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二章 大势主角
    “嘶……”

    看着爆发散仙气息,闭目感悟散仙之境的三位少年,不少人凉气倒吸,便是剑殇、虞姬等人,也有点目瞪口呆。

    三大家族的强者,更是狂喜难掩,有些明显上了年纪的老人,更是老泪纵heng。

    未成年的散仙?!

    什么概念?!

    天才中的天才也没这么强悍,简直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啊!

    怪不得桓皇如此看重了,估计这封晧,不只是报答三位护国法王而已,也是看中了三位少年。

    当然,三位少年一直默默无闻,肯定倾注了三位护国法王所有心血。否则即便再天才也很难达到如此地步。

    更重要的是,三位护国法王出身草民,到死也没真正步入天下舞台,顶多算客卿,算武林名宿。三位少年倾注了三位护国法王望子成龙及正式步入天下舞台的遗愿。而且,三位少年似乎天生适合天下舞台,否则也不可能光凭一次正式封晧,就如此突飞猛进!

    “父亲!”

    晋级主要是桓皇封晧的作用,比任何外力都稳固磅礴许多。三位少年感悟不过是十数息时间,锦帆侯甘宁第一个苏醒,却立刻拜倒在父亲甘澜身前,悲恸凄泣!

    晋级散仙之境后,甘宁也知道父亲甘澜早就陨落,只是一股恐怖的意志和心愿在强撑着。不管是为了责任,还是望子成龙,此时已经不重要!

    至于甘宁喊父亲,而非父王,自然是蓝衫龙王甘澜其实不是真王,只能算武林尊称!

    典韦、许褚,相续苏醒。却是泪流满面,痴痴看向西方、北方,那是他们父亲陨落的方位……

    “咳!咳!”

    就在此时,田丰神情焦虑,不由得连声干咳。

    “嗯?”

    三大家族强者惊醒,不由惊慌不已。连连朝各自的少爷使眼色。

    既然正式封侯,那他们就是大桓重臣,而不再是三位老爷那种出身草莽,依旧偏向草莽的身份。

    身为大桓重臣,凡事必须以大桓为第一位,便是亲朋好友、家族感情等,也得靠后,否则妄为重臣。

    皇恩浩荡,三位少年竟然没有立刻谢恩。而是无视桓皇,各抒情感,将桓皇置于何地?!

    好听点说,那是真情流露,情有可原;难听点说,就是无视桓皇,其罪当诛。

    可大可小啊!

    “啊?”

    典韦和许褚性格粗犷耿直,却也不傻。自然清楚田丰和族人的意思,却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谢主隆恩!”

    还是甘宁反应较快。衣袖一抹,语气坚决拜倒谢恩。

    谢主隆恩,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甘宁给自己的定位,是桓皇剑殇的家臣。而非只是属下!间接的意思,就是甘氏一族,将会忠诚大桓,永奉大桓皇室为主,是呼应桓皇赐封大桓世家的意思!

    剑殇心中一动。讶异看了眼稚气未脱的甘宁,暗自赞道:“不愧为千古名将甘宁,相对典韦和许褚,确实是智勇双全,竟然能明白我的潜在意思!”

    “谢……主隆恩!”

    典韦和许褚怔了怔,迷迷糊糊跟随甘宁拜倒谢恩。

    “……”

    剑殇沉默不语,看了看蓝衫龙王甘澜,又看向拜倒谢恩的三位少年,一声不吭。

    本来三大家族强者还大松了口气,一看桓王如此,不由得心中绷紧。

    一时间,气氛凝重而压抑,在场众人都不敢贸然出声,甚至连呼吸也尽量放缓……

    “恭喜三位兄弟、贺喜三大家族!”

    就在此时,一个清亮的声音起,一位锦衣少年忽然插言道,看似缓和气氛,只是相对于田丰、甘宁等狼狈惨烈的染血模样,颇为突出。

    却又听那锦衣少年语气轻快笑道:

    “三位兄弟和各位叔伯想多了!吾皇雄才大略,心怀天下。岂是心胸狭窄之辈,你们的反应,吾皇只会欣喜,并不会责怪!”

    “嗯?!”

    剑殇、虞姬、蓝戈、甘宁等人齐齐看向那锦衣少年,一时没反应过来。

    “三位叔伯对大桓之忠诚,天地可鉴!但是,吾皇赐封,并非仅仅是因为三位兄弟,而是三**王的忠诚和意志。可以说,吾皇之封,与三位兄弟根本没多大关系。三**王的忠诚、意志、心愿,天地可表。吾皇之封,主要还是对于三**王,却不只是封晧……”

    锦衣少年旁若无人侃侃而谈,顿了下,语气严肃接道:“这是一种大桓之志,这是一种大桓精神,这是三**王的精神传承。你们首先要考虑者,是……是否对得起先辈的付出、意志、心愿,而非三位兄弟的个人想法。大桓世家、世袭侯爵,固然乃吾皇皇恩浩荡,却也是大桓精神的象征。三位兄弟凡事要考虑的是……是否对得起先辈、是否对得起封晧、是否对得起家族,而非吾皇想法!”

    一番话如晨钟暮鼓,发人深省。

    虽然这锦衣少年可能是年纪稍小,说得不是很清晰。但是,大概意思,众人是明白了!

    锦衣少年话落,众人不由得陷入沉思……

    “咦?!”剑殇讶异看向那锦衣少年。

    锦衣少年所说,固然不是剑殇的真实想法,因为剑殇确实是因为三**王之子,乃是三大千古名将,所以才会给予如此震撼的封晧。

    但是,剑殇所期待的的效果,还真就是锦衣少年所说。

    什么大桓世家、什么世袭爵位。说白了,就是剑殇把三位千古名将,绑在大桓皇朝的战车上,这更容易培养出归属感,让三大千古名将做事之前,都会先考虑三位父亲的执着、遗愿、牺牲。

    这不仅仅是忠诚与否,还有信念、意志、精神等方面的因素。

    如今三**王的陨落,给人的错觉,就是死忠大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是甘宁、许褚、典韦三大千古名将破格封侯的来历,也是三大家族的由来,所以肯定能深深影响三位千古名将!

    似乎知道剑殇的惊诧,仇黎仇公公心思玲珑迅速传音道:“禀告皇上!此乃卞桥仲氏一族老祖剑魔仲云风之孙……仲达!”

    卞桥仲氏一族老祖剑魔仲云风之孙……仲达!

    剑殇迅速就想起这锦衣少年是谁,不就是异人历史中的千古帝皇“司马懿”的少年时代?!

    当初华加决战,剑魔仲云风为剑殇挡下一劫而陨落,当时剑殇想收仲达为义子,却被无数人劝谏、阻止,并知道了流传千古的“司马懿”的真正身份。虽然最后剑殇也没拒绝,却也没再提起,此事似乎就这么不了了之!

    没想到,仲达竟然依旧悄悄活跃在大桓皇朝新一代继承者群体中,而且参与了大桓皇朝新一代继承者最重要的“马绍尔之战”!

    仔细揣摩,其心机、谋划、智慧等,令人难以想象,难以置信这是一个少年的智慧!

    多智近乎妖,就是此时此刻剑殇对仲达的感觉!

    “平身!你们要谢的不是朕,而是扪心自问,你们的父亲是否达成遗愿、是否安慰九泉……”

    心思剧转间,剑殇却没多想,而是抬手朝三位少年说道。顿了下,看向仲达问道:“你现在什么修为境界?!”

    仲达乌黑双眸闪过丝精光,硬忍着顾作天真毫不犹豫恭敬应道:“启禀吾皇!草民如今乃先天后期,距离传奇之境不过一步之遥!”

    剑殇沉吟片刻,语气郑重说道:“此战恐非十天半夜所能结束!三个月之内,你能不依他人之手,自行晋级散仙之境,朕封你为侯!”

    司马懿,固然是流传千古的妖孽,翻云覆雨的绝世奇才。修行天赋,也远超常人,堪比田丰,比甘宁、典韦、许褚三大千古名将还恐怖!

    但是,剑殇走的是帝皇之道,岂会忌惮对手?!

    仲达明显是新一代的风云人物,大势主角,这就是考验剑殇的心性的时刻了!

    如果剑殇没信心压制、控制仲达,那最佳的办法,就是扼杀仲达,让其无法成长起来,免得养虎为患;

    如果剑殇有信心驾驭、震慑仲达,那最佳的办法,就是顺应大势,扶起仲达,使之顺利成长,让大桓皇朝如虎添翼!

    亦因亦果,一啄一饮。凡事自有天数,不同的选择,便是不同的道路!

    就如汉王刘邦,如果早早陨落,估计剑殇也没有如今的成就。不管是气运、因果等虚无缥缈的因素,还是初见的掠夺、赤霄神剑的占据、东皇钟的窃取。其实都是剑殇得自刘邦,如果没有刘邦的存在,剑殇就不会有这些。

    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就是这个意思!

    敌人,可以为阻力,也可以借力!

    “谢主隆恩!”仲达强制压下心中的狂喜,脸色如常,语气平静学着甘宁的言语拜谢。

    “谢之过早!”

    剑殇没多做评价,语气平静应道,随即看向周围战场……

    似乎知道剑殇等华夏神州强者正在不停赶来,原本肆虐疯狂的米加联军大能者,十之**消失,隐匿在无边无穷的联军中,伺机而动!

    如今的剑殇,乃至整个马绍尔群岛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应付着浪潮般连绵不绝的敌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