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风暴之初
    泰山,崛起于华北平原之东,凌驾于齐鲁平原之上,东临烟波浩淼的大海,西靠源远流长的黄河,南有汶、泗、淮之水,峰插云霄,气势磅礴,雄伟壮观,因而在视觉上显得格外高大的节奏感和“一览众山小”的高旷气势;山脉绵亘,山基宽大安稳,形体庞大而集中则产生厚重感,大有“镇坤维而不摇”之威仪。

    意义上,泰山是黄河流域古代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周围有各个时代的遗址,更有“万岳之首,天下独尊”之美誉,是政权的象征,天下人眼中的圣山,自古以来便有“泰山安,四海皆安”的说法,历朝历代帝王不断在泰山封禅和祭祀,并且在泰山上下建庙塑神,刻石题字。便是最桀骜狂傲的千古一帝秦始皇,也曾亲率大军登顶封禅。

    除了以上代表意义之外,泰山又位于泗水郡北部,济北郡南部,处于大桓皇朝和大楚皇朝的交界处。加上泗水郡独悬大桓皇朝连绵疆域之外,深入大楚皇朝疆域,使之如鲠在喉,两朝大战若起,泗水郡乃必争之地。

    最近,如龙盘踞擎云的泰山,热闹非凡,人踪林现,因为桓皇和楚皇决战泰山的消息已经传遍天下。

    更有个说法,两大皇者把决战之地选择在泰山,也有一战定江山之说,所以格外惹人关注。

    不但两大皇朝的密探渗透辽阔雄伟的泰山各处,还有华夏武林人士、华夏异人、各国人员,与及天下各个势力强者、眼线等,身份来历颇为复杂。加上泰山山高辽阔,古木参天,山石嶙峋,无数妖兽、灵植、遗宝等隐匿山中,各个势力、各种恩怨、各种奇遇和凶险等交织纷杂,纷争不绝,战斗不止。不停在山林中爆发,山林喋血,彷佛在预演着大桓皇朝和大楚皇朝之争,预示着风暴将至。

    ……

    泰山半腰,十数名服饰不一,气息从后天六阶到先天后期不等的武者,正远攻近战,围杀一先天级别凶兽铜甲犀牛。

    这十数名武者明显是游侠,所使功法不一,手段不一。却合作默契。却是个小团体。

    “什么人?!”

    眼看铜甲犀牛遍体鳞伤。将要毙命,一位老者厉喝一声,看向数十米处树梢。

    却是不知何时,数十米处那二三十米高的树梢。有个身穿锦衣的年轻人,看似二十出头,静立树梢,身形随枝叶起伏,面无表情看着下方激战。

    围攻铜甲犀牛众人顿时动作一缓,大半精力用来警惕。

    毕竟在这山林中,杀人越货屡见不鲜,几乎每日都在上演,这铜甲犀牛的鳞甲可制上好皮甲。獠牙可制兵刃,血肉大补,价值不菲,值数千金。

    “铿……”

    那锦衣年轻人出手如电,铿锵声起。这些武者只见剑光耀眼,铜甲犀牛便身首分家,毙命当场。

    “放肆!我等乃……”

    一位年轻武者大怒呵斥。

    话未说完,便被旁边一老者捂住嘴巴。

    又一儒袍中年人抱拳客气道:“在下鬼手探花,薄有微名,不知尊驾有何吩咐?”

    “嗯?”

    正欲怒起而攻的武者齐齐一怔,预示到来者身份非凡,没再谩骂震慑。

    按照常规来说,接下去就该是争夺战了,除非他们愿意放弃这铜甲犀牛。而鬼手探花如此客气,说明不敢争夺!

    那锦衣年轻人不知何时收剑入鞘,似乎从未出手般,语气平静问道:“可有见到大楚武兵?!”

    鬼手探花迟疑片刻,硬着头皮应道:“三个时辰前,此处往西北约二十三里,曾有千余项氏武卫踪迹!”

    随着霸皇项羽崛起,项氏一族已经是个超级大家族,家族武力层次分为项氏武兵、项氏武卫、项氏子弟兵,类似宗派的外门弟子、内门弟子、核心弟子格局。

    “鬼手探花,记住你了……”

    那锦衣年轻人呢喃了声,身形一晃,如翩鸿远去,数息间不见踪影。

    “这是……”那怒叱被阻止的年轻武者疑惑道。

    老者大松了口气,叱道:“那是大桓皇朝大桓府的桓衣卫,找死不成?!行走江湖,眼睛长亮点!”

    年轻武者眼露崇拜精芒,暗叹了声,看向浴血尸骸问道:“那这铜甲犀牛?”

    鬼手探花叹息一声,解释道:“既然没收走,自然归我们所有,是我等相告的报酬;若是不答,恐难安身离开,至少也得不到这尸骸……”

    “这么霸道?!”那年轻武者不满骇异脱口而出。

    “唰、唰、唰……”

    就在此时,密集破风声和林动声起,引得这些武者紧张不已,却隐约可见无数劲衣身形,速度极快穿梭林中,直朝西北方而去。

    一老年武者向那些年轻人解说道:“这是大楚皇朝镇武府的武衣卫,看来是灭那千余项氏武卫去了!”

    那年轻武者恍然大悟,疑惑道:“武衣卫?先有桓衣卫探察,而后武衣卫出,似乎是针对大楚皇朝的武力啊?”

    “少废话!速速分解铜甲犀牛,我等尽快离开!”

    鬼手探花瞪眼连声呵斥道,随后远眺连绵山峦,呢喃道:

    “桓皇和楚皇即将决战,两朝武力先行,喋血山林,此乃争势之举,龙争虎斗之局!泰山越来越不安全了……”

    当然,多大的风险就代表着多大的机遇,世上从来不缺冒险求利之人!

    ……

    泰山山脉,桃花源区域之彩带溪。

    此时正有两三百武者激战溪流,刀光剑影,术法纷飞,看服饰,却是不远处黄花洞黄花派弟子和莲花洞莲花派弟子。

    两派本是冤家对头,此次又因为一株两千年的九叶血芝,呼朋唤友之下,没多久就演变成两派大战,双方已经习以为常,甚至大半还彼此认识。

    正血热眼红之际,彩带溪左侧,忽然涌出密密麻麻的精甲武者。数量足有两三千,气势如虹,速度极快沿溪奔走。

    激战两派弟子,猛然动作一滞,有些傻眼看向那忽然冒出来的势力,其中光是散仙气息就有四五道,先天气息上千,完全可以轻易碾压两派!

    “托天王如此着急,这是打算去哪呢?”

    就在此时,一阵带着浓溢南腔。浓腻悦耳的声音起。一个身材火爆。容颜绝世的女子,虚空踏步落下,隔着数里远俯瞰地面。

    托天王项柱,大楚皇朝相对大桓皇朝。新建的二府之霸天府的四大府主之一的托天府主,更是千古霸皇项羽的四叔,与名将项梁同辈。

    这批忽然冒出来的两三千精甲武者,自然是霸天府的霸天卫,如镇武府的武衣卫般,负责大楚皇朝武事。

    “蓝凤凰?!老夫何德何能劳动凤凰小姐亲自招呼?”

    白发黑髯,身躯魁梧如塔的托天王项柱,脚步一顿,举手间身后两千多霸天卫齐齐停步。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镇武王注定要有丧妹之殇了!”

    “是吗?仙神走狗,妄自尊大!”

    蓝凤凰嗤笑一声,荣光四射,引得众多霸天卫侧目不已,黄花派和莲花派此时已经隔着彩带溪阵营分明。眼神迷离看着悬浮半空的蓝凤凰,不少人更是脸露呆滞,涎水流淌。

    蓝凤凰,那可是充满传奇色彩的神秘女人,更是华夏武林中的女神,没想今日竟是有缘得见。

    数息间,半空乌云互至,竟是上千凶禽所化。

    彩带溪两侧山崖,又有上千凶兽出现,虎、豹、狼、狮,熊、猿、象、蟒。

    彩带溪右侧尽头,又有过千武者涌现,沿着溪流迎向霸天府阵营,为首者四大老者,正是万兽长老冼星元、血蛇长老巫伏龙、枯荣祭祀黎阴、图腾祭祀鹰雕。

    一时间,彩色炫丽的彩带溪,气息凌厉,氛围压抑,左右气势如水火之势对冲,搅得风云涌动。

    黄花派和莲花派长老苦笑对视一眼,挥手间默契且寂静带着各自弟子缓缓退开,却如隐形人般,不管是镇武府还是霸天府,压根就无视他们!

    “杀!”

    霸天府和镇武府都知道彼此出现在这为了什么,也懒得多说,一声暴喝下令。

    “杀!杀!杀……”

    喊杀声震颤山林,双方猛然加速,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彼此。

    片刻后,劲弩利箭,刀芒剑气,多彩术法等,交织在彩带溪之上,山林震动,光彩炫丽!

    一直紧盯蓝凤凰的托天王项柱,身形缓缓升空,猛然踏前一步,气势如浪压向蓝凤凰。

    “轰……”

    两者气势如风暴对冲,引动半空风云肆虐,闷响如雷回荡。

    “拳破苍穹!”

    蓄势已久的项柱,一拳轰出,如神龙腾空咆哮,气势引动虚空,威不可挡,势若轰破苍天。

    “血战天地!”

    蓝凤凰白皙如玉手掌抓出,引动漫天气流,化为数十上百道戾气浓溢的巨大气旋,轰向乱空巨拳。

    与此同时,又有无数战场遍布辽阔雄伟的泰山山脉各处,有夺宝之战、有仇怨之战、有意气冲突、有好胜之战,激战最残酷血腥的还是大楚皇朝和大桓皇朝,霸天府和镇武府的奔袭、撕杀,楚剑府和大桓府的探察、暗杀,大楚子民和大桓子民的对决激战。

    除非身份不明,否则只要证实是大楚或大桓来历,两大皇朝只要碰上,基本是不死不休。

    无数势力萦绕泰山,演绎着复杂局势,加上两大皇朝的血腥预演,把威严圣明的泰山,化为血腥历练之地。

    桓皇和楚皇之战还未开始,血腥迷雾已经笼罩泰山,每时每刻都有战斗在发生,每时每刻都有生命逝去,洒血山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