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章 卧虎藏龙
    “前辈们都是隐世已久,桓王恐怕难有听闻,此次为了华夏安危大义出山。本宫为桓王介绍一二吧!”

    初见的客套寒暄,更显雍容大气,端庄沉稳的雉姬,适时侧身朝剑殇说道。

    “嗯!”

    深深看了眼雉姬,剑殇闷声应道。

    雉姬绽颜嫣然一笑,笑靥如花,眼神如水。

    就这么一眼,在雉姬心中,就不枉她亲自出动,一一拜访这些几近消失于世的老前辈,并费尽心思请动了!

    “这是大罗寺空字辈仅存的三位神僧,静空神僧、觉空神僧、度空神僧。此次是百年来三大神僧初次踏出大罗寺!”

    示意最前方三位白眉白须,身披袈裟的和尚打扮,雉姬率先介绍道。

    “阿弥陀佛!见过桓王!”

    面容最为苍老的静空神僧双手合什见礼,觉空神僧和度空神僧只是施了个佛礼,并未出声。

    剑殇双手一拱,以江湖礼节诚挚佩服道:“神僧高义,为华夏苍生破百年清修,孤心佩服!”

    雉姬看了眼花千黛,紧随着补充道:“三十年前,因为一点误会,武林神话怒闯大罗寺,便是被三位神僧震退。如此天下人方知三大神僧依旧存在,佛威不减!”

    “哦?”剑殇颇为意外看向三位神僧。

    原本剑殇就知道大罗寺有位天罗大师,没想到竟然还有如此强悍的存在,连花千黛之父,武林神话沧海君也无法奈何。

    “阿弥陀佛!沧海施主业已得道,贫僧师兄弟远远不如!”

    静空神僧再次宣佛谦逊道。不过,能与武林神话相提并论,再怎么谦逊也是低调的炫耀了!

    与此同时。剑殇脑际响起花千黛不屑的传音:“那是他们联手,加上金刚罗汉大阵及众多武林名宿的协助。而且当时已经证明是误会,家父懒得解释,直接退走!”

    剑殇没好气瞥了眼花千黛,心中寻思:“这不废话吗?目前三大神僧也就散仙中期水准。而武林神话三十年前就已经是顶级散仙,要说三大神僧真能震退武林神话,根本是天方夜谭!”

    没理会剑殇和花千黛的“眉来眼去”,雉姬转向一位身穿道袍的白眉老者介绍道:

    “这是仙符道的符王严通。十八年前,凶威赫赫的巴东血盗。肆虐大巴山东南,劫杀了仙符道一位女弟子,严前辈夹怒而至,天降仙符大阵,灰烬八荒。把巴东血盗一网打尽,仙符之火三天三夜不熄,成就了仙符道赫赫威名!”

    花千黛适时传音补充道:“这倒是事实,据说其中还有位是符王最宠爱的弟子。是与家父、邪王、剑伯(沧海君仆人,剑神公西无剑)等同辈的高手!”

    “这是天虎宗的虎王辛觉,一声虎啸,震死盘踞云梦泽多年的八百幻盗。天下皆闻!”

    “这虎王天生大嗓门,又习有天虎功,别看他五大三粗,看似蛮力惊人。其实擅长音波攻击!”

    “这是卞桥仲氏一族的老祖……剑魔仲云风,二十五年前,单人独剑尽灭北山十三寨五千六百四十三人,无一活口。血染北山!”

    “其中小半是妇孺老幼,这也是剑魔之称的由来。此人心狠手辣,毫无道义可言,极为难缠!”

    ……

    雉姬一位位介绍下来,几乎全是与武林神话沧海君、邪王赵高等人同辈的存在。能晋级散仙之境者,似乎都会被冠以“王”之尊称。

    当然,这是江湖中的王,和桓王、霸王等真正的王不同!

    “剩”者为“王”啊!

    只要活得够久,本身资质又不太差,早晚都是威震天下的存在,至少寿命就足够令人侧目了!

    “这是郭氏一族的老祖……相王郭威,每算必中,人称神相郭师,始皇南巡的几处主战场,与及博浪沙之地,其实是出自郭师之手!”

    剑殇感慨“剩者为王”之际,雉姬朝一位高冠古服,仙风道骨,又带着明显超然清逸气息的老者介绍道。

    “咳!咳!咳……”

    剑殇正要客气回应,相王郭威身边一位脸色苍白,骨瘦如柴,看似十岁左右的孩童,猛然脸色潮红,剧烈干咳起来。

    “……”

    看到如此情况,剑殇硬生生把话吞了回去,忧虑且疑惑。

    “啪、啪、啪……”

    那孩童身边一位十四五岁的清秀少女轻轻拍击着,周围众人也没多大反应,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嘉儿自小体弱多病,或许这是上天对郭某泄露太多天机的惩罚吧!让桓王见笑了!”

    相王郭威脸露沧桑苦笑,溺爱愧疚看着那大病少年,又看向剑殇神情落寞自责说道。

    剑殇连忙应道:“前辈言……”

    “噗……”

    剑殇话未说完,那少年猛然脸色大红,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直接染红了相王背部……

    “弟弟?!”清秀少女脸色大变,失声喊道。

    “嘉儿?!”

    相王郭威脸色一变,顾不得理会剑殇,转身扶住少年,磅礴精纯的法力灌入。

    “活疗术!”

    剑殇身边的虞姬本能地闪电掐印,一道粉红光柱和无数粉红花岚笼罩被相王郭威扶住的少年。

    一时间,全场寂静一片。

    此时也看得出相王郭威颇具地位和威望,令人意外地竟然没人嫌恶或出声抗议、唠叨等等。毕竟如今是华加之战的关键时期,何等大事,竟然带这种“痨病鬼”参与,这不是晦气吗?!

    “噗……”

    片刻后,那少年又是一口污血吐出,赤红脸色褪色许多,苍白中带着点潮红,至少没之前那般似乎随时暴毙的恐怖脸色。

    “爷爷放心!嘉儿好多了!”

    少年睁眼,眼神格外清澄明亮。竟然还能脸露微笑安慰道,只是声音极为沙哑低微。

    “嗯?”

    相王郭威猛然抬头,眼神如电看向虞姬。

    “这个……妾身……”

    虞姬一惊,以为好心办坏事,不由手足无措迟疑道。

    剑殇浓眉一皱,不着边际悄悄身躯偏移,挡在虞姬身前。

    便是其他人也是眉头大皱,脸露为难和沉思,自然是在为难如果桓王和相王起冲突。他们如何抉择了!

    “哈哈……此位贵人便是圣名传天下的仙妃虞姬虞娘娘吧?”

    正当气氛诡异凝重之际,相王郭威忽然豪爽大笑,语气颇为谦逊激动连声说道,称呼态度客气中还带着明显的尊重、恭敬。

    “……”

    众人齐齐一怔,什么情况?!

    看众人反应。相王郭威恍然大悟,让清秀少女扶着少年,便起身恭敬拱手大笑道:

    “哈哈……仙妃娘娘别误会。此次老夫之所以破例离家,便是算到嘉儿的命运会在此次华加之战中有所转折,或许会有贵人相助,想必这贵人便是仙妃娘娘了!”

    “哦?”众人恍然大悟。

    “陛下!相王所说应该是真的,便是上次家父亲自请教。也是登门求教。天下皆知,自从这少年出世的第二年,遍求无医后,相王就再没离开过相王谷了!”

    与此同时。剑殇脑际传来花千黛的传音。

    “原来如此,怪不得前辈是本宫极少数看不出心思的人,此次却是最为顺利请出山的人,想必前辈早就在等本宫登门了吧?”

    雉姬眼神一亮。毫不掩饰出声说道,连其余江湖中人。也纷纷恍然大悟,显然是对于相王郭威会出山,本就怀着极大疑惑。

    “吕大小姐果然慧眼,心思剔透!”相王郭威也不否认,豪爽应道。

    谁知,雉姬白玉小手一摊,语气一转叱道:“万年紫参根须还来!”

    “呃……”

    相王郭威神情一僵,一时老脸发红,呐呐无言。

    任他怎么天谋鬼算,却也没算到这么一遭。如此说来,是他利用了春秋商行,借鸡生蛋,竟然还要了春秋商行的厚礼,确实不厚道,这让相王郭威的老脸还真有点挂不住!

    剑殇却是浓眉大皱,心思一转善意提醒道:“前辈能确定?仙妃虽然擅长医治,却主要针对普通伤势病情,并不擅长医治疑难杂症。若因偏错而耽误这位公子病情,孤心难安啊!”

    相王郭威是什么人?

    从在场各位老怪物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他费尽心思,多年来也应付不了的病情,肯定不好解决,估计不比李嫣嫣的困境简单!

    这少年肯定是相王的命根子,剑殇可不想因为莫名其妙的误会,惹怒相王,引得华夏阵营内讧,那就真的太划不来了!

    “这个……”

    关心则乱,听桓王这么一说,郭威还真有些拿不准了。

    毕竟他是相王,又不是神,哪能算得这么准!

    “那少年是相王唯一的后裔,姓郭,单字嘉;那少女是相王关门弟子,也是养女,叫许负。陛下是异人应该知道他们的价值和能力,该怎么做也不用本宫插言了!”

    就在此时,雉姬心思一转,朝剑殇传音道。

    “啊?”

    正想推辞省得节外生枝的剑殇,说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

    “郭嘉?!许负?!”

    “鬼才郭嘉就不说了,是异人都知道!许负可是号称华夏第一女神相的神人啊,算算时间,如今还真是神女许负登上历史舞台之时了!”

    ********

    新的一周,新的一天,大清早爬起来先更新一章。拜求推荐票、月票、!!!!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