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八章 东皇钟毁
    以剑殇如今的修为实力,虽然是暂时性,却也足够破碎虚空,飞升成仙了。但是,这片天地已经被上界势力联合封锁,这片天地的生灵就等于被全部关押,若无仙引,根本就别想飞升,便是再怎么破碎虚空也没用啊!

    这唯一的道路,断绝!

    “镇!”

    仓促之际,想不到其他办法,就只能先自保了。

    生死之前有大恐惧,为了保命,此时剑殇顾不得利用天罚之雷灭杀敌军,东皇钟祭起,化为百米巨钟悬浮头顶,把剑殇自身护了个严严实实。

    “当、当、当……”

    天罚之雷劈落,化为一个数百米耀眼雷球包裹东皇钟……

    回荡沙场,萦绕天地的连绵不绝的钟声掠起,一阵阵肉眼可见的恐怖声波,如吞噬一切的海浪,不停朝四面八方荡漾而开。

    “噼里啪啦……”

    恐怖声波蔓延而过,生灵、亡灵、建筑、神城、花草树木等等一切,全部被摧枯拉朽般崩碎、破灭,化为齑粉。

    这是天罚之雷和千古至宝之首的东皇钟之间的对决。

    激发的恐怖声浪,威力强得不可思议,比剑殇自身所发还强无数倍。

    百米……

    八十米……

    五十米……

    耀眼雷球包裹下,百米东皇钟的大小不停锐减,高度急剧下降。

    足足数十息时间,肆虐雷球终于化为耀眼雷光消散。

    此时。百米东皇钟化为三四米大小,剑殇的浩瀚雄厚的法力。几近枯竭。可以说,如果不是剑殇每息都在消耗寿命换取力量,根本就撑不到这个时候。

    更重要的是,原本数百丈高的山峰,足足被削减了七八成,只剩数十丈高低。整座山峰宛若沙山,看不到一片拇指大小的东西存在,便是周围百里范围。也如沙漠般万物不存,至于那些神城、建筑、敌军等,已经化成那些沙砾了!

    至于剑殇,被东皇钟守护着,只要东皇钟不落,自然是毫发未损。

    “这也行……”

    看着周围情况,剑殇嘴角不由抽搐数下。没想到“贪生怕死”的保命之举,破坏效果竟然比之前的举措还有效无数倍。

    东皇钟不愧为千古至宝之首啊,竟然连天罚之雷也能硬生生扛下,连尸皇殿都被镇成齑粉了,东皇钟依旧毫发未损,连一丁点损坏的痕迹都没。

    但是。接下去怎么办……

    能维持东皇钟扛下天罚之雷,那是剑殇消耗寿命换取的力量。

    自从“帝皇之怒”施展后,每过一息,剑殇就得消耗一年寿命。

    如今剑殇的真仙之境,只是暂时性境界。寿命并不会被提高到真仙层次。也就是说,剑殇如今只是散仙之境的寿命。大概也就五百年寿命。再加上不弱真仙之境的祖人血脉大成,大概也就一千到两千年寿命,取个中数为一千五百年。

    也就是说,剑殇如今拥有两千年寿命,这还是理论上的最佳数据,剑殇感觉自己的寿命也就一千两百岁,等于是剑殇施展“帝皇之怒”,只能撑一千一百多息的时间罢了,最后还是死路一条!

    当然,剑殇可以现在就中断“帝皇之怒”,只要修为力量降到天地所容极限之下,天罚自消。但是,修为境界的回落有个缓冲期,和剑殇施展“帝皇之怒”,剑殇也不是瞬间就抵达如今的修为实力是同样的道理。而天罚是一波紧随一波,间隔时间只会越来越短,到时剑殇拿什么抵挡天罚?!

    “轰隆隆……”

    天地震动,雷云漩涡急剧旋转,开始孕育第六波天罚之雷。

    此时,天怒之威宛若实质降临世间,似乎连大地也被威压得微微颤抖,给人种天摇地动的错觉。连遮天蔽日的雷云漩涡,也扩展了无数倍,似乎与大地的距离无限拉近了!

    顾不得多纠结,人性本能,能多活多久算多久。

    幸好剑殇还记得清剿敌军,一边以仙晶尽快恢复法力,一边转移方位,又以极快的速度赶到旧金山王城东部,距离东城门有点距离的方位,免得城墙被东皇钟声波震倒,起不到抵挡敌军的效果,那就搞笑了!

    “咔嚓、咔嚓……”

    第六波天罚之雷降临,共为三十二道。粗大而密集的天雷,给人种整片雷云砸下来的极度恐惧感,威若天塌!

    “当、当、当……”

    钟声不绝于耳,此次声波的破坏威力,又比之前强悍十倍不止,几乎震碎了大半个旧金山王城东部,刮地数十丈。

    “呼……”

    雷光消散,剑殇度秒如年之余大松了口气。

    足足近百息时间,东皇钟明显有些扛不住了,不停有雷电传到剑殇身上,同样对剑殇的伤害不小。

    “轰隆隆……”

    第七波天罚之雷开始蕴量,剑殇迅速转移到王城南部,却是心急如焚。

    此时的剑殇,就好像走入了无解的死路,继续维持“帝皇之怒”,那绝对死路一条;但是,中断“帝皇之怒”,十数息时间就会被天罚之雷轰成虚无。

    头一次,剑殇发现修为境界太高也不是件好事,因为剑殇如今的修为实力,想回落到天地所容的极限之下,至少得数十息时间,足够天罚之雷把剑殇灭杀数遍了!

    “咔嚓、咔嚓……”

    第七波天罚之雷降临,此次为六十四道,威可毁灭天地,所有存在,包括剑殇在内,视线和感觉中,除了雷电还是雷电,似乎整个天地化成了雷电的世界。

    “当、当、当……”

    更为洪亮的钟声掠起,东皇钟抵挡不住而传至剑殇身上的雷电,越来越多、越来越猛……

    “噗……”

    “我命休矣!”

    不到五十息时间,剑殇浑身焦黑,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心中暗叹。

    “帝皇之怒”换取的力量,已经有点撑不住东皇钟抵挡天罚之雷所需的消耗了。

    更重要的是,剑殇如今的寿命,已经消耗大半,按照每波天罚之雷肆虐的时间越来越长的规律,恐怕以剑殇的寿命和力量,能否撑过此波天罚都是个问题,更别说下一波了!

    如今旧金山王城,还剩王城背部,剑殇还没引雷破坏!

    观察四周,东皇钟护着剑殇,已经被天罚之雷轰得落地数十丈,整个王城南部,七八成化为沙漠,连百里外的雄厚城墙,也出现触目惊心的裂痕!

    至于敌我双方,已经意识混乱,六感迷失,不知道身在何处,更不知道桓皇剑殇如今到底如何,旧金山王城如今如何了!

    “咔嚓……”

    眼看剑殇扛不住,越来越多的雷电如刺眼银水漫过东皇钟,蔓延到剑殇身上……

    一阵响彻天地,回荡灵魂的清晰崩裂声起……

    千古至宝之首的东皇钟,表面出现了一道清晰可见的裂痕!

    “不是吧?!千古至宝可谓天地孕育,先天而生,何况是千古至宝之首的东皇钟,竟然还会扛不住天罚?!”

    看着东皇钟表面的裂痕,重创的剑殇有些傻眼,也有点震惊天罚之威。

    连东皇钟都扛不住,其他至宝更别说了。

    没有东皇钟,剑殇分分秒秒就是化为虚无的命,连齑粉都不够资格啊。

    可以说,以如今的天罚之威,瞬息间就足够把剑殇来来回回灭杀无数次了!

    三息……

    五息……

    十息……

    百息……

    雷球依旧在肆虐,恐怖雷电依旧不停漏到剑殇身上,剑殇所处重心依旧在不停下降……

    东皇钟表面上的裂痕,越来越多、越来明显,只是百息时间,就如破碎的陶瓷般整体布满了蜘蛛网般的裂痕!

    度秒如年,剑殇的内心则不停往下沉,连痛苦也似乎消散许多,只是死死盯着东皇钟……

    “轰……”

    该来的总会来,随着东皇钟表面的裂痕越来越多,猛然……

    爆开!

    包括剑殇在内的所有人或亡灵,还没反应过来,全被瞬间震晕,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连包裹东皇钟的耀眼雷球,也被爆炸的东皇钟,瞬间崩溃,化为漫天雷花绽放;连虚空也出现无法痊愈的恐怖“伤口”,无数时空乱流肆虐。

    “终于完了……”

    失去意识的瞬间,剑殇心思复杂冒出这么个想法,不知该叹息,或者是庆幸,又或者是解脱……

    之前,乃至很久以前。剑殇闲暇时,想象过无数种死法。

    地球世界中被刺杀……

    《铸圣庭》世界死亡次数过多而无法重生……

    被天罚灭杀而失去重生机会……

    被各个文明的巅峰存在,以秘术抹杀而无法重生……

    甚至因为各种无法接受的大事,打击得自杀等等……

    数不胜数。

    但是,剑殇还真没想过会被自己的宝物爆炸而殃及死亡的想法。

    千古至宝啊,可谓先天至宝,乃先天所生,承载着磅礴气运。从古至今,只有千古至宝遗失、下落不明等说法,就没听过千古至宝被彻底摧毁的例子。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被东皇钟爆炸所杀,应该属于正常死亡,还会有重生的机会。同时,连自己也被震死,恐怕此次敌我双方一个都逃不过,甚至整个圣佛朗西斯科,乃至北美洲,都可能被震毁。

    千古至宝啊,而且是千古至宝之首,拉整个北美洲陪葬完全够资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