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十六章 独战仙神
    “砰……”

    绑住刘邦的天究神鞭,光芒掠起,漫天碎肉纷飞,鲜血瓢泼……

    围困桓皇的诸位仙神暴怒,还未反应过来,一阵晴天霹雳炸响,天地震动,使得众人心中一凛。

    “轰隆隆……”

    晴天霹雳,天地变色,风云变幻,隐约有龙吟天地,回荡众生神魂。

    原本萦绕朝歌王城半空,躁动如火的汉国国运凝聚而成的霞云,以极快的速度消散,转眼消散四分之三才有所减缓。连之前隐约可见翱翔霞云的白龙,也以极快的速度隐去,直到淡不可闻。

    “咦?朕并无趁机覆灭汉国之意,也没这时间、机会和余力!怎么汉国国运消散如此之多,连白龙也隐去了?几乎代表着汉国覆灭了!不是说刘邦九子乃是龙子吗?难道无人能继承大统?!”

    论对国运的了解,无人能比在场诸位帝皇,特别是剑殇,看着异变的国运,心中瞬间猜测到。

    别看大桓皇朝如今大军压境,但是,北美大战刚过,元气大伤。大桓皇朝拿得出精锐阵容,却没足够的文臣武将精兵,雷霆扫穴覆灭汉国。

    国运消失如此之多,已经降到王国标准以下,除非大桓皇朝或西楚势力趁机吞并汉国,难道是正被西欧黑暗势力猛攻的俄斯联邦,还有余力趁机反扑?!

    “呼……”

    剑殇念头刚起,就有一股磅礴的莫名事物加诸己身,玄之又玄,使得剑殇瞬间心清气明,神魂通透。

    三头六臂八翅的返祖真身,一头天眼通天。看清了蜘蛛网般笼罩天地的天罗地网;一头巫眼彻地,看到了厚实大地深处的脉络纠缠;一头法眼观世,看清了朝歌王城内外无数人的心态变化,看清了周围无数人,包括诸位仙神的心灵。

    天地人三眼的异象,不过是瞬间。却让剑殇看清了许多辛秘和变化。

    与此同时,剑殇还看清了自身的桎梏,神魂凌越天地,不停上升、上升,似乎随时能突破桎梏,超越天地,却又被挡了回来,瞬间心灵蒙蔽,天网模糊。

    这是这片天地大道的蒙蔽和桎梏。也是境界所限。

    剑殇可以肯定,若是没笼罩天地的天罗地网,自己的境界能趁机突破,立地飞升,却是被硬生生蒙蔽,钳制禁锢。

    怅然失落,憋屈戾气。不过,剑殇能清楚感应到大桓皇朝的国运明显增长一截。翱翔国云之中的九龙,增添一龙。却是白龙凝聚成形。

    如此一来,大桓九龙已经凝聚出四龙。

    纯以国运而论,大桓皇朝已经足以晋级帝国级别势力,契机已现。即便是论疆域,大桓皇朝称霸华夏神州和太平洋,威服北美。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是人口似乎略有不足!

    另外,剑殇自身修为虽然没多少增长,脑际却多了不少玄妙陌生的信息,是得自汉王刘邦。其中便有十大宝典之一的《皇极九变》,高深玄妙的《帝皇拳诀》,与及刘邦对天地之道的契合。

    击杀汉王刘邦,似乎不只是大桓皇朝国运增长,连剑殇自身气运,也出现了明显增长,对于天地意志更为清晰,获得了天地眷顾,明显是击杀对手,掠夺气运的表现!

    ……

    “放肆!”

    不待剑殇多消化击杀汉王刘邦的所得,一阵恼羞成怒的暴喝声起,那气息森寒凶残的黑袍中年叱道:

    “此子忤逆,坏我等大事,不杀不足以证天心,谁也别想完成使命!”

    “裂天一指!”

    话落,率先出手,再次一指点出,势若弹指裂天,威可裂天洞地。

    “狂雷天牢!”

    一位身穿紫色鎏金法袍,紫发如雷的老者,手掌化爪一抓,无数三指粗的紫色神雷凭空而降,轰向剑殇,又如雷狱降临,封锁剑殇四面八方退路。

    “阿弥陀佛!施主逆天而为,不容于世,皈依我佛,得享极乐吧!”

    身披袈裟,头顶明王法相的大明真佛,掐印宣了个佛号,随后一掌拍落:

    “明王之怒!”

    庞大遮天的明王法相,金火焚天,一手拍落,漫天金色佛火勾动业火,焚烧万物,势欲净化目标之戾气、业力。

    “铿……”

    北斗星君双眼如剑凌厉怒视剑殇,铿锵声中犀利剑气化为冲天寒芒:

    “斩!”

    “一剑伏魔!”

    剑锁神魂,一剑诛仙伏魔,直斩神魂。

    “小子!坏我等大事,该死!”

    阴厉洪亮的怒喝声起,一位身穿威严王袍的陌生青年,怒喝一声,大手抓向剑殇:

    “吞天!”

    大手抓出,化为吞噬一切的黑洞,所过之处连光线也消失,威可吞天。

    “桀、桀、桀……早看你小子不爽,受死!”

    剑殇接触过的雷系法神狂云雷祖,怪笑一声,翻手间雷云横空,密集雷电倾泻劈落。

    又有血云翻滚的炼骨血魔,五指如刀无坚不摧的尸神九幽老祖,狼啸碎魂的狼神三首吞天狼,魔雾翻腾而看不清形态的天魔级别魔魂,暴戾凶残的魔族真魔……

    汉王刘邦,气运通天,暗中不知道多少降世仙神关注,把希望放在刘邦身上。

    如今,桓皇剑殇竟敢执意击杀刘邦,直接断绝了诸位降世仙神的希望,顿时引起了众怒。当然,其中也有对桓皇剑殇本就有所仇怨,只是之前不敢独自报仇,趁机想击杀桓皇的存在,比如炼骨血魔、狂云雷祖、尸神九幽、狼神三首等。

    十数位降世仙神一起出手,空间震动,苍穹迷失,天地失色。

    每个降世仙神,都能轻易撕裂空间,撼动天地。十数位仙神一起出手,灭国屠城绰绰有余,纵观天下,没有任何势力、任何存在敢直捻其锋。

    “哎……”

    南斗娘娘、秦帝、光明大帝等,脸色一变,暗叹了声。终究不敢出手,本能缓缓退开。

    桓皇如此桀骜不驯,忤逆天意,蔑视仙神,他们也无可奈何,参与进去,也不过是多一冤魂罢了。蝼蚁尚且偷生,他们和桓皇的交情,还没到不惜生命为对方舍生忘死的地步。

    当然。更主要的是,明知必死,何必飞蛾扑火?!!!

    “哈哈、哈哈……”

    剑殇仰天狂笑懒得回应仙神怒喝,洪亮粗犷的声音回荡天地,震耳嗡鸣,无数汉军直接被震得七孔溢血,昏厥当场。

    “战吧!逆天之路,唯死而已!”

    “想杀朕。做好陨落的准备!”

    衣发无风自动,戾气冲天。剑殇三头六目怒视众位仙神,八翅展动震荡空间,六臂齐挥:

    五大先天至宝,众多天级宝物在手,实力通天,何惧一战?!!!

    漫天仙神又如何?!

    有朝一日。逆天伐神,破网诛仙!

    “当……”

    钟鸣天地,天地钟化为百丈大小镇压空间,氤氲垂落守护。

    “剑压天下!”

    “剑压天下!”

    剑殇最强大的手段还是剑法,轩辕神剑和赤霄神剑一起斩出。同一招式却蕴含着《周天万皇经》和《周天星劫》两大对立奥义,一剑破万法和一剑生万法,虽然无法融合贯通,却代表着桓皇剑殇最强大的成就。

    “叮咚……”

    “烈日焚海!”

    伏羲琴九彩绽放,琴弦震荡,《澧沅潇湘曲》第八式奏响,琴音凝聚,音波之力极度凝聚如烈日,爆发,辐射八方。

    又有千古至宝昊天塔暴涨守护,天究神鞭化为天罗地网,永恒战旗席卷……

    傲视天地,戾气冲霄的气势爆发,此时的桓皇剑殇,就像是点燃引子的火药桶,又如烈日轰爆,各种各样的恐怖手段疯狂爆发,每招每式丝毫不弱于诸位仙神的惊天手段。

    “嗯?!”

    霸王项羽双手紧握先天至宝开天斧,战意昂扬直视桓皇,法力疯狂灌入开天赋就要全力劈出……

    不死真魔燕震天一手按住项羽肩膀,引得项羽疑惑回头,却见燕震天摇头传音道:

    “桓皇引起众怒,九死一生,便是仙神联手也无法轻易击杀,肯定会有伤亡,桓皇之临死反扑,你扛不住。无需参与,对你没什么好处!事已至此,你的谋划已经败了,别参与进去!”

    话落,不待项羽回应,身形一晃迅速远去……

    项羽虎目圆睁,怒视桓皇剑殇,随着身形远去,视线模糊,眼神却缓缓露出复杂难明的神色……

    那逆天妄为,唯我独尊的气势;

    那独战仙神,帝皇无敌的意志。

    那顶天立地,舍我其谁的浩瀚身形……

    霎那间,随着燕震天远去的霸王项羽,内心深处涌起对桓皇剑殇的敬佩、羡慕、遗憾等复杂心思,原本的怨恨、仇视,蓦然消失。

    这才是霸王,这才是帝皇!

    或许,与公认为剑殇大帝,暂为桓皇的剑殇,生在同一个时代,是他们的悲哀!

    汉王刘邦,败得不冤!

    “轰……”

    天摇地动的震耳失聪的巨响起,闪耀天地的横陈半空的烈日起……

    被燕震天带走的项羽,只能感受到惊天地泣鬼神的激战,什么也听不清,看不明!

    唯有愤怒的声响依旧隐隐传至……

    “真以为千古至宝就能让你立于不败之地?!”

    “北斗七星!”

    “一剑诛仙!一剑斩妖!一剑弑神!一剑灭佛!一剑伏魔!一剑裂地!一剑逆天!”

    “问道一剑!”

    这是霸王项羽最后隐约听闻的疯狂声响,还有那通天彻地的闪耀剑芒……(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