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章 阵法对决(中)
    “咦?!圣衣文明中,还有力敌冥王的巅峰存在?”

    那黑暗中的曙光出现,关注战局的剑殇、刘邦、秦帝等齐齐讶异关注。

    此界冥王、战神、火神三大希腊真神的来历,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这三大希腊真神是上界降临,身份地位类似南华老仙等降世真仙的恐怖存在,类似智慧女神城纱莉娜、纷争女神莉莉丝、海皇罗特拉等诞生此界,只是继承先辈印记的神邸,远远不是对手。

    “蒂亚?!”

    不待剑殇等人多猜测,冥王却是勃然大怒,黝黑之火焚天煮地,连身边冥斗士也被逼得不停退走,可想而知冥王的愤怒。

    冥后蒂亚,本就是冥王的未婚妻,却一再与他作对,维护另一个男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

    即便冥王明知冥后蒂亚和桓皇没任何龌龊,不可能真正有什么交集,却也无法容忍,如吃了只苍蝇般恶心至极。

    这也是汉王刘邦能轻松请动冥王来援的真正原因,因为冥王本身就想击杀桓皇,以报精神上的“绿帽”之仇!

    “冥后蒂亚?!”

    剑殇眼皮一跳,心中颇为悸动,没想到值此大桓皇朝,乃至剑殇最关键的战争,已经消失已久的冥后蒂亚,竟然会出手拦下冥王,等于是为己方拦下一位顶级真神。

    不过,不同于剑殇,秦帝、刘邦、项羽等却明显认为桓皇和冥后有龌龊,看向桓皇和冥王的眼神极为古怪,特别是项羽和刘邦,同样是心中最中意的女人被桓皇抢走,身同感受,五官都有些扭曲了!

    “本宫的性格。你很清楚!你对桓皇的仇恨,根本毫无理由,完全是殃及无辜的肆意发泄。本宫连累了他,就不可能坐视不管!”

    冥王暴怒,冥后蒂亚却没出现,只是宛若四面八方响起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而起,回音阵阵。

    “此处天地的虚实,你很清楚,桓皇根本不可能和本宫有任何未来。你的发泄,便是到冥神座前,也是理亏。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与本宫一起离开此片天地,不再返回和眷顾;要么与本宫一战,即便本宫不是你的对手,想杀他。也要踏过本宫的尸体。而且你一出手,无论胜负,我们就永远不可能了……惹怒本宫,你就准备承受冥王一脉的怒火,别想返回上界了……你选择吧!”

    语气平静且淡漠,声若天籁的声音再次掠起,引得在场仙神级别存在心跳如鼓。光是听冥后蒂亚的言语,就知道冥王冥后在上界的身份地位非同小可。而冥王的降世,明显另有谋划。偏偏是拿冥后当幌子,惹怒了冥后。

    最后一点,似乎眼前冥王,并非真正的冥王,只是属于冥王一脉而已。而冥王一脉想让他与冥后结合,所以冥王才能假设“寻妻”的幌子降世。明显两者的结合影响极大。如果眼前冥王彻底惹怒冥后,后果不堪设想,后果严重到眼前冥王老死此片天地也别想返回上界!

    “女人裙下的臭虫,别让本尊捕捉到你的生命印记,否则必让你永不超生……”

    冥王脸色数变。五官狰狞扭曲,最终还是没勇气出手,双瞳黝黑冥火燃烧,瞪着桓皇剑殇不屑叱道。顿了下,明显极为无奈说道:“走吧!”

    话落,冥王的身躯缓缓淡化,眼看着即将脱离这片天地,显然是选择了冥后给出的第一个选择……

    “冥王!”

    眼看冥王即将离去,此去恐怕极为漫长的时间都无法再交集。剑殇身躯一挺,傲气冲霄暴喝,随后语气坚定,声若滚雷怒喝:

    “有朝一日,朕必杀入冥界,取你头颅,灭你冥王一脉!”

    冥王眼神嘲讽不屑瞥了眼剑殇,懒得回应,身影如烟消散。

    “咯、咯、咯……”

    剑殇拳头一握,战意凌云,眼神如刀直视苍穹……

    就在此时,一阵嘘吁无奈,却强势不容忤逆的天籁声掠起:

    “你等离去,若无因果,不得主动挑衅和为难大桓皇朝,否则你等飞升,本宫必灭……”

    说到最后,声音飘渺难闻,却是冥后蒂亚离去前的警告,明显是冥后蒂亚弥补桓皇,使得此界冥界阵营不敢随意为难大桓皇朝!

    其实剑殇自知,冥后蒂亚确实是对他没任何男女之情,而他也是如此,两人都心照不宣,所以冥后蒂亚连身影也没露,更没告别就直接离开。纯粹是冥王没事找事,殃及池鱼的发泄而已,说起来,剑殇确实极为冤枉!

    当然,冥后蒂亚的恩情实实在在,剑殇无法飞升也就罢了,若是飞升,早晚得还这恩情!

    “上谕不可违!”

    战神赫罗和火神奥托斯对视一眼,心中激荡难平,随后暗叹了声,朝汉王刘邦拱手致歉,挥手间带着众多冥斗士迅速离开。

    此时,时间还没一个时辰,朝歌王城还未彻底封锁,除非汉国想强留冥界阵营,否则只能任由他们离去了!

    其实战神和火神也极为无奈,若是能击杀桓皇,自然能讨好冥王。但是,他们也别想飞升了,冥后要杀他们,冥王根本极难庇护,再看重也不会不惜代价庇护,也根本护不住。这就是势力之主帝皇和帝后发生矛盾冲突,这纯粹是家事,任何插手者都是亵渎、冒犯、越矩,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插手,否则绝对死路一条!

    “桓皇不愧为桓皇,果然是软饭王,除了利用女人之庇护,桓皇还有何本事?!”

    眼看着极大强援离去,汉王刘邦脸色铁青,语气怨毒阴森叱道。

    原本**成把握的绝妙计划,竟然功亏一篑,把握下降到五六成而已。

    谁能料到,冥王蒂亚一出现,竟然以一己之力,削弱汉国阵营三大真神,众多散仙级别和传奇级别存在。桓皇之运气,确实是令人嫉妒。

    当然,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冥后蒂亚,冥界阵营也不会盯上大桓皇朝,被汉国轻易请动,其中恩怨纠缠之因果复杂程度,实在无法理清。

    “关你屁事?!!!再怎么软饭王,总比汉王为了所谓霸业,承妻养子,甘当绿帽王,悍然出嫁的好……”

    剑殇嘴角抽搐数下,气死人不偿命嘲讽啐道,声震天地回荡小半王城,传入无数人耳际。

    “竖子……真当孤奈何不了你?!”

    刘邦神情一僵,脸部如斗抽搐不已,怒气震天暴喝。

    被桓皇抢走疑为吕后的雉姬也就罢了,夺妻之恨很难瓦解,感情无法强求,总算不是太丢脸。

    更重要的是,汉国王后是白氏一族遗孀,刘邦为了霸业,毅然迎娶,这是天下皆知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本来汉国太子并非刘邦亲生,就已经流言四起,引为刘邦奇耻大辱。

    谁知道桓皇如此阴毒,竟然当众揭穿,而且把迎娶白氏遗孀的刘邦,看成是嫁入白氏,也就是入赘。堂堂帝皇,岂能下作至此?!

    可想而知,桓皇这番话流传出去,刘邦之威名将受到何等打击,简直是无颜面对天下人了!

    “轰……”

    暴怒之余,刘邦顾不得隐藏,只想着不顾一切灭杀桓皇,大手一挥。

    一座百丈巨塔从天而降,轰向肆虐“天干地支封魔诛神大阵”奸细的战天法相和四大英雄军团。

    “嗷……吼……”

    龙吟虎啸,凤吟猿鸣。铺天盖地的龙种异兽,凤种奇兽,虎豹猿熊,鹰蛇狼狈等,从那百丈巨塔蜂拥而出,冲向战天法相和四大英雄军团。

    “镇妖塔?!”

    秦帝双眼一缩,震骇莫名看向那百丈巨塔脱口而出。

    “十大千古至宝之镇妖塔?!”

    本来剑殇、血帝等只是有些震撼疑惑,听秦帝这么一说,顿时反应过来,惊异莫名。

    古籍记载中,开天辟地之初,有两族啸傲荒古,统治天地,便是巫族和妖族。巫族修身不修神,天地不容而被大道遗弃;而妖族却也讨不了好,被彻底镇压削弱到极致,主因是被两件先天至宝死死克制,最终没落。

    这两大妖族克星的先天至宝,一为镇妖塔,二为万妖幡。

    镇妖塔之强悍还在万妖幡之上,因为镇妖塔可镇压所有妖族,位列千古至宝;而万妖幡虽位列先天至宝,却非十大之一,偏向驾驭万妖,镇压之力远逊镇妖塔。

    传说中,镇妖塔内自成天地,无妖不镇。这还是其次,主要是镇妖塔可镇万千妖族,等于是手握万千妖族大军,谁人能挡?!

    眼前镇妖塔之威,没传说中那么夸张,所出顶多算妖兽,算不上妖族,却也是非同小可,足以所向披靡了。

    “杀!”

    众人还未从镇妖塔现世的震撼中清醒,又有震天喊杀声起,三千多身披黑袍,气势如锋的诡异阵容从苍茫大阵中冲出,势如破竹杀向十二都天魔神法相。

    刀枪剑戟,术法劲弩等,轰在这些“怪人”身上,轰碎黑袍,现出璀璨鳞甲,竟是难以损伤分毫!

    “九鼎镇世大阵,起!”

    如此金刚不坏,所向披靡的恐怖威势也就罢了,三千多鳞甲怪人,竟还能组成大阵,凝聚出镇压世界,浑身金属光泽流转的恐怖金刚巨人,悍然一拳轰向都天魔神法相,无视蕴含天地本源力量的都天魔神攻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