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九章 天罚后福
    就在东皇钟爆炸,震晕方圆万甲方圆生灵、亡灵之后。

    “当……”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是瞬间,或许过了许久。

    一个宛若晨钟暮鼓,悦耳回荡的警世钟声起,瞬间传遍整个天下,了得遍布各地的千古至宝,自动嗡鸣呼应,似乎在兴奋欢呼。

    与此同时,旧金山圭城昏迷的生灵、亡灵等,又齐齐被钟声迷迷糊糊间惊醒……

    “轰隆隆……”

    “咔嚓、咔蜘…”

    一切与双方大军昏迷前并无多大变化,依旧是天威浩荡,雷动九天,光耀天地。

    不管是视线,还是感觉,依旧是白茫茫一片,除了雷光还是雷光!

    只是双方大军未发现的是……

    弥漫天地,疯狂肆虐的无垠天雷中,一座数尺古钟悬浮半空,威势比不上天威,却明显具有天地之威,似乎那数尺钟身,就代表着一片天地。

    此时,这古钟正饱受天罚之雷肆虐,却恒古不动,威若面对清风吹拂、细水洗涤……

    又过了不知多久,被天威、天怒、天罚等数重压制的敌我双方,已经失去了对时间和空间的概念。

    天威渐褪,天怒渐消,天罚消散……

    天地清明,所有天地异象已经消散无踪。

    特别是原本弥漫天地的黑暗天幕、亡灵气息、铁血煞气等,基本消失,恢复天朗气清情景,显然是之前天罚爆发,震散、清空了所有天地间的不和谐气息。

    旧金山王城城内的建筑、神城、亡灵等,已经被湮灭六七成以上,幸存者主要集中在旧金山王城北部城区,其余三方城区,包括中部,荒如沙漠,连废墟都谈不上,因为连残桓断壁也彻底沙化了。

    原本高达数百丈的尸皇神山,仅剩数十丈高低,东、西、南三方城区,各有大半化为沙漠,还有一片深度从数丈到数十丈不等的巨坑,特别是旧金山王城南城墙,更出现无数触目惊心的裂缝,似乎随时会坍塌。

    相信任何存在看到此时的旧金山王城,都会被震撼得久久无言。

    此时的旧金山王城城内情况,已经无法用惨烈来形容,只有真正具有毁天灭地的力量,才能让曾经繁华昌盛的王城,变成这样!

    “皇上圣谕:所有大军立刻突围入城,据城抗敌!”

    就在此时,通武侯蒙恬傲立旧金山王城西墙头,手托九彩光华绽放,黑、红、灰三色格外耀眼的大桓帝玺,语气郑重运气高喝,声若滚雷传出十数里范围。

    “大桓帝玺?!怎么会在通武侯手中?!”

    “不会吧?桓皇临终前,竟然把大桓帝玺交给通武侯?!”

    “天罚之下,一切皆为灰灰。难道桓皇把大桓皇朝传给通武侯了?!”

    “有可能啊!桓皇并无子嗣,也没直系亲属,只有大桓诸妃,皇位不传给最信任的重臣,传给谁?那些女人啊?”

    “听说桓皇称王开国之前,就与通武侯、战天侯关系极佳,以兄弟相称,通武侯便是大哥,皇位传给通武侯也是正常!”

    伴随着通武侯蒙恬的声音传遍沙场,那墙头上如烈日绽放的大桓帝玺,比什么皇上“圣谕!”更受人争议。

    一时间,各种各样,此起彼伏的议论声起。

    以贪狼王姜曜、无双侯帝无双、仇黎仇公公等跟桓皇剑殇关系最为亲近,可谓贴身重臣等人为首的大桓诸将,包括大桓禁卫军等,震动更大,不少人直接目瞪口呆,心思复杂。

    “无妨!皇上牺牲自己,给我方开创了退路。肯定早就部署好一切!别忘了皇上是异人,肯定能再次复生……”

    眼神复杂看着墙头通武侯的身影,贪狼王姜曜声音沙哑说道,语气明显有些颤抖,似乎这说法连自己也不大肯定。

    天罚之下,无人能逃,便是降世仙神也难逃一死。

    这是天下皆知的事。

    但是,天罚能否直接灭杀异人,这个还真没有过先例。但是,异人再怎么不死不灭,能比漫天仙神强悍吗?这点实在值得怀疑!

    如今异人的一些秘密,对于部分站在巅峰之处的原住民,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异人之所以不死不灭,一方面是并非这片天地的生灵,绝大多数并非真身存在,类似于不死巫妖王,自然难以彻底灭杀:一方面就是因为异人特有的“游戏龙戒。”可以定位空间、牵了天地反馈等等。排除这两点,其实异人并没什么奇特之处,优势、潜力等还不如原住民呢。

    虞姬曼妙玲珑身躯一挺,神情肃穆直视旧金山王城,语气坚定说道:“皇上并未驾崩,本宫可以肯定!”

    在场众人齐齐蓦然,神情复杂却又带着明显的不以为然……

    一致认为这是仙后虞姬的自欺欺人罢了,身为皇妃,虞姬又对桓皇用情至深,不相信事实很正常。

    千古以来,就没有过能在天罚之下幸存的例子!

    现在大桓诸将考虑的问题,不是桓皇是否能在天罚之下幸存,而是在天罚之下驾崩后,还能否重生!

    但是,问题又来了,如果能重生,桓皇为什么把大桓帝玺交给通武侯?!这就值得揣摩了!

    人本来就是复杂的动物,更不缺乏千奇百怪的想象力。

    “轰、轰、轰……”

    西城门前大桓重臣和精锐军团迟疑间,大地颤抖,原本一直屹立后方,承受无边亡灵大军冲击而不冉的“逆天战神”法相,猛然颤动,威若顶天立地的恐怖巨人向西城墙移动。

    虽然移动速度,比起恐怖巨人的身高,实在不成比例,速若蜗牛爬动。但是,确确实实是在移动。

    身为跟通武侯蒙恬关系最好的战天侯王贲,虽然心中疑问不比其他将领少多少。但是,王贲却对蒙恬极为信任,也知道如今不是多疑瞎猜之际,入城抵挡亡灵大军,特别是无穷无尽的骷髅,确实是最佳策略,自然第一时间呼应蒙恬的“圣谕”!

    脯胃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先是遭遇天灾军团爆发,而后受到天骨狂潮冲击,随后又亲身经历万年难得一见的天罚,近距离感悟到天威、天怒、天罚等天地大道。战天侯王贲终于突破,不但修为境界大进,更重要的是阵法方面大幅度精进,已经初步领悟战神奥义,虽然还无法如桓皇那般轻易凝阵化形,纵u甥沙场。但是,借助镇族至宝“逆天战神雕像。”却也能勉强办到。

    可以说,此次进步或许不算逆天,却是捅破了一层纸,让王贲进入了一片新的天地。只要给战天侯王贲足够的时间消化感悟、所得,领悟战神奥义,掌控凝阵化形,继承战神辉煌,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当然,参与此次旧金山决战之人,绝大多数或多或少都有不小的收获。

    特别是华夏异人,天罚雷云一散,直接就有二三十人腾空而起,这是晋级散仙之境的标志。突破至先天之境者,更是高达数万!其他突破小境界者,不计其数。

    而对于大桓皇朝,最大的收获,还是各个历史名将,如龙且、季布、吕臣等大桓侯爷,几乎都修为大进,更重要的是对于战阵的感悟有了质变,初步领悟了凝阵化形。只是没战天侯王贲那般进展巨大,直接能聚集百万大军组阵化形,还能控制这战神法相行动。

    这跟每个人的所求之道、所做之事、天赋能力等有很大关系!

    天罚时,正手握战阵至宝,掌控“逆天战神奇阵”的王贲,只是适逢其会,鸿运当头!

    “咚、咚、和…”

    之前暂时平息的战鼓,再次擂起,而且直接就是ji进的节奏。

    西城门方位的大桓远征军和华夏异人,随着战天侯王贲行动,顿时齐齐爆发,杀向旧金山王城。便是东、南、北三方战场,因为情报传达较晚,反应较慢,却也迅速发起冲锋,杀向旧金山王城。

    毕竟谁都不是傻子,之前天罚的目标在旧金山王城城内,加上桓皇“遗令。”他们自然知道旧金山王城是最佳去处,也是唯一的去处。否则四面八方漫山遍野全是敌军,往哪跑?!

    一时间,战鼓如雷,铁血凝云,刀光剑影闪烁沙场各处。

    虽然如今还没人能确定桓皇生死,但桓皇的舍生成仁,却也极大ji起了大桓远征军的战意。加上敌我双方都修为大进,但华夏文明诸将对于战阵之道的感悟,却对群体性的帮助更大,而敌军的黑暗天幕、亡灵气息又被肃清,想恢复也不是短时间之事,除非再来次亡灵天灾。

    如此此消彼长之下,大桓远征军初期形势大好。

    四方战场,西城门的大桓远征军最先杀到城门,速度较快者已经杀入城内。只是其他三方,特别是剑殇来不及重创的北方,可谓外有强敌,内有敌军,大桓远征军伤亡最为惨重,入城之举几乎没什么进展!

    “蒙氏铁骑听令,向北城门方位发起冲锋!”

    掌控大桓帝玺,蒙恬压力山大,知道许多将领有各种情绪。却顾不了那么多,一声号令,便要率蒙氏铁骑支援最危急的北方战场。

    “咔嚓、咔蜘…”

    蒙氏铁骑刚聚集完毕,一阵密集且连绵不绝的骨骼爆裂声起,那如浪潮般疯狂冲击的骷髅大军,猛然一顿,金属光泽流转的骨架子出现蜘蛛网般的裂痕…

    求月票!推荐票!赞!!!(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