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八章 天地钟
    从钟声掠起,到灵神和蛮神陨落,威凛天地的身影悬浮半空,其实不过是数息时间。

    “走!”

    旧金山王城南城门,原本威压沙场的三道恐怖气息,一道因蛮神的陨落而崩散,另外两道则迅速消散,随后消失,却是被桓皇威名所慑,当机立断遁走。

    人的名,树的影!

    关于桓皇的传说无数,但终究没亲身面对的冲击性猛烈,眼看桓皇一出,顿时震杀蛮神,击毙灵神,另外两个西方真神,连露面、出手、或报名都不敢,直接逃遁,深怕成为桓皇归来的第三个牺牲品。

    两位真神离去,剑殇并未追杀,古钟悬顶,手持弑神枪,就这么悬浮半空观察四方战场。

    没有笼罩沙场的磅礴气息,没有霸绝天下的无敌气势。就这么简单悬浮半空,夹杂着连杀两位真神之威,却使得急促惨烈的混乱战局,节奏一顿,也正好给予剑涛观察战场,重整心绪的缓冲时间。

    日金山王城,还是旧金山王城,剑殇还认得出来,只是已经大变样。

    曾经繁华昌盛,接近皇都的王城,在剑殇失去意识前,化为狼藉荒芜的废墟,城内大半区域化为荒漠。如今,双方ji战依旧,曾经荒芜的废墟,却化为军事化要塞,那浓溢的铁血煞云,弥漫的死亡气息,表露出双方ji战依旧。

    到底过去多久了?!

    此时的剑殇,有点迷糊,只是甫一出现就意识到大桓远征军的危机,所以强势出手灭杀两神,其实还有点浑浑噩噩。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紧随着一声洪亮ji动的高喊声起,越来越多的兴冇奋ji动的吼叫声起,宛若滔天海浪,回荡王城,萦绕沙场。

    一时间原本绝望无力的大桓远征军,气势一凝,士气大振,战役高昂。

    这就是桓皇,这就是领袖,这就是精神支柱!

    消失了这么久,桓皇只要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无需解释,无需鼓舞无需号召,就像是定海神针,让所有人情绪平稳,心绪凝聚。

    “桓皇?!不会吧?!!!真是桓皇?!”

    “到底怎么回事?桓皇失踪了这么久,也没返回地球世界,到底去哪了?”

    “天罚之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桓皇失踪这么久,直到现在才出现?”

    “难道真是飞升又降世?如果陨落的话,没理由修为实力不减反增啊?!”

    桓皇剑殇沉默缓和情绪之际敌我双方战斗节奏停缓。却也有无数呢喃和窃窃私语声,传入剑殇耳畔,其中又以华夏异人的反应最大,大桓众臣和军卒倒是没多大反应,好像桓皇的蓦然出现是理所当然,自有其用意。

    “皇上!!!”

    恍惚间,仙后虞姬腾空而起,来到剑殇身前,神情ji动莫名语气明显郑重而颤抖,却是双手微颤奉上了大桓帝玺和泾阳龙戒。冇

    大桓帝玺,代表着大桓之主的权威:泾阳龙戒,代表着开创大桓的桓皇。

    如今,物归原主!

    “辛苦你了……”

    虽然诧异是虞姬交出剑殇却没多想,疼惜看着如花娇颜明显的疲惫,接过二物,沉声说道。

    别的不说,大桓帝玺和泾阳龙戒由虞姬交出,剑殇很容易联想到,在自己失踪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至少大桓远征军的一切是由虞姬在执掌,这个默默陪伴自己,从不参与军事政务的女人,撑起了大桓远征军的重担,包括眼前惨烈危急的战局!

    还有那无数聚集到自己身上的眼神,他们也很想立刻聚集过来,表示自己的关怀、ji动、兴冇奋等情绪,只是此情此景不允许,各有职责在身罢了。

    虞姬一如既往的淡然绽颜一笑,没有多余的话语,没有多余的表示,一切尽在无言中。

    桓皇归来,足够了!

    “光明审判!”

    “黑暗之光!”

    “兽神咆哮!”

    “炼狱碾压!”

    “万王之怒!“

    就在此时,十数道磅礴浩瀚的气息掠起,十数道威可毁天灭地的光柱、光波等,齐齐轰向剑殇,威可破灭一切。

    悬浮半空的书作天使之城,纷纷光明大作,磅礴光明魔力凝聚为一道刺眼圣洁光柱,轰向悬浮半空的桓皇,威力丝毫不弱于亚特兰蒂斯文明的灵炮。

    还有亡灵基地、兽族据点、炼狱城堡等神城,群体性的魔法,凝聚为一道道威力更胜大禁咒的恐怖攻击,这就是英雄文明群体性力量的威力,原理类似于华夏文明的阵法力量,虽然他们不会玄妙阵法,却也会凝聚力量,以量变形成质变,威可弑神灭仙。

    这就是桓皇归来,灭杀两位真神,吓跑两位真神,而北美联军依旧没崩溃,反而率先发起攻击的依仗,他们深信人多力量大,即便桓皇再强,也无法匹敌铺天盖地的大军,事实上也是如此,否则各个国区、民族、势力的真仙、真神等,早就统一天下了。

    便是亚特兰蒂斯文明为背景的加国国区,无数神王和神王战士一起发起攻击,爆发“万王之怒。”威力也丝毫不比英雄文明的群体性暴击差。

    一时间,十数道撼动天地的攻击爆发,光芒闪耀,威若毁天灭地的恐怖风暴。

    “皇上……”

    虞姬大惊而娇颜失色,自责愧疚之色明显。

    在规模庞大的战场上,个人实力再强,也不敢堂而皇之暴露在半空,否则肯定会成为活靶子。

    桓皇归来,威慑沙场,但比起浩瀚无边的敌军,肯定是萤火和皓月的差别,虞姬不该腾空纠缠,而是该让桓皇隐退,至少不能光明正大悬浮半空,让敌军群起而攻啊!

    这毁灭一切的十数道恐怖攻击,别说桓皇就一个人,便是之前四大真神齐聚联手,被正面轰中,也无法抵挡,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镇!”

    虞姬的自责愧疚等心思,剑殇自然清楚,毕竟人力有时而穷,这是沙场基本常识。但是,剑殇却丝毫不在意,安慰般微微点了点头……

    “当……”

    钟鸣天地,悬浮正上方的古钟,并未暴涨到擎天彻地,只是简单一荡,钟鸣,一个数十米大小,肉眼可见的古钟虚影出现,笼罩住剑殇和虞姬。

    “轰隆隆……”

    十数道聚集敌军群体力量,至少代表着百万天军力量的攻击轰至。

    巨响震耳失聪,圣洁光芒、幽寒黑暗、暴戾声波、寂灭炼狱等力量轰至,爆发,五光十色的光团绽放,霎那间充斥千米空间,使得虚空破碎,湮灭一切。

    “呃……”

    关注桓皇身影的敌我双方无数人,齐齐错愕。

    面对如此恐怖的群体性力量,便是真仙真神也不敢硬撼,桓皇竟然无动于衷?明显没避开啊!

    “笑话!真以为自己不死不灭了?每道攻击,便是真神也不敢硬接,十数道攻击爆发,桓皇竟然傻得硬扛?!”

    “白冇痴!如此超大规模的战争,竟然还有人傻得悬浮半空,当活靶子?!”

    “可惜了,桓皇归来,轻易灭杀两神,明显修为实力大进,却只是昙花一现啊!”

    “估计桓皇是刚刚降临,还搞不清状况,竟然不避不闪,死定了!”

    “傻叉!真以为拥有千古至宝之首的东皇钟,就无坚可摧,天下无敌了?”

    五光十冇色的光团绽放半空,湮灭一切,绝大多数敌军,包括大半大桓远征军,都认定桓皇死定了!

    量变引起的质变,虽然力量层次在天地可容的范围中。但杀伤力却丝毫不下于灭杀天地不容存在的天罚,这是一种天地法则的相对性。

    天罚没有灭杀桓皇,只是天罚仅仅针对桓皇个体,并不代表天罚之雷,就比任何力量强悍。至少一道天罚之雷蕴含的力量,绝对比不上百万军卒的综合力量,这是人尽皆知的理论上的基本常识,否则漫天仙神不会大半隐匿不出,早就肆虐天下了。

    烟消云散,光团褪去。

    之前五光十色的光团中心,头顶古钟,手持神枪的桓皇依旧屹立原地,便是桓皇身前的仙后虞姬,也没丝毫变化,似乎之前的一切,只是幻象,根本没丝毫作用!

    “怎么可能?!”

    “不可能!如此磅礴的力量。桓皇怎么可能扛得下?即便是千古至宝之首的东皇钟,无法摧毁,也会被打回原形吧?!”

    会场惊愣,无法置信齐齐瞪着那悬浮半空,无动于衷的男女两道身影,以为幻觉。

    “这是……”

    别说其他人,便是与剑殇关系最近的虞姬,也是瞠目结舌,愣愣看着悬浮头顶的古钟。

    不说人力有时而穷,无论任何存在、任何力量、任何事物,承受之力都会有极限,否则早就天地不容,被排斥在天地之外。以之前十数道恐怖攻击的力量,摧毁东皇钟不大可能,但是,绝对能击落东皇钟。

    更重要的是,除了桓皇自身,没人比虞姬更清楚东皇钟的形态、性质、力量等因素口但是,眼前悬浮头顶的古钟,爆发的力量、显露的形态等,明显不是之前的东皇钟啊!

    “东皇钟解封了,这是,…天地钟!”(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