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八章 冥后蒂亚
    尊贵磅礴的声音回荡天地……

    一尊霞光万丈的帝皇虚影和一轮刺眼烈日,从天而降,悬浮天际,宛若俯视沧桑蝼蚁的神灵!

    真仙级别存在,因为各个文明的不同,称呼不同。在华夏文明中,就叫真仙;在西方文明中,则叫真神!

    一尊帝皇、一片火云、一轮烈日……

    三大奇景出现天际,占据了九龙王城无数人所见的整片天空,威慑天地,似乎代表着“天道”!

    三大奇景中,修为境界较高者,隐约可见奇景中的三位人形。虽然看不清楚,却直觉完美至极,如鬼斧神工的完美艺术品,毫无瑕疵!

    “你……拐走了我的女神!你说……本尊该如何处置你?!”

    天地寂静中,那尊贵磅礴的声音响起,正是三大奇景中间的帝皇虚影所说,这帝皇虚影虽然气息明显不如左右,却显然是三位真仙的主导者!

    “啊?!”

    原本以为要爆发惊天地,泣鬼神之战的剑殇,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由得嘴巴大张,错愕仰望那宛若天威的帝皇虚影,一时无语!

    “不是吧?!”

    不只是剑殇,全场错愕,包括秦始皇、赵姬、海神等诸位大帝,甚至是桓国皇后戚姬、西宫虞姬、丞相田单等文武百官,纷纷看向剑殇!

    真神降世,竟然是因为桓王拐走了真神的妻子?!!!

    如此神圣的晋国大典,如此虔诚的祭天仪式,诸位大帝、近百大能者、无数敌军的袭击,都硬生生撑住了,难道因为桓王抢了别人的妻子而最终失败?!

    桓王抢谁的女人不好,抢真神的女人?!不但引来了真神。还一来就三个?!!!

    这……

    该怎么说呢!

    这也太荒唐,太戏剧性了吧!

    即便是千古一帝秦始皇,估计也不敢抢真神的妻子吧?!

    或许,只有遗臭千古的商纣王,可以一比!荒淫无道到如此地步,让人彻底无语!

    还能说什么?!

    夺妻之恨!只能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了!

    你抢了别人的妻子,人家找上门来。

    天经地义!

    “参见伟大的冥王大人!战神大人!火神大人!”

    氛围寂静一片,以潘多拉为首的众多冥斗士,能腾空者腾空,不能腾空者在地,齐齐虔诚恭敬至极,拜倒参见!

    “冥王?!战神?!火神?!”

    一听众多冥斗士拜见,众人便清楚三位真神的来历!

    这可是真神啊。不是智慧女神城纱莉娜和纷争女神莉莉丝这种神邸轮回者……伪神!

    “这……这算怎么一回事?!真……真……真tm坑爹呢?!”

    一知道真神来历,剑殇脑际轰鸣一声,瞬间无语。即便以桓王的性格,此时此刻也有种捶胸顿足,破口大骂的冲动!

    三位圣衣文明的真神降世,所谓的真神妻子是谁,呼之欲出了!

    同为圣衣文明较为出名的神邸,智慧女神和纷争女神明显不可能。那唯一的人选……

    就是那神秘少女蒂亚了!

    因为神秘少女蒂亚一直装聋作哑,毫无不利之举。再加上在冥界中。蒂亚曾经帮过剑殇等人,所以剑殇把她带回了华夏。

    一回到华夏,剑殇等人就不约而同把神秘少女蒂亚淡忘了,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这么一个人出现般诡异!

    真神的妻子啊!

    众人的忽视,敢情不是因为神秘少女蒂亚太没存亡感。正好相反。而是人家境界太高了,冥冥中让所有人潜意识遗忘了!

    剑殇平生,什么糊涂事、荒唐事、倒霉事等尽皆碰过,还真没碰上如此憋屈、怪异的情况!

    “什么女神?!冥王说的是谁?!”

    虽然猜到了是谁,但剑殇也不能沉默不语。只能硬着头皮装糊涂!

    “谁?!”

    那帝皇虚影戏谑反问,顿了下,语气依旧优雅宽容缓缓应道:

    “本尊的女神,自然是冥后珀耳塞福涅,真名……蒂亚*哈尼*法雷尔……完整真名,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冥后珀耳塞福涅?!”

    剑殇双眼一眯,心中剧动。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难得出趟国,见识下冥界,不但催生不死风暴,竟然还把冥后拐回来了?!

    怪不得!怪不得了!

    难怪在有“小净土乐园”之称的禁地中,连不死型顶级神王战士都撑不住,神秘少女蒂亚却可以完全无视凶险了,因为那本来就是她的家,她的后花园啊!

    不知该不该庆幸或感动,至少冥后没有欺骗自己,她确实叫蒂亚,只是己方不知道冥后的真名,糊里糊涂把这个天大的麻烦带回来而已!

    “降临这片天地,来到华夏神州!我学会了一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就在剑殇心绪复杂,憋屈无语间。一股温和宽容的气势冲天而起,神秘少女蒂亚的窈窕身影,缓缓升空而起,声音清脆悦耳,又如幽谷空鸣:

    “你知道的……这完全跟他无关。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甚至……若你不来,他已经忘了我的存在……”

    霞光万丈的帝皇虚影,剧烈涟漪,一震,声音磅礴浩荡:“本来知道!现在……我嫉妒了……”

    顿了下,震响天地,咆哮世间的愤怒声起:“为了避开我,你甘愿自损修为、跌落境界,避入这片天地……你是谁?!冥后!为了如此蝼蚁?你竟然为他解释?!帮他开脱?!”

    “轰隆隆……”

    天地变幻,风云失色,雷龙咆哮!

    那帝皇虚影的愤怒,宛若天怒,震得全力支持的不少大能者纷纷坠落,连死撑不落的大帝。也再次坠落十数丈!

    “哎……”

    一阵回荡天地的叹息声起,冥后蒂亚的声音悠悠响起:

    “现出你的真面目了?!如果,你为了我降临这片天地;为了我,来到华夏神州。我……二话不说跟你走!但是……你还是那么现实,那么虚伪……”

    “来吧!”

    听到这,剑殇明白了。愤怒了……

    翻手间赤霄神剑入手,让人差异地直指真神冥王,冷笑啐道:

    “战吧!”

    顿了下,冷笑怒喝:“何须废话?!何需借口?!”

    包括蒂亚、秦始皇等人在内的无数人,齐齐神情一震,讶异看向傲立祭天台之巅的桓皇,没想到他竟然敢挑战真神,而且是率先挑衅?!

    “蝼蚁……”

    冥王大怒,手臂一挥。天地震动,天空塌陷般无尽的黑暗涌向剑殇,威可粉碎一切。

    “喔……”

    一阵怪异而宛若西式歌吟的嘹亮声音起,冥后蒂亚扬喉尖啸,半空虚空破碎……

    “轰……”

    无尽的虚空,无数的空间碎片,两大惊世攻击,齐齐湮灭!

    冥后蒂亚身形一晃。挡在桓皇剑殇之前,神情淡漠直视冥后。缓声道:

    “我虽自损修为、自落境界,你降临这片天地,也不过是真仙之境初期。想牵累无辜的人,先过我这关!”

    “火神之怒!”

    “轰……”

    火神奥托斯挥手,无数焚空烈焰涌向,威可焚烧一切卷向身处云霄。傲立祭天台之巅的桓皇剑殇。

    “嗯?!”

    冥后蒂亚闷哼一声,身形一晃挡在焚空烈焰之前……

    “哼!”

    席卷到冥后身前的漫天焚空烈焰,蓦然消散,火神奥托斯闷哼一声,遮天火云剧烈涟漪。显然受到了反噬……

    不管冥王和冥后到底怎么回事,那是他们夫妻间的事。

    冥后就是冥后,火神奥托斯哪敢对冥后出手?!哪敢有一丝一毫的亵渎和不敬?!

    万一,万一……

    冥后最终回归冥界,重回冥后之位,他不是死定了?!

    “好!好!好!你很好……”

    冥王气极反笑,字字如雷炸响,炸得无数人耳际嗡鸣,脑际混乱。

    也不知道“你很好”,到底是说桓皇剑殇,还是冥后蒂亚,又或者两人都有!

    “冥神之手!”

    撕破天地,遮天蔽日的翻天神手,从天而降,抓向冥后蒂亚……

    冥王并非昏庸无智之人,也知道战神和火神的难处,并不要求他们出手,因为他虽然不是最爱冥后,但冥后就是冥后,不是他喜不喜欢就能决定,牵扯关系极为复杂。

    冥王更没直接对付桓皇剑殇,而是亲自动手,收服冥后再说!

    很显然,冥王看似极怒,并没有失去理智,之前的因爱生恨、夺妻之恨等等,大半还是装模作样和大男人主义作祟!

    “警世之音!”

    “喔……”

    冥后却也不客气,仰天高歌,声若利剑划破虚空,迎向“冥神之手”!

    “糟糕!如今真是……泥巴掉裤裆,不是s也是s了……”

    看着局面如此演变,剑殇的脸色颇为难看,嘴巴不由得抽搐数下,极为无语!

    完全可以想象,经过今日之事,冥王真会跟他不死不休了!

    “轰隆隆……”

    空间震荡,吞噬一切的恐怖血云降临,天地昏暗,又一阵堪比天威的恐怖威压从天而降:

    “桀、桀、桀……冥界少主……冥王,不过如此,连自家婆娘也看不住的主啊?!嘎、嘎、嘎……”

    ******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