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紧锣密鼓
    “人生如戏,真情如妓;执子之手,拖去喂狗!”

    范增眼神深邃而沧桑,深深看着项羽,语气嘘吁而真挚缓缓说道。

    “呃……”

    项羽神情一僵,明显错愕且意外非常,怎么也没想到堂堂一代谋师范增,竟然会说出如此粗俗恶劣的话来。

    再想到虞姬,项羽心中颇为抽痛,硬着头皮讪讪嘟嚷道:“言重了吧?人生如戏,朕颇为赞叹!至于其他……世间尚有真情在,若无真情,还算人吗?又有多少人真能做到绝情绝性?”

    “无真情,不代表绝情绝性,而是相对而言。以大方面而言,大楚皇朝亿万子民,满朝文武,忠诚者自然不少,但绝大多数各有所求、各有所欲,我朝若是无望、皇上若是无为、无威、无力,又有多少人能真情相待,至死不渝?”

    范增摇了摇头,语气嘶哑而沧桑缓缓解释道,那昏昏欲睡的双眼,深邃而隐晦,似乎看透了人心、看透了人生。

    “从小方面而言,也就是私人儿女情长,又有多少人真能真情相待?有,肯定有,几乎每个人生都会经历真情的痛楚,而后反思、反省、明悟。纵观红尘情事,付出真情者,没几个有好下场,就如人字之一撇一捺,永远对立,越想得到就越容易失去,越想靠近就距离越远,越在乎对方,对方就越不拿你当回事,所谓容易得道者就不会珍惜,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人性,就是如此卑贱,就是如此复杂且浑浊,所谓真情如妓便是此理!”

    项羽脸色颇为难看。静静听范增讲述完,嘴巴数次蠕动想反驳,却又显得苍白无力,不知如何反驳。

    最后,项羽苦笑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看向范增问道:“亚父就是因此。一直孤身一人?”

    天下皆知,楚皇项羽,乃至大楚皇朝,最依仗的智囊、军师、国司,就是范增,而且尊为亚父,可谓位高权重,但是,范增一直都是一个人。没有家人、没有妻妾,可谓奇葩。

    但是,扪心自问,项羽至今为止依旧对范增感官不佳,因为范增层次多次忤逆他的心意,所谓忠言逆耳,真言更是伤人。若非有异人历史为鉴,让项羽经常克制。说不定范增早就落入异人历史中的下场了!

    项羽的态度,以范增之精明睿智。自然清楚,所以项羽没法反驳!

    范增怔了怔,没想到项羽会这么问,沉思片刻应道:“多多少少吧!反正老臣已经老了,也经不起感情的折腾,何必徒生烦恼?”

    曾经有不少人。包括大楚众臣和项羽在内,多次奉劝范增续弦或传后,目的不一,有巴结、有结交、有真心等等,对于大楚皇朝。若范增有家庭牵绊,至少好控制得多。但是,范增一直都没有,如今也算是给项羽解惑了!

    顿了下,范增不待项羽多问,迅速接道:“语粗理不粗,这是一个历尽红尘沧桑,即将百年的老人的奉劝,如果皇上相信老臣,听得进去的话……”

    项羽沉默片刻,无奈叹息道:“亚父所言,朕自然明白,也不怀疑,很犀利和现实的话,如当头棒喝,晨钟暮鼓!但是,既然是真情,又岂能容易遗忘……”

    “能遇到让皇上觉得……值得付出真情之人,是皇上的幸运,也不是不幸。不过,无论如何,曾经经历过便可,何需强求拥有?或许,拥有之后,会破坏了这种感觉呢?理智之人,应该懂得如何去控制,如何去处理,老臣相信皇上做得到!”范增再次苦口婆心开解道。

    “放心吧!或许是决战在即,后果难料。加上内忧外患,诸事繁杂,让朕滋生了不该有的多愁善感。但是,事到临头,朕不会心软……”

    如以前般同样犀利的话,项羽却是第一次感受到范增如父亲般的关怀和诚挚,不由做了个深呼吸,郑重应道。

    顿了下,远眺最可能为桓皇御驾所在的京都皇城西方敌营,肃然接道:“虞氏一族的离去,金刚王的陨落,确实是朕的失误,朕不怪虞氏一族!所以,此战……若有可能,朕依旧会给妙戈一道生机、一个机会。但是,阵营不同,沙场无父子,若妙戈执迷不悟,朕也不会手软!”

    “……”

    范增嘴巴一张,正想说金刚王虞子期的殉国很可能另有谋划,考虑到项羽如今的情绪,不想继续干扰,便简单应道:“希望如此吧!以老臣对妙戈的了解,那是个颇为执着的女人,皇上别抱太大希望为好!”

    “哎……”

    项羽心中一凛,长长叹了口气。

    对于虞姬,项羽痴迷多年,可谓刻骨铭心,又何尝不了解虞姬的性格?

    回想当年始皇南巡,兵危战险,人人自危。虞姬都敢万里迢迢赶赴博浪沙,名为见识千古盛事,实为担忧、思念桓皇,何况是如今?

    夜色迷离,夜风徐徐……

    决战将至,有多少人在夜中叹息、嘘吁、反思,碾转反侧无法入眠?

    ……

    京都皇城南城门之外千里处,三千万大桓本部大军扎营之地,大桓阵型中中部之南方军营。

    按照天下人,与及大楚皇朝和降世仙神对剑殇大帝性格的猜测,既然剑殇大帝负责西方战局,桓皇御驾应该在西方军营。但是,萧影却没留在西方军营,而是悄悄潜到了中部的南方军营,连带七十万大桓禁卫军和一百五十万左右的四大英雄军团,也无声无息传到了南方军营。

    南方军营除了一个覆盖千里范围的庞大“周天星斗大阵”外,中部还有个更为严密强盛的“周天星斗大阵”,可谓阵中有阵。不只是南方军营,东西方军营也是这样,主要是此次参与的大军实在太多,难免龙蛇混杂,人心各异,所以阵中之阵主要是用来防备“奸细”和敌军的探察。

    差别只是南方军营的阵中之阵,是由至宝“周天星斗大阵阵图”构架而成,威力远胜其余大阵,别说普通奸细和眼线,便是仙神妄入,也是九死一生。

    此时,桓皇萧影、太尉韩信、萧何和张良两大国司、北条氏北条早云等重臣齐聚一堂,依旧在探讨和研究着京都府战局。

    一番讨论后,华夏联盟盟主龙魂在桓衣卫“拥簇”下,入账汇报道:“禀告皇上!微臣已经整合绝大多数华夏异人,并与瀛洲异人达成一定协议,互不侵犯!不过,甘心聚集待战者不多,所以微臣做主让他们自由作战,负责游弋四方,袭杀京都皇城之外的敌军、探子等。”

    萧影依旧盯着军事沙盘,随口应道:“嗯!差不多就行了,异人本就特殊,约束太多反倒容易反弹!”

    “另外,我国zf和倭国zf,都有代表强烈要求面见皇上,有要事商谈,不知皇上?”龙魂迟疑了下,硬着头皮紧随询问道。

    萧影抬头,眼神犀利直视龙魂,使得龙魂脸色一变,连忙应道:“除了皇上吩咐之事,臣等任何不该说之话,都没说!毕竟京都决战,很可能决定了瀛洲归属,所以两国zf都极为重视。我国zf是想与皇上达成一定协议,号召全国异人,协助皇上战胜;倭国zf的用意也差不多……”

    “没空!”不相信龙魂,也相信时刻监督的桓衣卫,萧影不留情面直接拒绝。

    龙魂苦笑了下,毫不意外,反正话语带到便可,也不再多说。

    这就是萧影,国家民族、亲朋好友、人情纠缠等各种关系,实在太过复杂。萧影不想像其他顶级异人那般,被地球世界的各种复杂关系所纠缠,对地球世界的权益也没多大期待,自然能免则免,从不与各个异人势力纠缠太深,更何况是zf势力?

    这点其实天下皆知,主要也是此次影响太大,所以龙魂不得不硬着头皮汇报。

    萧影也没多想,而是看向张良。

    张良会意迅速汇报道:“三方军营之‘天干地支祭天台’已经全都打造完毕,随时能激发大阵,封锁空间之力,截断京都皇城传送阵。不过,围三漏一,截断传送阵没问题,京都皇城内仙神具体数量未知,完全封锁的可能性不大!”

    萧影眉头一皱,试探性问道:“有攻陷京都皇城北方,完成四方合围,完全封锁的可能性吗?”

    坑杀大楚皇朝大军,目前三方封锁已经足够,只要崩坏京都府,敌军就跑不了,即便是能飞行的散仙也是九死一生。但是,想坑杀仙神,显然力量不足,而萧影更重视能否困住仙神!

    张良摇了摇头,迅速应道:“不行!敌军阵容更胜我方,又有无法预测之仙神和血族援军,如今三方合围已是极限,若是强求四方合围,影响太大,很可能连三方之局也会崩溃,微臣并不建议我方这么做!”

    因为京都府的连番血战,如今大楚皇朝的大军,数量大概在一亿七千万左右;血族方面,除去血民,真正大军大概在两千万左右,具体未知;仙神方面,至少千数。如今大桓皇朝的大军,数量大概在一亿四千万左右,加上大秦和光明援军,也就多个数百万,杯水车薪。

    大楚阵营的阵容明显还在大桓阵营之上,怎么合围?

    “另外,根据大桓府密报,大楚皇朝又有了新的援军,若是我方保持不变,即便是三方合围之局,恐怕也难实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