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六章 苍天已死
    无论周围情况如何,王城战局如何。丞相田单知道如今时间宝贵,每一息关系着无数华夏大好男儿,无论是九龙王城,还是马绍尔群岛,此时每一分一秒,都是用热血男儿的生命换来!

    宣告大典开始的回音甫落,丞相田单再次运气高喝:

    “一拜……”

    “轰……”

    田单话音未落,晴天霹雳炸响,震耳欲聋,瞬间炸响天地,震得天地间无数生灵脑际混乱,耳畔失灵。

    “轰隆隆……”

    滚雷阵阵,天摇地动,风云肆虐。

    凌驾一切的天威,如意料之中从天而降,使得世间任何存在都感受到自身的卑微与渺小。

    “轰隆隆……”

    滚雷阵阵,无尽苍穹雷龙咆哮,电光闪耀,更有无数恐怖黝黑裂缝,如幻影般忽隐忽现。

    这天威……

    很不对劲啊!

    似乎不像威服苍生的浩荡天威,而是末日来临的毁灭气息,任何存在,包括大帝级别巅峰存在在内,都如地震中的蝼蚁般,显得那般无力、无助、恐慌!

    九龙王城、马绍尔群岛、华夏北部、欧洲战场、非洲战乱……

    天下各处战场,无数陷入疯狂,热血撕杀的战士,瞬间被霹雳震醒,手中战斗和杀戮,蓦然停缓,惊惧仰天……

    “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

    世间苍生,纷纷心中疑惑。

    “搞什么?!这是‘晋国大典’吗?桓国还没祭祀天地呢,天威就降临了?”

    “怎么回事?!这不像是天威啊?倒像是苍天之怒的气息!”

    ……

    一时间,九龙王城内无数猜疑掠起,连对峙之中的诸位大帝,也是仰天沉默。

    修为境界越高。就越能感受到这“天威”的真正气息!

    “桓王无道,倒行逆施,逆天而为引发天怒!杀!覆灭桓军,击杀桓王,否则天怒之下,苍生俱灭。一切化为齑粉!”

    值此天地异象,九龙王城蓦然爆发出密集咆哮声,纷纷讨伐桓王,声势澎湃。

    “啊?!”

    无数桓军,无数华夏异人,无数华夏义士,内心一沉,心灰意冷,彷徨无措。士气瞬间降到谷底,战意瞬间崩溃!

    他们,到底是在守护神州,还是在助纣为虐?!

    桓国晋升为大桓皇朝,应该是大势所趋,众望所归才是?!

    为什么?!

    为什么会引发天怒?!

    ……

    “砰、砰、砰、砰……”

    如此恐怖天威和怪异气息之下,以剑殇的心性,同样是茫然无措。大难临头般莫名惊恐。心跳加剧,似乎随时会跳出喉咙。震得剑殇雄躯剧颤,无法平静!

    “嗡……”

    代表着桓国之主印玺的“大桓王印”,主动飞出,急剧盘旋剑殇身前,毫光大作。

    “嗡……”

    便是被收在“泾阳龙戒”,剑殇一直无法炼化。无法利用,得自“周武王秘藏”的“万皇天玺”,也瞬间冲破“泾阳龙戒”……

    与“大桓王印”互相呼应,疯狂盘旋着,嗡鸣声呼啸天地。震荡桓王灵魂!

    “啊……”

    一阵歇斯里底的惊恐咆哮,剑殇仰天怒吼,脸色苍白如纸,汗珠如瀑,莫名其妙青筋暴露,五官扭曲。

    “陛下?!”

    “陛下?!”

    丞相田单、皇后戚姬、西宫虞姬,大惊失色喊道。

    “快……”

    剑殇咬牙溢血,宛若重创伤者声音嘶哑喊道,蓦然一顿,咆哮:

    “快!快!快!要来不及了……祭祀天地,尽快完成晋国大典!”

    “啊?”丞相田单错愕看着桓王,嘴巴大张!

    便是戚姬和虞姬,也被突如其来的天变,莫名其妙大变的桓王,给震得脑际浆糊,思维混乱!

    剑殇双眼精光吞吐,愤怒咆哮:“快!”

    “嘶……”

    丞相田单心中一凛,狠狠做了个深呼吸,运气高喝:

    “一拜天……”

    “二拜地……”

    “三拜苍生社稷……”

    庄严繁琐,神圣复杂的祭天仪式,三大步骤,就在丞相田单口中,一口气完成,让无数打算仪式中出手的人措手不及!

    众人可以肯定,桓国如此祭天仪式,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无论是开国大典,还是晋国大典,或者是祈天大典,绝对没有这般儿戏的可能。

    这完全是对天地的亵渎,对仙佛的戏谑!

    举头三尺有神明,如此儿戏的大典,召开干嘛?调戏天地吗?还不如不要天地认可,自说自话得了!

    “咔嚓……”

    就在田单话落的同时,一条雷龙咆哮降临,瞬间劈开天地,雷光耀世,直袭祭天台之巅的桓王!

    “轰……”

    雷龙咆哮而落,轰在祭天台之巅,轰了个结实,使得祭天台之巅雷光弥漫,视线难明。

    “啊?!”

    密切关注祭天台的无数人,齐齐傻眼。

    便是活了无数岁月,甚至有沿自上古时代存在的大帝,也是瞬间呆滞,有生之年,他们见识了无数“祭天大典”,还真没见过这样的情况!

    虔诚祭天,却引发天怒,最后被一道神雷结实劈中……

    这得多么倒霉?!

    这得多么天怒人怨?!

    要何等荒淫无道,倒行逆施,万恶做尽,才会有如此待遇?!

    “活该!任你身为不死不灭的异人,此次也要魂飞魄散吧?”

    “桓王无道,倒行逆施,逆天而为!如此下场,意料之中……”

    “不可能吧?!桓王的崛起之路,确实是伴随着无数鲜血。但是,相对于众位尸骨如山的大帝。远远不及啊!”

    “怎么回事?!桓王到底做了什么?竟会如此?!”

    ……

    一时间,无数猜疑,无数猜测,无数疑问,充斥九龙王城!

    有幸灾乐祸,有扼腕叹息。有疑惑不解,有淡漠冷视……

    百人百态,百人百心!

    九龙王城原本混乱惨烈的战局,瞬间平息,祭天大典,引发天怒,连桓王也被天雷“审判”,他们还打什么?!

    ……

    “叮!大道无为,苍生自立!天地已定。沧桑有数!人生如雾亦如梦,缘生缘灭还自在;云起云散沧海天,云卷云舒尽争仙!此刻起,天道崩溃,本源沉沦,望……所有儿女,好自为之……”

    ……

    无数异人脑际,响起系统洪亮悦耳的提示音。连续三遍,系统公告!

    公告出品。绝对精品。

    此次系统公告,却是诡异至极,没有任何实质内容,仓促而惶急,明显还没说完。

    这根本不像是系统公告,倒像是父母对儿女的最后叮嘱和……忠告!

    怎么回事!?

    数以十亿计的异人。全都思维混乱,呆滞莫名!

    便是数以千亿计的原住民,虽然不知系统公告,也是仰天沉默……

    “轰隆隆……”

    又是一阵响彻天地,震动八方的滚雷炸响……

    漫天耀眼雷光闪耀。苍穹如玻璃崩碎,无数恐怖的黝黑裂缝呈现天际。

    血云弥漫天空,殷红如血!

    “唏呖呖、唏呖呖……”

    细雨连绵,殷红之雨弥漫天地……

    这……是血雨!

    天降血雨!

    本应晶莹剔透的雨水,却如殷红鲜血,令人心悸,令人惊恐!

    “哧……”

    剑光划过,一个头颅迎空飞起,鲜血如注!

    “怎么回事?!我斩杀了个先天级别敌军,先天级别啊?!为什么没有系统提示?为什么没有特殊奖励?!”

    一个手握利刃的异人,仰天不甘咆哮,质问苍天!

    “啊?!我的属性资料板消失了?怎么回事?没有属性资料,我们还是玩家吗?还是异人吗?”

    “咦?我的属性资料板也消失了?”

    “我的也没了……”

    一时间,无数异人纷纷发现异状,惊恐至极纷纷失声。

    ……

    擎天祭天台,血雨之中,雷光消散。

    桓王剑殇、丞相田单、皇后戚姬、西宫虞姬,完好无损“茫然”立于祭天台……

    “遗臭千古的大魔神蚩尤,咆哮天地,不甘且愤怒……

    逆天陨落的周武王姬发,咆哮沧桑,不甘且绝望……

    千古一帝的秦始皇嬴政,咆哮神州,不甘且无力……

    ……”

    剑殇呆立祭天台,站立祭祀台之前,双眼紧闭,一幕幕画面冲击灵魂,宛若烙印。

    这是沿自血脉深处的冲击,这是沿自祖人血脉的最深刻的画面!

    秦始皇还在,却已经不再是那个嬴政!

    “陛下?!”

    田单、戚姬、虞姬三人清醒,惊惧担忧看向满脸悲痛,五官扭曲的桓王,他们并没有剑殇的相同遭遇,自然疑惑骇异。

    “天……死了!”

    睁眼,剑殇满脸悲伤仰望苍穹,泪染双颊,呻吟般呢喃着,状若呆傻!

    那是一种至亲离去的悲伤,并无清晰认识,只是剑殇莫名其妙的感觉,或者说来自祖人精血的印记、传递。

    “天死了?!”田单错愕脱口而出。

    便是戚姬和虞姬,也是惶恐焦急紧紧抓住剑殇双臂,樱唇紧咬……

    不会被神雷劈傻了吧?!

    天,怎么可能会死?!

    “呼……”

    神情一正,剑殇双眼精光凛然直视无垠苍穹,宛若看穿时空,声若幽冥呢喃着:

    “天父地母!您……养育了我,养育了这片天地!朕,在此立誓……”

    呢喃中,似有沿自本能的引导和触发,使得剑殇意识混沌,却缓缓托起合二为一,化为“大桓帝玺”的怪异印玺,疯狂仰天咆哮:

    “大道无为,苍天已死!终有一天,朕,会率领您的儿女,劈开这片天地,斩杀……漫天仙佛!”

    “劈开这片天地,斩杀漫天仙佛!”

    ……

    延续古今,响彻天地的大宏愿,在天地间,不停回荡、回荡……

    *****

    第三更到,拜求月票,第四天双倍了,有票快投啊,谢谢谢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