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一章 司马仲达
    “嗯?!”

    剑殇浓眉一皱看向雉姬,再看向在场其他人,却是各有所思,没人出声呼应。

    雉姬反对的意思却不难猜,毕竟桓王至今没有子嗣,而且是王者,如果收下义子的话,理论上说,这个义子就是桓国仅次于桓王的太子。

    甚至,如果将来桓王一直没有子嗣,那仲氏一族的这个孩子,很有可能就是将来桓国的王了。

    别以为不可能,桓王身是异人,而且不是纵欲无度的男人,想要有子嗣,还真是难度不小。

    令人奇怪的是,桓国众妃都还没出声,雉姬竟然如此着急,等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图谋桓国宝座的心思昭然若揭。

    想到这,众人沉思之际,看向雉姬的眼神不由颇为怪异。

    “宫不是那意思……”

    雉姬俏脸一红,颇为恼怒辩解道,说到最后自己都感觉解释有点无力,不由狠狠瞪了剑殇一眼,秘密传音道:

    “仲氏一族就渊源深远,此代仲氏一族野心勃勃,只是较为理智。上古时代,各个大国皆有司马一职,部分家族以司马为姓。程伯休父娶安定胡开国之女,生二子。长子仲庚,次子仲辛。仲庚继任其父大司马之职,其后裔子孙以官职称为为姓氏,称司马氏,为司马氏始祖;仲辛承袭安定侯,其族人移居太原,称程氏。现在你还想收那孩子为义子吗?”

    “什么啊?”剑殇听得云里雾里,疑惑传音问道。

    雉姬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啐道:“笨蛋!大秦帝国统一天下后,各个古国遗族纷纷改姓避难。卞桥仲氏一族就是仲庚后裔,姓为司马,而非仲!”

    “嗯?司马一族?这与自己收不收义子有什么关系吗?难道……”

    剑殇依旧疑惑看着雉姬,随即朝那哭喊的孩子招了招手……

    “参见桓王!”

    仲氏一族的族人硬忍下悲伤无助。连忙带着那孩子来到桓王身前,恭敬拜倒参见。

    “剑魔前辈为国献身,更为孤挡了一劫,若是你们愿意,可迁徙到九龙郡,孤与桓国不会亏待你们!”

    有了雉姬的阻止,剑殇没有大包大揽,而是沉思着措辞说道,并上前扶起了仲氏一族族人。

    “谢桓王恩赐!”部分仲氏一族族人悲哀之色稍减。大松了口气谢道。

    剑殇点了点头,也没再多纠缠,而是看向那孩子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清秀中略带着英气,剑眉星目。皓齿鹰鼻,给人的第一感觉很不错,颇具卖相。

    “禀告桓王!草民仲达!”

    正当剑殇看向仲氏族人时,那孩子却是口齿清晰迅速应道。

    “嗯?”

    剑殇一怔,没想到十岁左右的孩子,在自己和诸强环绕之下,竟然能扛住威压而语言流利。而且之前这孩子不是哭得撕心裂肺,茫然无助吗?

    长大后,此人必非池中之物。

    毕竟就是大人,在自己的王者之威和众多散仙聚集的环围下。能站稳就很不错了!

    不过,在剑殇记忆中,似乎没什么顶级存在叫这名字啊?不管是仲达,还是司马达。真心没印象。

    雉姬樱唇一撅,嗔了剑殇一眼哂道:“笨蛋!你们异人历史中的野心家。最后窃取天下的枭雄,就是司马懿,字仲达,又称司马仲达或别名仲达。所料不差,应该就是这孩子,否则谁能无视桓王和众多散仙能散发的威压?没看那些仲氏族人都噤若寒蝉吗?”

    剑殇心中一凛,恍然大悟,却顾作平静朝雉姬传音道:“你还信这个?”

    雉姬恼怒瞪着剑殇,委屈应道:“你不信?不信为何坑蒙拐骗把许负和郭嘉留在身边?让桓国妃子特意为一孩子长期治病,那孩子得多大的荣幸和福缘啊?毫无图谋谁信?为什么还把几位异人历史中汉末名将的长辈牢牢绑在桓国?”

    在雉姬那精明如鬼的心思中,剑殇这是明显把她当外人,顾作糊涂,太可恨了!

    “这个……”

    剑殇语塞,全是机缘巧合好不?剑殇还真没特意去做。

    比如甘宁,之前剑殇根不知道甘宁是蓝衫龙王甘澜的儿子啊!又比如赵云,谁知道汉末枪挑天下的赵子龙就在赵氏一族,现在还在玩泥巴?

    看剑殇语塞,雉姬并未得理不饶人,而是脸色一正,语气郑重传音奉劝道:“冥冥中自有天意,人与人之间自由命运轨迹。很多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何必自寻烦恼?”

    剑殇浓眉大皱,明显不以为意。

    雉姬再次奉劝道:“退一万步讲,不管仲达是否真是司马懿。桓王如今把他收为义子,潜意识可能有很大的成就感。但是,桓王为身边的人,甚至将来的后裔着想过没?若他真是野心家,桓王此时此刻的意气用事,将会为他们埋下隐患,而且极可能致命,何必呢?没把他扼杀在摇篮中就已经仁至义尽了!”

    “嗯!”

    剑殇心中一凛,瞬间反应过来。

    若非雉姬一再奉劝,剑殇还真打算收下,反正不管仲达是不是司马懿都无所谓,可能潜意识还真有点成就感,也有点逆天而为的叛逆。

    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等养大仲达,到时祸起萧墙,恐怕就不那么快乐了!就算自己再怎么自信,也总得为自己身边的人想想啊,何必自找麻烦?!

    “好好努力!孤相信你将来肯定能更胜剑魔前辈!”

    主意已定,剑殇就不再纠结,虽然有点小遗憾,但还是揉了揉仲达的小脑袋赞道。

    原脸色乖巧温顺的仲达,猛然小脸一沉,眼露凶光戾气狠狠瞪了雉姬一眼,瞬间又消失无踪……

    “嗯?”

    仲达反应虽快,却哪里逃得过就在身前的剑殇的观察。不由得内心一沉,骇异想道:

    “好恐怖的人?这才多大啊!之前的悲伤无助的哭喊,是他个人所为,还是仲氏一族的感情牌?而且观察竟然如此敏锐,自己和雉姬都是秘密传音,别人根不知道啊!”

    幸好雉姬及时提醒,这孩子恐怕不但是个野心家,也是极为不安分的阴毒暴戾之人!

    “陛下!那这些……”

    感觉到气氛的诡异,善解人意的龙妃崇师妾适时上前请示道。

    “给你们三息时间考虑。要么臣服……要么死,死后掉在船杆暴晒三日,以儆效尤!”

    剑殇沉思了下,翻手间赤霄神剑入手,眼神凌厉看向海龙卡奥、天耀亲王等人冷厉说道。

    此次东海大决战。华夏阵营虽然陨落了个江湖散仙,收获却更为丰厚。

    光是神王战士就有七个,分别是金身神王、银首神王、铜皮神王、大力神王、水魇神王、寒月神王、定海神王,其中四个是顶级神王战士,其余三个也是高级神王战士。

    这些神王战士,与海龙卡奥、天耀亲王等人不同,属于傀儡性质。只要剑殇能领悟亚特兰蒂斯明驾驭之法,就等于凭空多出七个力量堪比散仙中期及以上的大能者,这可是股极为强大的力量!

    在加国国区,每具神王战士的价值都是堪比王城级别城池。而且还没地方买,是强大势力的专属品,价值可想而知。

    “一、三!”

    不待海龙卡奥、天耀亲王等人回应,剑殇赤霄剑架在驭星大公爵脖颈上。迅速喊道。

    血光划过……

    驭星大公爵那带着错愕、不甘、骇异等神情的头颅飞天而起,血流如注。

    “叮!恭喜华夏国区玩家剑殇。斩杀加国国区蓝级历史名士,大贤者级别驭星大公爵,属于‘国战’剧情任务,特奖励地级极品功法《驭星法典》、地级高级功法《星落汪洋》、地级宝器驭星盘……散仙三品擎神破禁丹一颗,声望一千万……”

    与此同时,剑殇脑际响起系统洪亮悦耳的提示音。

    “嗯?废物一个,堂堂大公爵,主修功法竟然才地级极品!”

    剑殇眉头一皱寻思道,毕竟神王战士不是拥有就能驾驭,第一,需要足够的修为境界;第二,需要亚特兰蒂斯明特有的手段,神战士品级越高,需要的手段品级越高。

    当然,地级极品的法典,驾驭神王战士也足够了,只是既然要,自然要最好的法典,否则不是对不起《周天星劫》和《周天万皇经》?

    心思一转,剑殇直接看向此处身份地位最高的天耀亲王,身为黄金之国的亲王,要是主修功法不是天级法典,那也太垃圾了吧?

    当然,剑殇也知道,每个国区的天级法典都是屈指可数,以华夏神州的渊源和人口、疆域等,也就十大宝典而已。

    “等等……”

    一看桓王看向自己,天耀亲王脸色顿时吓白了,连忙剧烈挣扎着喊道。

    看桓王对待驭星大公爵的态度,就知道桓王明摆着没打算招揽他们,才会直接下杀手。所谓的给三息时间考虑,只是虚伪地表现“人道主义”精神,说说而已,千万别当真!

    “腾、腾、腾……”

    剑殇懒得回应,一步一步走近,宛若踏在天耀亲王心中,压力极大。

    “我有个大秘密换取性命,绝对是天大秘密!”

    天耀亲王大惊,剧烈挣扎着高声嚷道。

    “桓王绝对有兴趣!”

    “关系到亚特兰蒂斯明和大西王的天大秘密!”

    ……

    没理会天耀亲王的所谓大秘密,剑殇脚步站定,赤霄剑架在天耀亲王脖颈,喊道:

    “一……”

    “我臣服!”

    最近影子都有稳定两更啊,拜求下月票、订阅、推荐,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