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剑殇大帝
    “毒后吕雉!带着嫡长子……逼宫来了……”

    简单一个冷哼,几句话,如炸弹爆响,瞬间引动在场众人无数心思,令人浮想联翩。

    “轰隆隆……”

    霹雳炸响,风云变幻。原本天清气明的好天气,瞬间化为风雨欲来的阴沉气候。

    “嗯?!”

    桓后戚姬神情一寒,眼神犀利冰冷如剑看向崇师妾,使得周围温度瞬间爆降数十度,令人发寒。

    剑殇和五位皇妃所在亭榭周围数十米范围内,花草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生之极至为死!

    无数人都在疯狂提升修为实力之际,戚姬并未原地踏步,何况还执掌了十大神剑之首的轩辕剑,继承了掌天尊者许行的传承,光是不经意爆发的气息,就足以操控植物生死,影响天地气候!

    安静!

    沉静!

    寂静!

    极大震动之后是极度的寂静!

    霹雳震响,震得崇师妾俏脸发白,心跳加速如鼓,硬忍着低头语气坚定颤声道:

    “提醒而已,并非挑拨!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被戚姬气势所慑,崇师妾以尽量自认为最坦诚、最善意的语气解释,至于戚姬怎么想,那就不知道了!

    别看戚姬整天与植物为伍,给天下人的印象是性格亲和温婉,善良仁德,典型的贤妻良母,蝼蚁不伤,爱心泛滥。

    龙妃崇师妾却不会真把主持大桓皇朝政务多年的桓后,当成是亲和温婉,善良仁德的女人。

    很明显,这样的女人,能主持一个皇朝的政务多年,文武百官等全朝拜服,地位丝毫不变吗?!

    多年来,戚姬下令处斩的罪臣过百。便是镇武王蓝戈负责的镇武府,灭绝数十个名门望族、武林家族、富贾世家等等,创下镇武府能止儿啼的凶名。但是,没有桓后戚姬点头,镇武府哪敢轻易灭族???!!!

    这样的女人,真把她当吃素的,绝对会死得很难看。

    “咳!咳!”

    让一直温婉随和的戚姬,爆发出如此浓溢杀气。便是意志坚定如剑殇也不由得干咳数声,心中骇异,震惊莫名。更别说崇师妾了!

    可想而知此时戚姬情绪之失控。怒火之猛烈。

    盘古天地实在太神秘了。虽然戚姬和雉姬已经极少接触,历史轨迹已经被无数异人扭曲。但是,大势轨迹、性格宿命等变化不大。以戚姬和雉姬为例,虽然两女接触极少。却从甫一相识,就针尖对麦芒,互相敌意十足,连看中的男人也是同一个,而且暗战不断,这就是宿命。也是戚姬如此失态的根本原因所在,换成其他女人,可能就不会了!

    当然,更主要的是。剑殇有些心虚,有种偷情被抓的心虚,而且是那种小二带着儿子找上门争夺家产的那种心虚。

    有生以来,包括与前妻云枫的矛盾,与邻家大姐林倩莲的暧昧。剑殇也没这么心虚和尴尬过。

    干咳之后,剑殇眼神飘忽,硬着头皮顾作认真转移话题叱道:“这才多久?项羽这小子又开始蹦跶了?还想挑战秦帝?不知死活!”

    五大皇妃跟随自己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除了虞姬,其他四人聚少离多。所以趁着五女怀孕期间,剑殇尽量陪伴着,这也是大桓皇朝一直没掀起战事的主要原因,也是剑殇难得的私心作祟。

    可惜,天不从人愿。

    本来剑殇还想平静十月,等待孩子出生,也亲身感受下身为人父,等待孩子出生的感觉。

    不消停啊!

    “皇上……”

    一声温柔醉人的声音起,戚姬双目澄澈,嫣然巧笑看着剑殇喊道。

    “呃……”

    剑殇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傻眼看向戚姬。

    便是虞姬、花千黛等女,也是错愕看向戚姬,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变脸也没这么迅猛,毕竟神情易变,情绪难换啊!

    戚姬神情依旧,似乎没发觉众人异样般,气息随和,柔声缓缓说道:“去吧!大事要紧,别多想了,三月足矣!”

    这神情,这语气,这态度……

    天下间最为贤淑温婉,清逸闲华的女人,也不过如此!

    剑殇嘴角不自然抽搐数下,顾作镇定缓缓起身,难得极为乖巧温柔应道:“嗯!那朕先行一步了!”

    更重要的是,剑殇此时也很想见见吕大小姐,见见那个五官酷似自己的孩童,有种迫不及待的冲动,不心虚才怪。

    男人啊……

    在外面犯下多大的罪,回家就会对自己的女人多好!

    这是剑殇此时的最佳心理写照!

    “嗯!”戚姬笑靥如花,双瞳剪水看着剑殇,乖巧柔声应道。

    至于虞姬等四女,从未见戚姬如此愤怒失态过,也没见戚姬转变如此大过,此时全部沉默,哪里还会应答。

    “禀……禀告皇上!吕大小姐转达,看不到轩辕剑,就没必要相见了!”

    之前那禁卫身躯一伏,硬着头皮再次颤声道。

    “嗯?!”

    剑殇双眼一眯,眼神森寒犀利,凌厉气势爆发,鼓动得周身虚空涟漪,花园内风起云涌。

    吕大小姐,到底想做什么?有些过了啊!

    原本剑殇对于雉姬,还有些愧疚、期待,此时却忍不住有些怨怒了,因为诸女现在都孕在身,岂能轻动情绪???!!!

    “咯咯……吕大小姐果然是个妙人,妾身还真想与之一见!皇上认为呢?”

    戚姬俏脸笑靥有些僵硬,笑声如铃,语气平静柔声道,只是言语中带着丝明显可觉的冰寒,显然有些失态。

    虞姬咬了咬樱唇,轻抓戚姬手腕喊道:“大姐!别动了胎气,不值得!”

    说话间的同时,虞姬周身粉红光芒绽放,纷纷融入戚姬体内,使之心平气和。灵台清明。

    五大皇妃,全是顶级历史美女级别女人,可不是花瓶,而是无需置疑的智慧通天,心思如鬼。

    只是真正聪明的女人懂得藏拙隐匿而已,便是五大皇妃中最低调、最沉默寡言、最不参和事务的琴妃李嫣嫣,曾经身为太后,把持上古之楚国朝政多年,算计并击败了上古战国四公子之春申君黄歇,智慧能力可想而知。

    从吕大小姐带着孩童上门。到自报吕雉之名。再到崇师妾之提醒。最后是轩辕剑的转达。

    在场众人,哪里还不知道吕大小姐想做什么?

    为了自己也好,为了儿子也罢,吕小姐此次前来。肯定是为名分,甚至是直指轩辕剑,意为争夺大桓皇朝嫡长皇子,直指大桓太子!

    “妹妹放心!”

    戚姬双眼一闭,睁开,轻轻拍了拍虞姬手掌,瞥了眼剑殇柔声道:

    “事已至此,既然发生了,就要认!她敢上门。难道我这大妇还不敢招待了?!这叫责任!这叫担当!”

    说话间,戚姬已经完全恢复,看不出什么异常,显然被虞姬施法,情绪稳定许多了!

    “呼……”

    听得出戚姬口中的一语双关和宽容大量。剑殇做了个深呼吸,感激且愧疚朝戚姬点了点头,看向禁卫沉声道:“走吧!先见吕大小姐!”

    出了吕大小姐这么一桩大事,剑殇等人哪里还顾得上千古霸王项羽挑战千古一帝秦始皇,哪里还顾得上华夏神州三大商会为什么会同时上门求见。虽然这些事肯定都影响极大,是真正的大事!

    “禀告……禀告皇上!那大桓府那边该……该……”

    跪倒一旁的桓衣卫,脸颊汗水止不住地直往下淌,声音嘶哑请示道,连话语都有些结巴。

    此时,这桓衣卫想死的心都有了,毕竟他也不是傻子,就这段时间发展,隐约猜得出事情缘由。

    这种帝皇“丑闻”,知道得越多,肯定死得越快,他为什么这么倒霉,此时前来汇报,刚好撞上这件事啊?!

    坑啊!

    剑殇凝眉沉思片刻,豪气顿发,恢复威严肃穆之神情,沉声吩咐道:

    “通告天下!今日起,朕恢复本名……萧影,号称……剑殇大帝!剑出,天殇!”

    顿了下,剑殇又询问道:“楚皇和秦帝定下的决战日期是什么时候?!”

    桓衣卫毫不犹豫迅速应道:“启禀皇上!下月十五!”

    “下月十五?!”

    剑殇沉思着呢喃数声,战意昂扬偏头看向大楚皇朝方位,高声下令:

    “向楚皇项羽下战贴,十日后,朕与楚皇决战泰山之巅,一决高下!同日,大桓皇朝,向大楚皇朝……宣战!”

    话落,剑殇……如今该叫剑殇大帝萧影,脚步稳重踏出,不再踌躇,不再迷茫,不再迟疑……

    这就是责任!

    这就是担任!

    戚姬之前的一语双关,并非讽刺或警告,而是实实在在的奉劝、提醒。

    完全可以想象,当萧影恢复本名,自号剑殇大帝,与霸皇项羽决战泰山之巅,将会引起多大的震动,将会多么的吸引眼球。

    既然如此,还顾忌什么?!

    时至今日,现实世界这个名词,已经没多大意义,异人和原住民,已经没多大区别。萧影何必再用“剑殇”如此别扭古怪的名字?

    真仙降世,烽火焚天。

    此时的剑殇,低调已经没什么意义,藏拙已经没什么必要。

    既然如此,那就亮出锋芒,亮出霸绝天地,睨视天下的锋芒!

    剑耀天下,撕裂天地!

    剑出,天殇!

    ******

    一鼓作气,再来一更!求票!求赏!求赞!求人气!!给点反应,刺激影子疯狂爆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