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三章 通武侯蒙恬
    “哈哈……多谢抬爱!不过,大桓重臣皆是易于之辈?你们就不怕东窗事发,被大桓府灭绝?!或者说,你们不怕本座告发你们?”

    听华夏联盟代表这么说,蒙恬声音洪亮大笑,似笑非笑看着十一个异人,顾作疑惑问道。

    龙魂双眼微眯,似乎早有所料,毫不犹豫应道:“恐怕通武侯有些误会了,也把情况想象得太严重了!我等华夏联盟,不过是实事求是,述说事实罢了。并未付诸过任何具体行动,即未违反大桓军法,也没触犯大桓国法,何惧之有?!当然,若是有人想以‘莫须有’的扰乱军心罪名论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华夏联盟也不会束手待毙!”

    蒙恬双眼一眯,冷声道:“强词夺理,宣扬皇上驾崩,称之先皇,这已经是大逆之罪,已经足以诛灭!”

    至于龙魂最后的暗示,蒙恬并未回应,事实真被贪狼王姜曜料到了。如今旧金山王城的大桓远征军残军,就剩两百多万,而华夏异人的数量,就高达百万,还有不少正在聚集和复生,如果大桓远征军真想对付华夏联盟,还真不一定灭得了。而且如今形势,也不容许出现如此大规模的内讧,否则无需敌军反扑,大桓远征军就先灭亡了!这是明显的有恃无恐。

    更重要的是,即便蒙恬明知如此,还真没法拍案而起,灭杀此次随军征伐的华夏异人。毕竟他们此战也算有功之臣,而且大桓远征军也确实经不起折腾了,反而接下去还得借重华夏联盟抵挡北美敌军!

    龙魂晃悠悠应道:“是吗?我等不过是述说异人铁例,叙述耗费无数人力、精力、物力方才得知的情报,这也算大逆之罪?何罪之有?至于先皇,那确实是口误,罪不致死吧?”

    “对了!龙魂盟主之前说起异人和原住民的区别。却漏了一点。据说你们异人的法律,不分善恶对错,凡事讲证据。但是,在这个世界,特别是天下之争,根本无需证据!”

    蒙恬虽然修为强悍,擅长军事。却非能言善辩之人。对上无耻无赖的十一个异人领袖,还真有点语塞。无奈的是,偏偏蒙恬还没发用强,直接铁血镇压。

    顿了下。不待龙魂等人多说,蒙恬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直接摆手接道:

    “若真要论证据,现在还真没什么具体证据,证明皇上生死、行踪等,你们的说法,完全是凭空臆测罢了。但是,如今大桓诸妃、重臣、公主等,坚信皇上尚在。恐怕并非信念而已。你们所说、所图的一切。全都建立在皇上驾崩的基础上,不知是否想过,若是皇上并未陨落,你们该何去何从?!”

    “嗯?!”

    傲立殿中的龙魂等异人,齐齐脸色大变。脸露惊慌之色,一时语塞。

    还是魔后赢莹讶异放低姿态,带着求教、恳求的语气问道:“通武侯的意思是?”

    “哼!”

    蒙恬恼怒冷哼一声,眼神凌厉如剑看着眼前十一个异人,咬牙切齿般冷声道:

    “别的不说,经过大桓府和我蒙氏调查,邪后、公主、国司等,留在太尉舰队,是自愿留下,并非被软禁。他们却坚信皇上尚在,并未驾崩,肯定有其确实依仗。否则便是抗旨不遵,足以罪诛九族的大罪。其他,无需本座多说了吧?你们华夏联盟想怎么做是你们的事!不过,别拉上我蒙氏。否则,皇上归来或大桓发难的话,蒙氏覆灭之前,本座一定会拉你们垫背,无论目前形势是否经得起内讧折腾……”

    “呃……”

    龙魂等人瞬间脸色难看至极,面面相觑。

    当然,他们不是没想过,通武侯只是为了稳定形势,所以在安抚、震慑、忽悠他们的可能性。但是,各方舰队的明显抗命和异常,也不是什么秘密,蒙恬拿这个说事根本没什么意义!

    片刻后,龙魂等人心思各异退去。蒙恬眼神凌厉环视在场蒙氏子弟,恼怒叱道:

    “都听到了?!蒙氏英明一世,费劲艰辛谨慎走到如今,竟会沦落到如此荒唐愚昧的地步?被华夏联盟当枪使了也不知道?!”

    “……”

    殿中蒙氏众人,齐齐低头,却是没人出声反驳。

    “你们的忧虑,我很清楚。如今乃敏感时刻,之前错误我会全力暂时压下,一切等皇上归来,由皇上亲自判决吧!不过,此刻起,再有妄言滋乱者,无论是谁,一例军法处置,家法侍候!”

    恼怒森寒的声音,回荡大殿,使得蒙氏众人心绪纷乱。

    “另外,你们也无需担忧,蒙氏处境没你们想象中那般危急,那不过是偏激想法罢了。别的不说,我蒙氏与战神王氏向来同气连枝,共同进退,只要我方做好自己,无论皇上是否驾崩,都没任何势力撼动得了我蒙氏……”

    ……

    就在蒙恬头疼至极,既想铁血镇压,肃清屑小;又得强忍着安抚众人,稳定形势时。不管大桓皇朝,还是大桓远征军,或者是天下各个势力,也是暗流汹涌,各有动作。

    蒙氏府邸左侧,仙后虞姬所属府邸。

    满腹哀愁,疲倦乏力的虞姬,正斜躺卧榻,碾转反侧不得入眠,忽有侍女前来拜见。

    片刻后,虞姬四位剑婢四方围着智慧侯城纱莉娜座下三大黄金圣斗士之一的白羊座静入内,由静恭敬双手奉上一道小指粗密卷。

    “啊?!”

    正疑惑静为什么会悄悄潜入求见之际,虞姬以特殊手法摊开密卷,不由娇呼一声,猛然失态坐起,激动莫名直视静焦急问道:

    “此事当真?!”

    白羊座静一怔,疑惑应道:“回禀娘娘,此乃邪后亲自所托!”

    既然是密卷,她自然不敢擅自查看,根本就不知道仙后虞姬问的是什么意思。

    “呼、呼、呼……”

    原本如枯萎花朵的虞姬,精神大振,艳光绽放,宛若被打了一剂强力生命剂,呼吸急促,却反应过来,摆了摆手吩咐道:“本宫明白了,你先回去复命吧!”

    白羊座静领命退下,神不知鬼不觉离开旧金山王城。

    “蝶乃影之命蛊,勿念!”

    直到白羊座静离去许久,虞姬依旧难以置信不停审视、观察着手中密卷。

    若是其他人看到,或许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对虞姬来说却足够直白了,特别是密卷落款是邪后花千黛的独门标记,是莲花法力凝聚而成,并非印玺之类的印记,谁都假冒不了!

    当然,虞姬也明白花千黛为什么会派出白羊座静亲自送信,而不是派斥候、大桓卫,或直接隔空传讯。毕竟如今无数势力都在严密关注着旧金山王城,那些传信方法,都有极大的可能被截留。

    如果不是花千黛怜惜虞姬,本就不该送此消息。

    “想不到啊,想不到……原来真是如此???”

    哀愁疲态尽去,娇躯曼妙绝美的虞姬,站立窗边,远眺无尽天际喃喃自语。

    说话间,手中密卷化为无数碎片,如蝴蝶飘舞半空,而后化为虚无消散……

    “你到底在哪?到底想做什么……”

    芬芳幽幽,云霞变幻,虞姬倚窗梦呓,明亮双眸颇为迷离醉人。

    ……

    入夜,旧金山王城各位重臣、大将,再次齐聚一堂。

    通武侯蒙恬先是交出一份极长的详细名单,而后事无巨细,把蒙氏内部调查和会议,包括华夏联盟来访过程等等,全部仔细述说了一遍,最后,语气苦涩总结道:

    “事情经过便是这样,名单上所有人已经被控制,部分人身处要职,未免扰乱军心,并未关押,却也盯死。大家认为该如何行事?本座毫无异议!”

    一时间,全场寂静一片,气氛凝重。

    事情似乎有点严重,但是,要说严重,还真算不上多大的事。毕竟顶多算影响,却也没造成具体破坏。

    当然,他们也能体会通武侯的纠结和痛苦,换成他们,估计也不知道如何处理了!

    “另外,出此家丑,本座已经无颜执掌帝玺和龙戒,就此交出,由大家共推人选执掌吧!”

    话落,蒙恬神情落寞苦笑了声,翻手间,把“大桓帝玺”和“泾阳龙戒”拿出,挥手间把两物送到仙后虞姬面前案几上,以示自己心意,并非客套!

    当然,或多或少,也有点求饶的意味,所以率先定义为“家丑”,言外之意就是让在座各位别太上纲上线。否则真把名单上的人全部军法处置,蒙氏一族就彻底完了!

    这也是蒙恬绞尽脑汁,想出的应对之策。只是对于桓皇的信任,极为愧疚、落寞。

    贪狼王姜曜死死盯着蒙恬,看蒙恬不似作伪,不由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道:“哎……这也是目前最佳办法了,通武侯确实处理得极为妥当。无论如何,如今稳定局势,寻找皇上,是当务之急!”

    通武侯不愧为通武侯,就此事来说,蒙恬所为确实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灭杀蒙氏叛逆,还是怒灭华夏联盟,目前显然都行不通,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会激发矛盾,动荡军心。

    看没人反对,姜曜又迅速建议道:“至于帝玺和龙戒,相信除了仙后,也没更适合的人选了!”

    虞姬脸色一变,连忙摇头拒绝:“不行!本宫从未接触过军事政务,岂能执掌此印?”

    ****

    第一更……稍后还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