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章 大典开始
    同样的民族,同样的文明,汉国晋国大典的程序,跟桓国晋国大典差不了多少。

    主祭天台,三百六十五个台阶,高度直入云霄,高达三百多丈,长约千丈。

    汉王刘邦王驾抵达广冇场,没有无数子民观礼,有的只是无数汉军和异国使者,也省得汉王刘邦向子民微笑示意。自从刘邦走出王驾,就是脸如冰霜,阴沉得吓人,压根就看不到任何笑靥。毕竟原本应该意气风发,光芒万丈的难得晋国大典,被桓皇这么一搞,完全破坏,再加上霸王项羽之前的“鲁莽。”更让刘邦郁闷至极。

    一步一步……

    沿着祭天台台阶缓缓登向云霄,刘邦却是全身紧绷,体冇内法力疯狂运转,全力戒备着。

    因为,上次桓国的晋国大典,就是在桓皇一登上“天梯”就爆发,引得诸位大帝、众多强者出手,可谓一阶一劫。

    按照刘邦的想法,桓皇提前到来,霸道宣战,强势威慑,也会在自己一登上台阶,就开始爆发!

    谁知道,随着刘邦一步步登向云霄,期待中的袭击,一直没有到来,只是气氛越来越寂静、越来越宁静、越来越压抑……

    桓皇没有出手,没有袭击,随着刘邦的一步步行走,却反而压力越来越大,心跳如鼓,怒火滋生,戾气渐浓!

    随着祭天台巅峰的靠近,刘邦丝毫没加快步伐的想法,反而极想放慢步伐,让这条天梯之路永远走不完!

    不只是汉王刘邦,便是霸王项羽等人,全神贯注关注桓皇之际,也是压力越来越大。心跳越来越快,躁动越来越猛……

    如此凝重得让强者也欲直袭的气氛,别说桓皇、汉王、霸王等直接参与者,便是其他势力,也明显感觉到诡异、压抑!

    事情,似乎有点失控了?!!!

    千丈路程。不过顿饭时间,却宛若千里之路,千年时光!

    “踏……”

    三百六十五个台阶走尽,最后一步,如鼓炸响。便是心机深沉如刘邦,还是不由得身形一顿。

    “咔嚓、咔嚓……”

    随着刘邦走完三百六十五个台阶,最后一步踏出,坚硬如铁的台基,竟然硬生生被踩出数尺深的足印。蜘蛛网般的裂痕蔓延而开,可想而知刘邦的脚力之重。

    “好狠的心肠,好毒的心思……好一个桓皇!”

    在坚硬如铁的石基踩出数尺深足印,沉重如山的刘邦却是身躯一晃,五官狰狞扭曲如鬼,浑身衣发无风自动,眼神阴毒得吓人,细微呢喃声更是如九幽寒风。

    上次桓国的晋国大典。各方势力在桓皇踏上祭天台第一个台阶,就直接出手。主要是各方势力只想阻止桓国的晋国大典。打压桓皇之威,震慑华夏神州,并不想彻底激怒桓皇,更不想看到桓皇彻底疯狂。

    此次,汉国晋国大典,提前率军而至的桓皇。一直沉默无为,有且只有两个原因。

    冇第一,桓皇不是想破坏汉国晋国大典,让汉国无法晋级为皇朝级别势力。而是想破坏汉国国运,甚至是崩毁汉国国基。湮灭汉王气运,让汉国晋级皇朝级别势力的可能性为零,让汉国永远无法晋级,让汉王刘邦永远无法成为汉皇,让刘邦的帝皇之路彻底断绝。

    第二,桓皇突然“人品爆发。”放弃狙击汉王刘邦,破坏汉国晋国大典。

    可能吗?!!!

    ……

    帝皇之路,王者平凡,唯有成为皇者,才算正式踏上帝皇之路。而势力晋级为皇朝级别势力,才是帝皇之路的真正开始!

    直入云霄,三百多丈高的祭天台之巅,举行晋国大典的祭天仪式。

    本来是每个皇者最意气风发,俯瞰天下,享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凌云豪气和荣耀之时。

    此时的刘邦,却没任何心思去享受这专属皇者的光辉和荣耀,有的只是无限的怨恨、阴毒,还有那么一丝丝恐慌、惊惧!

    “王……”

    如此凝重诡异的气氛,别说刘邦,便是其他人也察觉到了。主持祭天仪式的汉国宗正更清楚,明显惊慌忐忑,迟疑不定,发须斑白的脸颊,晶莹的汗珠正不停往外冒。

    此时大典停止,还来得及,顶多只能算晋国大典失败,只是让汉王刘邦的颜面威严等受损,不会损坏汉国国基,触及汉王气运。

    等祭天仪式正式开始,那意义就不一样了,宗正可不敢随心而为。

    “怎么回事?晋国大典,不是该一气呵成吗?”

    “情况诡异!看来发生了我等不清楚的异样变化!”

    “进一步天堂,退一步化凡,失落便是地狱。就看汉王如何选择了!”

    “桓皇不愧为桓皇!果然是无法无天的异人!如此作为,就不怕汉王不惜代价跟他拼命吗?”

    “桓皇也太狠了吧?!如此作为,若是成功,仇恨不亚于掘人祖坟,杀父夺妻之血海深仇啊!要不要做得这么绝?!”

    “何止是杀父夺妻之血海深仇!妄图断其根基,绝人大道之路,此仇无解了!”

    ……

    除了周围汉军,广冇场四周关注之人都是各方势力代表,清一色先天强者以上,汉王刘邦短暂的停顿、身躯的晃动、气息的变化、宗主的迟疑等等,自然都逃不过众人的紧密观察。

    一时间,无数惊叹、震撼、嘘吁、感慨、叹息等情绪的议论声起。

    “霸王!或许我们可以出手,卖汉王一个人情!”

    刘邦和汉国宗主的异样,西楚阵营自然也看在眼里。谋师范增迟疑了下,明显举棋不定出声提醒道。

    “……”

    项羽看了眼斜对面的桓皇,又看向步入高入云霄的汉王刘邦身影,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

    事情发展似乎有点的失控了,按照部署来说,似乎不是这样啊?!

    “霸王!我国与汉国是盟军而已!”

    就在此时,虞子期脸色数变,硬忍着语气平静提醒道。顿了下,做了个深呼吸迅速接道:

    “桓皇的心思确实恐怖。不过,与我国何干?按照之前商议,桓皇一出手,我方立刻出手阻止,桓皇没出手,我方就按兵不动,这是汉王亲自叮嘱,而且是慎重叮嘱。自作主张不一定是汉国所喜……”

    “你……”谋师范增脸色一变,看向虞子期的眼神颇为复杂。

    “微臣赞成!事已至此,是汉王谋划失误,与我方何干?”

    楚相项他冷笑了声紧随附和道。随后面无表情接道:“我国与汉国,仅仅是盟军而已。按照盟约行为足够了,自作主张,弊大于利。更重要的是,事已至此,顺其自然的话,无论结果如何,对我方都极为有利。别忘了汉国也是我西楚大敌,此事过后,桓皇若胜,汉王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复仇,严重拖垮大桓皇朝的发展,极大减少我国压力,静心发展,而且汉王再也不会是霸王的对手;桓皇若败,一切皆休,但大桓皇朝余孽,肯定会复仇。如此一来,我国不但能解决大桓皇朝这个最强大敌,还能让大桓余孽牵制住汉国,我国同样能压力大减安心发展,一举数得!”

    事实也是如此,正是项羽欲言又止的真正原因。

    别看霸王项羽看似鲁莽霸道,刚愎自用,却也是智慧如鬼、心细如发,楚相项他所说,还真就说中了项冇羽的心思了!

    “事实如此,违背约定,得不偿失,反而有越俎代庖的嫌疑,吃力不讨好!”

    看项羽沉默不语,虞子期心思剧转,又迅速补充道。随后冷笑了下,迅速嘲讽接道:“按照约定的话,我方需要率先出手,间接地率先对上桓皇及大桓主力,汉国这是想借刀杀人。”

    “……”

    项羽脸色数变,呼吸明显加剧许多,却依旧沉默不语。

    谋师范增暗叹了声,却也无法反驳,毕竟谁都不是傻子,金刚虞子期和楚相项他所说的话,他也无法挑出毛病,顶多就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并非三言两语所能解释明白,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

    “如……常……举……行!”

    不管周围各方势力怎么想,意外的情况,炽热的怒火,极度的仇恨,让刘邦戾气飙升,思维恍惚,咬牙切齿般缓缓说道。

    看向宗主的凌厉泛红的眼神,加上刘邦本身扭曲狰狞的五官,明显有点疯狂的气息,让宗正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不敢直视。

    他只是个正宗,跟刘邦关系极为亲近,本身却非擅长军事政务的顶级文臣武将,此次晋国大典的各种“秘密”计划部署,他根本就没资格参与,自然不知道汉王的算计,也资质没资格和能力去参与,反正照做就对了!

    “晋国大典……开始!”

    做了个深呼吸,汉国宗正运气高喝,声震王城!

    ***********************************

    拜求双倍月票!拜求双倍月票!没有推荐票也好……谢谢!拜求双倍月票!拜求双倍月票!没有推荐票也好……谢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