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七章 贪欲审判
    红颜薄命!

    难道李嫣嫣就如此多灾多难?!刚刚才耗费无数心血救醒,就再次沉沦冥界?!

    愤怒之余,剑殇等人毕竟不是常人,依旧保持着一丝理智。以李嫣嫣如今的修为实力,又因为融合不死冥血而可以无视冥界压制,不可能比不上这冥界第一狱的裁判官,如此一来,肯定是有不可阻挡的诡异法则,使得不管是寒月神王还是李嫣嫣,都无法抗拒地被天英星英尼轻易审判!

    “啪……”

    心思剧转,担忧李嫣嫣的剑殇顾不得多想,翻手间天究神鞭入手,虚空爆鸣卷向天英星英尼……

    “追魂缠链!”

    《万象浮云鞭》第三式,威可锁定目标,不死不休。

    “擅闯冥界,忤逆法官,判处……”

    天英星英尼依旧端坐裁判官之位不动,一道黑影如灵射出迎向天究神鞭,身若神域宣判道:

    “轮回转世!”

    “噼里啪啦……”

    两道残影对峙,瞬间如蔓藤般互相缠绕。

    天究神鞭毕竟是天究神鞭,天究星尼雅更是冥界第二官,身份地位远在第一狱裁判官天英星之上。

    两道神鞭缠绕,天英神鞭如玻璃般寸寸碎裂,天究神鞭则势不可挡逼近,在抬头惊骇的天英星眼神中,瞬间缠了个结实。

    笼罩全身的黑袍蓦然崩溃,无数黑袍碎片如无数黑色蝴蝶纷飞……

    天英星英尼的真貌显露,质还是个冥斗士,白发垂胸,身穿灰色精巧冥斗衣,脸色大变端坐裁判桌之后,被天究神鞭死死定住!

    “藐视上司。挑衅天究尊严,处于……碎尸极刑!”

    剑殇脑际莫名其妙出现一道信息,令花千黛等人错愕惊愣的声音起。

    “啊……”

    凄厉、不甘、惊恐,如万鬼嚎叫的惨叫声起,端坐审判桌之后的天英星英尼,身上冥斗衣出现陶瓷碎裂般的无数碎痕……

    蓦然崩溃!

    化为一堆碎肉残片!

    “……”

    崇师妾、虞姬、帝无双、花千黛等四女不约而同讶异看向剑殇,满眼疑惑。

    她们很清楚桓王虽然掌握天究神鞭,却没继承天究星传承,竟然还能以冥界第二官的身份。审判第一狱裁判官天英星?!

    冥界,是等级极为森严的世界,蕴含着极为独特的绝对法则,却是诡异得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可以肯定的是,在冥界中。生死强弱并非以修为实力为标准,强如寒月神王和琴妃李嫣嫣,也被排名靠后的天英星英尼瞬间处决,毫无反抗之力,还能有什么道理可讲?!

    冥界之行,恐怕没想象中顺利啊!

    “走!”

    不明白之前情况,也不知如何解释。再加上担忧琴妃李嫣嫣。剑殇轻喝一声,身形一晃迅速登上台阶,穿过第一狱法庭,其他人则紧紧跟随。

    ……

    “嗷、嗷、嗷、嗷……”

    穿过第一狱法庭。入目的是遮天蔽日,笼罩天地的灰色倾盆暴雨,没有暴雨之声,有的只是万人惨叫般的嚎叫声。

    不见天。不见地,观察四面八方。有的只是灰色暴雨,似乎穿过第一狱,就来到了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

    如此诡异情况,使得剑殇等人齐齐止步第一狱法庭之后,静视诡异的倾盆暴雨肆虐。

    “滋、滋、滋……”

    运功双目观察,无数黑影徘徊暴雨之中,佝偻蹒跚着似乎受着极重酷刑,那暴雨如滚烫油水不停浇灌着那无数亡魂,似乎在洗涤他们的贪欲原罪。

    “根据圣衣阵营所说,这是第二狱,贪欲之人在第二狱会永受冷雨洗涤,永世不得脱身,贪欲极重者更会成为地狱守门犬的食物!”

    面对诡异的灰色暴雨和令人毛骨悚然的贪欲之罚,冷静稳重的崇师妾不由出声提醒道。

    剑殇等人皱眉沉默,却也没枉入暴雨之中。

    经过了三途河和第一狱,剑殇等人已经感受到了冥界的绝对法则,这与个人修为实力无关,完全是出自天地法则,不受任何主观意志决定。

    天地法则,那是华夏真仙、希腊神邸才能掌握的力量,绝非剑殇等人可以挑衅、抵抗。

    剑殇心思一动,大力神王率先上前步入灰色暴雨之中……

    无声无息!

    没有想象中的侵蚀,也没有审判般的洗涤,更没有暴雨加身的声响,就好像行走在普通世界,不受任何影响。

    寒月神王,金身神王,银首神王,铜皮神王!

    五大神王战士踏入灰色暴雨之中,却没任何异状,根不受灰色暴雨任何影响。

    剑殇等人若有所悟,崇师妾眼神一亮,解释道:“神王战士并非生灵,也非亡者,更无贪欲原罪之说,所以不受第二狱影响!”

    “砰……”

    剑殇做了个深呼吸,跨步数米冲入灰色暴雨之中,落步如擂鼓作响……

    “哼!”

    痛入灵魂,如锤子敲打骨髓,令人拘挛的疼痛掠起,使得意志如铁的剑殇五官狰狞扭曲,青筋暴跳。

    是生灵就有贪欲原罪,不管是人类还是飞禽走兽,任何存在都无法杜绝。

    剑殇自认贪欲不多,只是挣扎在残酷人世,最主要是为了生存,为了自己和关注、喜欢自己的身边之人,却没想竟然遭受锤骨之刑,可想而知“贪欲冥雨”的恐怖!

    “咯、咯、咯……”

    咬牙前行,那灵魂颤抖,锤骨拘挛的痛苦不停掠起,剑殇一步步前行。

    “啊……”

    花千黛俏脸一正,率先踏入灰色暴雨之中,却是蓦然惨叫一声,玲珑醉人的娇躯猛然颤抖,却是咬牙坚持,颤抖着硬撑前行。

    “吟……”

    虞姬紧随花千黛之后。却是痛苦娇吟一声,娇躯微颤前行,看上去似乎比剑殇和花千黛轻松得多。

    难道虞姬比剑殇和花千黛的忍耐力强?

    明显不是,而是虞姬比剑殇和花千黛的贪欲原罪少得多,“贪欲冥雨”虽强,却也不足以击垮虞姬,如此情况,可以表示虞姬内心深处几乎没什么贪欲,比剑殇只为生存的思想还淡薄得多。

    “啊……”

    又是一阵惨叫声起。帝无双紧随虞姬之后踏入灰色暴雨,却是身躯一颤,踉跄前冲数米,幸得虞姬搭手一扶才没跌倒,浑身更是如筛子般剧烈颤抖。宛若无骨般被虞姬扶着。

    “啪……”

    崇师妾脸色数变,硬着头皮踏入,却是瞬间被灰色暴雨拍打在地,身躯急剧颤抖,挣扎着连起身都起不了,甚至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哎……”

    剑殇长叹一声,不得不回身数步架起崇师妾。扛着浑身颤抖的崇师妾前行……

    崇师妾樱唇紧咬,银牙溢血,看也不敢看剑殇一眼硬撑着一声不吭。

    事实很明显,众人之中。虞姬贪欲原罪最少,几乎可以说没什么贪欲;其次是剑殇,身为异人的剑殇的贪欲原罪如此之少,实在诡异;而后是花千黛。至少还能硬撑着独自前行;随后是帝无双,几乎站都站不稳。需要虞姬搀扶着前行;最后则是崇师妾,被“贪欲冥雨”打击得彻底瘫软,根就是被剑殇拖着前行。

    偏偏“贪欲冥雨”只会如千刀万剐般审判着生灵亡者的贪欲罪恶,却不会彻底绞杀,如崇师妾这般意志如铁者也寸步难行,却偏偏意识极为清晰,极度羞愧之下,想昏厥都无法昏厥。

    冥界第二狱,是无视任何修为实力的贪欲审判,也是贪欲锤炼,不停敲打着生灵亡者的贪欲原罪。

    完全可以想象,只要剑殇等人能硬撑着通过贪欲洗礼,不管内心深处的贪欲原罪是否减少,对于贪欲原罪的掌控绝对能产生质变,掌控自如。这是种难以言语的历练,撑不住者永沦贪欲冥雨之中,永世徘徊;撑得住者,则能掌控自身贪欲,意义无价。

    遮蔽天地的灰色暴雨之中,五道身影护卫四周,闲庭信步;又有五道身影,如行走在刀山火海般,艰难挣扎着前行……

    第一狱法庭之后的第二狱,是道由无数骸骨铸造而成的白骨之桥,宽无法计量,长无数计量。

    可能是顿饭时间,也可能是无法计算的漫长时光。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前行多长,由五大神王领路,剑殇等五人忍受着锤骨酷刑挣扎前行……

    “嗷、嗷、嗷……”

    嚎叫震耳,彻骨森寒的气势笼罩剑殇等人,似乎连彻骨痛苦也被冻结。

    遮蔽天地的灰色暴雨尽头,终于出现异状,一具庞大无比的黑影出现在剑殇等人视线中……

    近了!

    近了!

    ……

    却是一只高十数丈,长不知几许的恐怖巨犬,看体型只是个宛若普通犬类的巨狗,丝毫没想象中西方神话中三头地狱犬的形状。

    只是,那庞大无比的地狱守门犬,如黑洞般的巨口,不停射出到灰色残影,每道残影闪烁间,便有一道身影被摄入巨口,落入巨犬之腹。

    密密麻麻看不清形状的亡魂,浑浑噩噩前行,小半被地狱守门犬摄入腹中,但大半还是顺利通过骨桥,通过冥界第二狱。

    令人绝望的是,地狱守门犬似乎不管密密麻麻的亡魂的贪欲原罪强弱,只是灰色残影不停吞吐,一个个亡魂不停被吞入腹中,魂飞魄散,而且灯笼般明亮的巨眼,已经盯上了蹒跚而至的剑殇等人。

    “桓王不愧为桓王!竟然能以异域之身穿过贪欲之桥,实在令人钦佩!”

    正当剑殇等人心思剧转考虑着如何应对地狱守门犬之时,飘渺隐约的声音起。

    透过灰色暴雨定睛一看,却是近百道身影分布在地狱守门犬周身,有十数道堪比华夏散仙的强大气息,还有数十道黑影堵死了剑殇等人的前路……

    再来一更!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如今正是《铸圣庭》最艰难、最需要支持的时刻,影子在此拜求大家多多支持,拜求月票、推荐票,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