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六章 册封大典(下)新年快乐
    每件事的光彩和辉煌背后,总是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艰辛、心血,乃至龌龊!

    就在诸葛山庄遭遇灭族之灾,化为人间炼狱,血腥屠场时。¤ : ¤大桓皇朝的九龙皇都却正声势浩大进行着辉煌荣耀的皇朝级别册封大典,欢歌鼓舞,举国同庆。庆祝贺喜之时,谁有想得到正册封文武百官的桓皇,同时遥控着一批强者以莫须有的罪名,诛灭了诸葛一族?!

    “奉天承运,吾王诏曰:

    即刻起,大桓皇朝在三公九卿外,另设一部……武部,分为镇武府和大桓府,分率武衣卫和桓衣卫,直属吾皇,震慑天下,监察社稷。

    蓝戈,英明睿智,威震武林,功绩斐然,功于社稷,封镇武王,享君王果位,赐王印银绶,入主镇武府,掌武衣卫,震慑天下武事,封邑永平(地方名),世袭;

    姜曜,机敏远识,兼达天下,视察四海,辅国有功,封贪狼王,享君王果位,赐王印银绶和九龙武桓金牌一面,入主大桓府,掌桓衣卫,监察社稷;

    钦此!”

    随着仇黎仇公公那阴柔清亮的声音起,殿内文武重臣齐齐精神一振。

    除了与桓皇关系特殊的诸女外,终于开始正式册封大桓皇朝王爵,而且一次性出现两位君王,执掌直辖桓皇的特殊部门……武部。

    很明显,武部是桓皇用来威慑天下的利器和眼睛。

    侠以武犯禁,镇压武事便属于镇武府管辖,镇武府便是桓皇手中的一把利器,府内武衣卫便是狰狞爪牙。

    更重要的是,原定南王蓝戈,虽被赐封王者。却“超然军事政务之上”,象征和安抚意义多过于实权,不算大桓皇朝的真正君王。如今算是被提升半级,坐实了君王之位,并可以名正言顺开府建制,组建啸傲天下的武衣卫。

    而大桓府就是桓皇乃至大桓皇朝的眼睛。其实是桓皇为原暗部和暗桓卫正名,使之可以光明正大享受荣耀,沐浴光明,行走阳光之下。当然,大桓府的本质工作,还是明察暗访,黑暗手段依旧多过于光明手段,就像无数隐藏在黑暗中,时刻关注着天下各处的毒蛇。若有异动,随时会跳出来给予致命一击。

    两位大桓君王仅次于大桓五妃之后册封,本身就代表了其身份地位之高、权柄实力之隆,可谓皇恩浩荡。

    一时间,金銮殿内寂静一片,文臣武将是眼神炙热羡慕看向蓝戈和姜曜,却没多大意外,毕竟名义上看。两人只是被提了半级,水到渠成。

    反倒是蓝戈和姜曜却是神情怔住。明显意外至极。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岭南百越图谋叛乱,暗组私军之事,已经被桓皇得知,而且暗示过,加上岭南百越强者此次又被调开,派往诛灭诸葛一族。之前岭南百越还猜测桓皇会秋后算账。所以调离百越强者,册封大典一开始,蓝戈就忧心忡忡,满脸愁容硬挤出笑靥。没想到桓皇竟然不在意,不但坐实了蓝戈君王名位。而且直接给予开府建制之权,等于让岭南百越暗组的私军可以正式化。

    姜曜就简单了,刚刚把桓皇亲自交代,向春秋商行吕氏大小姐提亲的事办砸了。桓皇不降罪就不错了,竟然还厚赏?!

    “皇恩浩荡!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怔住只是片刻,贪狼王姜曜率先反应过来,迅速出列拜倒告谢。毕竟他没出过什么大错,多年来也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又执掌着让人忌讳远避的特殊部门,桓皇无视过失,只能说宽容大量,完全可以理解。

    “皇恩浩荡!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老臣必定肝脑涂地效死,肃清屑小,镇压污垢,重整乾坤!”

    镇武王蓝戈就纠结多了,却是感动、激动莫名,身躯微颤出列,拜倒告谢立志。

    当然,后面的话也是侧面暗示桓皇,他一定会镇压岭南百越不安分分子,不会令其继续惑乱。

    就如之前桓皇明知岭南百越不稳,依旧视若无睹;如今既然敢提拔蓝戈,赐予隆恩,就表示桓皇依旧不怕岭南百越作乱,如果之后镇武王蓝戈依旧摆不平百越内患,桓皇恐怕不会继续装聋作哑了!

    “奉天承运,吾皇诏曰:

    田单,刚正不阿,任劳任怨,辅国有功,继焚武君,享君侯果位,赐金印紫绶,掌凌云精骑军团;

    赵胜,机变有智,忠心可嘉,辅国有功,继平原君,享君侯果位,赐金印紫绶,掌胡服赵骑军团;

    魏无忌,才华横溢,机敏不凡,辅国有功,继信陵君,享君侯果位,赐金印紫绶,掌火牛狂骑军团;

    韩信,用兵如神,战功赫赫,辅国有功,封绝武君,享君侯果位,赐金印紫绶,掌陷阵铁卫军团;

    钦此!”

    “呃……”

    “怎么回事?太尉和三君竟然没有封王?而且焚武君还兼任着三公九卿之首的丞相之位,竟然还不足以封王?”

    “没理由啊!大桓三君变为大桓四君,却都没有封王?兵仙韩信虽无主持重大战役,却是布局天下,功勋赫赫,这还不足以封王?”

    “这下没戏了,他们都无法封王,接下去估计也不会有人封王了!”

    “没道理啊!按照我国国运,吾皇之下可立九王辅佐,除四妃和二王外,还能封三人。而二王又是执掌特殊部门,如此一来,等于没文臣武将被正式封王了?”

    ……

    仇公公话音一落,全场错愕,不少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一些南征北战,晋级散仙之境的重臣反应较大。便是田单等四人,也明显怔住,遗憾失落之色颇为明显。

    魏无忌和赵胜还好,反正这几年来,他们也没显著功绩,能被提拔半级,从将侯果位升为君侯果位,从金印蓝绶升为金印紫绶,也足够了。下次册封大典的话,就算无功,只是熬资历,无论如何,他们晋级君王是十打十!

    韩信意外了下,有点遗憾失落,随后微笑释然。毕竟他还年轻,后来居上与三君齐名,足够了,丞相田单都没封王,他更没理由封王!

    田单倒是最疑惑和遗憾的人,因为田单几年来,身为丞相又东奔西走,立下不少功劳,不管是政务还是军事,都功绩不小,这都无法封王?他自认几年来再怎么无为,也比镇武王和贪狼王的功绩大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无论如何,册封谕令已下,无可更改,大桓四君只能出列接旨。

    “奉天承运,吾皇诏曰:

    萧蝶衣,兰质蕙心,忠勇有德,辅国有功,封蝶衣公主,享君侯果位,赐金印紫绶;

    钦此!”

    “啊?”

    蝶衣公主排在大桓四君之后,满殿文武有些小意外,却也觉得很正常。反倒是蝶衣公主本身小嘴大张,满脸难以置信,没想到她也会被封赐。

    因为,她可以算是桓皇的分身,还用得着封晧吗?这些果位和气运等,对她基本无用啊。典型的占着茅坑不拉屎,而且多多少少会影响到桓皇的果位和气运!

    但是,桓皇还是这么做了!

    “谢谢!”

    心思剧转,绝色芳华的蝶衣公主,莲步轻移缓缓出列,显得极为淑女,却没向仇公公跪拜,而是泪眼迷蒙直接看向桓皇剑殇,颤声谢道。

    因为,只有她,才明白桓皇的真正用意!

    “呃……”这下轮到满殿文武疑惑不解了。

    蝶衣公主声名不小,刁蛮无礼没人意外,没按照礼仪拜谢自然也不奇怪。但是,连桓皇和大桓诸妃对蝶衣公主也是颇为溺爱和宽容,排在四君之后,她没发飙还这么激动?

    真不知道蝶衣公主到底在激动什么,连眼泪都出来了!

    仇公公眼中掠过丝疑惑和忌惮,却是满脸奉承笑意朝蝶衣公主点了点头,主动恭敬递上手中诏书,而后退回继续运气宣道:

    “奉天承运,吾皇诏曰:

    萧何,天姿朅杰,博识多才,辅国有功,封问天侯,加封国司,享君侯果位,赐金印紫绶,入主问天府;

    城纱莉娜,智慧过人,才貌双冠,辅国有功,封智慧侯,加封国司,享君侯果位,赐金印紫绶,入主智慧圣殿,掌圣斗士特殊军团;

    钦此!”

    “万岁万岁万万岁!”

    满殿波澜,细微议论声涌现大殿,萧何和城纱莉娜却脸带笑意,毫不意外脸带笑意出列接旨。

    以两位的威名,封侯理所当然,也没人有意见。但是,重在四个字……加封国司!

    所谓国司,便是国之幕僚,参与司务。再往上的级别,便是国师了,一国之师!

    今日起,大桓皇朝也终于有属于己方的顶尖且纯粹的智慧型重臣了!

    这就是王国和皇朝的差距,也是王国晋级皇朝的蚋变。

    能力智慧能担任国司之职者,大桓皇朝不再少数,比如田单、魏无忌、赵胜、高虹等,甚至连韩信、蒙恬等勉强可以胜任,却从来没人受封,直到此次册封大典才诞生,这就是质变!

    *********

    除夕温馨,新年快乐!今年影子事情比较多,过年期间更新会慢些,很抱歉!(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