真心话而已。哪能算暗算?本宫暗算你什么了?”

    萧蝶衣旁若无人花枝乱颤娇笑,得意且戏谑看着毒手金刚反问道。

    “……”

    毒手金刚并非能言善辩的人,顿时张嘴语塞,确实是真心话啊……

    眼看己方威信尽失,张良冷笑一声。看向剑殇冷声道:“桓王果然好手段!张某佩服!”

    剑殇撇了撇嘴懒得回应,这是萧蝶衣的私自行为,并不在谋划之中,关他什么事?

    这就是萧蝶衣新得的特殊能力之一了,萧蝶衣本体是七彩妖蝶蛊母,擅长魅惑、幻术、毒术、吞噬等天地法则,后来剑殇把双子座黄金圣衣赐给了萧蝶衣,更使得萧蝶衣的魅惑和幻术得到极大提升。

    萧蝶衣本身的修为境界就比毒手金刚高,之前萧蝶衣莫名其妙拍了一掌,虽然看似什么也没做,却是已经施展“幻胧魔皇拳”,只是毒手金刚中招而不自知罢了!

    至于剑殇,之前一直闭目沉默,其实是处女座黄金圣衣的奥义,以五官之眼、口等二观,换取力量、气势等因素的积攒,而后一举爆发。

    这就是剑殇之前睁眼,气势爆发,为何能引动天地异象的主要原因,并非剑殇的力量真的强大到能引动天地异象!

    毕竟剑殇并非没有大局观的人,又是异人,没原住民那般对于国战胜负并不在意,知道国战对华夏国区的重大影响,自然清楚华夏力量的重要性,再加上印度国区和华夏毗邻国区的态度未知,俄斯联邦和兰斯舰队又入侵华夏,无论如何,此时确实不是各个势力内斗之时!

    但是,剑殇也不是真的对刘邦势力和西楚势力的勾结毫不在意,只能事先谋划,以气势震慑全场,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

    大清早爬起来先更一章,拜求月票、推荐、订阅!!!谢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