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八章 帝皇之约
    “哎……”

    感受到萦绕灵魂的彻寒入骨的死亡阴影,剑殇不由得长叹一声。

    自从看到兰斯王亚特拉斯能凌空飞行,剑殇就知道兰斯王亚特拉斯绝对不是异人那么简单,只是隐藏得太深了吧?

    如今再感受到兰斯王出手的威力,剑殇基可以肯定,这又是一个类似无双侯帝无双的角色了,因为这种威力和气势,剑殇只在秦始皇身上感受到,强悍如越国国兽、噬天赤龙王等,也不具备这种气势,肯定又是个巅峰存在融合或转化的特殊存在。

    剑殇对自己的修为实力向来很自信,但也没自信到和秦始皇单打独斗的地步,何况眼前情况,似乎比和秦始皇还糟糕,因为己方如今元气大伤,大半受创。兰斯王此时趁火打劫,又有众多大能者协助,己方真是凶多吉少了!

    来还能指望华夏大军,但大能者过招往往只在呼吸间,远水救不了近火啊!

    当然,以剑殇的强悍肉躯,大可抛弃众人,独自逃回通天神舟,到时兰斯王再神秘、再强悍,还能奈何得了姬庚神将和四万通天神卫不成?十之,兰斯王只有挨虐的份!

    “还有一个底牌……”

    虽然剑殇没想过抛下众人独自临阵逃脱,却也不甘束手待毙,手中赤霄剑一紧……

    赤龙护体,赤霄神剑附带绝技,消耗拥有者生机或气运,召唤神龙之赤龙护体,保持绝对防御,任何攻击无效,维持时间视消耗生机和气运而定,冷却时间六个月;

    静!

    寂静!

    见识过疑为大西王的“兰斯王”的强大。面对撕裂空军的一指,全场寂静一片,加国阵营大能者没趁机围攻,华夏阵营散仙也没再出手拦截。

    因为,双方都知道,如果阵王荀衍的阵法没被破,还能联合抵挡一二。如今已经是兰斯王个人的舞台,其他人根插不上手了。

    “嗯?”

    凛然面对死亡一指,随时准备激发“赤龙护体”的剑殇。感受一个柔软温腻的小手忽然牵住自己左手,不由疑惑偏头。

    却见吕蓉正满脸愧疚且坚定看着自己,愧疚的是剑殇已经被锁定,吕蓉还没能力带着剑殇逃出去;坚定的是,吕蓉不会丢下剑殇独自化光逃走!

    “傻丫头!有机会就走。孤是异人,不会真正陨落,生死无需在意。”

    感受到吕蓉的情绪,剑殇心中一暖,放低声音柔声叮嘱道。

    虽然剑殇对吕蓉的性格向来不喜,但是,此时此刻。吕蓉能这么做,善恶暂时不分,也不失为一重情之人。

    人心百态,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每个人都有自己令人厌恶的一面和可爱的一面,就看有没有发现而已!

    “嗯?”

    吕蓉神情一僵,压抑疑惑看向桓王。异人不会真正死亡,吕蓉知道。但真的无需在意吗?

    光速惊人,数百米距离也就一瞬间。

    此时此刻,众人却感觉无限漫长,全都凝神屏息看着那划破虚空的黑线……

    “轰……”

    “轰隆隆……”

    就在此时,晴天霹雳炸响,而后滚雷阵阵,云聚苍穹,天地变色。

    一具擎天彻地的虚影出现在遥远天际,势若天神下凡,以极快的速度靠近,宛若擎天巨人大步而至,隔着无数距离,众人就能深深感受到那具身影的恐怖威压。

    “滚!”

    一阵从天而降,浩瀚回荡的暴喝,威若当头棒喝。

    “掌御星辰!”

    那擎天巨人抬手,一只遮天巨手从天而降,直朝悬浮半空的兰斯王当头拍落,巨手之中无数星光闪烁,宛若手掌繁星。

    “秦始皇?!!!”

    兰斯王脸色大变,难以置信脱口而出,手势一变,更为强悍的气息爆发,右手摊开,举起,暴吼:

    “海神咆哮!”

    “吼……”

    炫目蓝光弥漫兰斯王周围,缓缓升起,威若兰斯王一掌托起一片汪洋对抗天威。

    “烈日焚世!”

    “霜月之寒!”

    “繁星之击!”

    ……

    不但兰斯王迅速反应过来,兰斯舰队的日月星神四大顶级神王也立刻出手,轰向拍落巨手。

    四大神王的出手,显然是兰斯王的指挥,否则根不可能反应如此之快,这就是神战士和人类的巨大差别之一。

    “轰、轰、轰……”

    巨掌落下,炒豆般连绵不绝的爆响声起,升起的烈日、奔腾的寒流、迅掠的流星、咆哮的汪洋等,纷纷应掌崩溃,而遮天巨手也在缓缓消散。

    “轰……”

    最后一声爆响,巨掌和对抗的各种攻击齐齐消散不见,黄金神舰猛然一沉,周围掀起偌大海浪,而后再次浮起……

    “噗……”

    兰斯王脸部赤红如血,猛然一口鲜血喷出,如流星坠地砸落黄金神舰……

    一道身穿紫黑帝黄袍的身影,速如长虹贯空,眨眼落在黄金神舰之上,气势威严缓缓降落,势若君临天下!

    “秦始皇?!”

    “秦始皇?!”

    ……

    气氛猛然一凝,在场敌我双方众人纷纷心中一凛,沉默看向那从天而降的帝皇身影。

    “滚出华夏!”

    落地,身材高大的秦始皇,正在站在剑殇身旁,俯瞰狼狈坠落,被两位神王扶住的兰斯王,语气不容置疑呵斥道。

    “噗……”

    兰斯王脸色一红,张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满脸不甘、羞怒瞪着秦始皇道:“你……”

    虽然兰斯王自认不如秦始皇,但是再怎么说,他也是大帝级别人物,跟秦始皇同级别存在,兰斯王相信别人不知道,秦始皇绝对知道他是谁。竟然还用这口气跟他说话?!

    “朕已复出,你以为就凭你……有能力窃取华夏神州的气数吗?”

    秦始皇不屑瞥了眼兰斯王,语气平静缓缓问道。顿了下,抬头看天接道:“想继续留下也行,要么由朕亲手解决你;要么死在天罚之下,二选一,没有第三个选择!”

    “……”

    兰斯王嘴巴蠕动数下,一时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知道秦始皇说的是事实。而且秦始皇确实有能力击杀他。

    一时间,兰斯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极为难看。

    至于其他人,却是被秦始皇的气势威严所震慑,齐齐沉默噤声。高傲如智慧女神城纱莉娜、黄金公主佛丽莎等,也没插嘴的余地。

    虽然不想承认,但众人心中很清楚,在场众人,唯有疑为大西王的兰斯王亚特拉斯,与秦始皇是同一档次的存在,他们根没资格参与。

    诡异的气氛持续十数息。兰斯王沉思片刻,平复了翻腾气血,疑惑问道:

    “你既然出现,就应该知道他已经初步领悟帝皇之道。已经有资格稳定帝皇。一山不容二虎,他将来必是你的大敌,甚至极可能成为置你于死地和彻底颠覆大秦帝国的人,为何要帮他?”

    “嗯?”

    众人讶异疑惑看向剑殇。便是剑殇自己也是浓眉一挑,陷入沉思之中……

    看来。之前发生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怪不得隐藏极深的大西王会突然出手,明摆着不管事的秦始皇,也会参与进来,其中似乎涉及了极大秘密。

    秦始皇瞥了眼沉思中的桓王剑殇,看向兰斯王郑重应道:“如果他愿意当朕的乘龙快婿,大秦帝国的一切都会属于他,朕也会毫不犹豫退位让贤,这个理由足够吗?”

    “啊?”

    亚特拉斯嘴巴大张,难以置信看着秦始皇,一时不知如何应答,片刻后才疑惑摇头应道:“不明白!”

    “不明白就对了,如果你明白,就不用冒险跨洋,妄图窃取华夏神州气运了!”

    秦始皇脸色不变,理所当然平静应道,顿了下,不待亚特拉斯回应,迅速问道:“废话不用多说了,你做出选择吧!要么离开,要么陨落,你别无选择!”

    “呃……”

    亚特拉斯神情一僵,五官有些狰狞扭曲,却实在没勇气反驳,甚至反抗,因为他知道秦始皇说的是事实,他还真没第三个选择了!

    片刻后,亚特拉斯苦笑摇了摇头,说道:“早知道你会插手,我就不会掀起战争了,这不是你的行事作风,真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

    “对异人来说,这是国战;对我们来说,这是民族之争;对上面来说,这是道统之争。如果你凭自己的能力对付他,朕也没兴趣理会!”

    秦始皇眉头大皱沉默片刻,还是出声解释道。随即似笑非笑看着亚特拉斯接道:“别怪朕没奉劝你,凭你自己的能力,想对付他恐怕还做不到,否则朕也无需让步,以关中为界了!”

    “明白了!”

    亚特拉斯脸色微变沉吟道,随即爽快苦笑应道:“我走!”

    话落,也不理会众人,身形一晃投入浩淼汪洋,眨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啊?”

    双方阵营大能者满头雾水看着形势急剧变化,根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自为之……”

    秦始皇暗叹摇了摇头,偏头朝剑殇吩咐了声。

    话落,不待剑殇回应,身形冲天而起,闪电离去。

    “……”

    双方大能者齐齐对视无语,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大西王和秦始皇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那他们怎么办?

    这场战争进行到现在,接下去怎么走?

    “杀!”

    佛丽莎公主娇叱一声,银铜铁三位顶级神王战士闪电扑向桓王剑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