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章 雉姬逃婚
    大桓皇朝,九龙皇都。

    桓皇剑殇与镇守马绍尔群岛的大桓诸将,与及十数位江湖巨擘商议完《九天十地炼神大阵》后,便返回九龙皇都,打算趁着铸造阵基之时,进行大桓皇朝的册封大典,是稳定民心,提升大桓文武百官整体实力的一次大典。

    至于《九天十地炼神大阵》,天意老人的描述较为简单,实施起来却极难。

    首先就是改动《周天星斗大阵》,把阵眼改设在马绍尔群岛中最大的火山岛,便于接引地火,提升地火之威。同时在各座火山岛开凿火道,建筑法台,光是此举,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等就难以计数;

    其次就是把《周天星斗大阵》和《九天十地炼神大阵》两大奇阵融合,两大奇阵又要呼应马绍尔群岛的地理形势。简单点说,《九天十地炼神大阵》要分为九天、十地、炼神三大部分,九天就是周天星斗之力,十地就是周天地脉之力,炼神之“炼”字就需要足够的火力,就是诸多火山岛之火力。三大部分需要严谨协调,其中星力灌注、地力冲刷、火力接引等,都需要极为复杂的线路和极为精巧的力量操控,要耗费不少心血材料。

    最后则是驱动“辐射马绍尔群岛十几万里海域的大阵,炼化万米天舰”的力量。别说姬庚神将是否愿意出手,大桓皇朝也没足够数量的真仙、强者等力量。激发大阵之力和地脉火力,完全可以靠灵石消耗,甚至是仙晶,也能聚集大桓军队、强者等人力。但是,地脉火力爆发,威可焚天煮海。还需要另外一股足够强大的力量镇压。剑殇和天意老人等人的商议结果,就是以大桓皇朝的国运、国力,来镇压地脉火力,这就需要打造牵引国运的奇阵,承载国力的基石。

    帝王动动嘴,臣属跑断腿。便是此次行动的最佳写照。

    因为时间紧迫,给予的最长时间是半个月。剑殇、天意老人等商议只是动动嘴,却是调动了千万之数的大桓军队、无数劳工,连江湖义士和异人,也雇佣了不少人帮忙,耗费的财富、灵石、材料等更是笔天文数字。

    九龙皇都皇宫御书房。

    “什么?找不到春秋商行大小姐吕娥(雉姬)?春秋商行失去吕氏两位小姐的消息,不敢接下聘礼,擅自做主?”

    剑殇正审核、处理册封大典诸事。贪狼侯来报。使得剑殇脸色一沉,气势爆发沉声质问。

    关系都发生了,剑殇原本以为水到渠成之事,竟然会突生变数。

    下聘礼提亲,却找不到主事者和当事人,还有什么事比这种事更操蛋。更让人郁闷?

    “难道雉姬出事了?还是逃婚?”剑殇脸色阴沉,威压全场。使得御书房内众人如置身万丈海底般直欲窒息。

    幸得剑殇如今心性改变许多,没有当场发飙,否则连皇宫都可能让桓皇勃然大怒给拆了!

    逃婚之事已经被说烂、写烂,都是浪漫而脍炙人口的传奇故事。但是,当被逃婚者是自己,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感受了。

    “女人心,海底针啊!雉姬到底想干什么?貌似那天晚上,也是雉姬主动啊?竟然来个避而不见?”

    剑殇心思剧转,便是心怀大桓皇朝,谋局天下之心,也想不通一个女人的心思。

    片刻后,剑殇杀意凛然问道:“汉国反应如何?”

    还记得那天晚上,雉姬说过汉王刘邦正在疯狂追求,难道软的不行来硬的,直接把雉姬姐妹给禁锢了?雉姬姐妹有赵姬这个大帝级别巅峰存在和两位散仙奴仆看护,与及春秋商行的众多强者,刘邦有那实力强来吗?

    姜曜躬身语气郑重汇报道:“禀告皇上!经过微臣苦心调查,可以确定汉国也不知吕氏姐妹行踪,如今正在严密追查,甚至有不少汉国探子潜入我大桓皇朝调查此事。此事微臣可以以性命担保!”

    本来以为为桓皇提亲是个美差,毕竟桓皇和吕大小姐的关系不是什么秘密,两人也认识多年,并有谣言共处一宿,夜深人静,孤男寡女,是男人都猜得出来。

    谁知道,美差变成苦差。姜曜又执掌着大桓皇朝暗桓卫,哪敢懈怠?第一时间就调查吕氏姐妹行踪及相关事务,特别是春秋商行总部在汉国,汉国更是重点调查对象。否则姜曜真没法向桓皇交代了,如今也是再三确认后,姜曜才敢汇报!

    “胡闹!”剑殇大松了口气,却厉声呵斥道。

    “……”

    姜曜嘴巴蠕动数下,受桓皇气势影响,本能地全身紧绷,大气都不敢喘息,也完全想象得到桓皇如今的郁闷和恼怒,哪敢刺激桓皇?!

    “值此册封大典在即,碰上这么一遭烂事,实在倒霉到家了!”噤声之际,姜曜心中暗叹不已。

    当然,桓皇这声“胡闹”,估计说的还是雉姬,并不是姜曜,姜曜自认可没做什么“胡闹”之事。

    知道雉姬姐妹失踪与汉国无关,那估计是雉姬自己隐匿潜藏。剑殇纳闷无语之际,倒是放心许多,毕竟雉姬的心思,剑殇本来就一直猜不透!

    沉思片刻,剑殇吩咐道:“这样也好,没消息就是好消息!此事光是暗桓卫恐怕很难办妥了,也交代下定南王关注吕氏姐妹的消息,随时汇报!”

    “是!”姜曜暗松了口气,连忙应诺,还以为桓皇会勃然大怒,兴师动众呢!

    不过,如今大桓皇朝正紧张筹备征伐南北美之事,又有马绍尔群岛“炼神”大事迫在眉睫,不管是桓皇还是大桓皇朝,也确实没多少余力兴师动众寻找隐匿潜藏的吕氏姐妹,毕竟她们也不是弱者,天大地大,她们诚心躲起来,还真不好找!

    “若是找到她们,转告朕的意思,她们想回来就回来,不想回来……”剑殇头疼闭眼片刻,缓缓吩咐着,语气嘘吁叹:“不想回来就随她们吧,尽量关照便可!”

    顿了下,剑殇语气一转,严厉叮嘱道:“特别关注汉国,若是汉国势力敢对吕氏姐妹用强,无论是谁,包括汉王在内……杀无赦!”

    “是!”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什么事,姜曜却是身躯一挺,郑重应诺。

    “退下吧!”

    ……

    “咚、咚、咚……”

    片刻后,姜曜等人退走,剑殇闭目靠在椅上,心思纷杂,浓眉紧锁。戚姬敲门而入,手捧金盏玉盆,莲步轻移直抵案前。

    “夜深了!皇上已经忙碌一天,难得抽空返回,不如早点安寝?”

    美食放置案上,戚姬轻步来到剑殇背后,温柔挤按剑殇肩部、头部,柔声劝谏道。

    “明日便是册封大典,不可出丝毫差错啊!这可是万民关注,百官心系之事!”

    剑殇一手按在案几上锦帛圣旨卷轴上,一手摩挲着肩上柔嫩滑腻小手,硬挤出个微笑缓缓应道。

    顿了下,气氛沉默一片,剑殇沉思了下问道:“事情你知道了?明日起,你便是朕之皇后,直言无妨!”

    戚姬一直执掌大桓皇朝皇都诸事,剑殇又没叮嘱贴身禁卫和姜曜等人。感觉桓皇剑殇心烦意乱,戚姬若询问,姜曜等人自然不敢隐瞒。

    虽然戚姬在剑殇在场时,沉默寡言,娴静端庄,看似万事淡漠无为,却没什么事能瞒得了戚姬,估计连雉姬献身之事,戚姬也早就知道,只是一直没说挑明而已!当然,这跟剑殇并不隐瞒有很大关系,否则在桓皇和皇后之间,贴身禁卫和姜曜等人,自然知道如何选择!

    “吕氏姐姐心性要强,智慧如海,深得逆天圣者(吕不韦)宠溺和真传,巾帼不让须眉。这也是皇上与吕氏姐姐多年来关系难明的主要原因。以妾身看来,此次吕氏姐姐应该是受妾身等人刺激,加上春秋商行家大业大,诸事劳累麻烦不小,此事看似意气用事,却也肯定经过深思熟虑。皇上无需自责、烦恼,感情之事又何来谁对谁错?只能算命运纠缠,感情坎坷罢了!”

    戚姬动作不急不缓,依旧缓缓为剑殇放松着,同时语气平静温柔缓缓分析道,措辞谨慎却也是坦诚直言,足够剑殇理解了。

    “妾身从感情上看,吕氏姐姐只是暂时时想不开,冷静段时间,会想清楚的。当然,吕氏姐姐对皇上的情意无需置疑,于情于理,皇上所为亦是理所应当,反倒有些不够,稍后妾身会调派大内高手参与调查,力劝吕氏姐姐回心转意。无论成功与否,这都是份心意,吕氏姐姐能明白的……”

    夜深人静,御书房内灯火摇曳,戚姬清脆悦耳的声音缓缓掠起,萦绕不绝。

    因为是私聊,所以戚姬是以普通的剑殇的女人自居,雉姬比戚姬年纪大,所以戚姬称呼为姐姐,也算是敬重!

    “谢谢!”

    听戚姬一番述说,剑殇嘴巴蠕动数下,多次想说又不知如何插言,最后化为一声悸动的感谢。

    戚姬嫣然一笑,沉默未答,知道桓皇不仅是感谢,还有“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的意味,这就足够了!

    “确实也挺晚了!一起再检查下名册,以免疏漏!”

    柔情蜜语说多了反而不美,剑殇也不擅长,拿下肩部小手,把戚姬抱入怀中说道,并摊开册封名册相拥校对!

    夜光如水,灯火摇曳迷离……

    御书房地面,两道投射的身影相拥相融,温馨而恬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