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六章 诡异法则
    “等等!”

    感受到花千黛的凌然杀意,剑殇适时阻止道,随后力灌手臂,大手一扬……

    “哧、哧、哧……”

    密集破空声起,密密麻麻的钻石币如连绵不绝的流星雨射向天间星卡伦,在灰暗的冥界煞为美妙。

    “呼、呼、呼……”

    天间星卡伦眼神一亮,如灰暗天空的两颗闪耀星辰,等人高的箭矢状巨大船舰如旋风剧转,破风声如阴风阵阵咆哮。

    连绵不绝的耀眼流光射入暗紫色漩涡中,随后掉落,很快在天间星卡伦脚下堆成一堆。

    五个神王战士需要十五万金,也就是一千五百钻石币,剑殇等人六人需要一万八千金,也就是一百八十钻石币,积累在起伏黝黑狰狞的骨筏之上,如群星闪耀。

    “足够了吗?”剑殇面无表情冷声道,也只有拥有泾阳龙戒的剑殇,才能随身携带如此多钻石币,大部分人都是以钱票取代。

    “桀、桀、桀……最伟大、最尊贵的贵客……请上筏!”

    天间星卡伦两眼发光,如哈巴狗弯腰一枚枚捡起,收入腰际钱袋,并嘴角垂涎看向剑殇,如看着一座金山般谄媚说道。

    “陛下……”花千黛疑惑不解看向剑殇嗔道。

    如此多钻石币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花千黛想不通剑殇为何甘愿给明摆着敲诈的垃圾货色,为什么不杀了一了百了。

    “上筏!”剑殇沉声吩咐道,随后双足一顿,率先射向骨筏。

    一跃出河畔范围,冲入三途河范围,剑殇便立刻赶到重心失却,蓦然坠落。

    “啪……”

    落在骨筏上。骨筏蓦然沉入数尺,黝黑如墨的河水淹过骨筏,周围无数狰狞凶恶的亡魂激烈挣扎河面,令人心寒发毛。

    其他人无奈,只能纷纷跟随剑殇登上骨筏,拥挤聚集,即便五女都是艺高人胆大,却也被密密麻麻,数不胜数挣扎河面的亡魂骇得脸色难看。

    “有钱无忧。无钱不渡。起筏……”

    一声令人鸡皮疙瘩顿起,压过鬼哭神吼声,回荡死寂空间空间的怪叫声起。

    没见天间星卡伦如何动作,骨筏便自动起航,无情碾压过挣扎河面的亡魂。掠起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骨折声,不急不缓渡向对岸,除了境况骇人,倒也是四平八稳,令人安心。

    顿饭时间后……

    “啪……”

    “最伟大、最尊贵的贵客,慢走!”

    骨筏触岸,剑殇摆了摆手。众人纷纷离筏上岸,天间星卡伦控制着骨筏缓缓离岸,再次驶向对岸……

    “号称三途河的第一险境,就这么渡过了?”

    站立河畔。看着逐渐远去的骨筏和天字号冥斗士,花千黛难以置信看向剑殇等人,又疑惑看向远去的天间星卡伦呢喃道。

    “悲剧人物,杀之无用!走吧!”

    剑殇摇了摇头叹息道。率先转身离去,众人跟随。

    身为天字号冥斗士。却做为船夫,永远徘徊在三途河,执行“有钱无忧,无钱不渡”的原则,令人钦佩也颇为悲怜。

    至于不给钱能否渡河,剑殇没时间也没兴趣去尝试。

    站立河畔,左右是无边无际的白骨堆积的尸骸之地,一条苍白色未知材质铺就的路途直通前方。隐约可见数里外一座恢弘雄伟的宫殿,一条宽达百米,长数里的巨大石阶蔓延向远方,石阶整洁得一尘不染,随风飘荡的骨骸无法侵入半分。

    “沙、沙、沙……”

    环境死寂一片,剑殇等人沿着台阶网上,步伐声清晰可闻,似乎整片天地仅剩下他们一行人。

    走过台阶,走入平顶巨殿。入目是千米长,数百米宽的空旷大殿,大殿后部是一座巨石堆砌的台阶,台阶上是一座巨大的黝黑案几,案几上放置着一部足有数尺大小的巨大书籍,案几后却没人坐镇。透过高台,隐约可见后方的巨大门户,显然通过或绕过高台,便可通过此殿。

    寂静!空旷!庄严!

    这就是冥界第一狱,亡者接受审判的第一狱,在这里,任何谎言都会被拆穿,处于各种刑罚。

    如此诡异氛围,众女齐齐沉默,五大神王战士更不会擅自出声,不由得齐齐看向剑殇……

    “走!”

    皱眉沉吟片刻,剑殇可没时间和精力慢慢等待、揣摩,轻叱一声便率先前行,意要通过台阶前行。

    “肃静!”

    一阵威严回荡的呵斥声起,案几后,一个身披宽大黑袍,白发垂胸,俊朗肃容的人物蓦然出现,端坐案几之后,似乎恒久端坐在那,事前没任何征兆。

    “嗯?!”

    剑殇脚步一顿,浓眉大皱看向那蓦然出现的审判官,花千黛等人也齐齐停步,全神戒备。

    “哗啦啦……”

    “姓名!死因!生前罪恶!”

    案几上巨大书籍自动翻页,间接威严的声音掠起,在空旷大殿不停回荡、回荡……

    “天英星英尼?!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剑殇嘴角撅起,似笑非笑直视台阶之上的审判官,语气平缓说道。

    “肃静!”

    巨大书籍依旧在不停翻页,威严呵斥声再次掠起,第一狱裁判官英尼无视剑殇等人,头也不抬自顾自看着自动翻页的书籍朗声道:

    “姓名!死因!生前罪恶!”

    诡异!

    花千黛等人沉默齐齐看向剑殇,难道又是如三途河那般老实通过?!

    问题是……他们是活人,不是亡魂,哪来的死因和生前罪恶?!

    剑殇双眼微眯直视裁判官天英星英尼,身侧寒月神王蓦然射出,风暴般气势爆发,眨眼数百米,一拳轰出……

    “冻月寒流!”

    虚空涟漪,肉眼可见的苍白涟漪横渡半空。冻杀一切轰向高台上的冥斗士。

    “罪恶缠绕!”

    一道黝黑残影如灵蛇射出,眨眼把飞腾半空的寒月神王缠了个结实,那威可冻结一切的寒流,竟然被无视了!

    定睛一看,却是一条黝黑鞭子,一端缠绕在寒月神王身上,一端掌握在天英星英尼手上,而原注视岸上书籍的天英星英尼,正恼怒瞪着寒月神王。

    “非生非死。擅闯冥界,处于……碎尸极刑!”

    威严简洁的声响起,缠绕寒月神王的黑鞭蓦然回缩。

    “啪……”

    寒月神王坠落台阶,如雕像般一动不动,随后蓦然崩溃。如陶瓷般瓦解,化为无数碎片坠落。

    “嘶……”

    剑殇等人很清楚寒月神王的实力,竟然被如此轻易秒杀,碎尸万段,不由得齐齐一怔,凉气倒吸。

    可恶无耻的绝对法则!

    恐怕是在冥界中,而且在第一狱中。似乎有冥冥中的诡异法则,否则以寒月神王的实力,根不可能如此不济啊!

    “姓名!死因!生前罪恶!”

    秒杀寒月神王后,天英星英尼再次无视剑殇等人。自顾自威严质问道,在空旷寂静的大殿中回荡不绝,令人心生寒意。

    “陛下!”

    剑殇身躯一动,李嫣嫣却是踏步喊道。翻手间,得自剑殇的澧沅荡世琴入手。星辰般醉人双眸直视天英星英尼。

    “身具冥血,回归冥界,准许通过!下一个!”

    无视奋勇上前的李嫣嫣,依旧低头看着自动翻页书籍的天英星英尼,语气平淡说道。

    与此同时,之前被碎尸的寒月神王,身化白金液体蠕动,由足部开始,迅速恢复寒月神王姿态……

    “退下!否则……沉沦冰狱!”

    虽未抬头,却知道寒月神王的状态,天英星英尼头也不抬淡淡呵斥道。

    “呃……”

    李嫣嫣一怔停步,便是剑殇、崇师妾等人也是一时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

    “铿……”

    没理会天英星英尼,李嫣嫣玉指一弹,铿锵回荡的琴音掠起,引得周围虚空一震。

    “浩瀚澧沅!”

    右拳化掌一拨,白葱般四指弹在澧沅荡世琴上,肉眼可见的无数蓝色波纹蔓延而出,沿着台阶涌向英尼裁判官。

    “咔嚓、咔嚓……”

    所过之处,巨石堆砌的台阶纷纷破碎,无数碎石被强势摧毁、拔起。

    “……”

    抬头,恼怒瞪着李嫣嫣,天英星英尼却没有宣判罪恶,也不知该定于什么罪,黑袍下手掌一动,一道黑影如灵蛇咆哮而出……

    “审判之鞭!”

    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一条黑影化为密密麻麻的残影,与连绵不绝的蓝色波纹不停对撞、消散。

    双方不停对撞、消散,不停消散半空,最终彼此消散……

    “身具冥血,回归冥界,不归第一狱审判,特赦直达神殿,由冥王大人亲判!”

    不待李嫣嫣再次出手,威严淡漠的声音掠起,那巨大的书籍翻页速度猛增。

    黑光一闪……

    傲立台阶之前,与天英星英尼对峙的李嫣嫣,周身虚空涟漪,蓦然消失无踪……

    “嫣嫣……”

    “琴妃……”

    剑殇等人心中一凛,骇异脱口而出。

    可惜,不待剑殇等人和李嫣嫣反应过来,李嫣嫣已经宛若瞬移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陛下?!”虞姬俏脸苍白,声音颤抖看向剑殇呻吟道。

    来众人还期待着李嫣嫣融合了不死冥血,可以无视冥界法则而通行。

    谁知道,第一狱裁判官竟然能“言出法随”,直接把李嫣嫣瞬移走,而且似乎是直接瞬移到冥王神殿?!

    融合三滴神血的李嫣嫣,修为实力可以信任。但是,独入冥王神殿,对上冥界最恐怖的力量,别说琴妃李嫣嫣,包括剑殇在内的任何人,实在没任何信心啊!

    影子正在恢复状态,全力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拜求月票、推荐票,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