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五章 三灾九难
    “她?!”

    “蝶衣公主?!”

    “怎么可能是她?!!”

    ……

    顺着相王郭威所指,众人齐齐一愣,更有人难以置信脱口而出。便是心稳如山的雉姬,也是瞬间错愕不已。

    有点命理气运常识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命劫大多需要自己渡过,就算有人挡,并不是别人愿意就行,也要对方有那资格,彼此有足够的联系。

    一般来说,能帮人挡命劫的人,都是那人最亲近的人。

    直白点说,就是蝶衣公主才是桓王最亲近的人,甚至亲密度超过了桓国四妃,这才是众人错愕惊愣的主要原因。

    萧蝶衣的来历很神秘、很突然,众人就知道萧蝶衣忽然冒出来,而后以桓王的妹妹身份存在,其他就不清楚了。再后来,接触多了还知道萧蝶衣能化身为远古时代的七彩妖蝶,修为境界极高,手段神秘玄妙。

    但是,众人再怎么猜测,也想不通蝶衣公主会与桓王亲密到如此程度,这让桓国四妃如何情何以堪啊。毕竟萧蝶衣虽然是桓王的妹妹,却是多年以后才忽然冒出,估计还是义妹居多,平时也不是很亲近,竟然和桓王比她们还亲密?

    一时间,错愕之后的众人,全体沉默,气氛颇为诡异。

    反应过来后,高龔率先冷哼一声,叱道:“妖言惑众!果然是江湖术士,难道不知道陛下是异人?就算真有危机,也不可能会遭遇不测,哪来的命劫!”

    “信则有,不信则无!”相王郭威脸色一沉,却也没发作。而是语气平静淡淡说道。

    看养父吃瘪,许负嘴角一撅,俏声啐道:“憨货!普天之下,绝杀异人之法数不胜数,不知道只能说明自己……”

    “嗯?!”

    郭威一惊,迅速眼神凌厉瞪了许负一眼,使得许负委屈嘟嘴沉默。

    “放肆!”

    剑殇脸色一寒,颇为恼怒偏头朝高龔训斥道。

    自己和萧蝶衣的真正关系,还没人知道。顶多就是隐约有些猜测而已,至少相王郭威知道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论亲密,身为自己命蛊的萧蝶衣,可谓一体同魂,自然没人比得上。

    郭威能隐约推演到自己和萧蝶衣的特殊关系。相王之名名不虚传,确实是是有几把刷子。

    “还不向相王前辈道歉?”看高龔怔神,剑殇浓眉一皱紧随叱道。

    相王郭威连忙摆手应道:“不用!不用!高将军性格豪爽,快人快语,是个真汉子,不过是担忧桓王之危罢了。何况相术这因素,还真难说得很!”

    相王郭威不追究。剑殇自然不会纠缠这话题,迅速拱手客气问道:“不知道前辈可有解祸之法?”

    “解祸之法?”

    相王郭威眉头紧锁呢喃道,片刻后,看向桓王提醒道:“桓王可知?在玄机妙理中。命劫这因素,只能硬挡,无法躲避。”

    “嗯?”剑殇疑惑看着郭威,一时没明白郭威到底想说什么。

    看桓王不似做作。郭威沉吟了下坦诚说道:“也就是说,桓王既然有此劫。就必须要面对,逃避不是办法。如此一来,要么桓王亲自面对,要么让别人来挡劫!当然,桓王也可以选择就此回军,避开命劫。但是,如此一来,下一次的命劫便会更为凶险,也会影响个人气数。”

    “哦……”

    众人恍然大悟,相王郭威的言外之意,就是顺其自然,让蝶衣公主去挡劫,否则桓王就得自己面对了!

    剑殇心中一凛,语气平静问道:“前辈似乎还没说解祸之法?”

    “桓王确定想解祸?”郭威颇为意外追问道。

    剑殇浓眉大皱,颇为不悦沉声道:“说!”

    众人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竟然认为自己会让身边的人成为替罪羊?何况是自己的妹妹。

    相王郭威深深看了眼剑殇,随即看向他处,语气随意应道:“很简单,她又不是命劫主角,自然可以轻易避开!”

    “不会牵连到蝶衣吗?”剑殇毫不犹豫脱口而出,没想到解祸之法竟然这么简单。

    当然,简单的前提是剑殇打算自己应劫,不让萧蝶衣应劫。

    “为什么会牵连到她?”相王郭威反而一怔,奇怪反问道。

    顿了下,不待剑殇回应,苦笑摇头接道:“郭某已经说过,她又不是命劫主角,只要不沾染,自然没事!”

    剑殇暗松了口气,转头郑重朝萧蝶衣叮嘱道:“那此次决战,你就待在通天神舟照顾嫣嫣。只要你不出神舟,普天之下还没人奈何得了你!”

    通天神舟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通天神舟内的姬庚神将及四万通天神卫。试问普天之下,谁能在四万通天神卫守护,姬庚神将实力不被压制的情况下杀人?!

    当然,通天神卫都必须待在通天神舟中,否则就是离开水的鱼,无牙的老虎!

    “我不……”

    萧蝶衣瞪了眼相王郭威,嘟嘴忿忿不平抗议道。

    “这是命令!”剑殇脸色一沉叱道。

    萧蝶衣脸色一跨,可怜兮兮嘟嚷道:“陛下认为微臣能无视陛下的危局吗?”

    不只是因为萧蝶衣的性格,更重要的是两人心灵相通,只要剑殇遇险,萧蝶衣就能感应到,想装不知道都难。

    况且,萧蝶衣是剑殇的命蛊,剑殇若是陨落,萧蝶衣不死也得元气大伤。这还是因为剑殇是异人,留有一线生机,否则剑殇彻底陨落的话,萧蝶衣也无法存活。

    剑殇神情转寒,语气冰冷缓缓说道:“无论能否无视,这是命令,更是王令。希望你不会让我做不想做的事!”

    虽然萧蝶衣是剑殇的命蛊,却也是个极为特殊的独立个体,有独立自主的思维、智慧、性格等等。但是。双方的关系却改变不了,如果剑殇运转《天蛊法典》强制下令,萧蝶衣也无法拒绝,只是灵活性就会削弱许多。

    “哦……”

    众人满头雾水,萧蝶衣却明白剑殇在说什么,不由得脸色一垮,委屈应道。

    “其实……”

    看萧蝶衣等相王郭威,许负皱眉冷哼一声,迟疑着说道。

    “嗯?”

    众人疑惑齐齐看向许负。剑殇对华夏第一女神相许负的了解更多,不由微笑接道:“但说无妨,此处都是自己人,不管对错,也没人会追究!”

    “可能是草民的相术不到家。根据草民的推衍。其实桓王此次命劫,并非桓王自身,因为桓王是异人,应该没能力和缘由招惹如此大劫。”

    许负忐忑看了眼相王郭威,看相王郭威没出声阻止,便脸色微红低声缓缓说道。

    顿了下,许负又沉吟着迅速接道:“根据古籍记载。此次桓王的劫数,应该是叫六量天罚,这是种绝对性的天地法则,便是圣人也无法避免!”

    话落。许负偷偷瞥了眼相王郭威,便怯怯低头沉默不语。

    众人满脸莫名其妙,邪妃花千黛疑惑自言自语道:“六量天罚?!似乎听家父提起过……”

    “走上天地大道者,皆有三灾九难。任何存在都无法避免。其中三灾,又被称为三量命劫。六量天罚,九量涅槃等三种,渡过九量涅槃,又有天人五衰,再往上就非郭某所能知晓了。”

    郭威讶异看向许负,却没训斥,而是语气嘘吁解释道。

    顿了下,摇了摇头苦笑道:“郭某老了啊!之前只是觉得疑点众多,却算不出桓王的劫数是六量天罚。”

    这下众人更莫名其妙了,剑殇更是直接问道:“什么意思?”

    华夏玄妙易理就是这点不好,太高深莫测、博大精深了,越想明白,就会发现越不明白。

    “三灾九难,并非普通人所能遭遇,身就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积累,积累到天地所不容才会触发。桓王虽然贵为王者……说难听点,还没资格享受这待遇,除非桓王是远古大能转世。但是,桓王是异人,根不可能是远古大能转世,除非是圣人转世才有可能做到……”

    相王郭威沉思了下,缓缓解释道。说到最后,语带调侃,毕竟不死不灭,无灾无难的圣人,还需要转世吗?吃饱撑着没事干兼寿星上吊嫌命长?!

    “……”

    剑殇嘴巴蠕动数下,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还是没明白啊!

    “直接点说,如果桓王不是圣人转世。六量天罚需要几个时代的时间积累,桓王根不可能做到,唯一的可能,就是桓王帮别人挡劫了。”

    郭威环视众人一眼,看众人同样疑惑,心中一定,干脆挑明了说道。

    顿了下,不待众人多说,迅速接道:“这人肯定是桓王身边的亲近之人,再联系到能为桓王挡此命劫者唯有蝶衣公主。反过来同理,恐怕是桓王……”

    “前辈的意思是……”

    雉姬讶异看了眼剑殇和萧蝶衣,难以置信看向郭威问道。随即迅速接道:“桓王该无此劫数,却是替……替他人挡了?”

    “嗯!郭某无能,实在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蝶衣公主是远古大能者转世,至于为什么会落在桓王头上,就非郭某所能知晓了!”

    说到这里,郭威也不在忌讳,坦然直言道。

    顿了下,看萧蝶衣俏脸煞白,郭威迅速补充道:“当然,有因必有果。桓王想得到远古大能转世者辅佐,自然需要付出代价。很可能这个代价就是为远古大能转世者应劫……”

    “……”

    剑殇嘴巴眨巴数下,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萧蝶衣身就是远古时代的异类,转什么世?!

    许负也是柳眉紧锁,疑惑不已嘟嚷道:“好奇怪哦!这也说不通啊,纵观古今,似乎还没如此例子啊!哪有主上为臣属应劫的道理?气数再高也扛不住人多啊……”

    再来一更,拜求月票、推荐票!!!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