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章 底牌呈现
    “轰……”

    由数百万大军组成的两大奇阵,封天锁地,磅礴力量落下,顿时让阵法笼罩范围内的所有人,犹如枷锁缚身,压力大增,让人有种身入牢笼的明显感觉。

    一时间,全城大乱,无数人惊慌失措,特别是各个势力代表,更是纷纷自危。

    “啪……”

    桓皇所在楼阁,镇武王蓝戈一拳轰出,虚空爆鸣,却没见任何空间波纹,不由赞叹道:

    “好强的封锁之力,空间力量增强了无数倍!”

    镇武王蓝戈一直负责大桓皇朝镇武府,震慑大桓天下武事,行为作风低调,但本身实力不可小觑,拳破虚空轻而易举,如今却是一点波纹都掀不起来,可想而知汉国大阵的强大封锁之力。

    贪狼侯姜曜毫无意外笑了笑,补充道:“好歹是早就筹备好,由数百万汉军和楚军组成的大阵,岂是容易撼动?!”

    “好一个虚伪做作的汉王,野心不小啊!为了对付我方,竟然封锁全城,就不怕城内无辜者暴动吗?”镇武王蓝戈不屑看向傲立祭天台之巅的刘邦啐道。

    在场都是久经战场,见识非凡之人,自然能感受到“天干地支封魔诛神大阵”和“诸葛八卦阵”,都是偏向封锁之力的奇阵,并非普通的战阵或防阵,自然针对的是汉国阵营敌对者,手笔惊人,明显是防备敌军撤走,意图一网打尽。

    但是,如今出手的仙神级别巅峰存在,就有九位,对战之余波可想而知,如果无法及时避开,被席卷而入是早晚的事!这就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之前汉国还深怕大战殃及汉国子民,而没让汉国子民观礼呢,如今倒好。直接封锁全城,而非简单的结阵相对。可想而知,此战过后,将会有多少汉国子民和无辜者,被卷入死亡漩涡。

    当然,这也明显表现出楚汉击杀敌对者的决心。

    “战阵?!哼……”

    天魅侯仇公公声音阴柔不屑冷哼,自豪讨好啐道:“普天之下,便是四大神侯复生,战阵之力也难比皇上,何况是区区汉国?估计连找出个战阵比拟战天侯的大将都难。玩阵法对决完全是找死……”

    “呵呵……”

    桓皇剑殇笑了笑。也没多做评价。而是感受了下阵法之力,曲指一弹,鸣空爆响依旧无法撕裂空间,不由双眼一眯。缓缓吩咐道:“别小看了汉国大阵!”

    顿了下,冷笑接道:“既然汉王不惜代价,那我方也无需替汉国怜惜生命了,战吧!放开手脚……”

    “是!”

    一名禁卫军应诺一声,迅速朝严阵以待的军营大军传递桓皇之意。

    “桓皇无道暴戾,逆天而为,罔顾苍生。为免波及苍生,请无辜者速度离城,一个时辰内王城只出不进。一个时辰后,全城封锁!”

    就在此时,洪亮清晰的声音从天而降,在朝歌王城各处响起,回荡不绝。威若天神敕令,让人听不出声源,却清晰传入所有人脑际。

    镇武王蓝戈恼怒谩骂:“虚伪!明明是汉国野心勃勃,竟还不忘诬蔑我方。一个时辰……王城何其辽阔,普通人一个时辰内根本来不及离城!”

    问天侯萧何毫不在意微笑应道:“公道自在人心!各个势力自然清楚其中虚实,至于汉国子民,他们都不珍惜,我们何必在意!”

    “轰、轰、轰……”

    起初出手,不过是互相试探、掂量彼此的巅峰力量,一招之后停息,加上大阵掠起,城内中下层力量大乱,顶级层次存在却没多大反应。

    连绵爆响声起,一座座楼阁建筑炸开,隐藏各处的强者纷纷出现。

    大桓阵营斜对面的西楚阵营,西楚阵营正对面的楼阁爆开,以威压天地的秦帝为首,帝妃帝失,大秦重臣和强者,投靠大秦的印度佛陀、孔雀强者。数里外大秦帝国驻地,气势如山的大秦禁卫,孔雀佛军,气势爆发,铁血冲销,梵音绕耳,引得各个势力关注,与西楚驻地爆发的冲霄气势遥遥相对。

    其实,早在几天前桓皇和秦帝达成协议,就以“挪移法则”,直接把秦帝、帝妃、秦臣等近千强者直接挪进朝歌王城,隐匿在大秦帝国驻地中,又把一万大秦禁卫和一万孔雀佛军,挪移到朝歌王城附近,而后缓缓渗入王城,悄悄聚集到大秦帝国驻地,这是桓秦阵营用来防备西楚势力的仅次于西楚阵营的强大联军。

    霸气冲天,手持开天斧的霸王项羽,气息锁定秦帝,眼露战意,显然迫不及待想与秦帝一战。

    更重要的是,霸王项羽身侧,一位身穿黑色锦袍的中年人,正是不死真魔燕震天,气息诡异而高深莫测,气势却丝毫不下霸王项羽和秦帝、南华老仙等人,而且更为深邃难明,令人纷纷侧目,颇为关注,连桓皇、秦帝、光明大帝等,都连看数眼,明显颇为忌惮,只是认为是华夏神州隐藏中的降世真仙之一!

    桓皇所在左侧,光明大帝罗杰气息锁定血帝洛梵,浑身圣洁光芒绽放,令人无法直视,神圣光明之力在背后凝聚成清晰可见的耀眼且庞大天使之翼,状若神圣光明之火焚烧。

    光明大帝罗杰之侧,是四名红衣大主教,八名背展天使之翼的大天使,十八手持巨剑,身披甲胄和金色披风的神圣骑士,绽放的气息全为散仙级别大能者。

    血帝洛梵浑身血雾缭绕,身形若隐若现,身畔是八名血族亲王,三十六位血族公爵,近百血族强者,阵容之强明显更胜光明阵营。

    桓皇所在右侧,冥王哈迪斯身披尊贵紫金黑袍,傲立前方,如黑暗帝皇驾临。身侧是战意如火的战神赫罗,神火熊熊的火神奥托斯,还有十二位身穿精巧华丽圣衣的天字号冥斗士,剑殇见过的天魁星卡伊洛斯、天贵星米尔、天猛星达摩、天魔星奎等冥界大统领赫然在内,还有二三十位地字号冥斗士,全是圣衣着身,随时爆发。

    可惜,冥界阵营并无对手,气息直接就锁定了大桓阵营所在,战意凌然。

    无论气势,还是数量,大桓阵营明显弱于汉国阵营,光是仙神级别存在,汉国阵营就多出了冥王、火神、战神、南华老仙、不死真魔等五位,未知中还不知道隐藏了多少,怪不得汉国动用两大偏向封锁之力的奇阵,显然是早有准备。

    “桓皇!”

    一阵咬牙切齿,杀意森然的暴喝声起,刘邦傲立祭天台之巅,俯瞰桓皇剑殇所在,冷然叱道:

    “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地,若是束手就缚,孤可以做主放过其他人,留你全尸!”

    “咔嚓、轰……”

    刘邦话音刚落,磅礴如山的恐怖威压从天而降,轰向大桓阵营所在楼阁,却是除却秦帝和光明大帝的对手之外,其他巅峰大能者一起锁定大桓阵营。

    恐怖威压压得锦绣楼阁出现无数狰狞裂缝,随后爆开,压碎楼阁,暴露出楼阁内所有人。除却桓皇原地虚空悬浮,其他人全部被压得坠落地面而无法悬浮半空,可想而知威压之强。

    “各位……”

    剑殇懒得理会刘邦的咆哮,大手一翻,挡下诸多大能者联合而成的恐怖威压,使得虞姬、蓝戈等人摆脱威压束缚,重新腾空,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一群土鸡瓦狗,何需唬人?好歹注重点身份,没脸没皮乱战的话,别怪朕……大开杀戒!!!”

    “嗯?!”

    刘邦、不死真魔、冥王等人心中一凛,强大神识迅速横扫四周,难道桓皇还有隐藏的仙神级别底牌?!

    想想也是,沿自远古商周时代的神将姬庚,还没出面,而且南北斗两仙似乎跟桓皇关系不错,不得不防啊!

    而秦帝、光明大帝等人,却是眼神一亮,大松了口气。虽然他们艺高人胆大,但是,面对着数量数倍己方的同级别对手,说不在意肯定是骗人!

    “当……”

    不管众人怎么想,剑殇曲指一弹,天地钟再次凌空钟响,声惊天地。

    当然,在众人心中,此钟还是十大千古至宝之首的“东皇钟”,唯有拥有过东皇钟的刘邦,神情郑重,眉头微皱眼露疑惑,却也没多想,毕竟东皇钟在桓皇手中的威力,远胜在他手中,很可能威力解封了!

    “嗷、嗷、嗷……”

    钟声掠起,大桓阵营所在军营,黑雾滔天,黑雾中数个庞大怪物身影隐现,咆哮天地,足有十三个,正是十二都天魔神法相,加上战天侯的战神法相,却是十万大桓禁卫军和一万义贲战骑的战阵显化。

    “轰、轰、轰……”

    十二都天魔神一出,气势丝毫不弱于降世仙神,速度极快直朝王城中部冲来,所过之处,建筑坍塌,尘埃混杂着血肉,无人能挡,威若风暴过境,撕碎一切。

    唯有地支法相可以匹敌,只是镇压各方的十二地支法相,又如何拦得住聚集在一起冲杀的十二都天神魔?!

    这就是战阵和常规阵法的本质区别。

    论阵法之道,桓皇并不算阵法宗师,华夏神州胜过桓皇者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但是,纯以战阵之力而论,桓皇绝对是傲视天下,无出其右的最强战阵之神,没有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