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一章 桓皇之谜
    大败米加联军,就引出了米加两国背后的三位真神。将来对付太平道时,与可谓太平道始祖的南华老仙对上,那是早晚之事。

    虽然太平道如今只是雏形,还没多大气候。但南华老仙敌视四大势力的态度已经很明显,差别在于直接和间接而已。

    在南华老仙出现之时,剑殇心思百转,定了下坑杀炼狱老祖,敲打南华老仙,震慑漫天仙神的诡局,一举多得。

    人心百态,降世真仙、真神,绝对不止是剑殇所见这些,但大半无声无息,显然除了寻求“神秘至宝”是共同目标,降世仙神并非一路人,而是心思各异,所求不同。

    比如炼狱老祖等真神凑合米加联军,爱好功名,贪享富贵;南华老仙诱发太平道,可能是想留下道统或名望;冥王是借口寻找“未婚妻”并下界玩玩;火神和战神是借助冥界势力寻求“神秘至宝”,却不管冥斗士死活;南斗娘娘心性慈善,会顺手救济天下;北斗真君冷眼世间,除了“神秘至宝”,苍生死尽也不在意……

    “至宝?什么至宝?朕已知晓你等降世是为寻一至宝,到底是什么还真不知道!”

    没理会南华老仙的煽动威胁,剑殇饶有兴趣问道,顿了下,挥手间一片宝光绽放的物品出现在身前:

    “至宝朕多的是……千古至宝东皇钟,古剑赤霄神剑,神器‘苍天的叹息’和‘天究神鞭’,圣器永恒战旗,帝王至宝‘大桓帝玺’,国器射日神弓、泾阳水府、周天星劫殿,海斗衣、冥斗衣、地级灵器法老王的权杖。地级宝器禁法绷带,定天龙戟,义墨青玉棍……”

    指着一件件宝物介绍着,剑殇慷慨大方环视漫天仙神微笑招呼道:“来!来!来!别客气,尽管挑。看上的至宝,有本事尽管抢走;没本事……就陪炼狱老祖作伴去吧!”

    语气轻松愉快。神情淡然,跟免费大赠送似的,却没人认为桓皇真会大方赠送。

    天地寂静一片,便是下方仰望的无数人,也是一阵傻眼震惊。

    桓皇不愧为多宝之称啊,还真是什么宝物都有,还没把仙晶、灵石、矿材丹药等算在内。

    “一堆破烂卖弄什么?你知道我们想要什么,装傻也没用!”

    南华老仙嘴角抽搐数下,眼热看着剑殇身前数件宝物。眼皮直跳,却顾作不屑啐道。

    什么宝器、灵器,甚至是国器,全是这片天地没见识的“蝼蚁”自封,对这些真仙真神自然没什么用,跟破烂没区别,白送还嫌累赘。也就天级宝物有点用,却不值得真仙真神光明正大强抢。但是。如赤霄神剑、东皇钟等沿自远古时代,甚至更久远时代的古宝。对于真仙真神也有莫大作用,自然眼热。

    真不知道桓皇是失心疯了还是狂妄无知,所谓财富不可露白,桓皇却堂而皇之亮了出来,虽然肯定不是全部,却也是绝大多数。因为这些真仙真神对桓皇调查过,自然心中有数。

    “还真不知道,要不你们说说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什么样?朕仔细想想?!”

    剑殇耸了耸肩,满脸诚挚无辜询问道。顿了下,戏虐道:

    “说吧!别客气。不说朕哪知道?”

    不待南华老仙等仙神恢复,又语气一转,自顾自冷声道:“连你们也想要的宝物,拿着烫手,不如早点给你们,快点滚蛋!省得把这片天地搅得鸡犬不宁,乌烟瘴气!”

    “……”

    漫天仙神沉默无语,心思各异,却依旧没人出声。

    桓皇所说也有道理,他们自然知道因为他们的降世,对于这片天地的影响,特别是对于这些争霸天下的帝王,更是影响巨大!而且一天没找到,上界势力就一天不会放弃,直到海枯石烂,天地崩毁!

    “不会连你们自己也不知道吧?”看着哑然的南华老仙,再加上没人出声,剑殇神情怪异问道。

    顿了下,看南华老仙神情一僵,剑殇恍然大悟撇嘴:“明白了!真可怜你们,连找什么都不知道,却被当牛做马苦寻无数岁月,来来去去折腾……”

    “哼?!”

    一阵恼怒冷哼声起,一道凌厉裂天的气势在虚空某处爆发……

    剑殇这话,可真是说到漫天仙神的痛处和心酸之处了。这些被派下来的仙神,在上界自然是悲催可怜之人,各有缘由。便是公认身份地位最高的冥王哈迪斯,也是因为“未婚妻”走失才下界,真正原因估计更不堪。毕竟别看哈迪斯尊称“冥王”,只是脸上贴金罢了,哈迪斯之父又不是就他一个儿子,还是个连老婆也看不住的儿子。

    这个道理,跟这片天地的人梦寐欲求的宝物,在这些仙神眼中是“破烂”一样!

    这些仙神在这片天地,修为只退不增。除非大道无望,没什么进取之心,只想着辉煌一刻的人,谁愿意下界?!部分是逼不得已,部分是破罐子破摔,这也是降世仙神,有的闭关苦修,有的肆意妄为的真正原因。

    “别贫嘴了!具体是什么,我们确实不知道。但是,只要出现在一定范围,我们便能因为各自的秘术而感应到!”

    凌厉气势爆发时,一道丰韵端庄的身影从虚空走出,没好气说道,正是剑殇见过的南斗娘娘。

    说话间,那凌厉气势逐渐消散,显然是北斗真君被南斗娘娘劝服了!

    面对真正慈善且并无恶意之人,剑殇还真不好挖苦,更不愿打击,不由苦笑道:“但是,朕真不知道是什么啊?怎么交出来?”

    南斗娘娘翻了白眼啐道:“废话!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你自然更不知道!”

    “呃……”剑殇嘴巴一张,一时无语。

    还真是废话,剑殇之前所说有真有假,主要还是好奇“神秘至宝”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等等,也知道漫天仙神大概清楚“神秘至宝”不在自己手中!

    南斗娘娘瞪了剑殇一眼,嗔道:“别装傻了!如果你不想被怀疑,被惦记,就说说为什么你没有境界桎梏?以你如今的修为境界,此宝肯定非同小可。不得不承认,你的嫌疑最大!”

    “哈哈……”

    剑殇蓦然大笑,神情古怪摇了摇头叹道:

    “敢情就算‘神秘至宝’摆在你们面前,你们也不一定看得出来啊!”

    可想而知这群仙神有多么悲催了!

    在一片天地中寻找一件东西本就是大海捞针,偏偏还不知道自己找的是什么,可谓一无所知。而且说什么秘术感应,还是不一定成功的那种秘术。怪不得无数岁月也找不到了,估计再给亿万年,一样找不到!

    端庄秀气的南斗娘娘,精致俏脸涌起阵嫣红,嗔骂道:“哼!不识好人心,等引起众怒,看你还笑得出来吗?”

    “哎……朕大概能猜出娘娘为什么会被派下界了!”剑殇却出乎众人意料地长长一叹,答非所问。

    “嗯?”南斗娘娘好奇看向剑殇,便是其他仙神也颇为好奇,气息萦乱,显然在传音。

    剑殇却没直接回答,而是指向南华老仙说道:“像这条老狗,十足伪君子,无耻至极,偏偏还自作聪明,以为别人的智商都跟他一样。又喜欢装腔作势,四处张扬,能活到现在都是个奇迹了,在上界的身份地位肯定比流浪街头的老流氓、老骗子还不如,是个人见人厌,花见花谢,连流浪狗都不待见的角色,被派下界完全可以理解!”

    “噗嗤……”南斗娘娘掩嘴一笑,风情荡漾,没好气瞪了剑殇一眼以示警告。

    真仙就是真仙,除了桓皇,谁敢这么当着天下人之面批得一无是处,体无完肤?!

    再则,下界寻宝虽然不是什么好差事,却也不是随便什么人想下界就下界,没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也不可能,南华老仙哪有桓皇所说那般不堪?!

    看来桓皇真想把南华老仙往死里得罪了!

    警告之余,南斗娘娘心中也是无奈叹息,毕竟自从南华老仙传下太平道一道时,就是为了颠覆天下,还能奢望桓皇有什么好脸色?!

    再看向南华老仙,老脸发青,发须无风自动,显然被气得不轻,恨极了桓皇。

    可想而知,今日之后,桓皇的评价必会传遍天下,甚至传到上界,成为上界笑柄,到时他还有脸见人吗?估计得到“神秘至宝”也洗不出这“黑锅”!

    这就是得罪桓皇的下场!

    剑殇压根没理会南华老仙的愤怒和杀意,又看向南斗娘娘接着缓缓评价道:“至于娘娘……这才是真仙,不愧仙女之名啊!美貌绝世,风情倾世,肯定极受欢迎,追求者甚重。有追求者自然有竞争者和嫉妒者,女人善妒嘛!再加上娘娘普度众生,心怀仁善又心性耿直,凡事仗义执言,在上界肯定没少得罪人,再被那么一算计……”

    南斗娘娘被剑殇赞得脸皮发烫,俏脸晕红更甚,不由瞪着剑殇急促又温柔打断道:

    “别扯皮了!你们所谓的神器、仙器,我们不一定看得上,东皇钟你都敢亮出来,还怕什么?”

    花花轿子人人抬,南斗娘娘也是女人,桓皇所猜**不离十,心中对桓皇的好感自然直线飙升,连态度也温柔许多!

    “呃……”剑殇言语一断,讪讪停口。

    还真被南斗娘娘说中了,别看剑殇东拉西扯,心中却在剧烈衡量揣摩。

    ****

    下一更中午十一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