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二章 枭雄论
    “对了!还有一点,亡灵向来以自私自利、毫无情感闻名。冰封巫妖王阿尔萨斯更是以毫无人性且灭绝**而威震天下,连伴侣、家人、朋友、祖国,都能牺牲,怎么可能如此高义为北美安危出头,置自身于险地,正面对决皇上?!也不可能因为传说中的两件神器为筹码,就出动天灾军团……”

    剑殇揣摩王贲的话之际,贪狼王姜曜忽然插言道。

    战天侯王贲是战神王翦的亲子,出身将门世家,论对军事统帅方面的了解,恐怕没几个人能比王贲更有发言权,自然更受重视。

    “什么意思?”众人正揣摩战天侯的言中之意,有点忽视姜曜,只有城纱莉娜疑惑问道。

    姜曜迅速郑重应道:“不管皇上如何选择,敌军恐怕都不会放过我们!再则,观察冰封巫妖王看皇上的眼神,加上其神情语气,恐怕是另有图谋,此点不得不防,也可以利用!”

    “和眼前局势有关吗?”城纱莉娜追问道。

    “……”姜曜张嘴无语,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桓皇!!!”

    大桓诸将分析眼前局势,大桓远征军不停聚集。敌军可就等不住了,吞金尸皇奥森不由得语气不善暴喝。

    这还是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桓皇,换成其他人物或势力,他们可没耐心等这么久,虽然相对于此次战役,时间其实很短暂!

    “呼……”

    桓皇剑殇做了个深呼吸,低声朝左右吩咐道:

    “战天侯王贲。率桓武禁卫和义贲战骑统帅全军,抵挡亡灵天灾。兵贵精不贵多。其余诸侯大将,率本部亲卫、部曲,随朕奇袭敌军本部,擒贼先擒王,不成功便成仁!”

    “怎么?堂堂桓皇,难道言而无信,打算当众反悔?!”

    看桓皇没回应,阿尔萨斯直觉有点不妙。语气恢复冰冷而毫无感情叱道。

    “反悔?朕答应过什么吗?”

    剑殇手中弑神枪一紧,坦然直视墙头众多英雄朗声问道。顿了下,高声戏虐道:

    “恐怕巫妖王误会了,朕之前想说得是……好!只要你们有能力留下朕,自无不可!”

    “呃……”

    敌我双方无数人,齐齐错愕,没想到威震天下的桓皇。竟有如此无赖的一面。

    但是,偏偏众人还没发反驳,因为桓皇之前就应了个“好”字,这算不算答应巫妖王的条件?!

    “桀、桀、桀……本座敬桓皇是个枭雄,原来不过如此……”

    阿尔萨斯气急反笑,杀意凛然笑声渗人冷声道。顿了下。令人意外地再次接道:“给桓皇和大桓远征军最后一次机会,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看来巫妖王对华夏文明不是很了解啊?就让朕免费给巫妖王上一课吧……”

    敌军不急,剑殇更不急,多拖点时间,对于正迅速聚集的大桓远征军更有利。剑殇顾作认真高声说道。顿了下。朗声接道:

    “枭者,凶猛之谓。英者。多类圣贤。

    枭雄者,多类于无情。英雄并及枭雄,皆心慕仁义,胸怀天下。

    然,英雄怀抱仁义,以至仁德化天下,能让天下人负我,心无我求,故能从始至终,时时践行仁义;

    枭雄襟包四海,以壮志横扫河山,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心无障碍,视时势而行仁义,故不彻底。或有或无,则使人以为假仁假义。

    英雄者,可舍身取义,杀身成仁,为天下苍生谋福祉,乃天地之脊梁;枭雄者,顺我者生,逆我者亡。以我之心而放之四海,以我之志而加之全人,势不可挡。言不必有信,唯能遂其志而通权达变。欲以先登绝顶之位,再行仁义之事。因其本为枭雄之性,故殊难把握,一旦登顶,未必能践行仁道,或将彻底露其枭勇面目,而荼毒无辜。倘果能行其仁德,则天下亦致太平矣。便使枭雄而为英雄。故历来开国之君,多为枭雄,是此之故也……”

    一段长篇大论,加上颇为艰涩的言语,说得敌我双方一阵昏头转向,颇为错愕,连敌军众多英雄,也有点迷糊,只是仔细揣摩,并不难理解。

    别说敌军,便是大桓远征军和华夏异人,也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桓皇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道理来。

    更重要的是,桓皇向来注重信誉,天下闻名。说出这么一番《枭雄论》,这是打算耍赖皮的节奏吗?!

    一番话下来,说得双方沉默一片,剑殇又煞有其事朗声道:

    “英雄,或是枭雄,天下自有公认,并非个别人所能定义。不过,巫妖王既然敬本座为枭雄,天下共睹,朕岂能让巫妖王,乃至天下人,失望?!即便朕不算枭雄,也得豁出去当一次枭雄吧?”

    “够了!”吞金尸皇奥森暴怒呵斥,声如雷霆炸响,明显忍者怒气叱问:“桓皇到底想说什么?是否遵守约定,一言而决,何需废话?!”

    “国之大事,兵家之事,岂能轻率?如何一言而决?!”

    剑殇却不为所动,依旧不急不缓,晃悠悠应道。

    就这么几句话功夫,加上之前的时间拖延。大桓远征军已经聚集得差不多,虽然没全部聚集到桓皇所在方位,却也汇合起来,每个阵营多则百万,少则十数万。

    骨皇阿莱斯特嘲讽问道:“难道桓皇还想双方停止兵戈,坐下来慢慢谈判?”

    “如此更好,虽非朕之本意,却也不会拒绝!”

    剑殇嘴角撅起,语气轻快应道,引得敌军英雄一阵语塞。

    吞金尸皇奥森懒得多说,撇了撇嘴看向阿尔萨斯提醒道:“别等了!桓皇明显在拖时间。压根就不会自裁以谢天下,牺牲自己拯救大桓远征军。我们都高估桓皇的节操了!”

    阿尔萨斯智慧如鬼,又岂会看不出来,却是不甘叹息道:“但是,真灭了大桓远征军,就更无法对付桓皇了……”

    吞金尸皇奥森苦笑了下,颇为无奈摇头奉劝道:“世事古难全!何必太过追求完美?大败大桓远征军足够了。巫妖王的算计,对付可谓英雄的西楚霸王,或许有用。对付桓皇、汉王、秦始皇等枭雄。压根就没用,别浪费时间精力了!”

    “我方付出如此大代价,还没留下桓皇,值得吗?”阿尔萨斯脸色一沉,颇为恼怒不甘,咆哮般争辩道。

    吞金尸皇奥森脸色一沉,语气低沉恼怒应道:“值!根据情报。此次桓皇御驾亲征,出动四妃一王,二君十八侯,两大国司齐出,近二十个特殊军团。若能留下大桓远征军,足够大桓皇朝伤筋动骨。不敢也无力再觊觎北美,足够了!”

    阿尔萨斯紧了紧手中神器“霜之哀伤”,冷声道:“对尸皇来说,是足够了!但是,对于本座来说……”

    不待阿尔萨斯说完。尸皇奥森沉声叱喝,靠近阿尔萨斯低声传音道:“行了!别以为本皇不知道你想做什么。适可而止吧。桓皇若那么好对付,还轮得到我们来对付?你想做的事,有桓皇自然更完美,没有桓皇一样可以办到,何必如此冒险?!”

    说话间,奥森内心确实是对阿尔萨斯极为不满、恼怒,只是天灾军团唯有阿尔萨斯才驾驭得了,只能硬忍着耐心奉劝。

    顿了下,奥森又看向城外迅速聚集的大桓远征军,颇为焦急提醒道:“巫妖王继续迟疑,别说能否留下桓皇,我们能否安全离开,都是个问题了!虽然你不怕同为巫妖王的耐奥祖,而且仇深似海。但是,你拿了耐奥祖巫妖王两大神器,却不办事。不只会惹怒耐奥祖巫妖王,也等于惹怒整个北美。再说,耐奥祖的燃烧军团,并不比你的天灾军团差……”

    “桓皇!!!”

    阿尔萨斯双眼吞吐炙热怒火,怒视剑殇猛然暴喝一声,手中“霜之哀伤”一紧……

    “轰!”

    晴天霹雳,天地变色,风云变幻。

    本就萧瑟森寒的气息,温度再次降低不少,太阳被阴云遮掩,光明被黑暗掩埋,暴动的雷龙,咆哮天空。

    灰色的天空,灰色的大地,灰色的天灾军团……

    彻底森寒的寒意和死亡阴云,萦绕大桓远征军灵魂深处。

    “嗷、嗷、嗷……”

    天地大变,原本静止如雕像的亡灵大军,细微躁动着,发出宛若从地狱深处传出的呜咽、呐吼、咆哮……

    巫妖王之怒!

    这就是巫妖王之怒。

    也是阿尔萨斯对桓皇剑殇的最后机会和警告!

    “战!”

    剑殇手中弑神枪一抖,牵引沙场铁血煞气暴喝一声,随后挥向旧金山王城,敕令:

    “贪狼禁卫听令!月华天狼阵,起!”

    “嗷、嗷、嗷、嗷……”

    万狼齐嗥,声震沙场。

    浓溢铁血煞气与贪狼禁卫的军力、战意、力量等融合,化为一只凶戾残暴,长达数里的恐怖黑色天狼……

    “嗷……”

    天狼凝聚而出,仰天咆哮一声,惊天摄心,四蹄一扬,腾空而起,直扑旧金山王城!

    “战!”

    除战天侯王贲及义贲战骑和桓武禁卫固守原地,通武侯蒙恬、战龙侯龙且、信虎侯季布等大桓诸将,齐齐暴喝一声,率领着各自的特殊军团、精锐军团、亲卫部曲等,气势凶悍,一往无前冲向旧金山王城,势若滔天巨浪。

    只是,真正能凝阵化形者,唯有桓皇一人!

    静待已久的众位英雄,眼露狂热。

    “就等你前来送死……哞!!!

    牛魔酋长克拉格狂喜,牛哞声中化身巨大蛮牛,率领蛮牛军团爆发:

    “死亡凝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