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初露獠牙
    “连天罚也奈何不了朕!无论朕处于何地,即便是飞升上界,也能随时破开空间壁障,返回此界!你们何须多想?”

    “啊?!”

    “不可能吧?”

    “连漫天仙神降世,也代价极大,皇上能随时破开空间壁障返回?”

    众人惊诧,纷纷难以置信脱口而出,随后齐齐顿住不言。

    不是他们不相信萧影,而是萧影所说实在太过惊世骇俗,太过难以置信!

    萧影心思一转,不想具体解释,而是顾作自信应道:“不然呢?你们以为上次旧金山之天罚,朕如何避过?这挪移**,如何而来?”

    帝无双恍然大悟,迅速应道:“也对啊!大楚皇朝那边传出,皇上是利用洞天福地避过天罚。明显是无稽之谈啊,若是洞天福地能避天罚,恒古以来,为什么无人能逃?”

    顿了下,帝无双疑惑看向萧影问道:“那……”

    话说一半,及时停住,显然这是萧影的最大秘密之一,既然之前故意卖关子不说,最好别去追根究底,这是基本为臣之道,即便兄弟朋友,探寻他人不愿说的辛秘,也是个大忌!

    一时间,气氛一阵寂静,众人心思各异。

    “漫天仙神搜寻无数岁月的‘神秘至宝’,在皇上手中?”萧影耳畔,忽然传来雉姬的询问声。

    “嗯?”

    萧影一惊,环视在场众人,除了雉姬眼神异彩涟漪。其他人只是疑惑好奇,倒没太过异常的反应。应该是雉姬会读心术,所以多少感应到萧影所说虚实,再加上雉姬心思如鬼,自然就不难猜测了!

    什么至宝能无视不同天地间的空间壁障?!

    便是千古至宝之首的东皇钟,具有最强空间之力。也没这能力,否则早就被带走了,岂会依旧停留在盘古天地?!

    萧影沉思了下,坦诚传音应道:“不敢肯定,十之**!”

    雉姬不惊反喜,却是语气轻快戏谑道:“如此说来,漫天仙神倒是没冤枉皇上,找错人咯?”

    “或许吧……”萧影颇为无语传音应道。

    雉姬笑靥如花。语气轻快迅速朝众人说道:“行了!皇上金口玉言,从不妄言,对于我等更没话说,总不会害我们,听皇上行事便是!”

    众人心思各异沉默,便是诸妃也是没人再说,只是对于雉姬的反应有些奇怪,不会被桓皇带走。竟然还这么高兴?

    最后只能用雉姬绝对相信桓皇来解释了!

    另外,雉姬会“读心术”,即便没特意去施展。感觉出对方所说之话是真是假也不难。如此说明,桓皇绝对不是“善意的谎言”了,而且确实有他们不知道或无法理解的手段做到,这也是众人没再继续纠缠的主要原因!

    ……

    彦根王城。

    洪水泛滥般的大桓军队,阵营连绵不绝,一望无际。更是四面八方围住彦根王城,海量军卒的聚集,直销云霄的战意,使得彦根王城上空阴云密布!

    彦根王城城内,执刀持戟的军卒密布城墙,旌旗如林,锋芒如星,更有璀璨星光萦绕彦根王城上空,笼罩住整座彦根王城,使之如星云中的神城,又与阴暗煞云呈上下之分,颇为显眼。

    仔细观察,城内又有密密麻麻的无数箭塔、箭楼、术塔等,遍布各处各处,毫无死角,如果大桓越军想从空中袭击,肯定损失惨重,连着陆都极难。

    彦根王城城外十数里处,萧影、虞姬、北条早云、战天侯王贲等,围住大楚皇朝邯郸皇都后,从各处战场赶来参与瀛洲决战的太尉韩信、大羿侯养凝、金虎侯高龔等大将,齐聚一数十米高小山丘,远眺彦根王城,神情都颇为凝重,显然对于彦根王城如此大手笔的驻军和阵容所震撼,感觉极为棘手。

    值得一提的是,邯郸皇都战场,以战龙侯龙且、信虎侯季布、沧澜侯吕臣、淮南后武臣等四大侯爷各率一方大军,丞相田单总览战局;再除掉坐镇大桓皇朝的桓后戚姬等诸妃、平原君赵胜;坐镇北美的信陵君魏无忌等,其余大桓将领,几乎都聚集到了瀛洲,参与了最后决战!

    不过,大桓皇朝的大将几乎都聚集到了瀛洲,但大桓本部大军依旧是三千万左右,只占原本五分之一数量,其余大半投入了邯郸战场,这也是天下人依旧在猜测剑殇大帝到底把主战场放在瀛洲京都,还是华夏邯郸皇都的主要原因!

    看着笼罩全场的璀璨星光,太尉韩信颇为头疼率先打破沉默,说道:

    “周天星斗大阵?!似乎比我朝之周天星斗大阵还犀利、浓溢,大楚皇朝竟有如此精通阵法之人?难道是那些降世真仙?”

    如果彦根王城只是驻军多,还不是很棘手,多耗费些时间、精力、军卒,以大桓皇朝的丰富战术,总能拿下。但是,有如此威震古今的大阵守护,除了硬攻,即便是韩信也别无他法,只能望而兴叹!

    “这不是简单的阵法,应该是阵图导致!同等力量的话,能发挥出数倍威力!”

    萧影远眺彦根王城,语气肯定应道。因为萧影手中就曾有过“八门天锁阵阵图”,为大桓立下赫赫功绩。所以对于阵图所化的阵法,颇为熟悉。

    另一点,萧影还真不信世间有人能把“周天星斗大阵”运用到如此程度,毕竟这是以人为阵,化城成阵,是笼罩整座王城的超级大阵,不只是要精通阵法之道,还要精通军事统帅。除非灵石遍布整座王城,而且光是维持运转,每时每刻都是海量消耗,大楚皇朝有那么富有吗?

    那些降世真仙用灵石等物布阵还行,要他们率军布下超级大阵。那不是扯谈吗?!

    北条早云苦笑摇了摇头,颇为无奈建议道:“硬攻王城的代价太重。不如留下一军提防、围困便可。区区彦根王城罢了,不如我方绕过,直击京都府?”

    在场众人都清楚不攻陷彦根王城的莫大后患和隐忧,但是,相对于不惜代价攻城。还真不如把预计伤亡的大军,留下来围而不攻!

    “那倒不一定,世上没解决不了的问题,亦无不可破之城池!”

    谋圣侯张良自信一笑说道,引得众人疑惑注目,却见张良遥指山丘起伏凹凸,连绵不绝的地势,缓缓说道:“滋贺县。古名近江国,又叫淡水国,水脉繁多,山丘密布。彦根王城地处山丘环绕之洼地,土地肥沃,南邻瀛洲最大的琵琶湖,如此极大促进了彦根王城之繁荣,却也是取死之道。绝非良城。根据在下调查,彦根王城一直并非军事重城,而是经济重城、中转重城。此次不过是大楚皇朝顺势狙击、为难我军之地,解决不难!”

    北条早云若有所思,皱眉提醒道:“先生的意思是……引水淹城?但是,此城南邻琵琶湖,早对水患有所戒备,何况此地水脉极多。山林密布,极难做到啊!难道引太平洋和倭海之水?那得多么浩大的工程,造成多大水患?有伤天和吧?!”

    “那就要看皇上的神通、决心和选择了!”张良微笑看萧影说得。

    萧影沉默观察着军事沙盘,沉默不语……

    本来,萧影就没打算占据瀛洲,所以瀛洲子民生死,萧影还真不是很在意,更在意的是此次京都决战!

    “这里……这里……这里……”

    众人等待萧影决定之际,萧影沉思半响,指着各座山丘之间的山道,朝众人吩咐道:

    “号召大军,尽快推土砌石,沿着山丘走向筑起高墙河坝,围死彦根王城!”

    北条早云脸色大变,硬着头皮再次奉劝道:“皇上三思啊!水淹彦根王城,水患肆虐之地何止万里?除了引起民间怨怒、军卒恐慌,对敌军根本造成不了多大威胁,实非良策!”

    如果按照桓皇所说堵死各座山丘通道,引水灌城,本就是连接瀛洲东西的走廊和沟通太平洋和倭国的通道的此地,将会“瘦身”五分之三,甚至把瀛洲从此掐成两半,那会造下多少罪孽啊?!

    太尉韩信看了眼萧影,低声附和道:“也对啊!如此浩大工程,与及引水之时浩大声势,肯定瞒不过敌军,他们尽可提早撤走,我方除了留下恶名,大楚皇朝没什么损失啊!”

    身为太尉和大桓重臣,韩信自然知道桓皇不会在意瀛洲兴衰和倭民伤亡,但是,平白无故的“杀生”,根本就没必要啊!

    萧影没有回复北条早云和韩信,直接看向张良问道:“还记得汉国晋国大典的‘天干地支封魔诛神大阵’吗?当时身为汉国第一军师,你即便无法精通,应该会布置吧?懂得基本运转之理吗?”

    张良毫不意外迅速应道:“略懂!简单布阵和运转,问题不大!而且……汉后(王怡曼)手中应该有完整大阵之图,因为当时朝歌祭天台是由她督建!”

    萧影点了点头,环视在场众人沉声道:

    “建墙垒坝,组阵封空,切断传送阵之效!朕要彦根王城一人也逃不出去,让大楚皇朝聪明反被聪明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还有问题吗?”

    “……是!”

    北条早云脸色发白,张嘴无言反驳,声音沙哑无奈应道。

    能在决战京都前,覆灭聚集彦根王城之大楚一路主力,绝对能极大打击大楚阵营,振奋己方军心,些许骂名,利大于弊,值得做!

    当然,众人不知道的是,两朝大战之前,萧影就已经打算用瀛洲坑杀大楚,如今提前破坏点地方,萧影毫无心理压力,正好当成是预演,让自己和大军提前吸收些相关经验!

    *****

    瀛洲巨坑初步揭晓,下章完全揭露,有多少人想到了?完全符合逻辑、附和事实啊!新的一周,求票、求赏、求赞!一点一滴都能聚沙成塔,聚水成海,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