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五章 不归路
    “禀告陛下!这是犬子……甘宁!年少无知,狂妄小觑天下英雄,是老臣管教无方!”

    桓王询问,蓝衫龙王甘澜心中欣喜,却是顾作惶恐起身请罪。

    看似请罪,甘澜的脸色却有着掩不住的自豪,显然对此子极为满意。

    “甘宁……”

    剑殇一怔,仔细打量起这少年,轻轻呢喃着这名字,心中不由一阵古怪。

    难道真是巧合?又或者是《铸圣庭》历史阶段的必然产物?!

    看眼前的甘宁,大概十三四岁,容貌稚嫩,浓眉虎目,颇具英气,有点少年老成的稳重。修为大概为先天初期,想必是突破至先天才由甘澜带着参军,应该是锻炼居多!

    再想想记忆中的赵云,如今该有**岁了。而田丰如今二十来岁……

    难道《铸圣庭》下一个历史阶段是汉末三国?!

    想想又不大可能,毕竟刘邦、项羽还在,连秦始皇也帝皇归来,哪有汉末英雄出头的机会!

    以上只是心思剧转间,甘澜正欣喜、期待看着,剑殇也没多想,迅速微笑点头赞道:

    “虎父无犬子!少年英雄啊,已有名将之风,他日必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以重用!”

    “谢陛下赐言!”

    甘澜大喜,毫不掩饰地脸颊都快笑出花来,拜倒连声谢道。

    可怜天下父母心,别看甘澜如今贵为护国法王,封晧“蓝衫龙王”,其实并不在编制中,属于朝廷供奉之类的超然存在,逍遥却难有发展,威名大而没实权。自然希望儿子能比他更上层楼!

    “哈哈……事实!”

    剑殇大笑应道,顿了下,看向旁边数个席位外的田丰喊道:“年轻人应该多锻炼下是好事,田将军看着安排下……暂时,先封个五品将位吧!”

    “啊……”正等着桓王这句话的甘澜,嘴巴大张难以置信。

    “是!”

    田丰双眼一眯,起身恭敬应诺,随后颇为激动朝远处正紧张偷瞄的甘宁做了个手势。

    震惊之后,甘澜又是感动又是感激。却是保持理智劝谏道:“谢主隆恩!只是,犬子少年顽劣,经历尚浅。五品将位……恐怕难以胜任,唯恐有负圣恩!”

    之前,甘澜只是期待儿子甘宁能入陛下之眼足矣。没想到陛下直接封个五品将位,也算位高权重了,最主要是手握军队,掌握实权,这是乱世中最实在的资,甘宁还没成年呢!

    望子成龙没错,但呵护之心同样不小。

    爬得越高摔得越狠。陛下如此看重,万一甘宁做不来,那问题就严重了,如今甘宁还小。何必急着求成?!

    如今甘澜心中极为躁动,情绪颇为复杂!

    剑殇大手一摆,语气自信应道:“无妨!孤相信甘将军有这能力胜任这个职位!况且如今正值华加之战,更该不拘一格用人才!”

    不只是甘宁在异人历史中的名气。还有蓝衫龙王甘澜、三品定海将军田丰等老将协助。区区一个五品将位,甘宁都做不来的话。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老臣惶恐!”

    听到陛下对儿子如此看重,甘澜心中又是惊喜又是忐忑,语气复杂连声说道。

    “哈哈……惶恐什么?能者多劳!来,喝……”

    剑殇豪爽大笑,举盏招呼众人邀请道。

    “大桓威武!”

    “桓王万岁!”

    ……

    一看桓王举盏,气氛一凝,而后周围众人纷纷高声应和,纷纷举盏同和。

    “……”

    剑殇一怔,举盏的手臂一僵,随后暗叹一声,神情僵硬笑招呼众人饮落……

    心中叹息:“其实,我只是个普通人,匹夫!也只想做个普通人,匹夫啊……

    剑殇只是以普通人的身份,以普通人的心理,招呼众人喝酒,免得气氛诡异,谁知道大家根不拿他当普通人!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此次是两路水军的大捷,两路水军各个势力的代表齐聚,人数众多。

    接下去的气氛,觥筹交错,气氛热烈。

    自从第一次号召饮酒而影响气氛后,剑殇干脆就沉默呆着,默默喝酒,有种与气氛格格不入的感觉!

    ……

    酒宴继续,气氛热烈。剑殇却像局外人般默默自饮自斟,因为气氛热烈,连身旁诸女也没法找剑殇聊天,使得剑殇感觉更为孤寂!

    高处不胜寒!

    此时,剑殇深刻感觉到了!

    最后,剑殇默默起身,离开……

    走到宛若雕像般待在后方一动不动的通天神将姬庚身边,静静坐下……

    此时此刻,剑殇感觉自己和通天神将姬庚没什么区别,在这个宴会,就像个雕像或象征性的傀儡般!

    “兄弟,同病相怜啊!虽然我有反应,你没反应,但我们也没什么区别啊……”

    羡慕看着觥筹交错,疯言疯语的众人,剑殇苦笑摇了摇头,举盏朝雕像般的姬庚自嘲道。

    “……”

    一动不动,对着雕像般的存在说话,根得不到任何回应!

    “其实啊,我只是个普通人,一直在努力做为‘人’活着,一直在努力拼搏,但‘人’字好写,不好做啊!”

    “此次《铸圣庭》的出现,确实是我的最大机遇,没想到只是为了‘活’着,竟然能走到现在的地步!”

    “但是……我不喜欢啊,真的不喜欢……”

    “一直在努力,只是想自己能好好活着,也让身边的活着罢了!”

    “经常听说,王者寂寞。但是,我真不希望我是个王者,还不如一个大将呢!可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声咆哮……”

    ……

    对着雕像般的姬庚。剑殇酒不醉人人自醉般不停倾诉着心中的憋闷,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你还只是个王者而已,连皇者都不是!祖人乃天地间第一批人族,身具祖人血脉传承者,不管是性格还是命运,都注定了无法平静、无法顺利,除非你被剥夺,否则根无法自主……”

    正在剑殇思绪混乱倾诉,宛若胡言乱语之际。脑际忽然想起极为陌生的声音……

    “啊?!”

    原静静坐在姬庚身边的剑殇。猛然站起,难以置信看着雕像般的姬庚……

    “你……你……你具有真正的智慧?!”

    一时间,剑殇心绪剧烈起伏,宛若见鬼!

    “这就是无限寿命和通天实力的代价……”

    不待剑殇消化惊惧,剑殇脑际再次响起浑厚粗犷的声音。使得剑殇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无尽的岁月,无尽的孤独!当年的兄弟,在这个世界,就剩我一个人了……”

    “世间没有后悔药!走过的路全是不归路……”

    “如今你只是个王者,如果无法忍受寂寞,就别妄想登顶帝皇了。及早让人剥夺你的祖人血脉吧,我感应到这个世界有两个人可以剥夺你的血脉……”

    “帝皇之路。就是完全由鲜血和尸骸铺就而成,注定了是条孤独寂寞的不归路。”

    “当你看着一个个红颜知己离去,当你看着一个个兄弟陨落,当你看着沧海桑田……”

    “这是完全无法避免的经历。也是身为帝皇者必经的考验!”

    “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如果你无法忍受,无法适应,就算最后成为帝皇,也会走火入魔!”

    “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根不可能完美!是就此退却,还是继续往前走。自己选择!”

    “现在还来得及回头!”

    “无尽岁月的孤独啊……”

    “我不知道该自豪当年的选择,还是懊悔当年的选择……”

    ……

    一阵阵浑厚粗犷的声音,在剑殇脑际不停回响,就像是个经历沧桑的长辈,在苦口婆心教诲着。

    剑殇静静地倾听着姬庚的教诲,久久沉默,最后苦笑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选择……”

    “……”

    静!

    寂静!

    纠结间的剑殇,没等到回复,似乎不想干扰剑殇的决定。

    直到盏茶时间后,那浑厚粗犷的声音再次响起:

    “其实不难选择。继续往前走,带着你身边的登上仙界或者沉沦地狱,没有第三个选择;就此退缩,或许不会带着你身边的人沉沦地狱,却会让他们失去光芒,失去荣耀,最后沦为流星一闪的光芒……”

    剑殇双眼一闭,片刻后,睁眼: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这是让我继续往前走,一往无前,无怨无悔的意思?”

    人心百态,登上仙界和沉沦地狱是两种极端,剑殇又如何知道身边的人,是想疯狂一搏,不枉此生;还是平静活着,安逸渡过一生?!

    此次姬庚极为爽快应道:“可以!”

    顿了下,语气嘘吁,如雷霆回荡缓缓应道:“前主其实并非残暴凶戾之人,只是……他没有选择……”

    “呃……”

    剑殇张嘴无言,知道姬庚说的是商纣王,不由摇了摇头说道:

    “你这是让我选择吗?我怎么感觉我已经没得选择了……人定胜天啊!”

    “当你继承族人血脉时,来就已经没有选择……很难说当初赋予你族人血脉的人,到底是把你坑了,还是给有你机遇!”

    影子实在没勇气求票,但目前来说,这个月平均下来的更新还可以!有什么票票,别浪费了,支持下吧,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