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四章 群岛危局
    “去吧!无需羡慕、遗憾,好好努力,相信你们的未来不会比甘小子差!”

    感慨间,剑殇看许褚和典韦正眼巴巴地看着杀向阵外敌军的甘宁及锦帆卫,眼神炙热而又充满遗憾,不由好笑招呼道。『 p ac o m 』

    许褚和典韦,如今看似十四五岁,体格粗壮,虎头虎脑,蛮横之威隐现,却是白皙稚嫩,倒没异人想象中那般凶神恶煞。估计实际年纪,也就十一、二岁。

    锦帆侯甘宁的遭遇,别说许褚和典韦,就是其他人也是震撼不已,犹自难以置信,但心中的羡慕,却是**裸。

    特别是跟甘宁最为较好的许褚和典韦,他们的出身来历跟甘宁一样,就是没甘宁那般好运,如今就是想桓皇特赐特殊军团,那也不行,因为他们现在根本就没追随者,光杆司令一个。

    “是!”

    一听桓皇所说,许褚和典韦齐齐露出腼腆羞涩神情,就好像偷东西被抓到的孩童,随后粗壮却毫无肌肉的胸膛一挺,明显狂喜高声应道,深怕别人听不到。

    桓皇是什么人?!

    金口玉言,既然当众这么说,就表示在桓皇心中,他们不比“甘小子”差。

    甘小子拥有的荣誉,他们也会有!

    “桓皇亲口说了,到时找到追随者,就找桓皇要特赐……”

    许褚和典韦心中自顾自喜滋滋期待着,如两只小蛮牛兴冲冲朝悬空独战亡灵的甘宁冲去。

    在他们心中,既然桓皇这么说,那等于是间接答应他们,到时找桓皇要“特赐”也是理直气壮啊!

    “都去吧!蓝衫龙王的遗骸,大可放心。认真照拂你们的少主,他们带来的光辉。不会比三位法王少!”

    看向三族强者,剑殇语气沉重说道。顿了下,大有深意看了眼仲达,若有所指说道:“如今的世道,是团体力量的天下,力量至上。个人英雄主义或阴谋诡计。终究是下下之策!”

    “是!”

    三族强者和仲达齐齐应诺离开。

    特别是仲达,以他的年少老成和如妖智慧,自然很清楚桓皇最后一句话是提醒他,也是在警告他!再加上桓皇是出了名的重实事而反感纸上谈兵,仲达更知道想要出头,肯定要做出成绩、立下功绩,否则任他机关算尽、口灿莲花,最后也是镜花水月!

    “咯、咯、咯……他们只是小孩子而已,陛下真坏!”

    众人离去。接星台上蓦然一空,龙妃崇师妾娇笑如铃戏虐道,顿了下,长叹道:“希望他们不负皇上的苦心!”

    在场之人都很清楚,桓皇之前所作所为,并非以三位法王为榜样,表示忠诚为国的回报;也不是凭空画饼,激励战场士气。是真正的看重三位少年。

    “三**王虽然不是纵heng沙场的料,但肯定在他们身上倾注了很多心血。这三个孩子。都是名将胚子,以他们的年纪,敢上血腥沙场的少年又有几个?好好打磨,未来是他们的天下!”

    剑殇瞥了眼顾作未闻的定南王蓝戈,语气郑重认真说道。

    定南王蓝戈和南越长老心中一动……

    蓝戈是因为南越百族臣服桓国,使得桓国节省许多时间征伐岭南。才获得的定南王爵位。虽然定南王爵位比三大护国法王高得多,也稳固得多。但是,定南王和三大护国法王的性质一样,也不算真正的大桓王爷,南越百族更不是大桓皇朝承认的豪门望族。

    桓皇这是在提醒他们。定南王也不是纵heng沙场的料,想要承继辉煌,发扬南越百族之威,就要学三大护国法王,好好培养下一代!

    在场众人不知道的是,在剑殇心中,南越百族的名将、猛人,还真不少,这是岭南险恶环境所致,如果再加上定南王和南越百族的重视和培养,肯定能催生出许多猛将!

    就如甘宁等三人,在新一代中算得顶尖,却不算天子骄子、逆天之才,至少确实是不如仲达,不管是智慧还是实力。但是,有了三**王的培养和桓皇的重视,他们早受磨练,提前出世,未来在同一辈中,就已经先行一步,前途无量!

    “皇上英眼识才,心胸如海,老臣佩服!”

    心思一转,定南王蓝戈颇为期待连声恭维道。顿了下,眼神炙热接道:“小女年幼有志,爱武装不爱红妆,更喜沙场,此次一直想跟来。可惜被她姑姑管着,如今还在闹脾气呢!”

    定南王蓝戈之女,自然身份显赫,而那女孩的姑姑,自然是当年执掌岭南百越,女身为男的百越王蓝凤凰!

    “哦?如此大可不必,有你们照拂,还怕小子们在沙场有什么意外吗?提早磨练也是好事!”

    剑殇心中一动,还真没想到岭南百越有什么闻名千古的女将,不由好奇说道。随即接道:“既然定南王如此有信心,找个时间带到皇都,只要定南王所言不虚,朕自然会给予一切!”

    “多谢皇上!”定南王蓝戈大喜道谢,便是百越长老也是神情各异。

    因为蓝凤凰在岭南百越中威望很高,又执掌者百越圣物《百战图录》,也不赞成岭南百越涉及残酷沙场。蓝凤凰管着下一代,不让百越下一代太早涉及官场、沙场,他们也不敢有什么意见,连定南王蓝戈也不好争执,如今有桓皇的口谕,那自然是不一样的局面!

    “定南王和诸位多年来的表现和功劳,朕一直看在眼里。在朕心中,你们都是元老,虽然近年来没什么显赫功绩,却也不会比文武百官的身份地位差。”

    定南王蓝戈话音刚落,剑殇微微一笑,语气一转缓缓说道。顿了下,不待定南王等人大喜,又语气冰冷接道:

    “但是……你们可以学学三大护国法王重视下一代、期待下一代,却不能学胆大妄为且年少懵懂的锦帆侯!以三**王的多年功绩。加上他们此战以身殉国,又是首例,朕可以网开一面,当成孩童儿戏。组建私军,意如叛国……国之大忌,罪诛九族!”

    “嘶……”

    定南王蓝戈和百越诸位长老。齐齐呼吸一滞,脸色大变。

    桓皇没明说,但他们知道桓皇是什么意思。

    因为岭南百越圣物《百战图录》已经找回,岭南百越便有不少野心勃勃之人出现,加上意外联系上了飞升先辈,野心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只是因为桓皇强势,他们暂时不敢乱来,却是在暗中积蓄力量,期待下一代能重复岭南辉煌。争夺富饶中原。

    桓皇莫名其妙这么一说,明显是在警告他们,他们的一切,都在桓皇掌控之中。如果不是看在他们多年功绩的份上,而且也没做出什么恶绩,没有明显的叛意。桓皇早就采取措施,夷平百越!

    如今桓国晋级为大桓皇朝,他们丝毫不怀疑大桓皇朝的势力和实力。桓皇真想夷平岭南百越,绝对做得到!

    “那是!那是……”定南王蓝戈脸色苍白。声音沙哑微颤连声应道。

    特别是枯荣长老黎阴、图腾长老鹰雕、游蛇长老三首,三位百越长老,身躯微颤,沧桑老脸的汗珠不停往外冒,却不敢去擦,因为他们三人是主张“百越崛起。问鼎天下”的声音最大者。

    当然,怕归怕,惊骇归惊骇。他们倒也不是太担心,当年平原君赵胜的反意,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桓国元老都知道,当年的桓王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可是,桓王却是顾作不知,最终平原君赵胜还是偃旗息鼓,好好办事,桓王也没采取任何措施,更没有秋后算账,反而平原君赵胜依旧平步青云,没受什么影响,随着大桓皇朝晋级成功,估计君侯赵胜,会被提拔为王侯,甚至是王爷。

    人生一世,谁没点想法?谁没点野心?!

    大桓皇朝疆域万里,子民数十亿,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剑殇自然没那么多时间精力去处理还未发生的全部隐患,否则不是要活活累死?!

    野心是人之常情,犯错也是情有可原,还没造成,剑殇可以当你没犯错。

    趁机敲打完岭南百越,剑殇也不再继续给予压力,而是站立接星台,居高俯瞰,观察战局变化。

    随着桓皇亲率援军到来,极大缓解了群岛压力,抑制了群岛的火速沦陷,巩固了九岛安危。但是,战局并没有逆转,也没有多大优势。

    随着时间持续,守护群岛的大桓皇朝乃至华夏神州,形势又逐渐不利,主要还是米加联军实在太多,多到让人绝望。

    如果没什么意外,桓皇亲征也只是缓解,马绍尔群岛依旧会沦陷!

    马绍尔群岛一千多座海岛,如今仅剩九岛。原本大桓水师的浩荡战船,已经消失不见,海域完全是米加联军的天下,显然足可征伐汪洋的大桓水师的战船,全被打沉了。

    要知道,除了大桓二宝之外,大桓水师还拥有一艘黄金神舰,七艘黄金巨舰,七艘钢铁巨舰,多艘百丈楼船,还有缴获兰斯舰队和黄金舰队的无数大小战舰,与及大桓本身的战船,如今,全没了!可想而知之前战况之激烈

    更重要的是,桓国两大至宝:泾阳水府和通天神舟。

    “泾阳水府”已经无影无踪,“泾阳水府”是国器,被打沉倒是不会,却肯定元气大伤,连保持万丈水府的体现都办不到了。只能等待时间,让“泾阳水府”拥有的自我恢复国器特性,慢慢恢复才能再用。

    便是通天神舟,如今依旧在坚持,却如沉船般倾斜着紧靠主岛,搁浅沙滩,凶悍强横的通天神卫,正依靠通天神舟抵挡攻势凶猛,无穷无尽的米加联军。

    ******

    第三更到,求票、求赞、求赏。影子要求不高,裸奔中能上榜单是最好的宣传方式!谢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