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九章 雉姬VS雅典娜
    “海皇子?!!!”

    长江狙击战中,海皇阵营的海皇子,一战成名,那无坚可摧的防御力和无坚不摧的攻击力,令无数人闻之色变。

    最后,还是宛若泥土雕像的姬庚神将出手,一剑劈飞海皇子,把他吓跑,否则当时长江一路的华夏水军,还真没人奈何得了海皇子!

    桓王的恐怖防御力,早就不是什么秘密,连之前可以轰裂通天神舟的金色光柱,都被桓王硬生生挡住,而且保持体型完成,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

    而这道金光能洞穿桓王,把桓王钉在通天神舟上,攻击力可想而知,再加上那金色身形,目标可想而知了!

    “陛下?!”

    “桓王?!”

    一阵难以置信的呼喊声起,无数人发自真心的担忧、心痛。

    如果,桓王不是为了独扛金色光柱,为通天神舟创造机会,也不会给海皇子偷袭的机会啊!

    “杀了他!”

    雉姬凤目倒竖,咬牙切齿尖叫怒喝。

    “繁花叁仟百千黛!”

    “一刀绝空!”

    “大力金刚掌!”

    ……

    不用雉姬吩咐,此次华夏阵营众位散仙极为默契,同仇敌忾出手,花千黛的绝技,刀王孙济的刀,剑魔仲云风的剑,大罗寺神僧的佛掌等等,一窝蜂轰向海皇子丹顿。

    至于其余桓国诸将,没达到散仙之境不具备凌空飞行之力,也只能干瞪眼,无法离船攻击。

    “轰、轰、轰……”

    华夏散仙的攻击岂是易于,身就具有撼动空间的力量,众怒之下。海皇子丹顿如皮球般被打得四处飘飞,连贯穿桓王,钉在通天神舟的黄金枪,也来不及收回。

    “哈哈、哈哈……”

    一阵疯狂得意的大笑声起,被打得跟狗一样的海皇子,却是狂笑着借力远遁,视华夏散仙的攻击如无物。当然,海皇子也不敢回身取回黄金枪,毕竟海皇子座的防御虽然完美。可谓无坚可摧,却也不是绝对,当攻击力突破极限后,撑也能撑死他。

    圣衣明中,号称最接近神邸的攻防最完美的海皇子座。没被击破星命点就是无敌,顶多只能以绝对力量蛮力轰破,华夏散仙显然不具备这种力量。

    “死!”

    眼看己方众多散仙奈何不了海皇子,雉姬大怒闪身来到船首,娇喝一声,一指点出……

    “陨天一指!”

    那白葱般的玉指,宛若苍天般耀眼。一根手指就代表了苍天意志。

    天要你陨,就是千古一帝秦始皇也不得不陨落!

    “救命!”

    雉姬出招的同时,海皇子丹顿立刻感受到彻骨森寒的死亡阴影,不由脸色大变。惊恐朝智慧女神城纱莉娜所在之处狂呼求救。

    “雅典娜的救赎!”

    别说海皇子,隔着数百米远,城纱莉娜也能感受到那杀意凛然,傲立通天神舟船首的窈窕淑女爆发的恐怖力量。

    星光萦绕的智慧权杖一挥……

    一具顶天立地。一手权杖,一手巨盾。威严圣洁的女神虚影浮现半空,圣洁光芒普照,状若普度之光接引海皇子丹顿。

    华夏国区顶级历史美女……雉姬,vs,希腊国区顶级历史美女……智慧女神城纱莉娜。

    “伟大之光!”

    虽然求救,海皇子丹顿却没把希望都放在城纱莉娜身上,海皇子座奥义爆发,身化普照汪洋的伟大的光芒,让人无法锁定,无法捕捉。

    可惜,这是雉姬所发的“陨天一指”,代表着天之意志,天地之间,任何存在无所遁形。

    “啵……”

    同为顶级历史美女,希腊国区终究比不上华夏国区,那顶天立地的庞大女神虚影,蓦然凭空消散。

    “啊……”

    一阵凄厉、不甘、愤怒的惨叫声起……

    疯狂暴退的海皇子,身上华丽精巧的海鳞衣蓦然脱身而飞,海皇子丹顿则身形坠落,手舞足蹈者跌入海中……

    “嘶……”

    加国阵营关注海皇子的众人,掠起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海皇子和智慧女神的力量,他们自然很清楚,没想到两人联手,还比不上华夏水军那站立船首的女人……

    只是轻轻一指啊!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华夏国区竟然还有如此绝对力量?”

    海魔女狄思丽莫名其妙地一阵忐忑心惊,颇为惶恐声音沙哑呻吟道。

    别的不说,海皇子的保命能力绝对比海魔女强得多。在智慧女神的救赎下还是生死不知,但海皇子座海鳞衣明显被剥夺了。

    要是她呢?

    当初淮水狙击战,这女人要是出手,她跑得了吗?

    “神秘东方……或许,我们不该来……”

    佛丽莎公主头皮发麻,苦笑着喃喃自语道。

    “……”

    全场寂静一片,包括兰斯王亚特拉斯,出奇地没人出声反驳。

    兰斯王是傻子吗?显然不是,如果华夏国区好对付,干嘛要跟黄金之国和希腊国区联盟?!

    先是桓王有让人无法理解,能绝对克制神战士的秘术;而后是连黄金神炮也轰不沉的华夏古船(通天神舟);如今又出现个连防御最强的海皇子座和拯救世间的智慧女神也无法阻挡的女人……

    这华加之战,还怎么继续打下去啊?

    要是这女人朝他们来一指,谁有信心躲过去?!

    “抢回海鳞衣!”

    就在此时,海龙卡奥颇为紧张喝令道,随即身形一晃,直接离舰扎入海中消失。

    海魔女、八爪座巴勒、金枪座埃罗等海斗士会意,毫不犹豫迅速离舰扎入海中,冲向漂浮海面的海皇子座海鳞衣。

    至于海皇子丹顿,明显已经失去海皇子座海鳞衣的丹顿,还是海将军吗?跟海皇子座海鳞衣相比,谁轻谁重很容易选择!

    让加国阵营等人庆幸的是。华夏阵营的散仙,正愤怒纷纷扎入海中,追杀海皇子丹顿,倒是没人抢夺海皇子座海鳞衣。

    ……

    “陛下?!”

    与此同时,邪妃花千黛已经带着被钉在通天神舟的剑殇返回船内,却是手足无措面对胸口插着黄金枪的剑殇,晶莹滚烫的泪水直往下掉。

    “别治疗……”

    虞姬花颜失色,双手闪电掐印正要施法,却被雉姬恼怒打断呵斥:“不拔出这黄金枪。你治愈他的伤口,是想置他于死地吗?”

    “那怎么办?”

    虞姬也没在意雉姬的无礼,满脸愧疚泪眼迷茫嘟嚷道,眼神焦急看着桓王,却不知如何下手。

    治也不是。不治也不是,也没人敢拔出插在桓王胸口的黄金枪。

    谁知道桓王是不是吊着一口气硬撑?万一拔出黄金枪,桓王就此陨落呢?这后果谁付得起?!

    一时间,除却追杀出去的华夏散仙,在场众人如热锅上的蚂蚁,手足无措又心急如焚。

    “噗通……”

    高龔猛然大力跪倒,语气哀求朝站立一旁的相王郭威祈求道:“求前辈救救陛下。小人有眼无珠。只要前辈出手,要小人……”

    “高将军别这么说……这个……哎……”

    郭威大惊,连忙上前架住高龔,无奈呻吟道。最后只能重重叹息一声。

    他是相王,又不是医仙,桓王这情况,找他有什么用?!

    郭威还怕桓王陨落了。桓国仙妃娘娘不救唯一的后裔郭嘉了呢!

    郭威身边的许负嫩脸疑惑,迟疑着呢喃道:“很奇怪啊!桓王的命劫应该不是这时候啊。怎么可能……”

    “……”

    话没说完,雉姬狠狠瞪了许负一眼,使得许负胆怯收声。

    “主人……”

    被禁锢在船舱的萧蝶衣,闪身出现在昏昏沉沉,看似处于弥留之际的剑殇身边,抱着剑殇泪如雨下。

    别人不知道,但萧蝶衣很清楚,按照相王郭威和许负的说法,其实桓王的命劫应该是属于她,只是桓王帮她挡住了而已!

    “腾、腾、腾……”

    就在此时,一阵沉重脚步声起,如泥土雕像的姬庚将军,走到桓王身边,一手握住黄金枪……

    “住手?!”

    “你干什么?”

    “不要……”

    ……

    花千黛、雉姬、萧蝶衣、虞姬等齐齐大惊呼喝道。

    “噗……”

    可惜,姬庚神将根不理会众人,直接一把拔出黄金枪……

    “哼!”

    迷迷糊糊中的剑殇,身躯一挺,闷哼一声,猛然偏头,昏厥……

    嫣红鲜血如喷泉激射,显得格外嫣红、嫣红……

    “你……”

    桓国众人大怒,便是刚刚返回的江湖散仙,也是满眼怒火瞪着姬庚神将。

    “看什么?再不救治,他就真要陨落了!以他的血脉,只要没被秒杀,就代表伤势暂时不致命。况且这黄金枪没刺中心脏,有什么好纠结为难?一直这么婆婆妈妈拖延下去,生命力再强也扛不住流失,那才真是想让他陨落!”

    就在此时,一阵嘘吁感慨的声音在众人脑际响起,语气威严浑厚而陌生。

    “啊……”

    众人脑际一僵,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姬庚神将出声。

    活见鬼了!

    这跟凡夫俗子膜拜泥土神像,那泥土神像忽然开口说话那般吓人!

    “叱!”

    一阵震脑嗡鸣的叱呵声起,姬庚神将语气颇不耐烦呵斥道:

    “还不快救?他没醒过来,你们就是冲入敌军也没用,只有他克制得了神战士!”

    “……”

    全体呆滞……

    再来一更,拜求月票紧急支援,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