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二章 至宝现世
    看桓皇表情讪讪,依旧沉默不语。

    南斗娘娘看了眼气息躁动的隐匿仙神,颇为忧虑温柔说道:

    “以你的修为实力和大桓皇朝的势力,不是我等所求之物就没什么好忌惮!再贵重能比千古至宝之首的东皇钟贵重?”

    顿了下,南斗娘娘又警告道:“以你最近的经历,法力大进很正常,有无数种方法能做到。但是,没境界桎梏就不正常了,你可没什么慧根道体,进境不应该这么快!这片天地评定的散仙之境与后天之境、先天之境等完全不同,拔苗助长固然可以,却有极大限制,而且危害极大,最显著特征是法力虚浮。你明显没有拔苗助长的弊端,也没法力虚浮的迹象,反倒是水到渠成般境界稳固,法力浑厚!以我等的修为境界和眼力能力,很难有什么瞒得过,你可别用什么‘祖人精血’、帝皇之道、或普通手段等来搪塞,那还不如不说,免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眼前的情况就是这样,本来以桓皇的身份地位和势力财富,如此修为境界还说得过去,本来漫天仙神也没怎么在意。但是,随着炼狱老祖陨落,又被南华老仙挑明,那意义就不同了,再加上桓皇连东皇钟都敢拿出来用,却遮遮掩掩,反倒是显得心虚了!

    “其实……也不是大秘密,此物本就是从蓬莱商会交易而来,你们来自蓬莱商会,没理由又不知道啊!”

    掂量一番后,剑殇怅然一笑解释道,而后大手一翻,一张古朴图画出现在手中……

    正是剑殇及早得到,却辗转反复。最终又回到剑殇手中的《静夜思》,又名《梦幻轮回》。

    静夜思,又名梦幻轮回,神秘古宝,意如弹指千年一梦间,具有锤炼心境。陶冶心性等神秘功效,源自太古,其功逆天惊神,玄妙莫测,并不属于功法范畴,需要借助媒介方能修行。

    “这是什么?我们调查过你,就是通过蓬莱商会,没提过这东西啊!”南斗娘娘盯着那图画疑惑问道。

    除了明显是古物,没什么特殊气息啊?!也没用宝光之类。明显不是什么宝物,更不像部功法宝典,反倒像是一张古人信手涂鸦之作。

    这样的东西,能让散仙之境的大能者毫无境界桎梏?扯谈吧!

    “这桓皇,还真是不识好人心,胆大包天。已经警告他了,还敢忽悠大家,这漫天仙神是那么好忽悠的吗?还不如不说呢!”疑惑之后。南斗娘娘柳眉大皱,心中不忿嘀咕着。

    “朕也不清楚。是很早的时候得来,蓬莱商会应该有记录,估计是太过普通而忘了吧!如果再问东方会长,肯定会记起来!”

    看着手中的古画,剑殇同样脸露疑惑摇头老实应道。顿了下,干脆具体解释道:“此物名《静夜思》。没什么用,就是多看能锤炼心经,陶冶心性。朕在传奇之境卡了多年,就经常看这东西,后来修为大进。境界也连番突破,估计是心境和心性跟上修为的缘故吧!”

    此物本来是剑殇初入《铸圣庭》没多久,抄家而来,后来当成普通古玩珠宝批发卖给蓬莱商会,谁知道后来蓬莱商会又当成筹码拿来与剑殇交易!

    放在后天之境是至宝,特别是对异人来说;放在先天之境及以上境界,就没什么用了,特别是原住民,因为原住民不差心境,差的是修为难修。

    但是,真没什么用吗?

    能让桓皇晋级散仙之境后,半月突破到散仙六品后期,其中固然有桓皇奇遇连连,借助晋国大典,从桓王晋级为桓皇,又有屠杀两位真神的主要原因。这古画却是功不可没。

    连散仙之境的桎梏也能无视,在南华老仙提出时,剑殇就警觉了,所以之前迟疑,否则早就拿出来了!

    经过刘邦之事,剑殇感悟“宝物不用等若无宝”之理,但这东西属于辅助性,不具任何攻防之用,又不用展示人前才能使用,何必拿出来?!

    “《静夜思》?似乎有点耳熟啊?”

    南华老仙直直盯着那古画,陷入沉思喃喃自语。

    “真的?”看桓皇不似说谎,再听到南华老仙呢喃,南斗娘娘讶异追问道。

    “朕乃天下闻名的金口玉言,岂会虚言?”剑殇神情一正,认真说道,随即苦笑摇头道:“老实人说老实话,反倒让人怀疑了?”

    “老实人?!”南斗娘娘没好气啐了口。

    之前哪个“老实人”坑了炼狱老祖和南华老仙?!

    “既然娘娘不信,可以拿去看看,此物功效不难揣摩,娘娘一看便知!”看南斗娘娘明显怀疑,其他仙神也沉默不语,剑殇干脆大方说道,就要把古画扔给南斗娘娘!

    “桓皇何许人也?金口玉言之名声倒是略有耳闻。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就在此时,南华老仙忽然扶着垂胸白髯缓缓说道,引得众人一怔,又听南华老仙脸色如常接道:

    “本尊对于收藏古物向来热切,只要桓皇把此画交给本尊。我等恩怨情仇一笔勾销如何?”

    “嗯?”剑殇掷出古画的动作一顿,疑惑看向南华老仙,便是南斗娘娘也是如此。

    南华老仙捋着长须,面露何需慈爱微笑缓缓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等同具仙帝血脉,岂能自相残杀,做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只是此片天地难有本尊好奇之物罢了,桓皇意下如何?”

    “又来了!真以为所有人智商跟你一样?”

    剑殇拽着古画的手臂缩回,笑靥绽放嗤笑道,忽然神情一变,叱喝:“朕正需真仙元气提升修为,杀你如屠一老狗,何来冤家宜解不宜结?!”

    “你……”

    南华老仙神情一僵,血气倒流冲脑,淡然和蔼老脸青红交加,差点一头从虚空栽下……

    是可忍,孰不可忍!

    桓皇太拿自己当回事,太不拿自己当回事了吧?老虎不发威,真当成病猫了?

    便是近处的南斗娘娘,远处的尸神、老者等,此时也是目瞪口呆,没想到桓皇会如此反应,竟敢对真仙说“屠杀如屠狗”?还不愿意化解恩怨了!

    先不说真仙的修为实力,光是桓皇来自大桓皇朝,而真仙是独身一人,几无忌惮,哪个势力愿意得罪孤身且几无忌惮的强者?!

    疯了!

    全疯了!

    桓皇不仅是胆大包天,压根是神经错乱啊!

    “呼……”

    就在众人以为南华老仙即将发飙时,南华老仙却做了个深呼吸,恢复自然神情摇了摇头微笑说道:“桓皇就是桓皇,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这样吧,本尊以太平道及真正的《太平三卷》,换取这古画如何?”

    “咦?”

    这下,再傻的人也知道这古画肯定是好东西了。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竟然让南华老仙拿苦心部署的太平道及得自上界遗藏的《太平三卷》换取!

    如果换千古至宝东皇钟,倒是可以理解,换这看似无用的古画?!

    “你认为你能做得了太平道的主?”剑殇似笑非笑反问道。

    “自然做得,此点桓皇尽可放心!再则,如今真仙降世,背后若无真仙坐镇的势力,肯定难以发展。只要桓皇点头,本尊可以当大桓皇朝供奉!”南华老仙大喜,立刻又加了一筹码!

    剑殇轻轻点了点头,迟疑着问道:“倒不是不可以谈,只是……这古画到底是什么?”

    “古物罢了……”

    看桓皇点头,南华老仙大喜,连呼吸也加促许多,强制压抑情绪缓缓应道,顿了下,看桓皇神情不对,连忙语气一转接道:“哎……好吧!实话实说也没什么,这是上界本尊所知的一位前辈所留手稿,不过是信手涂鸦之作,如果能拿回去。那位前辈肯定会为本尊做主,消除所有罪责,而且一高兴,说不定还有赏赐。但是,本尊可以对大道发誓,此画绝非什么法宝秘籍,仅仅一普通古画而已!”

    “哦?”剑殇恍然大悟般应了声。

    “桓皇答应了?”南华老仙硬忍着狂喜急促追问道。

    “不!太平道,本尊看不上;你……”

    剑殇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缓缓说道:“朕更看不上!”

    “……”

    漫天仙神无语,桓皇明显是把南华老仙给刷了,压根就没跟南华老仙做交易的打算!

    不过,漫天仙神更好奇的是,南华老仙口中的前辈,到底是谁?竟能消除南华老仙的所有罪责,包括此次降世任务失败?!

    “混帐!”

    南华老仙勃然大怒,手中拂尘一甩,尘丝洞穿虚空卷向剑殇……

    看似暴怒之击,那雪白尘丝却是直冲桓皇手中的古画。

    “慢着!”

    无数雷电劈落,挡住三千尘丝。暴喝声中,狂云雷祖蓦然出现,拦住南华老仙追问道:“先说说这位前辈是谁!值得老仙如此拼命?”

    “嗡、嗡、嗡……”

    南华老仙动作一顿,看了眼东皇钟守护下有恃无恐的桓皇,知道自己奈何不了桓皇。心中发狠看向隐匿虚空的诸位仙神,冷笑道:

    “什么古画,什么前辈涂鸦之作?!一群蠢货,至宝便在眼前而不自知,难怪无数岁月都无法完成任务!”

    “啊?!”

    剑殇、南斗娘娘、狂云雷祖、尸神等齐齐嘴巴大张,心中大动看向古画……

    ******

    下一更凌晨0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